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世事关心】生死之间(活摘器官真相)]
九剑博客
·世界亿万人与一本东方奇书的相遇(1)
·世界亿万人与一本东方奇书的相遇(2)
·王友群: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与政治没有任何关系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之七:警察治国
·石铭:〝610〞的厄运正在到来
·王友群:致湖北省潜江市法官双世权的一封公开信
·【视频】共产主义不是出路而是绝路
·【禁闻】法轮功书籍出版 在大陆合理合法
·【禁闻】胡平: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失败
·平原:“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被废”背后隐藏的历史选择
·大陆气功首次进入全运会 官方信号不寻常
·从法律角度论证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非法
·迫害法轮功18年 全球241万人举报江泽民
·金言:以善制恶-法轮功开创了哪些人间奇迹
·《追查国际》发布第十批追查名单
·华府国会山前大型集会 声援2.7亿人退出中共
·组图:法轮功720反迫害美国首都大游行
·李靖宇:十八年 法轮功成就道德丰碑
·浅谈无神论
·王友群:法轮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正道大法
·大陆法轮功学员:中共的公务员们快看看吧
·三退人数破2.8亿 民众:做承传传统的人
·勇明:清算就在眼前
·被胁迫作恶同样是故意犯罪
·川人:美国务卿称法轮功受迫害 守护正义有内政?
·自由之家:中共镇压法轮功失败
·大救星到底救了谁? 中国人务必一看!
·【百年红祸】真实马克思 弃上帝 信撒旦
·林辉:唐山和汶川大地震到底死了多少人?
·浩然:浅谈解体共产党与打倒共产党的区别
·川人:神传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
·【禁闻】川普联大演讲:共产主义带来苦难
·《蚕食美国》揭共产阴谋 关乎人类文明存续
·科学家惊人发现:善恶有报是真正的科学
·川人:〝活摘〞黑幕被掀开 参与者将被中共逐一灭口
·追查报告举证中共 “天安门自焚” 伪案
·川人:永远跟党走,去“活摘”全人类?
·武汉数十名大学生神秘失踪 官方为何急辟谣?
·法轮功人权律师向美政府递被告中共官员名单
·唐铭:共产主义渗透美国 正邪大战惊心动魄
·追查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迫害法轮功的公告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新调查报告
·“1400例”中共造假大曝光
·中共抹黑李洪志先生“敛财”真相
·【法轮功真相系列】为什么要反迫害?
·组图:法轮功弘扬全球25年 真善忍福泽各族裔
·金剑平:中国古代根本没有奴隶社会
·胡锦涛夫妇一段秘闻 ,揭穿江泽民欺世大谎
·中共高官青睐器官移植专家与产品的背后
·〝十月革命〞百年 祸延中国 冤血八千万
·美卫生年会曝中共活摘器官最新发现(视频)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与去共化浪潮
·【社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引言
·【九评13周年】中共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揭秘蒋介石炸黄河大堤致〝89万〞人死亡真相
·两亿九千万民众抛弃中共 中共末日来临
·【特稿】感恩——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幼儿园因何成炼狱 大纪元新书破解迷题
·陆内部人士揭幼教黑幕:嫖客产业链早已存在(视频)
·红黄蓝园长背景深 业内:施暴者都是一手遮天的人 应该枪毙
·陈思敏:红黄蓝虐童案透中共高官变态需求
·红黄蓝家长遭死亡威胁 中共要掩盖什么?
·官方“洗白”红黄蓝指家长编造 舆论炸锅 当局疯删帖
·文武:中共的罪恶是因为专制造成的吗?
·138中共高官被拿下 背后都干了这件事
·一块伟大的硬盘(被删微信公号文章)
·拨开画皮-看中共特务头子周恩来
·杨宁:迫害法轮功手段邪恶远超世人想像
·新唐人将播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台立法院首映《活摘》 揭中共带血经济
·中共要消灭信仰 法轮功让其终极目标破灭
·唐恩:迫害法轮功 人权恶棍将无容身之处
·川人:中共是真正的反华势力
·中共国务院机密情报:六四射杀逾万平民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2018年新年致辞
·频频恶报该令迫害者们惊醒!
·中共举行国际邪教会议 被揭编造与会学者谈话
·金言:中共“610”是真正的黑社会组织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新书开始发行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各种版本下载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揭开创世真相的天书
·揭秘:江泽民下台前 找法轮功谈判内幕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屠杀仍在继续!
·【独家】中共对美国的“超限战”
·读者投稿:给公安警官、检察官、法官等执法官员的一封信
·《追查国际》致中共当局的公开信
·【特稿】三亿人三退 解体中共复兴中华
·勇气、理性和正信——见证“四·二五”万人大上访
·美报告指中共践踏人权 罗宇吁川普采取行动
·追查国际对迫害王全璋律师等责任人追查公告
·拨开迷雾 “四·二五”万人上访真相答疑
·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美国在军事和外交上的做法
·川人:“千年第一思想家”是对中国人的羞辱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川人:5‧13世界法轮大法日,中国人的骄傲
·谢燕益、谢阳:关注孙茜命运 共担人道使命
·周晓辉:法轮功带给世界的四大思考
·政法系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
·张林:毛时代 也腐败!
·无神论是最大的迷信:科学无法证实神不存在
·一本书揭江泽民诡异〝使命〞 中共惊恐万分不敢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事关心】生死之间(活摘器官真相)


