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高墙无法阻拦对王功权先生的祝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让别人紧张,自身也不会有安全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祝王功权先生中秋节快乐的帖子也给屏蔽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反宪政就是把国家推向文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从电影《芙蓉镇》引申说点其他,帖子也屏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不卖土地,世行行长以为我们傻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当质疑等同于谣言时》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获得尊重是与善和爱是不可分割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的尊严与人基本权利不可分割》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由“以房养老”想到其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替当局想一个释放王功权先生的特色借口》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下载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无论是封闭还是开放,为什么各阶层人都往外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当你苦恋国家,但国家爱你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自由乃是人类的天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宪政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体制缺陷加速人性恶中的部分喷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只有在被骂中才会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反省薄熙来为什么无视及践踏宪法那么长的时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屏蔽对薄熙来案略做的点评,为什么?》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薄熙来冠冕堂皇背后的冰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无宪政发生什么,都不再触目惊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希望不要让宪法成为陷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不允许质疑的地方,一定是无法无天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律师挺身而出的维权,让黑暗中的看到一丝曙光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无视宪法最终无好下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人间与地狱是门里门外的一瞬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只有面对,才会有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抓孩子就是扼杀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反宪政结果谁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扩大自由裁量权必导致侵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维权本质是社会的稳定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反普世价值将把国家引向何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夏俊峰死了,同时不知道让多少关注的人的心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知识分子的勇气与恐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与其搭便车不如铺延伸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对文革必须从根源上反省,否则会死灰复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当国家机器对不同人采取不同标准时,法治不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解决冲突的倾向性不能偏离民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良知无价》(被屏蔽掉的帖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希望有一天民间批评也能摆在桌面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防止左的暴力语言变成现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为什么放纵暴力语言市场的泛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对文革不进行彻底反省,重蹈覆辙不可避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反省文革暴力语言在今天泛滥的根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连战异想天开想上大路享有言论等自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难以判断那些言辞是正常言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文革暴力语言横行,理性言论常遭封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朱镕基在任壮志未酬,谁之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对官员一厢情愿,后果或难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敏感常常与掩饰及脆弱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41651
   
   4


   
