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世事关心】生死之间(活摘器官真相)]
九剑博客
·川人:活摘器官是每个中国人必须正视的问题
·【内幕】令计划之祸(完整版)
·国际大奖纪录片《活摘》中文版全球首映
·美国行动由暗转明 提供习抓江契机 中国巨变在即
·川人:活摘器官正考验着每个人的道德底线
·追查国际在行动(一)
·宗教问题 习当局连发三文预示新变化
·人民日报连发三文 习近平释否定江泽民路线重大信号
·列宁当俄奸历史被编入教材 网友:毛泽东是下一个
·石铭:聚焦活摘器官的罪恶将迫害元凶送上法庭
·美肿瘤学会收录法轮功延长癌患生命论文
·新城:中共迫害老人没有底线
·欧议会超半数议员联署 呼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新唐人直播回放】华盛顿DC反迫害集会游行
·法轮功学员7·20反迫害17周年回顾
·【特稿】暴行必须终结? ?真相须公之于众
·【7·20系列】中共迫害法轮功百种酷刑
·宋永毅:一个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的生殖器
·川人:残酷迫害法轮功是中华文明的耻辱
·梅归路:一位农家女的奇异经历
·反迫害17年!亚洲逾150万人举报江泽民
·风雨17年 法轮功华府反迫害大游行
·全球报导 各国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美国出手全球施压 一件大事令中共火烧眉毛
·玉清心:“610”官员坦白的一起活摘案例
·追查国际:610警察亲口承认参与活摘器官
·阚神州:活摘器官是江泽民一手制造的罪恶
·觅真:中共的末日已经到来
·调查:至今中国部分医院器官移植等待仅1-2周
·【720系列】对中共活摘器官说不
·徐才厚资产查抄清单曝光 触目惊心
·铁证如山!追查国际发布视频 控中共活摘器官
·王友群: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就是邪教
·川人:依法严惩江泽民是中国法律无法推卸的责任
·飞鸣:反迫害无关政治 反迫害对你有益
·子华:法轮功给人类带来了光明和希望
·川人:迫害法轮功是中国最大的冤假错案
·二百多斤壮汉遭中共酷刑十天即含冤惨死
·党内调查报告披露惊人内幕:国家已被贪官掏空
·唐恩:谁是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十大贪官对金钱“著了魔” 茂名书记一番话吓坏中共中央
·【内幕】郭伯雄覆灭记(完整版)
·郭伯雄获判无期 和徐才厚同一无耻癖好曝光
·铁证如山!追查国际发布视频 控中共活摘器官
·“恶霸地主”刘文彩的孙子揭露中共谎言
·杨恒青:我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
·舞蹈大赛再遭违约 新唐人电视台发通告
·欧洲议会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
·重任:为什么中共面临解体
·夏祷:活摘──历史巨变的前夕
·川人:法轮大法屡获世界各国褒奖的原因
·澳广旗舰时事节目:中共按需杀人进行器官移植交易
·明君:帮你打开“三退”的几个“心结”
·袁斌:胡石根等人为何〝认罪悔罪〞?
·触目惊心! 二百万被杀“地主”和“土改”的真相(图)
·高天韵:获奖纪录片《难以置信》揭中共谋杀罪
·瑞典国家电视台报道中共活摘器官夺取众多生命
·高智晟新书选登
·陆鸣:十七年 我们为何而奔走
·美国务院报告关注法轮功 关切王治文
·三面之缘 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无悔婚约
·美宗教自由报告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多次援引明慧网 关注王治文
·天哪!湖南医院抱怨说他们的活摘器官用不完
·追查国际:参加港器官移植会的53人涉活摘器官
·粟沂州:为什么说〝两高〞司法解释是非法的
·海外患者震惊:中国大陆移植无法无天 活下来痛苦大于喜悦
·【禁闻】美分原来是五毛 舆情会议录音曝光
·最高检察院国家检察官学院女教授生前的控告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是如何编造的?
·六件事看蒋介石真实人品 毛泽东无法相比
·一部让您看了一定会相信有神的片子
·【新唐人评论】:罪证确凿 国际社会严厉谴责中共〝活摘〞罪行
·杨宁:三名器官移植专家为中共“站台”的背后
·中共强摘器官曝光10年 国际议案谴责不断
·俞晓薇:漂白活摘 《人民日报》不打自招
·又被打脸了 党媒漂白活摘遭国际移植大会主席驳斥
·杨宁:黄洁夫之可笑与纳粹集中营的造假
·《难以置信》新西兰首都公映 观众热烈回应
·俞晓薇:〝环球时报〞评活摘 假话盖不住真相
·中共藉闭门会否认活摘 红二代罗宇点其死穴
·曝光中共在26届世界器官大会中诡秘设局
·香港大型集会游行吁“全球联动制止强摘”
·涉违规 郑树森论文遭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拒绝
·无力的抵赖:中共无法解释器官来源
·强摘器官 料大陆年移植量达10万
·外媒密集报导中共秘密大量强摘器官
·俞晓薇:中国器官移植与活摘—数字与真相
·【李天笑快评】器官移植会藏黑幕 习近平痛击黄洁夫
·【禁闻】被问活摘 叶启发为何失言?
·【禁闻】日本学者出书披露 毛泽东勾结日军
·亲历中共长春30万屠杀惨案 日学者痛揭恐怖真相
·【禁闻】欲借移植大会漂白 中共反自曝其丑
·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
·平元:活摘器官罪行第一行政责任人──陈政高
·“五毛鼻祖”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受审 被控受贿两千多万
·数部揭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记录片频获大奖
·视频:张学良生前最后告白 竟爆出真相 耻辱
·抹不掉的记忆:揭秘文革红八月的血腥
·黑龙江女监囚犯: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经历
·王友群:叶剑英等高层支持气功研究的内情
·阚神州:从汉奸秉性看江泽民祸国殃民的必然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事关心】生死之间(活摘器官真相)


