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席卷中国的政治流言风暴——习近平“打虎”精于算计]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席卷中国的政治流言风暴——习近平“打虎”精于算计

   
   
   
   7月11日,大陆“享房网”总裁兼资深记者程凌虚,在微博发布消息指,当局周四(10日)凌晨,动用38军500人,异地关押贾庆林,他被关押呼和浩特巿一所监狱。其后微博署名“南都校尉”指,贾庆林被秘密羁押地点是呼纶贝尔。7月14日中午至傍晚,网络爆料南京军区实行空中管制,超过100趟往返上海和北京的航班大量被延误或取消,此外,上海电视台节目也曾停播。上海到底出了什么大事呢?“伊莲娜月光手帕”在微博帖文说:某国高级将领化妆女性使用假护照出逃已被海关拦截其级别与不薄(注:不薄即是厚,是指徐才厚)相当。有网友直接曝某“锅”姓军队首长欲化妆女性逃跑失败。微博上 “kris上善若水”指,据传现在参与的人有:小石头、小木匠、棺材男、古月、宝、铁娘子、叶、德平。决战对方有:青蛙、曾、贾、面、小春春、徐……其中,小石头指的是乔石;小木匠是李瑞环;棺材男是朱镕基;古月是胡锦涛;青蛙是江泽民;曾是指曾庆红;贾是指贾庆林;面是指周永康;小春春是李长春;郭是郭伯雄;徐是徐才厚。此外还有山西帮已经遭受毁灭性打击,令计划的胞兄令政策被抓,令计划的处境显然不妙的消息。如今,大陆民众茶余饭后皆离不开中南海权斗话题,政治流言舆论风暴已经席卷整个中国。
   


   查处31家传播谣言网站,39人被处理
   
   新华网7月17日记者报道:1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会同有关部门依法对一批传播谣言的互联网站进行查处,31家谣言信息较为集中、没有采取管理措施的网站被关停整改,已经对2名在网上所谓的编造、传播谣言网民予以刑事拘留,并对37名编造、传播相关谣言的网民予以治安处罚和教育训诫。近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正在开展联合行动,在全国范围内集中部署打击利用互联网造谣、传谣行为。
   
   当今中国民众都在问,到底是什么人在制谣、传谣?海外有媒体称:从美国有关人士处获悉,令计划集团在北戴河会议前,利用和某海外组织多年的关系,散布有关高层的谣言,这些谣言包括贾庆林、曾庆红被抓,宋祖英和江泽民的关系等。
   
   在中国大陆,官方经常习惯性发布谎言来掩盖真相,民间随即流言四起,捕风捉影。官方谎言和民间流言博弈之时,就更难辨别事实与谣言,尤其是网上的信息。用一句流行的话说:“真相还在系鞋带时,谣言已经跑遍全中国。”
   
   其实,微博只是让网络流言迅速扩散的工具,真正的原因是官方长期以来的权力黑箱作业与新闻宣传惯于谎言掩盖,这便助长了民间网络谣言的兴起。在社会发生重大变迁时,社会秩序开始紊乱,政治生态诡秘多变。人们凭直觉感到社会随时会发生重大事变,普遍处于一种期待与恐惧、焦虑与不安的状态。人们对社会的现状和未来充满怀疑,于是到处议论纷纷,以讹传讹。更何况别有用心的阴谋家,会借机兴风作浪,达到目的。
   
   严查政治谣言昭示社会动荡
   
   谣言分为政治谣言和一般谣言,政治谣言主要与政治有关,刻意提拔自己或造谣打击对手,最早是秦朝末年陈胜、吴广捏造“大楚兴、陈胜王”谣言。当代中国,1975年,四人帮开始“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用“追查政治谣言”镇压社会舆论,江青指责邓小平是“谣言公司的总经理,他的谣言散布的很多。”以史为鉴,每当中共进入严查政治谣言的紧张时期,都会激起民众对制造政治封杀令恐怖的强烈抗议与回击;而每一次所谓“政治谣言”频繁迭起,又都是党内高层纷争白热化的外向反应。有的谣言却被后来的事实所印证。 近几年不少被认为的“政治谣言”,如从2012年的王立军逃馆事件、再到薄熙来的倒台、薄谷开来毒杀英国商人、徐才厚案等皆为网上传言而起,后被官方印证。
   
   谣言袭来,往往引发巨大的社会政治动荡。在一场大谣言传播的背后,不仅是简单的阴谋与诡计的烟雾,更有一种社会集体心理的反应。而对待这种集体心理反应,则成为摆在当政者面前的双刃剑,处理得当,则成为社会重建的契机,而稍有不慎,又常常会引起秩序混乱,甚至引发严重的政治后果。
   
   中南海加强全党组织纪律性禁令
   
   正是基于上述担忧,中共《人民日报》就曾发表署名“中纪闻”(即中纪委谐音)的“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文章,该文火药味十足地重提中南海“六个决不允许”令 “决不允许在群众中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决不允许公开发表与中央的决定相违背的言论﹔决不允许对中央的决策部署阳奉阴为﹔决不允许编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决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泄露党和国家的秘密﹔决不允许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此文杀气腾腾地称,少数党员在一些涉及党的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我行我素”。
   
   今年7月9日,中央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姚增科做客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时说,在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如何在新形势下加强全党的组织纪律性,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回答的重大课题”,他强调“要好好抓一抓组织纪律”。要警惕“不少苏共党员甚至是领导层的成员成了否定苏共历史、否定社会主义的急先锋,成了传播西方意识形态的大喇叭。”
   
   中南海防御红墙倒塌的政治决心
   
   自习近平执掌权舵以来,海外舆论一直都在关注、评论习近平、江泽民内斗。误以为习近平反腐败、打老虎,最终要指向江泽民。
   
   其实中共体制内已共同腐败,共同堕落,人人有份,打谁不打谁,自有讲究 。从薄熙来到徐才厚,再到周永康,习近平都精于算计,为了维护党的最高利益与个人权力。他只能一面坚拒普世价值,一面选择性地反腐。他的“打虎”绝不会分化自己的政治基础和打向终极老虎江泽民,更不可能平反六四,以确保其红色江山与太子党集体腐败的土壤不被铲除。
   
   周永康、徐才厚案不仅会刺激党内派系、权力纷争的加深,同时更会激活中南海共同防御红墙倒塌的政治决心。他们决不会允许周永康、徐才厚案,将北京现任执政团队与往任执政团队共同拖下水的结局发生。抵制社会变革的特权利益集团,为了其同存共亡的“意识形态”与“既得利益”,正在以“维持稳定”为名,将党内权斗的矛头转向与“敌对势力兴风作浪”的交锋。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郭声琨,在2014年开局就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多次引用习近平讲话,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坚决抵制西方反华势力的意识形态渗透”。因此,别再天真地捧明君“打老虎”,是为民做主。
   
   诡秘的是,当下仍有人基于不同目的,不停地在为习近平反腐唱赞歌,而对其严防和平演变,反对普世价值,侵犯人权,不断抓捕异见人士的一面遮遮掩掩,甚至传谣江泽民派系搅局,或习近平的“假动作”。其实,制度,只有好的制度才能约束权力,减少腐败。而自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起,习近平以改革为名,通过党国的高度集权垄断建制,将党、政、军、法、经济、网络甚至财经等各种权力,全部集中到自己手里,进一步揭示了习近平从“集权在党”,发展到“专权于我”,巩固个人权力基础的事实。今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将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坏。
   .
(2014/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