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苏明张健评论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专制统治造成的结果,通常都是民不聊生,逼着老百姓造反,于是改朝换代。中国是个农业国,农民的人口最多。历代王朝在它的中后期,由于昏庸、贪婪而变得残暴,横征暴敛的对象当然就指向了人口最多的农民。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徭役繁重。古今中外的历史证明了,农民不得安生,天下就不会有太平。

   

   中国的历史又是最能说明这一点的。历次的改朝换代,差不多都是农民起义。共党篡政,同样也是煽动农民造反,利用农民窃取了政权,共党把这叫做农民革命运动。说起来也很奇怪,革命这个词是孔夫子讲出来的。但是两千五百年间的政权交替当中,却没有人使用过革命这个词。

   

   在中国近代史中,孙中山先生是第一个使用“革命”这个词的人。因为他留学西洋,受的是英美的教育。而美国的《独立宣言》中就公开承认,人民有革命的权利。如果政府损害了人民的利益,人民就有权利去改变他,或者是废除他。革命一词在这里的意思就是反抗暴政,抗暴维权,以暴抗暴,最终达到改变或者是废除政府的目的。

   

   其实这就是改朝换代,但绝对不是中国传统上的胜者为王的改朝换代。因为美国是宪政民主的国家,在推翻或者是废除了一个政府以后,一切又都将在宪法的框架下进行。人手一张选票,得票多者组成新政府。这种革命也可以说成是造反、起义、或者是政变。而目的是把一个违背宪政民主的体制废除掉,使国家仍旧回归、或者是恢复到宪法的框架之下,并不是要去改变国家的政治体制。

   

   近两千多年,中国的历史并不辉煌,也不灿烂,许多事情还能使后人回想起来毛骨悚然。例如秦王朝是暴政,推翻它那是必然的。号称强大的秦,居然如此地不堪一击,瞬间崩溃。但是新政权却没能及时地出现来安抚百姓。刘邦、项羽为了争夺帝位,竟然打了五年,血流成河,死人无算。为了盼个明君,多少人家是家破人亡,最后刘邦胜了,坐上了皇帝。

   

   可当时的中国人口却减少到了仅一千万人。推翻了秦暴政,解民于倒悬,这是革命。但是动机却是为了一个人要做皇上,去享受无限的权威和天下的财富。老百姓们不过就是换了个主子,仍旧是跪着喊万岁。这样的革命发生了二十多次,好皇帝、坏皇帝总共是两百多位,但是政治形态上始终是皇权至上的专制统治,并没有向文明和进步迈进一步。

   

   直到孙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帝制,建立了共和,中国人才真正的站起来做人了。不必下跪,不必磕头,更不必去喊万岁,使中国社会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开始与世界的文明接轨。孙中山先生搞的是民主革命,当时明白民主真谛的中国人并不多。但是百多年后的今天,比较台湾的政治制度,我想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已经理解了,在现阶段历史当中,民主就是一个最不坏的东西。

   

   共党把它说成是资产阶级的革命,共党要干的是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其实就是毛泽东所说的痞子运动。虽说打出的旗号是“均贫富,分田地”,可是至今,共党当政已经六十年了,这一目标根本没有实现。

   

   这个所谓的农民革命,或者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动机又是什么呢?那就是推翻了中华民国在大陆的宪政民主的政权,全面的复辟了比皇权至上的帝制统治更黑暗、更残酷、更无人性的极权主义的统治,把中国大陆的社会两大步的拉向了倒退。

   

   今年的6月底,共党给加拿大安省的皇家博物馆送来了十个秦朝的兵马俑以供参观。共党的干部对记者们说,“秦王朝统一了中国,使中国成了一个富强的大国,展现出了辉煌盛世的景象。”这个干部说完以后,并没有得到期盼的掌声,记者们只是履行职责,如实的发表了他的话。

   

   因为在自由的国家,人人都有独立思考的权利。在以前的评论中,本人曾提到过,秦的统一,就是把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拉向了倒退。固然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是分与合,总还是要遵循着自愿和协商的原则。按照现在的话说,那就是个民意的问题。都想做一统天下的盛世霸主,问题是老百姓是否能同意。

   

   大陆沦陷为共党的匪区六十年。在香港这个有自由没有民主的小小弹丸之地,却接受了四次大逃亡人潮的冲击。即使是香港回归了,每年要求香港居留权的人潮仍旧如云。台湾开放了对大陆人民的观光旅游,仅2009年一年,赴台旅游的大陆人三十万,而其中的四千多人逃离了旅游团,隐藏在台湾不归。

   

   赢政发动的统一战争,也可以说成是国内的革命战争。而革命的动机,就是他要做富有四海的皇帝。从封建制的政体倒退到了皇权专制,于是拉动着中华文化,也从礼乐文化倒退到了专制文化。两千两百多年的泱泱大国,所谓盛世的出现,加起来不过一百年。

   

   共党的革命,尤其是所谓的国内革命战争,其动机不仅仅是要倒退到皇权专制和专制的文化上,更是要把中国大陆拉到了中国从来没有过的、只是在欧洲中古世纪出现的政教合一的极权统治和极权文化上。所以,革命这个词是多重意思的。任何一个个人或者是团伙,都可以打出革命的旗号,去实现个人和团伙的目的,甚至是野心。

   

   革命可以走向文明进步,更可以倒退回黑暗和野蛮。革命没有方向性,更没有时间性。向往美好的共产主义的未来,共党就往共产主义上革命。可是共党的真实动机,却是要倒退到最黑暗的极权统治上。所以,共党实际干的是往极权主义上的革命。往前走和往后退都是革命。向前走的革命是激进革命,孙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就是这种激进革命,否则就无法推翻帝制。而激进革命也叫做左翼革命。

