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东北一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四)《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41651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2
   
   几天之后史海和杨帆在四川下了车,他们告别了杨帆的哥哥,分道扬镳各做自己的事情。
   他们刚到一个城市里,就听到街上商店门口的音响放着奇怪的歌,那时街上流行唱囚歌,而且不仅仅是他们生活的城市里流行这样的歌曲,流行歌曲有时是人们内在心态的外在表露。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手扶着铁窗我望外边,外边地生活是多么美好啊,何日重返我的家圆。条条锁链锁住了我,朋友啊听我唱支歌,歌声有悔也有恨啊,伴随着歌声一起飞。”
   歌曲的内容让人感到特别的悲伤、凄楚、压抑及无奈的渴望。
   “你什么时候注意到的?”史海看到杨帆静静的听着商店音响里传的歌声问道。
   “之前在咱们住的那里,就经常不断的听到这样类似的歌曲,但没有怎么注意,但咱们这次出来旅游,几乎到那个城市都能听到这样的歌,好压抑,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她的话音未落,头顶上响起一个炸雷,望着晴天白日的天空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有些诡异的感觉,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天空好象是漏了一样,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这个地方怎么跟咱们那里的六月天似的,怎么说变就变啊。”被淋了很多雨水的杨帆抱怨的说道。
   “什么叫天有不测风云,这就是,没有先兆,让你防不胜防。”史海所说的好象是话里带话。
   杨帆看了一眼好象没有反应的史海。
   大雨在他们两人还没有说上几句话的时候,就骤然停止了。商店音响里的 “条条锁链锁住了我”的歌声又进入了她的耳中。
   “史海,我问你,这里很多如乐山的大佛、峨眉山等的名胜古迹不去游玩,干吗跑这个这个小地方,而且还是不知名的穷山区来啊。”杨帆挽着史海的胳臂,不解的问道。
   “咱们吃不起大鱼大肉,就到这里吃点小咸菜了。”史海诙谐的说了一句后,好象有些严肃的对着杨帆说道:“据最新考察说这里的大禹的故乡,我想感受一下这个人为什么至今能够在历史上得到赞美,为什么很多地方争着抢着说他们那里是大禹的故乡?”
   “怎么对这个差不多有四千年历史的人物有疑问啊,那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杨帆好象对史海所说的没有什么大的兴趣。
   “虽说是传说,但对后来的历史有决定性的影响,甚至对如今的生活都有藕断丝连的影响,就难免不让人思考一下。”
   “有那么严重吗?”
   “在天朝的历史上,大禹是第一个把江山传给自己儿子的开创人,这种方式几乎成了未来国家统治制度的走向,而这种模式给未来国家带来的只是昏庸、荒淫、腐败、战乱、民不聊生的状态,这样的历史用鲁迅的话来概括就是吃人的历史。
   历史也确实是这样,实际上从启就没有开出一个好头来,先是和舜之子益之间为争夺最高领导权,发生过战争,把一个城市都毁了,后来对他有不同意见的人也是发动战争大开杀戒,启的接班人文康更是昏庸无道,荒淫无耻,历史的发展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总之这种世袭及宗法制度几乎就没有给天朝带来文明和进步,在这种模式下,天朝人所拥有的可能只是可悲两个字了。”史海回顾历史难免不有些感慨,念天地之悠悠,独创然而涕下。
   史海看着同他一样有些忧伤的杨帆,马上控制住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就逗她说道:“怎么像多愁善感的林妹妹啊。”
   “我才不像她呢,像她我还不憋死啊,还不如做史湘云敢想敢说,活得痛快。”杨帆一扫脸上阴云,明亮的眼睛生动地闪着怡人的光,灿烂的笑容又出现在她楚楚动人的嘴上。爱情总是让人赏心悦目、沁人心脾的。
   但历史总是让人感到沉重的,翻开天朝的历史,透过所谓短暂的辉煌面纱,更多的画面是权力之争,无论上发生在宫廷内,还是发生在大江南北之中,每一次都是伴随着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场面,结果每次权力争斗的结束又是下一次的开始,而争斗的对象从来都是不分父子、兄弟、亲族之间的关系,还是患难与共的阶级弟兄之间的关系,期间刀光血影、你死我活的场景就是权力争夺的主基调,从启时代一直在绵延。也许人们认为如今的政治不再是世袭或宗法制的体现,但你稍加注意,你就会发现,山还是那座山,井还是那口井,用流行歌词讲“白云悠悠尽情的飘,什么也没有改变。”权力还是在极少数人的圈子里转,套用一句“伟人”的话讲那是“针扎不进去,水泼不进去”外人进不去,但里面人的人随时会被打出来的,打出来的人在如今的岁月里,算是幸运的,至少还能留条活命苟延残喘。在过去权力虽然失势,但人未必能出来,结果落得灰飞湮灭的下场,用文化大革命的时髦话讲“那是死无葬身之地”。打江山做江山的恶习依然在当今这个时代畅通无阻,但无耻的是却打着代表你的旗子做虎皮。在政治领域天朝百姓永远是属于边缘人,让你参政也是利用你搞掉对手踏上一万只脚,成为专权者叫对手永世不得翻身的工具,但用过后绝对是过河拆桥,急眼了大手一挥把人成群结对赶到农村去修理地球。
   如果你真的当真了,认为自己也有权利参与政治生活之中,而又不是在别人天然的领导下,那你的结果可能就是以悲惨的结局而告终。在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时代里,人只能是工具、机器、螺丝钉或者是一块砖,但是什么绝对不会由你自己来决定,别无选择成了普通民众在政治生活中的缩命。
(2014/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