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郑恩宠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警察烈士抚恤金一百万访民死了得多少?
·遵义三千中学师生罢课中国维权年青化
·九位大陆人士在台获居留权
·习近平为何治不好大气?
·唐荆陵、刘士辉两律师被刑拘
·江天勇律师家被搜查(5月17日)
·中国根治污染最快15年一般100年
·有中共人士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王光亚谈香港“占领中环”
·祝刘晓波许志永获美国民主奖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盼习近平盼到什么?
·亚信会结束上海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对时局分析最到位是腾彪
·北京女律师绝食台湾女律师竞总统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中国律师互助意向书说明什么?
·李国蓓等六律师向最高院投诉
·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大批港中学生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近日,有不少记者采访我,但是成功的不多。在官方的封锁下,我的网络系统很糟糕。记者采访我,有几个中国的热点问题。周永康,上海王宗南,习近平反腐,江泽民,高智晟律师出狱,基督教在中国再次受到磨难等问题。
    我认为,习近平与清朝晚年的清官同样,贪官要抓、要杀,革命党同样要杀、要关。习近平再抓出一百个周永康都无济于事,还不如自己带头公布财产。江泽民倒台也好,将为他举行国葬也好,对解决中国问题都不会跨出一步,习近平带头公布财产,中国才可说,向前跨了一大步。
    高智晟律师出狱前,我发了一篇网文《高智晟出狱将面临复杂局面》。我出狱后,上海警方警告我,在剥夺政治权力期间,接受境外记者采访,按《治安处罚法》,罚款人民币500-800元,拘留5-10天。可我继续接受记者采访,继续批评黄菊、陈良宇、韩正。3个月后,陈良宇倒台了,一年后黄菊死了,今天 韩正的日子比我难过,即不敢得罪江泽民,更不敢得罪习近平。
    这几天,我家的亲友接到许多消息,上海大街上买菜的大妈,平日不问国是的门卫等,大街小巷几乎人人都在公开大骂韩正,大骂江泽民。韩正、江泽民在人们心中死了,比一百个周永康倒台更重要。
    前几日,蒋美丽在大街上遇到一个不认识的警察,他说是闸北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他说,你们的老郑人品不错,我们是吃公家饭的,领工资的,是接受上级命令的,没办法,我们心中很清楚,你们老郑没错,要注意身体,文章少写点,算了。你家会看到光明的。


    2006年6月,我出狱前,两棵门牙松了,出狱后五年才吊了一颗,另一颗还未彻底吊。我家族中有许多医生,拔牙要根都拔掉,对健康不利。或许在狱中,阳光见少了,体内钙质少了,才会牙齿松动。我出狱后,曾经与高律师通过两次话,不久高律师就入狱了,一晃已八年,但是中国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中国数百上千维权律师站了起来。没有先驱者,就没有后来者,高律师应是欣慰的。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访耿和:“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日期:2014-08-08] 来源:RFA 作者:张敏
   
   
   耿和与儿女的最新照片,耿和希望高智晟出狱后第一眼就能看到这张照片(耿和提供).jpg
   耿和与儿女的最新照片,耿和希望高智晟出狱后第一眼就能看到这张照片(耿和提供)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缓刑五年、实刑三年,共服刑八年期满,北京时间8月7日上午被家人接出新疆沙雅监狱,但仍在监控下不被允许接听外界电话。现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直到下午六点半才打通乌鲁木齐姐姐的电话,得知高智晟已到达乌市,以及他多个牙齿松动无法正常进食等情况,而耿和与高智晟通话仅一、两句即被监控阻断。请听耿和当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采访的一段录音。
   
   耿和:“我这儿的凌晨三点半,就是北京时间下午六点半,我给我姐姐打通了电话,我姐说‘等一下我马上就把电话交到小高(高智晟)的手里面’,就听我姐跑步的声音,随后我就听到高智晟的声音了,先问我‘你的身体怎么样?’我说‘你的身体怎么样?’他说‘我的牙不好了’。
   
