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被中共迫害二十多年有家难归]
刘佳音
·神的刑罚审判带我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
·我认识到违背圣灵的引导就是严重的抵挡神
·神的审判刑罚对我是极大的拯救
·我体尝到有地位没有真理的痛苦
·经历中看见神那最真最纯最美的爱
·我品尝到了进入神话实际的甘甜
·神话使我对什么是“好人”有了一点认识
·狂妄自大的本性给我带来了累累过犯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对事奉神有了真实认识
·借着隐蔽灵修我摸着了作工事奉的路
·这次我挣脱了“县官不如现管”的枷锁
·神的带领引导使我认识到该注重自身的进入
·我认识到违背工作安排作工就是严重抵挡神
·没有敬畏神之心是我事奉神却抵挡神的根源
·神的步步作工带领始终贯穿对人的爱与拯救
·我凭知识写文章太谬妄
·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忠于顶头上司
·凭情感选人用人真是坑人害己
·经历中看见凡事寻求神心意、认识神作工太重要
·我认识到神的刑罚审判、修理对付最美善
·在神的带领下我学会了和谐配搭
·神的审判刑罚唤醒了沉睡在地位中的我
·全能神带领我找到真正的人生
·“高居人上、出人头地”的撒但毒素害苦了我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对我太有益处了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对我太有益处了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认识到自己走的仍是错误的道路
·只有顺服神的审判刑罚才能得着神的拯救
·我因着保全地位伤害神太深
·神的刑罚审判作了我最好的保守与拯救
·没有神的刑罚审判我永远不会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个摩押的后代
·经历中我才认识神的话都是真理
·借着灵修反省我才认识到自己已走上了敌基督道路
·神的审判刑罚拯救我脱离了死亡的边缘
·神的审判刑罚将我从错误的道路上挽救回来
·一个“老好人”的忏悔
·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借写文章转变了我的信神观点
· 是神严厉的刑罚审判将我带上正道
·狂妄自大的本性是我抵挡神的根源
·做带领工人能公平对待人太关键
·神话引领我进入和谐配搭事奉
·屡经失败看到神作工太智慧
·神的审判刑罚唤起我追求真理的心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到追求真理的宝贵
·國度新歌 太極舞 《神顯現的意義》
·全能神引领我胜过撒但恶魔的酷刑摧残
·全能神带领我胜过大红龙一次次的酷刑折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我得的太多了
·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为神作响亮见证
·经历三年魔鬼残害,全能神使我死里逃生
·经历残酷迫害更加坚定我跟随全能神的信心
——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 全能神!是你征服了我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往事不堪回首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抵挡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中共迫害二十多年有家难归

我今年59岁,出生于书香门第,受家庭的熏陶,我从小就喜爱读书,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同学、老师都特别高看,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憧憬,准备踏踏实实地干一番事业。之后几年里,我参加过民兵训练当过民兵连长,又在生产队做会计,后到食堂里做饭,又到工厂当厂长,但无论走到哪里看到的都是会迎合领导、看风使舵的人吃得开,不会溜须拍马就是受气包,再努力工作也无济于事,天下之大看不到一片净土,条条路艰难,我迷茫了,不知人生的路该如何走……

    正当我为找不到人生的方向而悲观失望之时,哥嫂给我传主耶稣的福音,当看到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11:28)我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主耶稣的慈爱与怜悯,在主的话里找到了安慰,从此传道人就带我各处传道、听道,信主后我享受到了主赐给我的平安、喜乐,体尝到凡是信他的人都能得到他的怜悯,主能为人免去忧愁,使人忧伤的心变得快乐。可是不久,我看到身边的弟兄姊妹常常被中共政府抓捕,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信神、敬拜神是天经地义的,人信神后只会越变越好,为什么中共政府要这样逼迫信神的人呢?况且我们这些人都是些弱势群体,都是一班老实本分的人,并没有和国家、人民作对,为什么连这一点点信仰自由都没有呢?但因神的保守,也因从主耶稣那里得到了许多平安喜乐,所以中共的逼迫并没有拦阻住我跟随神的脚步。

