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悠悠南山下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中印衝突無必要!
·中租界和法租界
·講法治只是語言遊戲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 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瑞士時事片:《我老闆是中國人》
·1961年印度「解放果亞」如何使中共尷尬?
·特朗普推倒尼克遜
·鄧小平訪美:在西方的"大躍進"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十四、成都會晤 --- 我們的成功或失敗 ?
·十五、誰應是難以釋懷之人 ?
·十六、成都之債
·十七、仍爭論的國際形勢與外交政策之問題
·十八、第七屆黨大會以及與中國正常化所要付出的代價
·十九、第二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廿、旅程結束但歷史仍未打開新篇章
·廿一、我國安全與發展的挑戰 ( 附錄 )
·1975年至1991年大事記
·目錄
2、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續)
3、美中關係
·視頻:尼克松在中國-1972年
4、蘇、中、越共黨關係
·胡志明致史太林的兩封信
【 越戰反美陣營共黨領袖談話記錄 】
·1、周恩來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3月1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作者:瑞媚 ( Thụy My ),法廣記者

   
   2014年6月26日
   

   
   近來“ 脫中 ”( Thoát Trung )一詞頻頻出現在越南的正統傳媒和其他網絡上的文章,它說出了一個很大而長久以來又好似是個難解之題。越南在政治上不但受到“ 天朝 ”的嚴重影響,而且還在經濟上依賴中國, 若想擺脫這個龐然大物又無比貪婪、玩弄多種手段的北方鄰邦也極為困難。
   
   
   法國國際電台越語組記者就此問題最近採訪了居於西貢的政治評論人兼經濟學者范志勇( Phạm Chí Dũng )先生。以下是訪問的內容:
   
   法廣記者 :近來越南平民經常聽到中國鑽探平台仍然入侵越南領海的新聞,同時國內的傳媒登載不少以“ 脫中 ”為議題的文章。 您可否認同這種想法 ?
   
   
   范志勇 : 不是現在中國的各艘船艦衝撞越南的漁監船,而在三年前這位“兄弟鄰邦 ”首次大膽地割切“ 平明 ”( Bình Minh )號的船纜了,在那時越南的一些知識分子便衍生、形成了“ 脫中 ”的想法。然而那時只是一部分人的意念。此外,要形成“ 大部分 ”的還未可能,因為越南政府忙於鎮壓、打壓各種和平反對中國的示威活動。
   
   可是,目前的情況變得更為慘重。儘管政府仍未放棄封殺反對中國示威的意圖,然而,一旦越南軍隊被處於隨時戰鬥的狀態, “ 脫中 ”運動不是無理由的不會爆發。
   
   進入2014年的6月,知識界中的一些獨立人士和屬“ 反叛 ”學派組織在河內共同舉辦了“ 脫中 ”討論會。 會上發表了數篇提出這個議題的論文。但一般而言,參與者對這議題仍然感到相當抽象,不滿意。 人們指出,說及“ 脫中 ”,理應要清晰的表明脫的是什麼和如何的脫,而在目前嚴峻的形勢下不允許有籠統的說法。
   
   我個人認為, 脫中的問題,指上層方面的,那就是脫離本是遭受北京過度支配河內領導人的意識形態,那種意識形態至今已證明它曾拖緩了從二十世紀六十至七十年代整個社會運動的進程和民主步伐。那正是需要擺脫在政治思想和政治制度上被束缚的層面。
   
   
   法廣記者:但是,人們所看到的河內領導層的表現仍然較為親近中國 ?
   
   
   范志勇 : 這也是問題,而首先它也是令人氣憤的問題,諸多的老練革命者、知識分子和人民,包括一部分已進入了黨政治局的幹部皆感到憤怒的問題。為何這幾年來當中國已公開挑釁和不再掩飾其併吞越南的意圖之時,全體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國會和政府仍然顯得那般安然的呢? 甚至在國會開會期間,國會仍不敢單獨頒布一份關於東海問題的決議, 和至今還未見將中國告上國際法庭的文件的影子……。
   
   在1979年發生北方邊界戰爭之時,人們還可以理解:那時因受到意識形態的高度困綁, 以及在一場雙方皆損失千萬人的生命而後來對於兩國政府來說又是毫無重大意義的戰爭,但又需要互相依賴來繼續“ 反對帝國主義 ”。可是,三十多年後, 不少黨內的人也似乎對越南的“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定向 ”和中國的“ 社會主義和諧 ”的理論感到失望。
   
   若拿越南和中國這兩個國家來對照,一方是受到千萬個共產教條思想困綁,而另一方卻是實行無限野蠻的資本主義制度,這也使太多的人心潰散。如此的情況下,又如何能使北京和河內的政府以這種意識形態作為一面鏡子呢?或者可以這樣理解:政體共同生存的意識形態只是一種充滿詭詐的理由?
   
