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贼与官(四)]
石三生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与官(四)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六十三
   
   
   贼越来越大胆,就在我到潍坊补正诉讼材料的当夜,贼再次光顾了我这个被潍坊市政府折腾的空空如也、一直处于产权不确定状态的家。
   


   大约四点多,我起来后,到一楼、发现大厅里灯火通明、前后窗俱开着。心中不由咯噔一下、知道是又进贼了。战战兢兢的、挨个屋子查看,待到一楼厕所时,发现从来开着的门竟然给锁上了。难道是贼还没走?又拧了几次把手,然后找了把锤子握在手中,边砸门、边喊:“谁在里面?再不出来我就报警了!”没动静。反复几次后,只好真的去拿手机报警。
   
   打110 后,时间不算长,来了三个警察。说也怪,警察居然很轻松就把厕所门打开了,里面没贼。据警察分析,贼应该是在我去拿手机的时候溜走了。
   
   清点这次失盗物品,发现除了我在火车上未吃完的食品全部丢失、外加短裤口袋中的几十元钱,还少了一件穿在身上的T恤。偷吃,是该贼一贯的作风。但偷T恤,却有点反常。好像贼也看我的博客,知道了我在《贼与官(三)》中的想法。
   
   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贼啊。只是三月至今,就已经偷了三次。加上2011年我被中宣部的秘密警察构陷后不久发生的那一次,已经是第四次。每次都偷吃。尤其是第三次,狗日的还煮了看门人用来喂鸡的一锅玉米饲料吃。此贼子之狼心狗肺,又岂能是用常识就可琢磨的?
   
   贼的心理无从捉摸---尤其在这样一个虽然腐败丛生,但叫花子都已经以讨要真正的食物为耻的时代。怎么看,都觉得顾晓军先生分析的有道理:此贼绝非意在食品。而是在搞心理战。直到写此文时,我还在后怕:如果当时贼从反锁中的厕所里冲出来,又会怎样呢?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贼此番在屋门前留下了一支签字笔,是啤酒厂商的赠品,上书“银麦啤酒”字样。这是四年来的四次作案中,贼留下的唯一物品。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违法的潍坊市政府造就了石三生我七年来的冤案难结。高院终审了的判决形同草纸。因政府违法造成的房屋产权不确定,导致房产日日的在荒废中、什么都做不了。而贼却趁机一次又一次的光顾。人世间若真有正、邪之说。石三生我与潍坊市政府,潍坊市政府与贼。三者之中到底谁是正,谁又是邪的呢?
   
   不由得想起当年我随顾晓军先生一道质疑洋人杨恒均时,一个澳大利亚人报的记者给我发邮件:“看你们好似三英战吕布,到底谁跟谁是一头的?”你瞧,一个专门研究中国社会问题的澳大利亚记者都搞不清谁跟谁一头。石三生我与贼及潍坊市政府,恐怕也没有人能分得清谁正、谁邪了吧?
   
   堂堂一披着“为人民服务”外衣的潍坊市政府,会承认自己是在做恶、在走邪门歪道的吗?
   
   【石三生 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 08:07 告潍坊市政府不作为、申请行政赔偿中】
(2014/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