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
苏明张健评论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在共党这种极权的体制里,根本就没有人权、自由、平等或者是民主、法治的意识。这种政权自始至终整个的意识形态,仍然是在中国延续了两千两百多年的专制主义。并且又把它发展到极致,形成了最野蛮、最黑暗的极权主义统治。无论是极权还是专制,都是把对人民的控制当做头等大事。在这里,我举三个实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第一个例子是我的父母。他们分别于1946年和1948年毕业于美国的同一所大学。毕业后两个人立即回国,准备于1949年结婚后,仍然回到美国去工作。结果共党篡政成功,立时闭关镇国,再也走不了了。从那以后,我的父母始终被当做内控的人使用。每逢运动,都被当做是美国特务、美国间谍来整一顿。我父亲也曾被派出到当时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作过,但我父亲说,从来没见过中国护照是什么样子。出国护照都是被陪同出国的政工人员掌握着。

   第二个例子是我本人。1984年,我和我的恩师一行七人,根据中、德的一项学术交流的协议,被派去德国的法兰克福大学讲课两个月。这个交流团是七个人,真正进行学术活动的只有三个学者。其余的四个人都是党务政工干部,护照全由他们掌握。在那两个月中,我们被限制在大学里,不准外出。每天只是从宿舍到课堂、再到饭厅,三点一线,不得越轨。否则随时会被送回国,还要背上个处分。两个月的时间,法兰克福大学的外面是什么样?这个城市是什么样?我们一无所知。每到周末,七个人还要开会、政治学习,批判资本主义、大赞社会主义。规定不能与德国同行或同学私下来往。那时出国,实际上仍然是在共党的这个大监狱内,被监控得更严格,时时被怀疑有不轨的想法。于是,搞得人人自危。

   第三个例子,就是在89六四大屠杀发生后的大清洗运动中。据了解,当时仅北京一地外逃的人就有十万之多。那些都是根据当时共党中央发出的追查十七种人的文件、而受到整肃的人,他们随时都可能被捕入狱。另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是由于亲眼看到共党屠杀人民的暴行,从而看清了共党的真面目和本性。从那以后,决心彻底和共党决裂,从此站到了反共的立场上,以推翻共党政权、建立民主中国为毕生的大业。

   我就是在那个时间,辗转地逃出中国大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是否会有一个国家能收留我,也不懂得政治保护或者政治避难的这一类说法。来到加拿大后,在机场的海关上才明白,人家收留我是要有理由的。对于从共产极权国家出来的人,人家只接收政治难民。我就是共党极权政治迫害下的受难人。

   在与移民官近两个小时的谈话中,我详尽地讲述了大屠杀,讲述了共党体制的贪腐,最后被允许进入加拿大。我当时松了一口气。我知道如果回去,等着我的是什么。要是加拿大不收留我,这个世界上我是再也没地方可以去的了。移民官的回答是:这个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国家都会接受你的。

   中国没有把我当敌人,中国人民没有认为我是敌人。把我当做敌人的是共党。那么对不起,共党就是我的敌人。成为了加拿大公民,我并不高兴,因为我是中国人。可是共党的法律却说,中国人加入了外国籍,就等于自动放弃中国籍。这就是共党卑鄙邪恶之处。

   一个中国人,跑到另外的一个国家,要求政治保护,是不是叛国呢?当然不是。当一个公民,在自己出生的母国里,被这个政权迫害、虐待到无法生存的时候,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奋起抵抗,推翻这个政权;要不是暂时到其他国家去,积蓄力量抗争,最终还是要推翻这个政权。

   

    03-30-2010 完稿

(2014/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