   【新唐人2009年7月20日讯】【世事关心】(105) 生死之间:惨无人道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
   
   1975年,江西省赣州市。钟海源,赣州市景凤山小学教师,因为支持所谓的“反革命分子”李九莲而被关押。关押期间,因拒不认罪,而且在监狱的墙上写下“打倒华国锋!”,也被定为“反革命分子”,判处死刑。1978年4月30日,钟海源被五花大绑,批斗游街,之后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执行的军人故意朝她的右背,而不是左边心脏处开枪,使她不会立刻死亡。早已等候在旁的医务人员一拥而上,把她抬进附近一辆篷布军车,在临时搭起的手术台上活着剖取了她的肾脏。这个肾脏很快被植入了在南昌九十二野战医院里等待肾移植的一位高干子弟的身体。
   

   三十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经济飞速增长,与此同时,是高额利润刺激下日益惊人的器官移植数量。特别是在1999年以来,中国的器官移植更是呈现爆炸式增长。2006年,中共官方公布的年度器官移植数已达到近两2万例,列居世界第二位。而且,享受器官移植的人群也从中共高官特权阶层扩展到所有能付得起高价的有钱人。在2007年之前,只要能负担数十万人民币的费用,中国的许多大医院可以提供全世界最短的器官等待时间。
   
   美国是器官移植第一大国,拥有全国性的器官捐献者数据库和等待者数据库,以及一个高效的全国性器官移植和共享网络。约八千万人的志愿人群同意死后捐献器官。与此同时,亲属间捐献器官的数量也很大。即使这样,在美国做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也是相当长的:心脏——近八个月;肝脏——两年零两个月;肾脏——三年零一个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用于移植的器官必须来源于健康的人体,而且在移植中器官的缺血时间必须非常短,肾脏要求少于十二至二十四小时,肝是十二小时,而心脏是四至六个小时。所以,如果不是亲属间的活体捐献,用于移植的器官只能来自于刚刚死亡的健康的志愿者;不仅如此,病人只能接受血型和组织型与自己相匹配的器官。在非亲属的人群中,这种匹配的机会只有百分之六点五。显而易见,等到一个合适的健康器官的概率是相当小的。
   