   【新唐人2009年7月20日讯】【世事关心】(105) 生死之间:惨无人道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
   
   1975年,江西省赣州市。钟海源,赣州市景凤山小学教师,因为支持所谓的“反革命分子”李九莲而被关押。关押期间,因拒不认罪,而且在监狱的墙上写下“打倒华国锋!”,也被定为“反革命分子”,判处死刑。1978年4月30日,钟海源被五花大绑,批斗游街,之后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执行的军人故意朝她的右背,而不是左边心脏处开枪,使她不会立刻死亡。早已等候在旁的医务人员一拥而上,把她抬进附近一辆篷布军车,在临时搭起的手术台上活着剖取了她的肾脏。这个肾脏很快被植入了在南昌九十二野战医院里等待肾移植的一位高干子弟的身体。
   

   三十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经济飞速增长,与此同时,是高额利润刺激下日益惊人的器官移植数量。特别是在1999年以来,中国的器官移植更是呈现爆炸式增长。2006年,中共官方公布的年度器官移植数已达到近两2万例,列居世界第二位。而且,享受器官移植的人群也从中共高官特权阶层扩展到所有能付得起高价的有钱人。在2007年之前,只要能负担数十万人民币的费用,中国的许多大医院可以提供全世界最短的器官等待时间。
   
   美国是器官移植第一大国,拥有全国性的器官捐献者数据库和等待者数据库,以及一个高效的全国性器官移植和共享网络。约八千万人的志愿人群同意死后捐献器官。与此同时,亲属间捐献器官的数量也很大。即使这样,在美国做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也是相当长的:心脏——近八个月;肝脏——两年零两个月;肾脏——三年零一个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用于移植的器官必须来源于健康的人体,而且在移植中器官的缺血时间必须非常短,肾脏要求少于十二至二十四小时,肝是十二小时,而心脏是四至六个小时。所以,如果不是亲属间的活体捐献,用于移植的器官只能来自于刚刚死亡的健康的志愿者;不仅如此,病人只能接受血型和组织型与自己相匹配的器官。在非亲属的人群中,这种匹配的机会只有百分之六点五。显而易见,等到一个合适的健康器官的概率是相当小的。
   
   在中国,由于文化上的原因,以及缺乏相关的法律保障,中国人志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的可怜。到2007年9月为止,中国只有“61例脑死亡者捐献器官”。而亲属移植只占器官移植总数的1.1%。可是,从2000年以来的六七年间,中国的许多大医院公开声称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是一周到四周,甚至是几天。一些医院的移植手术多台同时进行,昼夜不停。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曾在他的网页上声称,“得到匹配肝脏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周”。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申请表曾经明确写着,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成立于2003年,关闭于2007年9月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网站,设立于辽宁省沈阳市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研究所内,是一家面向外国人的器官中介机构。通过这家机构,“寻找匹配的肾脏捐献人可能只需要一周,最长不过一个月”。不仅如此:“如果捐献人的器官有什么问题,那么在一周内患者可以得到另一器官,并重做手术”。
   
   在惊人的速度和数量后面,却隐藏着一个问题:绝大多数的这些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不是来源于志愿捐献,也不是来源于亲属移植,那么它们来自何方?
   
   中国的《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7日的报导:“我国约98%的器官来源都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
   
   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在被关闭前透露了更为惊人的信息。在网页的常见问答中赫然有这样的一组问答:
   
   问:即使移植手术成功,术后存活期也不过2~3年吗?
   答:的确我们会经常听到这类提问,但这是指在日本开展的由脑死亡者提供的尸体肾移植。在中国开展的是活体肾移植,与各位在日本的医院及透析中心听说的尸体肾脏移植完全不同。
   问:接受肾脏移植,是否会感染上其他的疾病,比如爱滋病、肝炎等?
   答:这种担心是完全不必要的。肾脏移植最重要的是组织配型问题。进行活体肾移植前,首先要检测供体肾脏的功能及供体者的白细胞,以确保移植用肾脏的安全性。为此可以说比起日本的尸体肾脏移植,这里更为安全可靠。
   
   这一组问答透露的信息是明确的——器官不是来源于尸体或者脑死亡者,而是来源于活着的人。而这家中心并不是中国唯一提供这种活体器官的单位。
   
   (上海交通大学第一人们医院电话查询肝移植手术)
   
   问:你好!你是肝移植中心,它的号码是多少?
   (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电脑话务台):转接中,请稍候
   医生:喂,你好。
   问:你好,我现在有一个表妹呀,丙型肝炎18年了,是慢性,活动性……
   医生:丙型肝炎是吧?
   问:对,但是现在……
   医生:我给你讲,你这个肝移植是可以的。
   问:我就问啊,等要等多久?
   医生:供体有啊,天天有哎。我们今天就在做。
   问:不是,你现在不是说有新鲜的,有活的人的……
   医生:都是活的,都是活的。
   问:啊?
   医生:都是活的!
   