    1991年春晓之时,因着圣灵的引导,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成为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真是天赐良机,当我看到全能神发表的第一篇说话:“赞美来到锡安,神的居所已经出现,荣耀的圣名万民颂赞,正在流传。啊!全能神!宇宙之首,末后的基督,就是发光的太阳,在整个宇宙威严壮阔的锡安山上已经升起来了……”得知耶稣基督已重返肉身作工在人中间,我的心情激动万分,快乐无比,我能亲自接受基督的牧养,是何等大的福气啊,喜悦的心情真是无法表达。正当我沉浸在幸福无比的气氛之中时,中共政府在中华大陆掀起了抵挡神末世作工、迫害神选民的浪潮。1991年5月,仅我们这处教会就有40多个弟兄姊妹被抓。同年10月7日晚上约7点,我们24个弟兄姊妹刚到接待家庭,还没有正式聚会,突然,公安局十几名警察开了两辆吉普车、一辆大卡车持枪把聚会家庭团团包围,其中几个恶警如饿虎扑食一般闯进门,大吼一声:“谁也不许动!都举起双手站好!你们这些人不进教堂就是非法聚会!”之后便立即对我们逐个搜身,而后把我们8个弟兄每两人铐在一起,把姊妹们用绳子捆住串起来,全部押上大卡车,拉到派出所。深夜11点多,我们六个弟兄和一个姊妹(都是教会的主要负责人和同工)又被押送到拘留所,并羁押在不同的牢房里,其余的弟兄姊妹第二天都被不同程度地罚款、警告后才获释。

    第二天上午,狱警打开牢门喊了我的名字后,就暗示牢头:“这个人是信神的,你们要好好‘照顾照顾’他。”牢头立即心领神会,之后便冲我凶巴巴地说:“你这么年轻啥活干不了,非要信什么神。”然后一挥手:“来!咱们好好收拾收拾他!”说着四五个人围着我一阵拳打脚踢,打得我头晕目眩,浑身疼痛难忍,身体支撑不住趴在了地上。接着恶警又唆使犯人来捉弄我:一个犯人教我学流氓说下流话,我不说,他们就狠狠地打我,另一个犯人更是邪恶,引诱我说:“我从学校学到的就是世界上没有神,你说说神到底在哪里?你骂神看他怎么对待你,我骂一句你学一下。”言语极其恶毒污秽、不堪入耳,我心想:宁可死我也绝不骂神。我义正言辞地回击:“说亵渎神的话会遭到报应的!”他气急败坏地脱下鞋,用硬塑料鞋底狠狠地敲打我的脚踝骨,一边打一边说:“我叫你说咒诅我的话,我打死你,叫你的神来救你呀?”打了足足有六七十下,当时我的脚被他打得又紫又黑,肿起很高,疼得我在地上打滚,浑身被汗水湿透,但我又逃不掉,只好一个劲地呼求神救我!”几分钟后,所长和狱警过来,本以为他们会制止恶人打我,谁知他们听到我因受不了毒打而喊神后,所长就用拳头示意打我的犯人说:“狠狠地打!用被子蒙住头打,打死是为民除害,打死活该,叫他喊神!”一群犯人闻听此话立即一拥而上,用被子蒙住我的头乱打起来,直打得我浑身失去知觉,一动不动才住手,我还听见一个恶警冲着我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们就不能信神!打死你也不亏!”亲身经受了警匪惨无人道的毒打折磨,亲耳听到他们口中吐露的灭绝人性的话,以及他们亵渎神的污言秽语,我对恶魔的仇恨已是满了胸腔,他们卑鄙的行为、反动的言语像烙印一样刻在我心上。在中国不信神的人烧杀抢劫、胡作非为不以为耻,而信真神的却遭到政府的任意侮辱、定罪、宰割,真是颠倒黑白、无法无天。

    因着狱警的纵容,使得犯人对我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他们不仅把我当驴骑,让我在床板上爬着走,爬得慢就打我,而且有一次一犯人还找借口把我打得左胸骨骨折,当场昏死过去。

    最后,从我口里没得到什么,罚款700元,拘留二十天后,才把我释放,临走时恶警还警告我:“出去再信抓住你就判刑!”

    1992年,神的作工达到了高潮,撒但的逼迫也达到了高潮。一天,我们在一个聚会家庭聚会,一个外邦人突然来报信说:“俺外甥女在你家吗?你们赶紧走,有人举报你们了,派出所马上就要来抓你们。”听到这个消息,我赶紧让弟兄姊妹离开,我收拾好神话书、磁带等,装了满满一大皮包最后骑车出来,正好在路口和警察打个照面,那时接待家离丁字路口只有20米,那天刚下完雨警车陷进一个泥坑里了,警察都在埋头推车,在神的看顾保守下我硬从他们身边闯了过去,刚穿过路口就听见警车咆哮一声从泥坑里开出,之后他们像恶狼一样去聚会家庭抓人,见大门紧锁就跳墙而入,扑空后又狼狈地跳出,灰溜溜地走了。诸如此类的事常常发生,有时还有便衣跟踪,我们便想方设法甩掉他们。那时我们每天聚会、尽本分都担着很大风险,聚会时常常听到警车的鸣笛声,但神赐给了我们很多智慧逃脱撒但的魔掌,神也用各种方式堵截中共政府的行动,恶警常常以失败告终。那时我们经常唱一首经历诗歌《有这样一班人》:“地方教会是国度桥梁,圣灵作工人人享受无比,天上的圣城降临在人间,互相见面先喊一声阿们。唱跳拍手乐得开了花,天天聚会聚不够,跳得汗水湿透了衣裳,活在幸福摇篮里。 远处传来一阵警车鸣,大红龙的军兵闯进了门,枪声一响谁也不许动,大家不顾一切地四散逃。过后照常聚会吃喝享受,胆小的人却吓破了胆,真要神的顶着危险走,窄路到底有人闯……”我们心情特别兴奋,感觉虽苦心里有滋味。在跟随神的路上我看见了神很多的奇妙作为,不禁发出赞叹:全能神!你是智慧的神!你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我们能在你的亲自带领之下接受国度的操练实在太有福了。

