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巩胜利文集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中)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下).
·房地产业遭遇中国改革开放36年“断崖”
·中国用大投资夺取亚洲“话语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从老大300年、老二100多年之变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战略与经济对话


   ■ 巩胜利(独立经济学家)
   
   【核心提要】:从19世纪到21世纪今天的300年、特别是近100年以来,全世界的“老大”一直都与“老二”水火难容、老大都一直未变过,但老二却一直在变。在最近的100年,三个老二,分别是德国(因发动世界大战侵略而覆灭)、苏联(因军事争霸而不堪负重败北)、日本(结局最好的老二),各领风骚30年,如今风水轮回、轮到了中国。近100年来,不管是德国、苏联、日本都与老大美国发生过不可调和的某种摩擦和经贸角斗,现在轮到中国成为老二了,更何况中国的党国关系、政治概念、社会制度、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等等都与全球98%以上的国家都南辕北辙,与老大更是悖论冲突、更是与近100年来的三个老二都有更大比率的天上与地下的巨大差距而举世兀立。

   而在今日世界的300年间,世界的老大由英国变成了美国,特别是在英镑风靡全球300年后,美元才从二次世界大战后至今的70年、才逐渐长大、确立了世界老大的地位。世界政治与经济上的老大与货币老大合二为一,才真正开启了世界老大成器、一举成为难以变更的一种大国规则。中国要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崛起,300年的借鉴足矣,浩波烟海,浊清两脉流中国……
   2014年2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到访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习近平请克里转达对奥巴马总统的问候并请他转告奥巴马总统:“中方坚定致力于同美方共同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愿同美方加强对话,增进互信,深化合作,妥处分歧,推动新型大国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向前发展”。这是习近平与奥巴马“庄园会”后每每谈及与美国世纪开来的“大国关系”(中美关系)、构建中国与美国历史以来空前的一种最新型国家关系。7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第五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联合开幕式,并发表题为《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致辞——习近平9次提到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但这种大国关系则需要30年、60年甚至是100年更长时间才能百炼成钢。
   一个全球世界的老大通常要300到500年的一变,而世界的老二通常要30到50年一变。300年前的世界、当今的老大——美国还没有出世。而近100多年来,世界的老二一直不停的在变。19世纪末,世界的老大是英国处在源头根变的过度时期,先是德国挑战老大,然后是苏联成老二,之后是日本取代老二,21世纪初是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的老二……世界的老二从德国、苏联、日本到中国,可以说老大与老二是不共戴天。
   美、欧、日等全球超过95%以上国家都与“普世价值观”世代约定,而与中国新出“社会主义价值观”水火难容相矛盾。人类至今的“价值观”一直是一种水与火、矛与盾的关系,也是一种多元化的关系,更是一种人类至始至终休戚与共的根源和谐共处。这是因为:人类的水没有把火浇灭,火也没有把水烧干;矛没有把盾戳穿,盾也没有把矛折断……就这样人类在相对论中演进、生生不息。美欧日全球绝大多数法治国家会与中国发展到今:会矛与盾双双戳穿、折断吗?这是人类至今100年来最最严峻一种冲突。
   

