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槟郎文集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槟郎
   
   椭圆形的大体育馆,
   敞开矩形的天空,
   两条巨拱的红色的边架,
   正在放飞理想的彩虹。
   昨晚在奥体中心,
   一道精彩的视听盛宴,
   一场青春与激情的狂欢。
   
   我只是个普通市民,
   曾认为青奥与自己很远,
   甚至抱怨它增加麻烦。
   却有做志愿者的女学生,
   把我拖出书斋的冷清,
   送给我开幕式彩排观摩票,
   才与青春撞了一下腰。
   
   下午便早早赶来,
   地铁十号线出站见异彩,
   过检走进奥体北门,
   身入层层警卫的重心。
   急急地寻找自己的位置,
   宽阔的场地、密布的看台,
   记住58区4排3座吧,
   槟郎老师曾经把它坐热。
   
   下午看了一些排练,
   五点多下到厅道吃晚饭,
   萨其马就着可乐嚼咽。
   六点半后有了暖场表演,
   一些中小学生的节目,
   舞龙踩高跷击鼓独轮车等,
   充满了朝气和活力。
   
   晚八点开幕式开始,
   我不能上传所拍的视频,
   绝对遵守保密的规定。
   一般仪式的熟练且不谈,
   最兴趣的当是团体操表演。
   民族特色如青花瓷、丝绸路,
   南京元素如茉莉花和郑和宝船;
   还有空中悬人千变万化,
   最后五色巨人相聚如五环。
   
   置身在演出的现场,
   感受与电视前不一样,
   广阔的视野,气氛的传染,
   我与大家欢呼和鼓掌,
   将不平凡的夜晚尽情分享。
   我特别注意到一轮圆月,
   亮晶晶地挂上矩形的天幕,
   与我们一起欣赏演出。
   也有直升飞机巡逻,
   志愿者提供着周到服务。
   
   十点后的回家地铁,
   竟然是免费午餐。
   我反复地欣赏视频照片,
   至于点火炬等的缺如,
   尽可期待正式的十六号晚。
   昨晚在南京奥体中心,
   视听盛宴与青春激情的狂欢。
   2014-8-11
(2014/08/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