   但是,若不是互相依賴的意識形態卻又是什麼呢? 可否是一種過分依賴或附屬於“ 兩個民族之間的友誼 ”的呢? 或許是被網進了一種兩國皆具有多種相同特點的傳統文化結構中呢? 或者還有其他的嗎?
   
   
   法廣記者: 您認為還可有其他的原因嗎?
   
   
   范志勇 :若審視過去四十年來越中兩個共產黨的表現,毫不猶豫我們便可下這樣的定論:幾乎所有政治的關係皆出發自經濟利益和皆依賴經濟利益來維持共同的生存。我們正走至問題的核心:經濟決定政治。
   
   越南的政治集團不可以對中國“ 製造困難 ”,只要他們過分依賴雄厚的經濟利益,罔顧從2001年以來對華貿易關係中幾乎不可獲利的國家經濟利益。如此,若想在目前的政治上脫中和為長遠之計在文化上的脫中,首先和最需要的條件是在經濟上脫中。
   
   
   法廣記者 :越南的經濟依賴中國至何等的程度呢 ?
   
   
   范志勇 : 最近政府的專家才漸漸透露越南對華貿易不平衡程度的經濟實況。若以2001年為起點, 據越南的統計, 至今,越南對華貿易逆差每年大規模增長的速度卻令人目眩,從2001年的兩億美金升至2013年的240億美金,即增長了120倍。值得注意的是, 越南對其他各國的總貿易順逆差額,在達至2008年的180億美金後,從2009年至今,每年都有下降的趨勢,甚至在2012、2013年越南方面還轉為順差。 在此期間, 對中國的逆差從不下降,還仍然猛增,從2009年的110億美金升至2013年的240億美金。
   
   至今的後果是,2013年從中國進口370億美圓金額的110類貨物中,有極多的產品是越南正展開的投資設備和生產的零件等。雖然,那只佔中國總出口額的1%, 但卻相當於越南總進口的28%。
   
   形勢有可能會發生,若中國突然停止對越出口, 越南的經濟將遭受不少傳帶式的影響。 一些紡織廠商還透露,他們只可維持三、五個月的運作,一旦缺乏中國的原料。說出來也令人心痛, 幾乎是對己不利,那已很清晰的說明越南的經濟太薄弱,但是,到了不能不直言的地步了,若果是真正的想在經濟上脫離中國的話。
   
   
   法廣記者 :可否是因有更大的原因足使中國對越貿易逆差又如此的猛增呢 ?
   
   
   范志勇 :當然,越中之間的故事從未缺乏原因。 我們綜合諸多位專家的意見, 一些主要的原因如下:
   
   第一, 中國的貨物,從機器設備至原料或消費品等幾乎是極便宜的貨品, 因為中國屬世界行列中廉價勞工的國家之一。同時與越南很不同的是, 中國仍然維持某程度的出口資助政策,證據之一是中國輸往歐美市場的貨品極少被控,不像越南所出口的貨物如蝦和巨鯰魚( Cá ba sa; 台灣稱為多利魚。譯者註 )那樣。
   
   中國的消費品以廉價為優勢, 在越南獲許多人使用,特別是低收入者。 進口自中國的原料也屬低價, 尤其是越南目前還未有強大的工業為其他加工出口行業提供足夠的原料。諸多越南廠家選擇使用中國生產的低價機器設備,尤其是小型、因財政有限條件的廠家。 對於此, 我們也只可自我責備而已, 因為自從2007年越南加入世貿後至今,大部分的廠家不改善其本身的競爭能力 。
   