焦点:2013中美大国关系元年

   
   2013年12月4日,美国副总统拜登到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来访问美国副总统拜登,双方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了意见。习近平说:“中美关系30多年来走过风风雨雨,未来中国愿意和美国一起,坚持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正确方向。今年我同奥巴马总统两次会晤,一致同意努力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明确了两国关系未来发展方向”。拜登说,“美中关系是21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方赞赏习近平主席为推动美中关系体现出的战略远见和务实态度,积极致力于同中方一道,在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平等相待基础上,建设美中新型大国关系。这种新型大国关系充满希望和机遇,可以避免守成大国和新型大国发生冲突的历史定律重演,我相信,我们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
   两国政要、首脑对“大国关系”做出了自己理解的阐述和解读:习近平认为“愿意和美国一起构建大国关系”;拜登表示“在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平等相待基础上,建设美中新型大国关系”。各自讲“大国关系”,习氏在“真实、具体内容”上空泛一些,拜登则表达了“信任”“相互”的大国理念。拜登表示,“美中关系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建设美中新型大国关系充满希望和机遇,可以避免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之间发生冲突的历史定律重演”。对中国来说“大国关系”的一切都是新的、从未有过的,比如中国新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等,很多、很多都是从无到有,改变了近100年来美国领导世界的新方位、新方向。然而,在人类世界近300年来,“大国关系”从来都没有“和平崛起”过,先是第一大国英国与德国的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争霸;接着是美国接替英国成第一大国后,与苏联在全球争霸……世界老大与老二生死之争、300年来从未一息停止过……正如拜登所言“可以避免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之间发生冲突的历史定律重演”,历史真是这样吗?!
   2013年11月20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在华盛顿的演讲中,第一次表明了愿与中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意向,并暗示美方认可由中美两个大国主管全球事务的“G2论”。就与中国的关系,苏珊•赖斯说:“希望发挥新型大国关系的作用,这对美中两国来说虽然将难以避免相互竞争,但也意味着在双方利益一致的问题上加强合作”。从64年至2013年,这是美中第一次全球以第1大国与第2大国展开的明确无误的全球性交锋。
    2013年6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同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首脑“庄园会”时,第一次正式提议中美两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而作为奥巴马左右手的赖斯的此番发言很可能被认为美方已经接受了提议,其影响可能会扩大。习近平之后又多次提及“新型大国关系”,意指美国应承认中国作为与其对等的存在,同时不应干涉中国在军事和经济领域的发展。与此同时,这一提法可能还意味着将要求美国不要干涉中国在东海及南海的活动等中国在海洋领域的发展。
    奥巴马此前虽然表示对“中国的和平发展表示欢迎”,但从未提及中美之间是什么“大国关系”及G2相关的问题。事实上,奥巴马对这一提法一直持否定态度。美国向中国寻求的是“大国的责任”。美国认为,中国不应无意义的增加同东海及南海周边国家的摩擦,而应着眼为亚洲地区的稳定做出贡献——指南海、钓鱼岛等60多年最烈的海上争端。
   纵观2013年“习李新政”全球外交攻势以及一系列G20峰会、上合组织峰会、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东盟峰会等等。又恰逢日本“国有化”钓鱼岛整整一年。一年来,全球局势发生了很大变化。中美日三方围绕钓鱼岛问题展开博弈,正耗去中日双方的大好财力时光;一年来,美国第一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也有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关键新进展,其中最大的就是日本加入TPP谈判,韩国也正在步其后尘。在“9•11”事件发生12年后,美国终于全面地将战略重心从中东移向亚洲,10月奥巴马将再次访问东盟四国,并出席东盟领导人峰会……与此同时,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提法也逐渐被美国各界所接受,但取得进展也绝非易事,因为中国与美国之间从政治价值观、经贸源头、国家的含义、社会的价值观、军事的目标等等都凸现出历史的泾渭分明、矛与盾的全球性凸凹而根源难以兼容。
     最近,中华能源基金会和美国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共同举办了“2013亚太论坛”。会议中美双方进行了交锋对话,共同探讨如何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特别是如何看待当前中美关系中两大突出问题:—是经济上,美国力推全球经贸新秩序战略TPP、TTIP、TISA;二是政治与军事上,美国实施“重返亚太”、“再平衡”战略,深深涉入亚洲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经贸竞争、资本交汇。
     对美国来宾来讲,都曾是美国国家决策层的一分子。在对话中,他们不约而同地表达了相似观点:美国推进TPP主要是为了发展美国的国内经济与国际贸易的大环境,特别是WTO十二年来僵死无助的世界贸易,也是推动全球贸易规则升级换代,认为加入TPP、TTIP是有力推进中国近十数年“经济改革”无动力、甚至停止的困境,将达到当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那样全球经济注入新动力的效果。至于“重返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也并非为了围堵中国,很现实的是欧洲经济成熟财富了300年,亚洲是当今全球经济最活跃、唯一最有潜力的地区、而是为了其美国经济利益及维护盟国经济体系的后续。当然,美国的战略自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至今,一贯是游戏规则的建树略高一筹,从联合国到全球“三大”经济组织体系的构建,再到今天风行的G20峰会,既是全球经济新秩序的不断更新建树、又是全球价值观的持之以恒体现,更是经贸利益的最大化释放,从而致全球政治与经济形成一个完成的全球体系,美国近百年来都一路领先,所以才有了英镑盛行全球300年后逐渐退出的历史可能。
   

老大与老二怎样关系?

   
   从2010年开始,美国选择回归亚洲的战略,其中不乏防范、遏制中国的含义。现在就老大、老二的关系需要进行梳理,就美国回归亚洲的影响需要进行评估,就中美关系未来的问题需要进行探讨。当前,中美关系某种程度上处于关键时刻,现在进行两国元首会晤以及国家意义的认知、磨合可能还要有更长的时间,具有相当的历史意义的是“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确定形成,但老大与老二达成某种“游戏规则”尚属难事,老二参与国际“游戏规则”制定更是难乎其难。
   从当前中美关系某种意义上来讲,处在一个新的关节点上。其首要的背景是,中美现在是老二和老大的关系,这在国际关系史上是非常难处理的关系。老大历经近百年的全球纵横、财富累积才核聚成第一超级大国;老二不过才二、三年时间,还可以与老大平起平坐、平分秋毫?这显然不现实。
   就美国237年历史来看,对任何处于第二位的国家都是保持着历史性警惕,不管这个国家地理上处在什么位置,这个国家的大小如何,性质如何,都一样戒备深严。自从美元取代300年英镑成全球霸主以来,从20世纪到21世纪,三个老二,分别是德国、苏联、日本,最后都与美国发生了某种摩擦,现在轮到中国成为老二了。从20世纪到21世纪今天的100年以来,全世界的“老大”一直都与“老二”水火难容、老大都一直未变过,但老二却一直在变。在最近的100年来,三个老二,分别是德国(因占领地盘而发动世界大战)、苏联(因军事争霸而不堪负重败北)、日本(结局最好的老二),各领风骚30年,然这些老二之轴心——货币却从来没有统领全球过。如今风水轮回、轮到中国成老二。近100年来,不管是德国、苏联、日本都与老大美国发生过不可调和的某种摩擦和经贸上的角斗,现在轮到中国成为老二了,更何况中国的党国关系、政治概念、社会制度、人生价值等等都与全球98%以上的国家相悖论,与老大南辕北辙冲突更是与近100年来的三个老二都冰火难容、有更大比率的天上与地下巨大落差而举世兀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