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东北一虫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刍议义务教育的空缺及教育产业化的弊端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对百姓不要太冷酷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41651
   


   2
   
   十几天之后,杨帆又来到了史海家里,她拿着大包小裹的东西,同时跟进屋的还有对门的清华姐,但清华姐不是从家里出来的,而是跟着杨帆一起进来的。
   在家里的史海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俩的举动。
   杨帆冲着史海喊道:“你先到对门回避一下,我们女同胞要有点隐私的事情做。”
   史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顺从了杨帆说的话,不管怎么说,史海还是愧对杨帆的。
   史海在清华家里等了一会后,杨帆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些东西,史海条件反射的从坐在的炕沿上站了起来,然后有些木讷的看着杨帆。杨帆把手里的东西放到炕上,对史海说:“你把所有的里外衣服都换了。然后我有话对你说。”
   史海没有动,不解的望着杨帆,担心两人分手对她产生了什么刺激。
   “别愣着啊,要不要我给你换啊。”
   史海醒过点神来,慌乱的说道:“我换,你先出去。”等她出去,史海像机器人似的按着杨帆所说的很快的换好了里外衣服,随后杨帆进屋帮他整理好一下领带,然后挎着她的胳膊,推门走出清华家里,又走几步拉开史海家里的门走进屋里。史海看到靠屋里西墙的夏莲穿着一身红色的新装,胸前还佩戴一朵带有红色亮光的小花,小花下有一个小丝带。史海走进屋时,杨帆也给他胸前佩戴与夏莲同样带有丝带的小花。挽着史海胳膊的杨帆向站在西墙边的清华点下头,清华在杨帆的示意下也挽着夏莲向屋中间走去,杨帆挽着史海面对着夏莲走去,当他们走到屋中间的写字台前停下脚步,然后转身面对着写字台。
   杨帆放下挽着的史海,伸手把写字台上遮挡东西一个红丝绸轻轻掀开,一个带有史海与夏莲双人照片的结婚证出现在史海面前,那张和夏莲的合影是几天前清华拉着他们俩合拍的,但怎么贴到结婚证上的,让他一头雾水。
   “我宣布夏莲小姐和史海先生的婚礼开始举行。”站在写字台旁边的杨帆大声对着他们俩说道,站在夏莲旁边的清华鼓掌表示祝贺。随后杨帆向他们喊道:“一拜天地。”
   史海与夏莲抬头看看屋顶然后弯腰向地拜了一下。
   “二拜大姐。”清华是几人中年龄算最大的,聪明的杨帆用拜清华姐的方式代替了。
   两人忙侧身给清华拜,清华有些错乱,连忙说:“免了,免了。”俩人还是给清华拜了一下。
   “夫妻,夫妻对拜。”当杨帆喊夫妻对拜的时候,喊完夫妻两个字时,无意识的停顿一下。
   她这停顿让史海的心一震,但他知道杨帆的心里不仅会震,而且会在流血。这场婚姻对史海内心而言是不会有喜悦的,但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夫妻共入洞房。”杨帆喊到这里,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清华过来对她说道:“扶着新娘到床上座。”
   杨帆机械的走到夏莲身旁扶她坐在新铺的床上,清华也轻轻推了史海一下,史海走向床边,床头边放着两床软缎新被,一双是红色,一双是绿色,那是清华为他们新做的。床头上边的墙上挂着他和夏莲大幅彩色订婚照。
   等史海和夏莲在床边坐了一会,杨帆打开一瓶红葡萄酒,倒了四杯,用托盘送到两人跟前。
   史海拿起一杯递给杨帆,然后碰一下杨帆手中的酒杯,没有说什么,只是嘴唇轻轻颤了一下,一口饮进杯中酒。又把盘中的一个酒杯递给清华,碰了一下一口喝干。
   杨帆说句:“祝福你们执子之手白头偕老。”一口饮尽杯中酒。
   清华:“我也是。”也喝尽手中的酒。
   “让新娘和新郎喝交杯酒。”清华用胳膊略碰一下略有发呆的杨帆。
   “是,是,让新人喝交杯酒。”杨帆给史海倒酒时略有些慌乱,酒都溢出杯子。
   “幸福满满。”清华在旁看着溢出酒杯的酒,赶紧连声说:“幸福永远满满的。北方兴婚礼酒要倒得满满的。”
   杨帆知道清华给她的慌乱打圆场,忙又给夏莲的酒杯也倒满。
   史海把盘中的酒递给夏莲,然后用自己的酒杯碰一下夏莲手中的酒杯。
   夏莲看到史海喝尽杯中酒,自己也一口喝尽。
   稍后他们吃了点清华事先做好的一些饭菜,清华说道:“让新人早点休息吧,我们就不打搅了。”清华站起来拉着杨帆的手往出走。
   史海愣愣的看着他们出门的背影,不知所措。
   夏莲用手捅了史海一下,“你还不赶快去送送。”
   史海这才好像想起了什么,“我们一起去送。”
   “我酒喝多了,还是你去吧。”
   史海也没有多想,起身出门。
   别看夏莲人小,但有些事情她还是懂的,那天杨帆要她原来的住的地址去拿户口和开结婚介绍信,另外让她把史海的户口也找了出来。但夏莲不知道杨帆到底有那些神通,把他们结婚需要的东西都给办理好了,尤其是她和史海没有去婚姻登记处,结婚证也能办好。她从心里特别感激杨帆让她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她不知道怎么样感谢杨帆,虽说爱情是自私的,但她不想全部拥有史海的感情,也许她这样想心里能有所安慰。
   
   外边的天已经是很黑很黑的,但天空点缀着微弱的星光。
   史海走到栋口房山头那里,看见清华抱着杨帆,用手轻轻的拍着杨帆的肩好像在哄小孩似的。
   也许是杨帆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从清华的怀里出来,轻声说道:“喝酒有点晕,一会就没有事情了。”
   清华知道她的心里滋味一定是酸、苦、辣等味都有吧,看见史海过来,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往家里走去。
   史海站在旁边,也看不清杨帆的表情。
   杨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视着史海,有好多话要说,但一句话话也没有说出来,站了好久,杨帆一下子扑到史海的怀里,抱住了史海。史海的双手耷拉着,不知道是抱她还是不抱她,杨帆紧紧的抱住他,仿佛一松手史海就会人间蒸发似的,史海的手好像没有了知觉,任由杨帆紧紧抱着他,他的双手下垂。杨帆抱着他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史海感到肩膀特别的痛,他才感觉自己才有了些知觉。杨帆用劲狠狠咬了史海肩膀后,松开手,向后退了两步,注视着史海差不多有半分钟后,杨帆转身走了,开始还是很慢,后来脚步不断的加速,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黑夜之中了。
   就在杨帆在黑夜中消失得时候,不知从谁家的录音机传出了齐秦演唱的《大约在冬季》的一首歌,那首歌在那时特别的流行,歌词是这样的:
   轻轻的我将要离开,
   请将眼角泪拭去
   漫漫长夜里 未来的日子里
   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
   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
   虽然迎着风虽然下着雨
   我在风雨之中念着你
   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没有我的日子里
   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
   我也轻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 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歌声中起码还给人期望,但现实中在冬季来临时与深爱的人分手的杨帆的爱情期望在那里呢?
(2014/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