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41651


   
   6
   
   天朝人为什么现在是这样的生活的方式,要想了解这一点,来到咸阳也许就会找到答案。
   “史海,你以前来到过这个地方吗?”杨帆挽着着他的胳膊问道。
   “没有,但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能感到这里的气息。”史海现在好象习惯了杨帆出去挽着她的胳膊并似乎感到了生命是如此的充实,而杨帆更是如此感觉不挽着她的好象就没有了依靠,甚至有感到有丢失的感觉。这也许就是爱情的奥妙吧!杨帆没有细问这里的气息到底是什么,她想自己感受出来。
   咸阳至少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了,秦始皇用暴力扫平其它六国在这里建成了天朝第一个大一统的国家,随后这个孤家寡人在一个知识分子李斯的建议下,结束过去百家争鸣的局面,认为诸子百家“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于是开始焚书,当皇帝获知儒生评价他“刚戾自用、专任狱吏、贪于权势”时,就坑杀四百六十多名知识分子,这就是暴君为后世留下的经典之作,为一言堂树立了罄竹难书的典范,开启了让知识分子威风扫地、闻风丧胆的大门。
   他们一边四处观光,杨帆一边听史海给她讲这里的历史,但她听的过程当中感觉鼻子周围有一股血腥的气味,这种气味让这个寒冬的季节感觉更加的冷,这样的历史虽然在过去的课程也学习过,但教科书中的内容让人没有什么感受,也许是被轻描淡写的原因,也许是被秦始皇统一天朝的丰功伟绩所掩盖掉了,还有除了对那万里长城的讴歌,还有几人记住那是血和泪及白骨筑成的,有谁还记得在孟姜女失去丈夫而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哀号。
   “到咸阳如果不到帝王坟墓的集散地去观光一下,那么可能就真的成了孤陋寡闻了。孤陋寡闻的结果对人可能是灾难性的。”史海和杨帆离开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咸阳城,坐车来到兴平县城东北南位乡茂陵村,这里是汉朝皇帝最大的陵墓。
   汉武帝陵墓,茂陵封土为覆斗形,现存残高46.5米,墓冢底部基边长240米,陵园呈方形,边长约420米。这里埋葬着曾经在位五十四年的汉武帝刘彻,这个即位第二年的皇帝就开始动用国家二分之一收入,甚至后期差不多是三分之二的国家收入为自己建造不亚于秦始皇陵墓规模的陵墓,就是这个听从董仲舒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结束百家争鸣局面的独裁者竟然被史学家甚至现在政治家称之为“雄才大略”的盛世英主。一个把国家大量财富占尽其有的蛀虫,一个不允许其他学派存在而搞极端一言堂专制者,一个连史学家为前线杀敌的将士说句话都不容忍的人,却会不断的受到意识形态的赞美。无怪乎在我们生活的时代里,会出现比历史更为尤甚的悲剧,而且这种悲剧还是至今都没有结尾的连续剧。
   曾经不可一世如此挥金如土的君王,如今不过就是剩下了一个大土堆,土堆上数排松柏还是今人为了能为自己创造点旅游景点的收入种下的,要不真是“荒冢一片草没了”了,当年的显赫,如今只有尘土在陪伴。
   史海和杨帆来到土堆下,沿着被人踩出的小土路,来到了四十六米多高的茂陵上——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大土堆上,即使汉武帝陵墓的周围有李夫人、卫青、霍去病等低矮陪葬墓相陪,但这陵墓还是显得如此的孤单寂寞,哪怕后来发现有二万多人的陪葬坑,也改变不了他的寂寞与孤独,因为那些陪葬人是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安慰与欢乐的,相反那些被陪葬的人会对他有无限的仇恨和怨恨的,假使真的有魂灵在的话,绝不会宽恕他的,会毫不忧郁的向他复仇的。
   “如果当初汉武帝要是知道目前这种凄凉的情景,还会那样肆无忌惮的挥霍国家财富来满足自己死后的欲望吗?”空旷旷的陵墓上寒风更加的凛冽,杨帆依偎在史海的胸前问道。
   “不用怀疑,即使汉武帝生活在今天,他也会这样做的,因为在他们的观念之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国家对他们来说就是自己的家的,想怎么着就怎么样着,有点共产主义的味道,按需拿来。所以说来,共产主义真的存在的话,也只能是适合帝王及追随者。”
   “你说的,好象真是那么回事啊,据说苏联高级官员的生活就是这样,不过好象咱们这里的官员的日子也不差啊。”杨帆说到这里用手梳理一下站在陵墓上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我真想用逃跑的速度离开这里,去寻找一块让人轻松和赏心悦目的地方去。”说完这话,她向西南望了一眼,“如果我们在晚出来一个月,可以去云南那里,我知道在那个地方有一个叫罗平的地方,”
   “我知道你要去那个地方去欣赏什么,下次我一定带你去那里。”没有等杨帆说完,史海就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说话算数啊。”杨帆伸出手指和史海拉起勾来,说完她闭上了眼睛。
   她的眼前很快出现了万亩的油菜花在罗平坝子竞相怒发、流金溢彩,绵延数十里画面,画面中她与史海驻足在天然的金黄色的油菜花海里,头顶上是蔚蓝色的天空,还有朵朵飘逸的白云,天地人连在一起,那情、那景、那人,才是人向往的自由与快乐的世界。
   
(2014/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