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九)]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网络天空飘落着六月的飞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当正当诉求无门走极端,谁之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谁对王功权先生生活在社会中不放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理想主义者并没有因89枪声之后而灭绝》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良知不会因为恐怖而消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关注正直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高墙无法阻拦对王功权先生的祝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让别人紧张,自身也不会有安全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祝王功权先生中秋节快乐的帖子也给屏蔽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反宪政就是把国家推向文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从电影《芙蓉镇》引申说点其他,帖子也屏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不卖土地,世行行长以为我们傻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当质疑等同于谣言时》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获得尊重是与善和爱是不可分割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的尊严与人基本权利不可分割》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由“以房养老”想到其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替当局想一个释放王功权先生的特色借口》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下载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无论是封闭还是开放,为什么各阶层人都往外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当你苦恋国家,但国家爱你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自由乃是人类的天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宪政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体制缺陷加速人性恶中的部分喷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只有在被骂中才会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反省薄熙来为什么无视及践踏宪法那么长的时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屏蔽对薄熙来案略做的点评,为什么?》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薄熙来冠冕堂皇背后的冰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无宪政发生什么,都不再触目惊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希望不要让宪法成为陷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不允许质疑的地方,一定是无法无天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律师挺身而出的维权,让黑暗中的看到一丝曙光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无视宪法最终无好下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人间与地狱是门里门外的一瞬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只有面对,才会有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抓孩子就是扼杀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反宪政结果谁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扩大自由裁量权必导致侵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维权本质是社会的稳定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反普世价值将把国家引向何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夏俊峰死了,同时不知道让多少关注的人的心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知识分子的勇气与恐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与其搭便车不如铺延伸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对文革必须从根源上反省,否则会死灰复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当国家机器对不同人采取不同标准时,法治不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解决冲突的倾向性不能偏离民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良知无价》(被屏蔽掉的帖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希望有一天民间批评也能摆在桌面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防止左的暴力语言变成现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为什么放纵暴力语言市场的泛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对文革不进行彻底反省,重蹈覆辙不可避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反省文革暴力语言在今天泛滥的根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连战异想天开想上大路享有言论等自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难以判断那些言辞是正常言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文革暴力语言横行,理性言论常遭封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朱镕基在任壮志未酬,谁之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对官员一厢情愿,后果或难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敏感常常与掩饰及脆弱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九)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41739
   


