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在或者做奴隶,或者做有尊严的自由人的这个问题上,中华民国的中国人和香港的中国人都给出了明确的回答:那就是拒绝共匪的干预、渗透和统战。

   本国、本地区的政治制度是由本国、本地区的人民说了算,共党是说了不算的。共党喜欢当代表,动不动就把几十亿中国大陆人都代表了;毛时代更是狂妄地差点把全世界的人民都给代表掉了。后来自己想想也觉得不合适,又改成了代表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后来无产阶级也不提了,因为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做无产者的。

   人穷不可怕,只要志不穷。那么从无到有,到小康,再到富裕,就是必然的。这就是人的自然属性。在人的社会里,就必须有遵从和保障人的自然属性的宪法,这就是政治制度。中华民国是宪政、民主的国家,中华民国的社会是公民社会。于是中华民国的人年均收入是两万两千多美元。持有中华民国护照的公民,可以自由进出120多个国家,而无需签证。

   共党想要当台湾的中国人的代表,以便共党们去贪腐、抢劫,把中华民国的公民们变成共党的奴隶。香港人是有尊严的自由人,正在争取民主的权力。共党不但不给民主,还要把香港人的自由也扼杀掉。

   自今年以来,台、港两地人民的一系列的斗争、抗争活动的性质,其实都是在保卫自己的公民社会,抵制共党的奴隶社会的入侵和渗透。再说得清楚一点,那就是人性抵制兽性的抗争活动。

   这一系列中国人的抗争活动,当然对大陆上的奴隶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原因很简单,没有人愿意做奴隶。一国的公民,团结起来,就是改变腐朽没落的制度的第三种力量。别人能做的事,大陆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做?

   有人说,共党太强大。这种话听上去令人感到可笑。共党起家时不过七、八个人,都凑不够一桌酒席的十个人。三、四十年后,共党的总人数不过三百多人。共党从来就不是个革命党,而是个传统上的农民暴力团伙。共党收罗的人是一群农村的地痞、流氓、二流子和好吃懒做之徒,给他们冠以无产阶级的头衔,把他们形容为苦大仇深,教唆他们去仇富、去抄家、抢劫、绑票。然后告诉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因为无产阶级要打倒和毁灭现有社会上的一切,最终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权。

   至于无产阶级的政权是个什么样的政权,人们不但明白了,更是亲眼看到了。同时,也深受其害。由一帮不齿于人类的地痞、流氓、盗匪们当政,那么国与民的下场就是现在大陆中国的状况。更为可笑的是,由于共党的好话说尽的欺骗,于是一群自以为是的理想主义者加入了这个匪类团伙,与这群二流子为伍,以狂妄、贪婪的兽性欲望去掠夺全民财富。

   在物质利益面前,理想主义者们也没有了理想,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既得利益者。在上下一片的为了蝇头之利、蜗角之名而内讧、火拼得尸横遍野的共党内部,钱财的驱使、兽性的膨胀,使得共党内部永无宁日。更不必去提民愤的激昂,国际社会的围堵,金融、经济、社会的全面崩溃,债台高筑、货币贬值、环境破坏、污染严重、毒货泛滥。

   前几天共党自己爆料,说有九百六、七十万大陆中国人移居海外。在这种情形下,共党的强大之处又在哪里呢?政治清明、国泰民安的政权是强大;腐败兽性的政权永远是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政权。这就如同一伙占山为王、无恶不作的土匪们,平时抢劫过往客商,绑票、骚扰周边百姓家,然后喝酒、吃肉、分金银。看上去,个个面目狰狞,貌似强大。对付这伙土匪,无需经官动府。只要站出几个血性方刚的正义之士,联合起平日被骚扰的百姓们,一鼓作气冲上山,杀掉这伙土匪、喽啰们,一把火烧掉山寨,周围的人马上就可以过上个舒心、平静的日子。

   古今中外,从没有土匪强大、辉煌的先例。共党同样不例外。近十几年来,在海外见到的一些来自大陆的同胞,当谈到国内现状时,不少人的声音变低,扭扭捏捏地说出一、两件他们认为是不大好的现象,但绝不去涉及共党或那个体制。当有人直接说出这些不大好的现象的制造者就是共党时,这些人马上就答非所问地说:“共党搞经济还是不错的。”或是“中国经济发展是很快的。”又或者说,“经济上取得了成就,国家强大了。”他们异口同赞的都是经济。可是当问到经济如何好的时候,所得到的回答是众口一词地替共党背书,无非是经济增长率的官方翻版。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多少都挣到了一些钱,否则就不会来到海外。但是即便来到了海外,心理和精神上仍然戴着共党奴隶的枷锁。给人的感觉是,做共党的奴隶,也可以成为有钱的奴隶或富裕的奴隶。可是他们忽略的却是,再富也是奴隶。即便是爬进了共党的高层的大官们,又有哪个不是共党的奴隶?

   记得文革开始不久,几乎所有的共党官员、名人都被打倒了,又抄、又斗、又监督。这些人在背后偷偷发牢骚,说这是念完经打和尚,卸磨杀驴。其实这些大小官员、名人们,既不是和尚,也不是驴,是奴隶。是奴隶就要任由奴隶主的摆布和耍弄。要你死,你就活不了。事后又要用你了,你还要涕泪交流地感恩。整个一幅活生生的奴隶主和奴隶的写照。奇怪的是,身为奴隶的大陆中国人,怎么就不明白呢?

