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徐水良文集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3: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徐水良


   

2014-7-12日


   

   
   搬出唐丹鸿、桑杰嘉没用,这类理论,都是把附属国与殖民地混为一谈,用西藏是国家不是殖民地的理由,来否定附属国事实。事实上他们否定的只是殖民地,肯定西藏是国家而不是殖民地而已,却以为自己论证了西藏不是附属国。
   
   独派人士的许多文章,我都读过!别以为他们写出来的,就是真理。说实在的,中共在汉藏两族都安插了大量特线。我们搞不清楚谁是真正的自己人,谁是中共特线。我们只能判断那种理论符合中共利益,那种理论符合汉藏两族根本利益。
   
   =====
   
   有人说:所谓“附属国”是太监骗皇帝高兴的把戏。
   
   这又是乱说。宗藩关系也是一种权利义务关系。例如乾隆朝反击廓尔喀 侵略西藏,满清多次帮助朝鲜抗击日本等等,就是履行对西藏、朝鲜的义务。宗主国力量弱小时不履行此类义务,例如日本占琉球。琉球向满清求援,满清不履行援助义务,最后就失去琉球藩国。
   
   有时,藩属国也会出兵帮助宗主国,这类事情历史上也不少。例如历史上藏人——吐蕃(吐蕃、图博等是藏族藏地的不同翻译),自文成公主后,吐蕃王朝王国与唐帝国有名义上的藩属关系。实际上几乎完全独立。但后来就以藩属关系出兵,帮助唐朝平叛。掳掠长安等等,唐和吐蕃宗藩关系几乎颠倒过来,就是例子。
   
   有资料说,太平天国时,廓尔喀也曾经请求出兵,帮助满清平叛,但满清政府没有同意。
   
   =====
   
   不是藩属国家,你可以对出兵援助对抗侵略置之不理;但对藩属国家请求宗主国出兵援助藩属国对抗侵略置之不理,那宗主国就可能颜面尽失。
   
   出兵有很多种,一种是侵略,一种是盟国互相帮助。只有宗藩之间根据权利义务出兵互助,才是宗藩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这是与前两种关系不同的第三种关系。
   
   至于中国出兵朝鲜,是一个苏联仆从国,帮助另一个更低一挡的、由中共和苏联共同扶植的、曾经是中共下属的金日成组建的仆从国北朝鲜。
   
   二战中,美国、中国、欧洲和苏联出兵互助,那是独立国家之间的互助关系,不是宗藩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
   
   至于宗藩不宗藩,就是有无朝、贡及被朝、被贡之类的关系。权利义务 关系,包括宗藩之间有无出兵义务的关系,都只是这个宗藩关系的从属关系。没有朝、贡之类的关系,就不是宗藩关系。
   
   朝,就是朝拜、朝见,包括接受名义上的册封。包括英联邦国家总督接受英女王名义上的任命。顺便说一句,英联邦国家中,有的国家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仍然使用殖民时代的总督称号,实际上,它们已经是独立国家。
   
   独派根本不懂什么叫朝。中共豢养北朝鲜,那是中共学历代帝王给藩属优厚赏赐收买拉拢羁縻,事实上人家根本不承认你中共是宗主,中共却非要摆出一副宗主的样子而已。
   
   =====
   
   有人搬出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唐丹鸿等此类鼓吹主权高于人权,一切源于主权,用汉藏矛盾掩盖共藏矛盾,挑动和扩大汉藏矛盾和支持藏人的阵营内部矛盾和内斗,把矛头指向全体汉族人民,转移斗争大方向的文章,其目的相当可疑。
   
   即使处理内部矛盾和内部分歧,也应该以集中大家力量,消除阻力,去反对中共,加强针对对中共的斗争为目的、为原则。例如民运反对无敌论的斗争,就是为了消除无敌论阻力,加强对中共的斗争。而不是相反,去转移反对中共这个大方向,把矛头指向一般汉族人甚至全体汉族人,以及转移到支持藏族的阵营中那些强调共藏矛盾、反对共产党的人士头上去。
   
   事实上,无敌论是从亲共温和方向模糊对敌斗争大方向;用汉藏主要矛盾说否定共藏主要矛盾说的理论,则是从激进反汉族的形式,模糊对敌斗争大方向。
   
   中共与藏人,尤其是与西藏之外的藏人的大量矛盾,是人权问题,不是主权问题。说一切问题源于西藏主权,完全是不对的。
   
   例如,中共5、6十年代搞的阶级斗争、以及所谓的民主改革;正是这个阶级斗争和所谓的民主改革,直接导致西藏及各地藏区的反抗,即所谓的叛乱;从那以后到文革到现在,中共又肆无忌惮地侵犯藏人和藏族僧侣的信仰自由;侵犯藏人的财产权,包括没收财产,搞合作化;肆无忌惮地镇压藏族人的一切反抗,以及其他等等,都不是主权问题,而是人权问题。
   
   无敌论是从亲共温和方向,模糊对敌即对中共的斗争大方向;和可疑人士用汉藏主要矛盾说否定共藏主要矛盾说的理论,从激进反汉族方向,模糊对敌即对中共斗争大方向,都是非常错误的。
(2014/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