   另一個原因是在越中貿易產品的結構中, 越南有逾70%的總金額輸往中國。 主要是礦產物、農林水產品, 沒多經過加工的價值, 價格又浮動大和常須減價, 價格與其他海產加工價又相當偏低。 而從中國進口的貨物主要是化學品, 再加工貨物,機器設備, 具增加價格的貨物,佔從中國進口額的80%。 顯然, 如此相對的貿易量就使人看到中方獲利多於越方。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 同一種農產品,越南對華出口只屬一個管理單位,而中國對越的有十個單位。比例已是1對10,如此的進口方式使越南成為中國加工業的原料供應地。
   
   例如越南的紡織業, 雖然是一個能夠解決多個勞動人口的行業, 但實際上只是加工業, 為中國消費原料之地。 由此,依賴的程度日益嚴重,達至諸多人擔憂若一旦沒有中國的原料,越南的紡織業便消失了。 紡織又是越南出口的尖端行業, 每年出口額為180至200億美金,但佔逾70%的原料來自中國,這大部分的利潤卻為中國享受。 由此,紡織界需要明白製造這些原料並非要求什麼高技術而為何越南不去做而留給中國呢?
   
   另一個原因是實際的情況已清楚顯示:即使雙方的貿易交流有極多年了, 但越南對華的進口貨物幾乎沒設技術關卡,從食品的衛生安全至機器、設備、家用器具等的各技術標準、安全使用等。如此,中國的貨物,不管質量和品級如何,均如洪水般的氾濫傾倒入越南。
   
   但對於中國,情況卻完全相反。 除了設技術關卡之外,中國還要求進入中國的越南貨物必須由中方指定的口岸入境。例如,海產只可從芒街( Móng Cái )輸入,橡膠只可從芒街、陸林( Lục Lầm )入境;新鮮水果則只可從老街、涼山( Lào Cai, Lạng Sơn )等等。
   
   在東盟與中國自由貿易協議和東盟與中、日、韓加三自由貿易協議 ( ASEAN+3 ) 的框架下,越南還未懂得多善用之時,而中國則徹底開拓利用。 譬如, 實現東盟加三協議十年後,中國輸往越南的貨物增25倍,而越南進入中國的則只增5倍。
   
   至今的後果是若跟隨正式的途徑( 指大型或較大的公司貿易方式。譯者註 ),越南的貨物才只可進入邊界的滇、桂、粵各省,還未能深入中國的內陸。 此也直接使越南貿易活動的利益減少。 再之,若越南貨物以民間貿易入境,情況則更為悲慘,因為相當多的產品是由中國商人以低價全部購買。 以往的幾年曾出現不少越南農民大量出售,然後就被破產,因為遭到中國商人的壟斷,“ 摧毀 ”合同。必須注意的是, 民間貿易在對華貿易中佔相當大的比例, 它不但影響至稅務方面,為進口貨物的質量管理製造困難,還對越南的各個出口商起了負面的作用。
   
   
   法廣記者 : 最近的輿論也提及關於中國行家幾乎壟斷越南一些重要領域投資項目的問題。這種實況可否使越南的進口活動狀況變得消極呢?
   
   
   范志勇 :最確切的證據,雖還未夠充足,僅觀看越南機器研究院的一份考察報告便知。在2003至2013年的整個時期裡, 中國已統佔了越南的五個主要行業如水電、熱電、水泥、鋁礦和選煤中的四種產品。結果是每年越南需要被迫附帶地為機器產品和其附件設備提供100億的進口貨,而使用本國貨的比例卻又極低。
   
   譬如, 水泥項目投資取用EPC ( 即由投資資方直接負責全部工程,從設計、提供機器設備至施工建設、運行試驗然後成交 )的方式。 那正使到中國投資項目中標高,使本國投資中標比例低的原因。根據機器研究院的那份報告指出, 在技術方面,越南人可以為各工廠設計和製造40%的設備價值。
   或再說煤熱電工業,曾和正有20個投資項目,15個已被中國以EPC方式佔辦,而本國的投資則是零。
   或說鋁和開拓鋁礦產業,目前皆由中國以EPC方式獲許投資,而本國的投資只僅佔2%的比例。 機器研究院的報告引用澳洲HATCH 公司的評估認為,越南理應有足夠的能力為國內的本行滿足50%的設計和製造方面。
   
   目前,全國有三個選煤廠,而全部三個都被中國以EPC 方式投中,雖然越南也可以提供50至70%的設備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