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悠悠南山下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作者:瑞媚 ( Thụy My ),法廣記者

   
   2014年6月26日
   

   
   近來“ 脫中 ”( Thoát Trung )一詞頻頻出現在越南的正統傳媒和其他網絡上的文章,它說出了一個很大而長久以來又好似是個難解之題。越南在政治上不但受到“ 天朝 ”的嚴重影響,而且還在經濟上依賴中國, 若想擺脫這個龐然大物又無比貪婪、玩弄多種手段的北方鄰邦也極為困難。
   
   
   法國國際電台越語組記者就此問題最近採訪了居於西貢的政治評論人兼經濟學者范志勇( Phạm Chí Dũng )先生。以下是訪問的內容:
   
   法廣記者 :近來越南平民經常聽到中國鑽探平台仍然入侵越南領海的新聞,同時國內的傳媒登載不少以“ 脫中 ”為議題的文章。 您可否認同這種想法 ?
   
   
   范志勇 : 不是現在中國的各艘船艦衝撞越南的漁監船,而在三年前這位“兄弟鄰邦 ”首次大膽地割切“ 平明 ”( Bình Minh )號的船纜了,在那時越南的一些知識分子便衍生、形成了“ 脫中 ”的想法。然而那時只是一部分人的意念。此外,要形成“ 大部分 ”的還未可能,因為越南政府忙於鎮壓、打壓各種和平反對中國的示威活動。
   
   可是,目前的情況變得更為慘重。儘管政府仍未放棄封殺反對中國示威的意圖,然而,一旦越南軍隊被處於隨時戰鬥的狀態, “ 脫中 ”運動不是無理由的不會爆發。
   
   進入2014年的6月,知識界中的一些獨立人士和屬“ 反叛 ”學派組織在河內共同舉辦了“ 脫中 ”討論會。 會上發表了數篇提出這個議題的論文。但一般而言,參與者對這議題仍然感到相當抽象,不滿意。 人們指出,說及“ 脫中 ”,理應要清晰的表明脫的是什麼和如何的脫,而在目前嚴峻的形勢下不允許有籠統的說法。
   
   我個人認為, 脫中的問題,指上層方面的,那就是脫離本是遭受北京過度支配河內領導人的意識形態,那種意識形態至今已證明它曾拖緩了從二十世紀六十至七十年代整個社會運動的進程和民主步伐。那正是需要擺脫在政治思想和政治制度上被束缚的層面。
   
   
   法廣記者:但是,人們所看到的河內領導層的表現仍然較為親近中國 ?
   
   
   范志勇 : 這也是問題,而首先它也是令人氣憤的問題,諸多的老練革命者、知識分子和人民,包括一部分已進入了黨政治局的幹部皆感到憤怒的問題。為何這幾年來當中國已公開挑釁和不再掩飾其併吞越南的意圖之時,全體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國會和政府仍然顯得那般安然的呢? 甚至在國會開會期間,國會仍不敢單獨頒布一份關於東海問題的決議, 和至今還未見將中國告上國際法庭的文件的影子……。
   
   在1979年發生北方邊界戰爭之時,人們還可以理解:那時因受到意識形態的高度困綁, 以及在一場雙方皆損失千萬人的生命而後來對於兩國政府來說又是毫無重大意義的戰爭,但又需要互相依賴來繼續“ 反對帝國主義 ”。可是,三十多年後, 不少黨內的人也似乎對越南的“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定向 ”和中國的“ 社會主義和諧 ”的理論感到失望。
   
   若拿越南和中國這兩個國家來對照,一方是受到千萬個共產教條思想困綁,而另一方卻是實行無限野蠻的資本主義制度,這也使太多的人心潰散。如此的情況下,又如何能使北京和河內的政府以這種意識形態作為一面鏡子呢?或者可以這樣理解:政體共同生存的意識形態只是一種充滿詭詐的理由?
   