   我说‘你的牙怎么不好啊?’然后就听到进来了好些人这种感觉。
   
   “我姐说‘来人了’。然后这个手机就到了我姐姐的手里。我姐姐就到了另一间房子跟我讲话。我就听到我姐说‘不打了,不打了’。我说‘咋了?’我姐说‘来人了’。我说‘那你在哪儿?’她说‘我在另一个房间’。
   
   “我说‘你跟我描述描述他的牙怎么不行?’她说‘下面有四、五颗牙非常松动,好像是……感觉就跟那皮带着那种牙一样,非常活。他上面有两、三颗牙不好’。
   
   “我说‘这样子他咋吃饭呢?他能不能咬动东西?’我姐说的是‘他需要把馒头掰碎,送到嘴巴里’。我姐说‘我们明天赶紧去看牙医’。”
   
   记者:“您听到这个比较直接比较确实的消息以后,是什么感觉?”
   
   耿和:“我当时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在我们民间一直都流传着一句话,就说牙齿是人身体上最硬的骨头,如果牙齿不行了,那你别的骨头还能结实吗?
   
   “从高智晟的牙齿我就看到了,高智晟是在监狱里这三年来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而且也没有获得任何治疗牙齿、检查身体这些待遇。
   
   “在这之前我们都知道,这三年来家人没有收到过高智晟的一封信,也没有接到高智晟打来的一个电话。
   
   “我们担忧着,担忧着……现在我们所担忧的都成了事实。
   
   “我到美国五年多了,到华盛顿DC就去了七次到八次。你说我到一次DC,我容易吗?孩子撂在家里,每一次去都是为了想让高智晟的条件能有所改善。高智晟的处境还是这样子。
   
   “高智晟(受的)所有一切的迫害,写在了高智晟的牙齿上,写在了高智晟的脸上,写在了整个全中国人的脸上(哭泣)。”
   
   主持人:“您现在有什么特别的希望?”
   
   耿和:“我现在就希望,从人道主义的角度上让高智晟到美国来,来看牙、来检查身体。高智晟现在出来了,(有人问我)说‘你认为高智晟是不是有许多人跟踪呀?’我说这种生活状态从2006年开始我在家就是这样子的,到现在也是这样,还有啥说的,毋庸置疑。’
   
   “高智晟现在出来了,就是(从)大监狱到了家里面的监狱。”
   
   主持人:“刚才你讲了一个细节,就说正在打电话的时候就听见有人,然后你姐姐就不得不换到家里边的另一个房间,而且高智晟律师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跟你讲,这是不是意味着警察已经住在你家里?”
   
   耿和:“我没有问,反正是来人了,我理解也许就来了一帮警察。我跟高智晟讲了没一句两句嘛,我姐说‘呦,来人了’,我就想尽快的先弄明白。我听到高智晟的那种(牙)稍微有点漏风的……(哽咽)就是已经声音不太一样(像)他了,我觉得他的声音跟以前不一样,以前那种声音,不管任何时候,你能听出他那种精神饱满的样子,声音挺洪亮的。
   
   “就从牙齿看一切,看到(对)高智晟所有的迫害,所有的经历。”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您了解到高智晟的这些情况以后,您对这个世界上关注高智晟律师的人们到底还能做什么,您有什么希望?”
   
   耿和:“我说我不断的接受媒体采访,包括你们的媒体,我日以继夜的做,效果在哪里?难道我们还用以前的那种声援办法还去这么做吗?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所改变呢?
   
   “我就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着高智晟回家的这一刻,就是这么个公开的关注着,高智晟还是这个样子。
   
   “我想说呢,这里是我的家, 这里是我跟孩子的家,是高智晟的家,我们等着。
   
   “基于人道主义精神,让高智晟尽快的到美国来看牙,来检查他的身体。
   
   “他只有到了我这里,我才心里能踏实。到了这里,我要好好的照顾他。我和孩子在哪里,我们的家就在哪里,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说一句话,电话就……人就被拉走了,高智晟这能算是自由了吗?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呢?”
   
    在此稍早,耿和也表示:“我非常感谢网上朋友一直在网上坚守着等待着高智晟回家的这一刻!你们的坚守也让我非常的感动!希望你们继续的关注,直到高智晟顺利平安的到家。”
   
   (记者:张敏 / 责编:吴晶)
(2014/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