   几天后史海与杨帆坐长途客车前往陕西省的咸阳市,客车行驶在道路两边荒无人烟的途中,分别在不同的地方上来两个穿着军大衣的青年男子,两人找到座位坐了一会,其中一个人开始玩起游戏来,他一手拿个小酒盅,一手拿着一个有小手指甲盖大的一个小纸壳片,正面是个8字,背面是一个3字,他把小纸壳片一面放在地上,然后用小酒盅盖上,盖上之前他故意让乘客看清楚是什么数字,盖上以后让别人猜,猜对了就赢十元钱。那个人在地上摆弄好一会也没有人跟他赌,另外在别的座位上坐着的那个穿军大衣的人过来,问道:“我下两块钱,中不。”
   玩游戏的人回答道:“没钱,一边呆着去。”
   “操,你以为全世界就你有钱,我还真不信了。”那人过来仍到地上十元钱。
   玩游戏的人把小纸壳片放在地上,盖上前故意让那人看见,然后盖上小酒盅。“说吧是3字,还是8字。”
   那个人明明看他放在地面上露出的是3字,但他却偏说是8字。
   玩游戏的人揭开小酒盅,果然是8字,赶忙说:“这次不算,重来。”
   “你输不起啊,输不起混什么江湖啊?”那个人眼睛有些发红了。
   “没有见过钱啊,给你,有种你再猜。”玩游戏陶出十元钱给了那个人。
   “是不是不服啊,就你这点小伎俩,不怕裤子输光了啊。”说完把手中的十元和赢的十元都扔在地上。
   玩游戏故伎重演,但结果还是输了,给钱的时候,头都冒汗了,这次他不张罗让那人下了。
   “还敢玩不,”那个人倒来劲了,“兜里还有钱不,没钱我睡觉去了。”
   玩游戏的人用不服气的目光看了那人好一会,估计手中有刀的话都恨不得捅死他,二话没说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扔在地上。
   “有种。”说完蹲在地上,得意洋洋的说道:“不赢得让你跳路边的山崖,我都是大姑娘养的。车上各位有想赚零花钱的没有?助我一臂之力,赢光这丫的。”
   他说完,车上除了一个人过来凑热闹,其他都无动于衷。凑热闹人拿出十元钱放在地上和那个人一起赌,还是照赢不误。
   玩游戏抱拳说道:“我服了,有眼不识泰山,放过兄弟吧。”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时候了,哥们们,都上,速战速决。”真是见到钱不赢是孙子,车上好多人都开始下注了,不过这次大家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大伙都输了,这下玩游戏的人气势一下子牛了起来,“敢和我斗,我赢不死你。”
   “傻子过年还不吃一回饺子,我下五十元。”他说完扔到地上五十元,不过那些人刚才输了,就没有魄力玩了,也许这小子真走运,他又赢了。
   “我怕你不成。”
   车上的很多人看到这个小子又赢,心里就痒痒了,又都蜂拥而上要下注。
   还没有等他们下注,司机回过头来对车上的人说:“前面山路要拐弯了,大家看好自己的东西。”
   司机的提醒,有人急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接着其他人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那个司机又回一下头,看到车上人回到自己座位,马上要回头看前方的一瞬间与玩游戏的人的目光对上了,她看到那人的目光死盯着她,但也没有在意,回头看前方,但很快她感觉脖子上有些冰凉,一把刀按在她脖子上了,并听到一个不大的声音:“把车停下来。”
   司机把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说声:“你们下去吧。”
   “你也跟着我们下去。”
   “我跟你下去干嘛?”司机是个三十五、六的岁的女子,相貌不算好看,但不烦人,眼睛不大不小而且挺有精神的,她握着方向盘不肯跟走。
   史海看出点名堂来,是司机坏了他们的好事,那人想报复一下,但也没有往更坏的方面去想,就站起来说道:“你放了司机,走你的。”
   “你他妈的少管闲事,给我在那消停呆着。”那人看了史海一眼,根本没有拿史海当回事,虽说史海那个头站在那里也挺突出,但他身上那种书生气多少还是有些的,秀才遇到兵,兵对他根本就是不屑一顾。“少磨叽,给我下车。”他把刀从女司机脖子上拿开,照她的手上划了一下,血从她的手中涌了出来。女司机有些胆怯了,站了起来,要跟那人下车。
   史海看见这种状况,就要往前冲,但一个人飞快地跃到他旁边的座位上一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一把刀对准了他的眼睛,发生的事情快得如闪电,他一下子失去了主动权,虽说他以前也玩过功夫,但他担心自己行为过激引发司机被玩游戏的人加重伤害。
   史海旁边的杨帆本想奋不顾身扑过去,但看到尖刀对着史海的眼睛,她也不敢动了,她怕伤着他的眼睛。她目光转向车内在坐的乘客,用近似哀求的祈求他们起来声援一下,帮助解救一下处在危险中的司机与史海,如果众多乘客一起站起来,显然会让两个歹徒软下来的。但车内的乘客几乎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转移到了窗外,不管是离车窗远近的人。车内的乘客的冷漠与麻木,让杨帆的心好凉好凉。
   女司机看到车内发生的事情,她知道困住史海的那个凑热闹的就是那个玩游戏一伙的,这种情况她屡见不鲜了,只是今天多了句嘴,结果就发生目前这种状况了。她看到更多的乘客无动于衷,无助和无奈的司机只好跟着玩游戏的人下车,走到车尾处,车上的人看不到车下的两个人。
   过了抽两支烟的功夫,车上的人看到两人重新上车,女司机凌乱的头发也没有整理一下,回到座位上静坐了一会,启动汽车开动了起来,但刚开了一会就停了下来,打开车门,回过头看了一眼史海,回过头去,望了车窗外好一会,头也没回说道:“让刚才那个管闲事的人滚下车去,看他在车上感觉就特别的不舒服,否则我死活都不开车。”
   早已经被那个凑热闹的人松开的史海,听到女司机的话,不解的望着她的后脑勺,但想想也许是她刚才受到刺激和伤害,神智有些不清楚了吧,所以他坐在车上没有动,原本想找机会收拾一下那两个衣冠禽兽,下车还能有机会吗?
   史海这样想,但车上的乘客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也不以为然,也许就根本没有当回事,纷纷对史海大声嚷嚷,“你听到没有,别耽误我们的路程,大冷的天,我们还得赶回家呢。”
   等了好一会,司机就是不开车,看样子女司机和乘客是死心塌地等他下车才能走。
   “这人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史海心理有种被窝囊的感觉。
   “我们走,他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杨帆拿着东西,拉着史海不管不顾地往车下走,她真的是一分钟都不想和这些不正常的人呆在一起。
   两人刚下来,汽车马上启动开走了,一点都不管他们前方的路怎么样的走了,望着渐行渐远的汽车就要在前面山路拐弯的地方消失的时候,两人的瞳孔几乎同时放大了,眼睛里呈现出惊恐万状的样子,他们都大张着嘴。
   客车在前方山路的拐弯处没有拐弯,而是直开过去,离开山路,腾空起来的客车瞬间一头扎下山去消失了,他们似乎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听到。
   望着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史海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如果自己反应快一些,也许悲剧能够避免的。但史海忽视了一点,防止悲剧的发生,常常不是一个人普通人所能阻止得了的。
   杨帆双手抱着史海的一只胳膊依靠在他的身边,眼中流出一串泪珠。
(2014/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