   在中国,由于文化上的原因,以及缺乏相关的法律保障,中国人志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的可怜。到2007年9月为止,中国只有“61例脑死亡者捐献器官”。而亲属移植只占器官移植总数的1.1%。可是,从2000年以来的六七年间,中国的许多大医院公开声称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是一周到四周,甚至是几天。一些医院的移植手术多台同时进行,昼夜不停。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曾在他的网页上声称,“得到匹配肝脏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周”。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申请表曾经明确写着,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成立于2003年,关闭于2007年9月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网站,设立于辽宁省沈阳市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研究所内,是一家面向外国人的器官中介机构。通过这家机构,“寻找匹配的肾脏捐献人可能只需要一周,最长不过一个月”。不仅如此:“如果捐献人的器官有什么问题,那么在一周内患者可以得到另一器官,并重做手术”。
   
   在惊人的速度和数量后面,却隐藏着一个问题:绝大多数的这些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不是来源于志愿捐献,也不是来源于亲属移植,那么它们来自何方?
   
   中国的《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7日的报导:“我国约98%的器官来源都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
   
   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在被关闭前透露了更为惊人的信息。在网页的常见问答中赫然有这样的一组问答:
   
   问:即使移植手术成功,术后存活期也不过2~3年吗?
   答:的确我们会经常听到这类提问,但这是指在日本开展的由脑死亡者提供的尸体肾移植。在中国开展的是活体肾移植,与各位在日本的医院及透析中心听说的尸体肾脏移植完全不同。
   问:接受肾脏移植,是否会感染上其他的疾病,比如爱滋病、肝炎等?
   答:这种担心是完全不必要的。肾脏移植最重要的是组织配型问题。进行活体肾移植前,首先要检测供体肾脏的功能及供体者的白细胞,以确保移植用肾脏的安全性。为此可以说比起日本的尸体肾脏移植,这里更为安全可靠。
   
   这一组问答透露的信息是明确的——器官不是来源于尸体或者脑死亡者,而是来源于活着的人。而这家中心并不是中国唯一提供这种活体器官的单位。
   
   (上海交通大学第一人们医院电话查询肝移植手术)
   
   问:你好!你是肝移植中心,它的号码是多少?
   (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电脑话务台):转接中,请稍候
   医生:喂,你好。
   问:你好,我现在有一个表妹呀,丙型肝炎18年了,是慢性,活动性……
   医生:丙型肝炎是吧?
   问:对,但是现在……
   医生:我给你讲,你这个肝移植是可以的。
   问:我就问啊,等要等多久?
   医生:供体有啊,天天有哎。我们今天就在做。
   问:不是,你现在不是说有新鲜的,有活的人的……
   医生:都是活的,都是活的。
   问:啊?
   医生:都是活的!
   
   要保证这种大批量和快速的人体器官的供应,先决条件是一个由活人组成的器官供体库。而且,这个人群必须是被严密控制的,因为对他们要求可以随时抽血,检查身体,然后,根据移植病人到来的时间,摘取他们的器官,以保持器官的新鲜和活性。那么,这个器官供体活人库到底是由一群什么样的人组成的呢?
   
   国际社会广泛认为,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用于移植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过,从数量上看,单单死刑犯这一种供体来源无法解释中国器官移植在近十年来暴涨的现象。虽然中国死刑犯的数量是中国的国家机密,但是根据中国新闻网2007年9月6日在“中国死刑数量明显下降”一文中的报导,“十几年来,人民法院一直坚持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死刑数量持续保持下降的趋势”。而与此同时,根据中共官方媒体的报导,2000年之后的六年间,中国器官移植的总量,是2000年之前六年总量的三倍多。如果中国98%的移植器官都来源于死刑犯,那么如何解释这十年来在死刑数量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器官移植数量却急剧上升的现实呢?是因为移植技术进步的原因吗?那么让我们看一看技术早在九十年代初就已经完全成熟的肾移植。九十年代末的1998年,中国肾移植的数量是3596例,到2004年却上升到超过一万例,三倍于98年的数量。看来,技术进步明显不是肾移植数量暴增的原因。
   