   但是,若不是互相依賴的意識形態卻又是什麼呢? 可否是一種過分依賴或附屬於“ 兩個民族之間的友誼 ”的呢? 或許是被網進了一種兩國皆具有多種相同特點的傳統文化結構中呢? 或者還有其他的嗎?
   
   
   法廣記者: 您認為還可有其他的原因嗎?
   
   
   范志勇 :若審視過去四十年來越中兩個共產黨的表現,毫不猶豫我們便可下這樣的定論:幾乎所有政治的關係皆出發自經濟利益和皆依賴經濟利益來維持共同的生存。我們正走至問題的核心:經濟決定政治。
   
   越南的政治集團不可以對中國“ 製造困難 ”,只要他們過分依賴雄厚的經濟利益,罔顧從2001年以來對華貿易關係中幾乎不可獲利的國家經濟利益。如此,若想在目前的政治上脫中和為長遠之計在文化上的脫中,首先和最需要的條件是在經濟上脫中。
   
   
   法廣記者 :越南的經濟依賴中國至何等的程度呢 ?
   
   
   范志勇 : 最近政府的專家才漸漸透露越南對華貿易不平衡程度的經濟實況。若以2001年為起點, 據越南的統計, 至今,越南對華貿易逆差每年大規模增長的速度卻令人目眩,從2001年的兩億美金升至2013年的240億美金,即增長了120倍。值得注意的是, 越南對其他各國的總貿易順逆差額,在達至2008年的180億美金後,從2009年至今,每年都有下降的趨勢,甚至在2012、2013年越南方面還轉為順差。 在此期間, 對中國的逆差從不下降,還仍然猛增,從2009年的110億美金升至2013年的240億美金。
   
   至今的後果是,2013年從中國進口370億美圓金額的110類貨物中,有極多的產品是越南正展開的投資設備和生產的零件等。雖然,那只佔中國總出口額的1%, 但卻相當於越南總進口的28%。
   
   形勢有可能會發生,若中國突然停止對越出口, 越南的經濟將遭受不少傳帶式的影響。 一些紡織廠商還透露,他們只可維持三、五個月的運作,一旦缺乏中國的原料。說出來也令人心痛, 幾乎是對己不利,那已很清晰的說明越南的經濟太薄弱,但是,到了不能不直言的地步了,若果是真正的想在經濟上脫離中國的話。
   
   
   法廣記者 :可否是因有更大的原因足使中國對越貿易逆差又如此的猛增呢 ?
   
   
   范志勇 :當然,越中之間的故事從未缺乏原因。 我們綜合諸多位專家的意見, 一些主要的原因如下:
   
   第一, 中國的貨物,從機器設備至原料或消費品等幾乎是極便宜的貨品, 因為中國屬世界行列中廉價勞工的國家之一。同時與越南很不同的是, 中國仍然維持某程度的出口資助政策,證據之一是中國輸往歐美市場的貨品極少被控,不像越南所出口的貨物如蝦和巨鯰魚( Cá ba sa; 台灣稱為多利魚。譯者註 )那樣。
   
   中國的消費品以廉價為優勢, 在越南獲許多人使用,特別是低收入者。 進口自中國的原料也屬低價, 尤其是越南目前還未有強大的工業為其他加工出口行業提供足夠的原料。諸多越南廠家選擇使用中國生產的低價機器設備,尤其是小型、因財政有限條件的廠家。 對於此, 我們也只可自我責備而已, 因為自從2007年越南加入世貿後至今,大部分的廠家不改善其本身的競爭能力 。
   
   另一個原因是在越中貿易產品的結構中, 越南有逾70%的總金額輸往中國。 主要是礦產物、農林水產品, 沒多經過加工的價值, 價格又浮動大和常須減價, 價格與其他海產加工價又相當偏低。 而從中國進口的貨物主要是化學品, 再加工貨物,機器設備, 具增加價格的貨物,佔從中國進口額的80%。 顯然, 如此相對的貿易量就使人看到中方獲利多於越方。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 同一種農產品,越南對華出口只屬一個管理單位,而中國對越的有十個單位。比例已是1對10,如此的進口方式使越南成為中國加工業的原料供應地。
   