   

   秦始皇和共产党的革命是复辟的倒退,理论上称为是保守革命,保皇革命,也叫做右翼革命,例如列宁的十月革命。秦始皇比共党和列宁都光明正大得多,动机目的一致,表里如一。不管合与分的对与错,使用激进的暴力革命,他成功了。但是二十年后就崩溃了,那事自有后人去评说的。

   

   烧制了大量的兵马俑去陪葬,正好说明了始皇帝迷信的是武力、暴力去达到目的,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民意。共党打出了共产主义的旗号,实施的是激进左翼暴力革命,但目的却是复辟极权主义统治的保守的右翼革命。这当中不仅仅是没有民意的因素在内,更表现出的欺骗、愚弄民意和把民众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卑鄙手段。共党是篡政成功了,对共党来说是政治革命胜利了,可是对中国民众来说,那就是全体跌进了黑暗、残酷的政治深渊。但是共党并不满足,为了极权统治能够继续,共党还要革命,去巩固政治革命的胜利。

   

   那么接下来的就是社会革命。所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皇帝一个主意。为了适应极权主义的统治,于是就对政治体制、官吏的选用、经济的制度、社会的基本结构、人文的关系和教育上进行了尽可能彻底的激进的变革。这种社会革命是为了巩固政治革命的成功。但是对于国人民众们来说,正是从社会上方方面面的巨变开始思考,并且逐渐地认清了共党政治革命的真实动机。

   

   共党在砍出了政治革命和社会革命这两板斧之后,仍然恐惧政权不保,于是又砍出了第三板斧,那就是文化革命。这场革命的目的那就是要彻底地毁灭极权统治下的人民的观念、传统、人性、信仰、精神、心灵、哲学、文学、艺术、审美观、伦理、道德等等属于自然人性的一切。也就是说,中国的软实力被彻底的毁灭了。

   

   再加上共党的阶级论、出身论、等级制度、残酷斗争论、无父无母无祖国论、无法无天论、物欲论等等,使得中国人就如同一盘散沙,内斗内讧、互相侵扎,互相怀疑、互相敌对。嘴里喊着五千年的文化,但却不知文化为何物。文化的破坏使中国人之间失去了认同感,如同失去了父母的孤儿,不知谁是祖,更是归不了宗。

   

   秦王朝的统一靠的是武力,它想废黜百家,但是它的寿命太短。而共党却从中学到了经验:要想维持政,就要彻底的破坏中国的软实力,使中国人都变成无根的愚氓,利欲熏心之辈,有奶便是娘之徒,共党的政权那才算稳定。但是民心是不可欺的。共党想愚化毒化所有的中国人,那是永远办不到的事情。

   

   周朝的分封建制的宽松和自由的政治制度,使中国的文化发展到了一个辉煌的极致时期,被称作是礼乐文化。这个时期就如同西方的文艺复兴时代。文化这个软实力的先进和强大,使得两千多年前的汉朝被称作是东亚最主要的文化力量。

   

   稍微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浑天仪、造纸术和盐铁论都是汉代的发明。器物和理论的发明,靠的那就是文化这个软实力的雄厚的影响。这个影响不仅仅是对汉民族本身,更是广泛的影响到了周边的少数民族和地区。

   

   以新疆为例,那里最多的时候曾经有一百多个国家,后来逐渐合并成了二、三十个国家。在伊斯兰教传入之前,他们大都接受了中华文化里的哲学思想、儒家思想和一些为人行事的准则。即便在中国文化倒退到了专制文化的这两千两百多年里,中国文化的影响力仍然很大。

   

   例如朝鲜、日本、越南、匈奴、鲜卑、突厥、满族,他们曾经依靠着军事和武力,在政治上部分的占领,或者是全部占领过中国。但逐渐的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熏陶、乃至被部分的同化,或者是完全的同化。例如满族人,被同化得又快又彻底。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找不到真正的满族人了,这就是中国软实力的力量。

   

   其实,发源于黑龙江的满族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最早叫做靺鞨,后来又叫肃慎,他们有自己的文化和传统的软实力。由于这个文化发展得不够全面、不够精深,所以现在留给我们的就只有萨其玛和艾窝窝这样的食品了。有人对满族人感到遗憾,其实这倒也不必。向先进和文明归化,也是自然的趋势。就像极权暴政国家的人民,拼着性命也要逃往自由世界,是一个道理。

   

   究竟一个国家,或者是一个民族的强大,是依靠着物质的丰盛,还是依靠着文化这个软实力的影响和基础。在中国有汉朝的这个先例,而在西方有在文艺复兴以后的工业革命。不言而喻,没有雄厚精深的文化,就不会产生科学。

   

   五四时代提出的是民主和科学,共党的改革提出的是引进西方的先进技术。这个世界上是有科学家,却没有技术家;科学家是发明创造,而技术是步发明创造之后的操作生产,是工程师的角色。荣获诺贝尔奖的是科学家、发明家,但却没有技术工程师。

   

   六十年中国大陆的科学事业远远落后于世界,原因就是共党对文化的彻底的破坏。曾遇到一位检修飞机的工程师理直气壮的说,“我不是学人文科学的。”当别人告诉他说,一切科学的理论和定律都是出自于人文主义的时候,这位工程师似乎是陷于茫然之中。

   

   五四时代的新文化运动,使中国在二、三十年代出现了一大批的大师级的学者,使得中国的汉学、西方的社会科学、哲学思想、人文科学、自由主义思潮、宪政民主的理论都得到了发展。但是一场十四年的抗战,一场共党复辟的四年内战,加上共党前三十年用马恩列斯毛对中国人的大洗脑,这些科学就死掉了、停顿了,停留在六十年前的位置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