   况且,死刑犯的判定需要经过审判,上诉等诸多法律环节,不能来一个器官移植的病人就可以判一个死刑,然后拉出去就杀了取器官。那么,是什么样的人群可以如此方便迅速的被摘取器官,被夺去生命呢?除了死刑犯之外,这个被迫游离于生死之间的巨大人群到底是些什么人呢?
   
   面对国际社会对于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的指控,几十年来中共一直是矢口否认。可是,在2005年,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马尼拉世界卫生组织分部召开的会议上,首次公开声称目前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但是,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又否认摘取死刑犯器官之说。2006年11月,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再次表示,中国90%以上的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此后的2007年1月11日,毛群安在接受英国BBC专访中,一改自己以前的说法,也称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显然,对于是否公开承认死刑犯器官来源,在中共内部有一个从不一致到一致的过程。是什么迫使中共统一口径,高调承认自己几十年都不愿承认的丑闻?是良心发现,还是为了掩盖一个更大的罪恶?
   
   苏家屯事件曝光
   
   2000年12月22日,海外的法轮功明慧网突然登出一条来自于中国的消息。消息说“一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院密谋出售大法弟子的人体器官,据悉,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因为这条消息没有提供更进一步的细节,而且透露出的信息残酷的令人难以相信,所以,当时并没有引起许多人的关注。
   
   五年后,2006年3月8日,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中共驻日媒体记者,向美国大纪元时报披露,在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在此。他们最后会被杀死,内脏被摘取,用于移植。
   
   问:您估计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里面?
   答:我不能很确切地说这么一个数字,因为经常性有人员变动。但是在当时所得到的数据,应该是有六千人。
   问:当时是在什么时候?
   答:当时是在两年前左右吧,
   问:也就是说2004年。
   答:嗯,左右的那个时间,应该吧!
   问:也就是说这些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在里面可能是在被强迫转化、被打、被关押,在生命垂危的时候,然后器官被取出来被移植、被卖,是可以这么理解吗?
   答:对,我认为是这个情况,但是他们一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是被迫的,或者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上了手术台,取出了脏器,我认为是这种情况。
   问:这些人还有出来的可能性吗?
   答:我只能在心里祈祷着他们能够出来,他们能够平安地回到他们家人身边。
   
   九天之后,一名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工作的女子向大纪元提供了关于这个神秘关押地点的更多细节。她说,这个秘密关押地实际上就设于她所工作的医院内,具体地址是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49号。在这家医院发生了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骇人罪恶。
   
   (录音)“我的前夫曾经参与过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术。他是一名脑外科医生,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手术,包括部分在法轮功学员活体上摘除眼角膜……我的家人告诉我说,他说: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痛苦,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活的,若说从死人身体上摘除器官,这还好说,可这些人都真的还是活的……这些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我们医院参与的医生很多是从其他医院调过来的实习医生……这些人的器官被摘除以后,有的人就直接被丢进焚尸炉中火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苏家屯事件的第二位证人出来作证之后,人们在震惊、焦虑和各种猜测中又度过了十多天。奇怪的是,对国际舆论一向敏感的中共,这一次对如此惊人的指控居然保持三个星期的沉默。直到3月2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苏家屯事件进行否认。称之为“蓄意捏造,恶意诋毁”。他还邀请国际媒体亲自到苏家屯调查。
   
   也许是对外交部这个声明的一个回应。2天之后,一名署名沈阳军区老军医的国内人士给大纪元网站投书。再次证明苏家屯集中营的存在,并且说,在全国各地类似的集中营有几十处。一个月后,老军医再次投书大纪元,公布更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细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