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徐崇阳的血泪控诉]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1/视频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1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0/视频
·【中国控诉】在美华人纷纷加入中国控诉团队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8/视频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7/视频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75(视频)
·荷兰国会将辩论中国人权及对华政策问题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15
·杉本華荷兰海牙控诉纪实(2014,04,07)
·杉本華荷兰海牙控诉纪实(2014,04,0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74
·新年昭世文
·“下一个就是你!”--独裁者在向全国人民下战书!
·《中国控诉》法拉盛控诉记实31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纪实31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18
·曹顺利是谋害、平度血案是谋杀、茂名是战争
·中共每次屠城后都会宣布没有死过一个人
·“中国控诉”中共绷紧的神经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1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0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崇阳的血泪控诉

   徐崇阳遭北京公安毒打酷刑4次 贪污巨额财产周永康、傅振华批示 北京公检法坐拥不顾联合办冤假案 良政何时有?

   一、4次毒打酷刑经历

   第一次:2011年4月20日上午9点多,我租住中国政法大学小区西门宿舍8号楼1单元2室房门锁被用技术手段强行打开,北京公安刑侦总队李南、王欣、李大队长等十多人没有出具拘传、拘留、逮捕、搜查证等任何法律手续就将把我抓走。同时从我住处拿走邮票、名人字画、天然钻石、猴邮票财产原始保险单及其上述保险实物录像带等物、我的眷属证。以上拿走财物价值2000余万元没有向我出具任何手续,至今未返还,涉嫌贪污。

   之后带到北京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地下审讯室。给我坐刑具铁椅,把我脚铐住、双手交叉反背铐在铁椅子上。以上刑警队十多人轮流扇耳光,用脚踢后背、尾骨,用拳头打头部、肚子,用肘猛击我后颈背,把我头往下按,肚子杠在椅子台面上疼痛难忍。李南、王欣等人还用手铐抽打我的左手,当时鲜血直流,至今左手腕留有大疤痕。因打我吐血不止、头部剧痛,人不能支撑,20日约14时李南、王欣、李大队长等人用999急救车把我送到北京市公安局公安医院。李南、王欣、李大队长等多人在公安医院楼道没有监控的地方,又用拳头再次打我头、每人扇我两个耳光,李大队长带头打。王欣和李大队长都说,我就是打人咬人的狗,今天打你我得到单位再分一套房,价格低,我老板要我做的,你和武汉信发公司一样给我钱给我房,我就不打你了。约16时又被李南、王欣、李大队长等人拉回刑警总队地下室,又把我脚和手从肩上往后铐,又扇耳光。李南、王欣、李大队长在卫生间没有摄像头的地方用拳头打我头和肚子,用脚踢全身;三人给我腰部戴腰带铐、戴手铐、戴脚镣、戴铁帽子,只是吃饭时解开一只手手铐,一只手吃饭,上厕所时脚镣带着,双手铐在面前。21日晚上我大便急拉到裤子里,我再三要求上卫生间,王欣不同意,反而把粪便弄到我嘴里。

   第二次2011年4月25日至6月5日半夜,李南、熊义德等30余人非法拘禁我42天,对我殴打、灌辣椒水、灌迷药,抢走贪污我电动自行车。

   2011年4月25日,我作为侨眷在外交部投诉,发现有人跟踪,我急忙跑进外交部避难后报警,警察来后做了记录就走了。我从外交部出来骑着大红色电动自行车(近3000元),突然从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上窜出一伙人,把我电动自行车抢走,把我套黑头套拖拽上车,用药物迷倒我,带到不明地方,应该是很远的地方。2011年4月25日至6月5日期间,北京公安王欣、朱赤军、李南,武汉法院、武汉公安出现过。期间把我拷在水管子上,轮流对我审讯,强迫灌我特殊药物,让我的神经兴奋起来,灌我辣椒水、胡椒水。他们扒光我所有的衣服,双手吊起来毒打。不审讯时就强行灌药,不吃药就打,吃完药就睡。在我迷糊时要我签一些文书,我记不清签了些什么。自此落下后遗症,现在记忆力大大下降。让我在地下爬学狗叫,否则不给吃不给喝,我只得学狗叫。2011年6月5日在非法拘禁42天、刑讯逼供无果的情况下,半夜将我套黑头套拉到天津杨柳青附近地方,把我扔下车走了。电动自行车没有归还被贪污。