   例如越南的紡織業, 雖然是一個能夠解決多個勞動人口的行業, 但實際上只是加工業, 為中國消費原料之地。 由此,依賴的程度日益嚴重,達至諸多人擔憂若一旦沒有中國的原料,越南的紡織業便消失了。 紡織又是越南出口的尖端行業, 每年出口額為180至200億美金,但佔逾70%的原料來自中國,這大部分的利潤卻為中國享受。 由此,紡織界需要明白製造這些原料並非要求什麼高技術而為何越南不去做而留給中國呢?
   
   另一個原因是實際的情況已清楚顯示:即使雙方的貿易交流有極多年了, 但越南對華的進口貨物幾乎沒設技術關卡,從食品的衛生安全至機器、設備、家用器具等的各技術標準、安全使用等。如此,中國的貨物,不管質量和品級如何,均如洪水般的氾濫傾倒入越南。
   
   但對於中國,情況卻完全相反。 除了設技術關卡之外,中國還要求進入中國的越南貨物必須由中方指定的口岸入境。例如,海產只可從芒街( Móng Cái )輸入,橡膠只可從芒街、陸林( Lục Lầm )入境;新鮮水果則只可從老街、涼山( Lào Cai, Lạng Sơn )等等。
   
   在東盟與中國自由貿易協議和東盟與中、日、韓加三自由貿易協議 ( ASEAN+3 ) 的框架下,越南還未懂得多善用之時,而中國則徹底開拓利用。 譬如, 實現東盟加三協議十年後,中國輸往越南的貨物增25倍,而越南進入中國的則只增5倍。
   
   至今的後果是若跟隨正式的途徑( 指大型或較大的公司貿易方式。譯者註 ),越南的貨物才只可進入邊界的滇、桂、粵各省,還未能深入中國的內陸。 此也直接使越南貿易活動的利益減少。 再之,若越南貨物以民間貿易入境,情況則更為悲慘,因為相當多的產品是由中國商人以低價全部購買。 以往的幾年曾出現不少越南農民大量出售,然後就被破產,因為遭到中國商人的壟斷,“ 摧毀 ”合同。必須注意的是, 民間貿易在對華貿易中佔相當大的比例, 它不但影響至稅務方面,為進口貨物的質量管理製造困難,還對越南的各個出口商起了負面的作用。
   
   
   法廣記者 : 最近的輿論也提及關於中國行家幾乎壟斷越南一些重要領域投資項目的問題。這種實況可否使越南的進口活動狀況變得消極呢?
   
   
   范志勇 :最確切的證據,雖還未夠充足,僅觀看越南機器研究院的一份考察報告便知。在2003至2013年的整個時期裡, 中國已統佔了越南的五個主要行業如水電、熱電、水泥、鋁礦和選煤中的四種產品。結果是每年越南需要被迫附帶地為機器產品和其附件設備提供100億的進口貨,而使用本國貨的比例卻又極低。
   
   譬如, 水泥項目投資取用EPC ( 即由投資資方直接負責全部工程,從設計、提供機器設備至施工建設、運行試驗然後成交 )的方式。 那正使到中國投資項目中標高,使本國投資中標比例低的原因。根據機器研究院的那份報告指出, 在技術方面,越南人可以為各工廠設計和製造40%的設備價值。
   或再說煤熱電工業,曾和正有20個投資項目,15個已被中國以EPC方式佔辦,而本國的投資則是零。
   或說鋁和開拓鋁礦產業,目前皆由中國以EPC方式獲許投資,而本國的投資只僅佔2%的比例。 機器研究院的報告引用澳洲HATCH 公司的評估認為,越南理應有足夠的能力為國內的本行滿足50%的設計和製造方面。
   
   目前,全國有三個選煤廠,而全部三個都被中國以EPC 方式投中,雖然越南也可以提供50至70%的設備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