    转眼到了1995年,国度福音正式向各宗各派扩展,全能神的名在中华大陆开始广传,神的话很快传到了千家万户,一时间震动了各宗各界,随之而来的是中共政府在宗派恶人的举报下大肆抓捕传全能神的人。5月份正值传福音高潮时期,我被三自教堂里的人举报,市公安局的人立即到我家抓捕我,因一个姊妹提前在村外拦住我,我才逃过这一劫。后来听母亲说:“公安局的人一到咱家就把我和你爸赶出来,他们疯狂地到各个房间找你,找不到就在家里乱翻,他们把桌上的东西摔了一地,床上翻了好几遍,衣服扔了一地,柜子、麦囤、面缸都全部搅搅,各个角落都不放过,弄得家里鸡犬乱叫。”最后,警察没搜到任何证据,就恐吓我母亲:“你儿子回来赶紧汇报!若不汇报就判重刑!”母亲吓得浑身发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从此以后,我的名字就被列在中共政府通缉的黑名单中,他们三天五天来一回,有时晚上,有时半夜,有时白天,有时秋收大忙季节,不定时地到我家来抓我。开始是市公安局、县公安局、乡派出所轮流去我家抓人,然后是驻村民警、治安主任多次去找我,又联合三自教堂,让信徒配合通风报信,恶警在三自教堂造谣诬陷我:“这家伙是个反革命头目,他到处骗吃骗喝,骗钱骗色不干正事,这次再抓住就要枪毙他,谁若看见他赶紧举报……”他们还在四邻安插眼线,为了抓我可说是机关算尽。

    从此,我整天东躲西藏、四处漂泊,过上了有家不能归的流浪生活。有时在玉米地里睡一夜,有时在河滩挡风处睡一夜,有时还在村外麦秸垛旁睡过。一天天、一月月,吃不上热饭,睡不成安稳觉,见不上弟兄姊妹,过不上教会生活(我怕连累教会,连累弟兄姊妹)。因此我不由得软弱了:走信神的路怎么这么难呢?这有家难归的日子何时是头啊?我的心在受煎熬,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一切,更不知该如何走前面的路。迷茫中神在引领我、呼唤我,使我想起了神话诗歌:“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应踏实地接受才是,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像彼得。你们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神的话如同夜空中的明灯照亮了我的心田,使我明白了:经历逼迫患难是神命定我该走的路,是神对我的拯救与祝福,也是我在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信神该受的苦。我既是神所造的一个人就应该敬拜神,为满足神而活着,按神的要求做人,这是最正义的事,是人生的正道,是最有意义的人生,无论受什么痛苦都值得。

    随着通缉我的风声越来越紧,1995年10月,教会带领通知我到外边躲一躲,我带了200元钱生平第一次坐车离开本土,到几百里外的地方以收破烂维持生活。因我不会做生意接二连三被人欺骗,三天时间200元钱赔个净光,身上没有一分钱,我哭着跟神祷告:“神啊,你知道我愚昧无知,又愚蠢不会生活,啥事也做不了,自己照顾不了自己,现在我身上没有一分钱了,以后不知该怎么办,求你给我开辟出路。”祷告后第二天,神借着一个老乡就主动地借给我50元钱,一个星期后才挣到一点钱,能勉强吃到饭。不知不觉春节到了,虽然生活的难处解决了,但在这里接触的都是外邦人,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中既没有教会生活,也没有弟兄姊妹的扶持交通,我的心离神越来越远,感到孤单又凄凉,我的心倍受煎熬。后来的那几天我心里特别想念神、想念弟兄姊妹,想念以往的教会生活,在自己单独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流泪,心中忧愁:“神啊,我这样整天和属魔鬼的人在一起,一天到晚除了做生意就是吃饭,或是说一些无聊的话,我心里的空虚和痛苦只有你知道。神啊,这漫漫的长夜何时才能过去啊?我什么时侯才能自由释放地信神,还像以往那样活在你温暖的大家庭中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