   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是奴隶,活活饿死的是奴隶;享受特供的是奴隶;贫不聊生的是奴隶;被屠杀、镇压的是奴隶;捞到稻草的是奴隶,有个一官半职的是奴隶;钻营、投机发了财的仍是奴隶。可是,就有同胞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不同之处是他们认为自己有身份。

   殊不知这个所谓的身份其实仍是奴隶身份。口袋里有了几个钱的人,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因为自己富有了,就觉得自己高于众人之上。其实他们还是奴隶,炫富所要表现的是富裕奴隶们的骄傲和自豪。可是在旁观者的眼里,他们不过是刚吃饱了饭的奴隶。他们根本就是为了报答这顿饱饭,而随时准备为奴隶主效忠的奴才。

   他们随时随地地把“经济巨大发展”的话挂在嘴上,表面上是在为共党唱民富国强的赞歌,实质上是在掩盖自己财富的来路不正。钱财带来的喜悦,代替了做奴隶的凄惨,和做奴才的惊险,充分显示出他们卑下的社会地位和阴暗、矛盾、复杂和低下的人格。这就是大陆中国人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被当地人们看不起,不招人待见,甚至讽刺、挖苦的真正原因。

   古人说:“无知者无畏。”除了钱以外,就一无所有的人,于是就无所畏惧。且不提人性、道德、公义,就连做人的规范、礼貌和自律都不懂,当然就任意所为,一往无前地无所畏惧地我行我素了。

   当他们的奴隶主把国家领导成了债务和新钞票的印刷量双双超过了120万亿时,他们不知道,或者是不想知道。他们只知道的是电力中国是老二。他们不知道,或不想知道的是:在金融风暴前,美、加两国的股市指数都是在12,000点上下。金融风暴后,两国的指数都降到了6、7,000点上下。

   从2013年到今天,美国的指数上升到16,800多点上,加拿大的指数升到了15,300点上下。而大陆中国的指数从2007年的6,100点上,一下子跌到2008年的3,000点不足。六年来,一会儿强大,一会儿辉煌。又是老三,又是老二的巨大成就。可股市指数不升反跌。一路跌到现在的2,000点左右。共党再正确,也无法使人相信股市越跌,经济成就越大的所谓北京共识。日本股市从2013年的9,000多点,上升到今天的15,000多点。中华民国的股市也从2013年的5、6,000点上,上升到今天的9,300多点上。

   近日,联合国难民署发表的报告中说,亚洲的贫困人口中,大陆中国占了70%。这正是他们不想知道的事。他们最不想知道的是:在极权政体下,贫困者是奴隶,富裕者同样是奴隶。钱多了,但却改变不了他们的奴隶身份,更成为不了有尊严的自由人。抱持着“金钱万能”、“钱能通鬼”的大陆富裕的奴隶们、奴才们,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钱不是万能的,神鬼是不用钱的。钱所能通的,仅仅是痞子、流氓、二流子、大盗和土匪们的共党团伙。

   钱买不来人格,只能做贱人格。而在贫穷和逆境中,却能培养出自己的独立人格,从而产生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尽管仍然载着奴隶的枷锁,但在心理和精神上,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有尊严的自由主义者。他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为自己、更是为了所有的奴隶们去争取自由、人权和尊严。这就是做人的价值所在。是神圣的、高贵的、是无可比拟的。金钱、名誉、地位,在她面前是粪土。而这样的人,在大陆中国从来就有,而且不是少数。可喜的是,近二、三十年来越来越多。

   从三十年前,心理喊打倒共党,到公开喊打倒共党;再到近几年的打倒共匪,打倒共犯,打倒土共。共党党格的降低,一方面是出于共党的所为,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大陆中国人的反思和觉醒。不做奴隶,生而为人,所以要做人。做人就要有做人的权力和自由。搞极权的共党被淹没在日益高涨的人权、自由、宪政、民主的惊涛骇浪中,如同一只残破的孤舟,这只孤舟的强大又在哪里呢?如果说,共党阵营的垮台是对中国人民的启蒙,那么茉莉花革命就是中国人学习的典范。

   这次的太阳花运动和公投运动,以及七一大游行,就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对大陆中国人的支持和鼓励。同是中国人,为什么人家可以堂而皇之地做人?都说中国人不团结,窝里反。人家为什么能几百万、几十万人团结起来。人家没有贫困人口,人家的人年均收入都比大陆中国人高出几十倍。衣食不愁,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其实,这就是自由主义者的高贵之处。他们不愿意被共党奴役,于是他们也不会去奴役任何人。高贵之处,就在于他们也不允许奴役人的制度存在。

   有人说,自由主义者并不高尚,这话是对的。大家都是有独立人格的人,所以人人平等,不存在高尚、低下之分。但是自由主义者们的最高贵之处,是有殉道精神。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是为所有的人的权利、自由、心甘情愿地做出牺牲。中华民国的中国人和香港的中国人,为大陆中国人做出了表率和典范。

   本人始终坚信,道德的力量在民间,正义的力量在民间。大陆中国的这种力量,正在凝聚。正在扩大。人兽之战,人匪之战已经开始了。至于胜负,本人从不怀疑。真善美必将战胜假恶丑。这是人世间永远打不破的铁律。共党必亡,这也是历史的必然规律。

   

    07-04-2014 完稿

(2014/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