   第三次2011年6月6日至10月21日,北京公安李南、王欣、朱赤军、李大队长、等人殴打我;朱赤军等对我刑讯逼供、虐待。

   1、2011年6月6日我在佑安医院后面,从出租车(车号:京BF4910 )跳出几名穿黑衣带墨镜男子,将我从刚坐上的残疾人三轮车上拖下来,毒打后把我押上牌照为“京M86527”的越野车中,警号002134参与其中。在抓捕我的车上,有1司机和2个便衣警察将我反铐,其中一个小手臂上有长伤疤的(男)搜我的身,将我随身携带的1万欧元和4700美元拿走。到北京公安局后,李南、王欣、王清、张翔、朱赤军、张雄、李喆、李大队长、胡某(男)、还有小手臂上有长伤疤的警察等10余人当日轮流刑讯逼供,强迫我承认上述各种罪名,不承认就毒打。王欣让所有人出去,他又拳脚相加对我一顿暴打。李南用中华牌烟的铁盒的盒角扎我的右眼眼球,当时鲜血直流,至今视力模糊。审讯期间,北京公安局傅振华局长过来亲自审讯,张翔等十几个人就围上来对我拳打脚踢、扇耳光。晚上,用车送我到第一看守所。送至途中,李南、胡XX﹙男性﹚等3人又对我拳脚相加暴打后背、头部,打掉我三颗牙齿(左边上臼齿1个和右边上、下臼齿各一个,见证据),又用脚猛踹我的尾骨,造成尾骨骨裂,至今未愈落残。下车后,这三个人在我的头上撒小便。到看守所后,驻看守所999医生郭主任(男)见我的伤情严重,怕出意外不肯收,李南对郭主任说,我们找人把打人痕迹消除,许愿请郭主任吃饭。郭主任让李南写了保证书,并拍了我被打伤的照片,李南签了字,郭主任才收下。

   2、2011年6月7日晚上,朱赤军在第一看守所过道,用手肘猛击我的右肋骨,造成我第七节肋骨骨折。

   3、2011年6月6日至2011年10月21日期间,北京公安朱赤军、张翔等十多人每天提审我2-3次,对我实施骗供、铐、饿、冻、打、骂、羞辱、侮辱、威胁等比书里写纳粹的手段还恐惧,让我承认有精神病、武汉的诉讼和执行回转等法院判决是我伪造、我与信发公司的保险单是我伪造的,不承认就打。

   向驻检检察官口头和书面多次控告,请求依法监督和验伤,均不予以理睬。

   经多次刑讯逼供酷刑残害,如今患有脑血栓、高血压、心脏病、脊椎多次变形、腿跛,周身疼痛,用拐杖支撑勉强走路。每天在痛苦中煎熬。

   第四次2014年1月17日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宝山派出所搜查我的身体和书包、扇我耳光,导致突发心脏病,不救并强制锁在审讯室老虎凳上。我自己呼叫120,经抢救生命得以生还,抢救费用无人理睬。之后狡辩说这是“救助”。

   二、周永康、傅振华批示,北京检察院、公安办案人是儿子生父母的逻辑,公安捏造我成为诈骗,公检法联合办冤假案,使我遭到刑讯逼供,无罪被判刑19个月。

   2011年6月6日在北京公安局刑侦总队审讯室,我看到了周永康、傅振华的批示。在我的案件中就出现了没有报案人、没有违法事实、程序颠倒的北京公检法联合办冤假案件。使我遭到刑讯逼供,无罪被判刑19个月。

   1.先于2011年3月15日起诉(丰台检察院《起诉书》京丰检刑诉(2012)0297号),后于2011年6月6日逮捕, 2011年7月14日批捕。从2011年6月6日算起批捕共39天,先有起诉书后抓捕、批捕。

   2. 证据笔录中,北京刑侦总队朱赤军、张翔2011年9月2日到武汉去找所谓被害人袁爱玲(现丈夫为我状告的信发公司的法律顾问戢新华)。在无人控告举报我的情况下,又搜集我和张伟合作办网站、与杜玉莲(是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李南介绍相识的)名人字画买卖、我为前女友袁爱玲确认取款事宜三笔5万多元事情捏造我成为诈骗,违法判我诈骗罪,目的是毁坏我名誉,为否定我武汉几亿元保险纠纷的真实性做铺垫先抓捕后找证人。

   公安捏造我成为诈骗。检察院、公安他们的办案逻辑是儿子生父母。

   3.北京丰台法院开庭不允许证人到庭质证。

   4.北京丰台法院(2012)丰刑初字第727号《刑判决书》时间是2012年12月27日,在看守所超期拘押572天审判。

   三、周永康的余党仍在,迫害再继续

   2013年3月6日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又一次没有任何扣押手续,拿走贪污了我在武汉办理的几亿保险财产原始保单一套及其实物录像带和光盘等证据,并拿走民国18年孙中山头像金、银币各一枚(市价1600万元)、1953年人民银行发行5元纸币十余张等(加上2011年4月20日那次共计贪污3000万元)。我无犯罪事实,追究我诽谤北京市公安局罪(刑法没有的罪)和重婚罪(没有自诉人,不知涉嫌重婚罪如何而来)拘押38天后(后丰台分局篡改37天),作出京公丰预取保字[2013]000396号《取保候审决定书》取保候审一年。

   我已陷入一个怪圈之中。无辜被定罪名、无辜被打、北京公安无扣押手续拿走贪污我的证据和财产、诉讼控告无人受理。对我的迫害何时是尽头?良政何时有?

   徐崇阳

   电话:13240146450

   2014.5.20

(2014/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