   要保证这种大批量和快速的人体器官的供应,先决条件是一个由活人组成的器官供体库。而且,这个人群必须是被严密控制的,因为对他们要求可以随时抽血,检查身体,然后,根据移植病人到来的时间,摘取他们的器官,以保持器官的新鲜和活性。那么,这个器官供体活人库到底是由一群什么样的人组成的呢?
   
   国际社会广泛认为,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用于移植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过,从数量上看,单单死刑犯这一种供体来源无法解释中国器官移植在近十年来暴涨的现象。虽然中国死刑犯的数量是中国的国家机密,但是根据中国新闻网2007年9月6日在“中国死刑数量明显下降”一文中的报导,“十几年来,人民法院一直坚持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死刑数量持续保持下降的趋势”。而与此同时,根据中共官方媒体的报导,2000年之后的六年间,中国器官移植的总量,是2000年之前六年总量的三倍多。如果中国98%的移植器官都来源于死刑犯,那么如何解释这十年来在死刑数量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器官移植数量却急剧上升的现实呢?是因为移植技术进步的原因吗?那么让我们看一看技术早在九十年代初就已经完全成熟的肾移植。九十年代末的1998年,中国肾移植的数量是3596例,到2004年却上升到超过一万例,三倍于98年的数量。看来,技术进步明显不是肾移植数量暴增的原因。
   
   况且,死刑犯的判定需要经过审判,上诉等诸多法律环节,不能来一个器官移植的病人就可以判一个死刑,然后拉出去就杀了取器官。那么,是什么样的人群可以如此方便迅速的被摘取器官,被夺去生命呢?除了死刑犯之外,这个被迫游离于生死之间的巨大人群到底是些什么人呢?
   
   面对国际社会对于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的指控,几十年来中共一直是矢口否认。可是,在2005年,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马尼拉世界卫生组织分部召开的会议上,首次公开声称目前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但是,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又否认摘取死刑犯器官之说。2006年11月,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再次表示,中国90%以上的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此后的2007年1月11日,毛群安在接受英国BBC专访中,一改自己以前的说法,也称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显然,对于是否公开承认死刑犯器官来源,在中共内部有一个从不一致到一致的过程。是什么迫使中共统一口径,高调承认自己几十年都不愿承认的丑闻?是良心发现,还是为了掩盖一个更大的罪恶?
   
   苏家屯事件曝光
   
   2000年12月22日,海外的法轮功明慧网突然登出一条来自于中国的消息。消息说“一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院密谋出售大法弟子的人体器官,据悉,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因为这条消息没有提供更进一步的细节,而且透露出的信息残酷的令人难以相信,所以,当时并没有引起许多人的关注。
   
   五年后,2006年3月8日,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中共驻日媒体记者,向美国大纪元时报披露,在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在此。他们最后会被杀死,内脏被摘取,用于移植。
   
   问:您估计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里面?
   答:我不能很确切地说这么一个数字,因为经常性有人员变动。但是在当时所得到的数据,应该是有六千人。
   问:当时是在什么时候?
   答:当时是在两年前左右吧,
   问:也就是说2004年。
   答:嗯,左右的那个时间,应该吧!
   问:也就是说这些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在里面可能是在被强迫转化、被打、被关押,在生命垂危的时候,然后器官被取出来被移植、被卖,是可以这么理解吗?
   答:对,我认为是这个情况,但是他们一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是被迫的,或者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上了手术台,取出了脏器,我认为是这种情况。
   问:这些人还有出来的可能性吗?
   答:我只能在心里祈祷着他们能够出来,他们能够平安地回到他们家人身边。
   
   九天之后,一名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工作的女子向大纪元提供了关于这个神秘关押地点的更多细节。她说,这个秘密关押地实际上就设于她所工作的医院内,具体地址是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49号。在这家医院发生了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骇人罪恶。
   
   (录音)“我的前夫曾经参与过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术。他是一名脑外科医生,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手术,包括部分在法轮功学员活体上摘除眼角膜……我的家人告诉我说,他说: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痛苦,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活的,若说从死人身体上摘除器官,这还好说,可这些人都真的还是活的……这些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我们医院参与的医生很多是从其他医院调过来的实习医生……这些人的器官被摘除以后,有的人就直接被丢进焚尸炉中火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苏家屯事件的第二位证人出来作证之后,人们在震惊、焦虑和各种猜测中又度过了十多天。奇怪的是,对国际舆论一向敏感的中共,这一次对如此惊人的指控居然保持三个星期的沉默。直到3月2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苏家屯事件进行否认。称之为“蓄意捏造,恶意诋毁”。他还邀请国际媒体亲自到苏家屯调查。
   
   也许是对外交部这个声明的一个回应。2天之后,一名署名沈阳军区老军医的国内人士给大纪元网站投书。再次证明苏家屯集中营的存在,并且说,在全国各地类似的集中营有几十处。一个月后,老军医再次投书大纪元,公布更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细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