   http://upload.peacehall.com/blog/temp3/201407250918181.jp
   
   3
   
   尹尔仲看到刘星星与袁园在说话,就独自一人离开刚才所呆的地方,往别处走去。在银杏村对史海来说是轻车熟路,但对尹尔仲而言也是并不陌生,因为他从小也是在这里长大的,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可以说不亚于三国里桃园里的三结义,尽管他们三人对现代观念有很强的认同度,但各自所走的路差不多是大相径庭。史海依然坚信靠启蒙可以促使国家走向文明;袁园却认为那是一个遥远的美丽的传说,至少在他的人生当中恐怕是很难能体验到的,还不如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解决一下个体的问题,哪怕是一个人的问题,所以他通过非正常的手段把属于百姓的那部分还给他们,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偿还,也要比空谈要好,要实际的多;而尹尔仲却走向了一条更加极端的以暴抗暴的道路,他要用他们肮脏的血来促使国家的苏醒。道路的不同,但他们的各自结果几乎都是悲剧性的,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透过繁茂的银杏枝叶,尹尔仲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片灯光在晃动,他记得那地方过去曾经是一处孔庙,但他的印象当中银杏村里的人只拜悬挂在银杏树上的死人,从来没有拜过孔夫子这个总是被人利用的圣人。不需要这个圣人的时候,天朝的一切坏事他都是罪魁祸首,于是批倒批臭的运动就席卷全国,批得他是体无完肤;需要的话,那就是圣人高高举起,恨不得五体投地趴在地上不起来永远朝觐都觉得不够。
   尹尔仲来到孔庙跟前,这里还是挺热闹的,孔庙前的院子虽然是残垣断壁,但院墙前还是有不少人不断的吆喝,这种热闹场面,尹尔仲在这里生活的年代里是没有见到过的。在这个没有商品经济意识的地方,如今观念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尹尔种有些好奇的走向前去,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这里的交易市场非同一般的商品市场,而是一个贩卖人口的市场,由于银杏村人口女性的特别的少,尤其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生育的女性又是罕见的少,也许是这里的生物链出现了问题,人的颜色体出现了变异,造成了女性出生率的急剧下降,为了能保住银杏村的根,这里每一星期允许外来人员到这里公开出售女人一天,这种现象几乎也就成了这里不成文的规定,尽管不成文的村规与外界的法规相冲突,过去也曾经出现过官方到这里采取强硬的措施想把问题解决了,但结果遭到银杏村男女老幼齐心对抗,被打得是落花流水及屁滚尿流,还让村民俘虏了一个女警察扣在了村里做媳妇。后来官方可能考虑到村里的特色村情,把扣在这里的女警察封了一个烈士,好在那个女警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也没有家人关心她的死活,再说了为了革命工作总是要有牺牲的。从此以后这里的人口贩卖就公开化了,要不是官方顺应村意,这里可能早就断子绝孙了,也许顺应村意的地方不止这里一村,否则的话在天朝失踪的女性不会是那样多的,是不是和村里的不成文的规定有关系啊,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被贩卖的女人身上也就几快遮羞布,这可能是人贩子为了减少成本的原因吧,所以也就不肯花点钱把这些女人打扮一下,再说这里的一般男人几乎患有性饥饿病,只要是女人才不管装束和长相如何呢。尹尔仲看到衣不遮体的女人实在是有些掺不忍睹。银杏村里的村民成群结对的来到这个花花世界里,有的在挑挑减减的,有的在用直勾勾的目光盯着女人的隐私部位。不过在这里是看的多,买的少,因为这里的人太穷,多数人是买不起的,穷人家能买得起的,其所用的钱也是靠多年卖血积攒下来的。
   “大哥,你救救我,我大学还没有毕业呢。”
   尹尔仲在转过身去准备离开这里时,听到后面有人好象在向他说话,他回过头看到一个柔弱的女子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望着她,并用乞求的声音对尹尔仲说。尹尔仲在昏暗的灯光下打量一下和他说话的人,看上去文静静的像是有修养的人。“大学生,怎么到了这里?”尹尔仲不解的问道,另外感觉她像一个什么人,但想不起来是谁。
   “家里发生了严重大火烧了个是片瓦不留,什么都没有了,家里无法供我读书了,我想休学半年打工,没有想到被骗到这里了。”
   女学生说的话,让他感到辛酸。他在想什么办法帮助这个学生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带着一个男人来到女学生跟前,那女人走到女学生跟前,用大姆指和食指用力掐住女学生嘴角的两边,女学生被掐得立即张开了口。“牙口还不错。”那女人说完松开手,随即把女学生的短裤用劲拽到膝盖下,女学生的隐私部位露了出来,那女人还没有等女学生伸手想把短裤提起来的时候,就用食指和中指就插进女学生的阴道里,女学生疼的“啊呀”一声,那女人把带血的手指拔了出来,并说了一句:“还是一个雏,就要她吧。”说完就把带血的手伸进卖这个女学生的人的袖子里捅咕一会。然后掏出一叠钱来,差不多能有一百元钱,递给卖女学生的人。
   等到那个女人伸手去拉女学生的手时,女学生向后退了两步,随手举起一个有亮光的东西,“我不卖,求求你大姨,我是学生还没有毕业啊,我一家的希望全指望我呢。”女学生说的话,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动容的。
   “到了这里,还有你说话的份。”那个女人脸上有些生气的样子,上前走了一步,用劲掴了女学生一个大耳光的。
   那女学生看到对方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也许内心是绝望了,手举的尖玻璃用劲落下刺进自己的腹部,血立刻涌了出来。女学生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在场的人惊呆,尹尔仲此时也没有更多的想什么,两步就奔到了女学生的跟前,抱起就走。
   和那女人一起的来的男人急了起来,“我的媳妇。”
   尹尔仲真想往他的裆部狠命的来一脚,让他断子绝孙,但他压住火,抱着女学生往村里的长老住处奔去,他想起了,袁园向他介绍的医生殷佳显现在应该还那里。
   在村里的长老家中的医生殷佳显看到尹尔仲抱着满身是血的女学生,就知道需要做什么事情。他过来接过女学生就往他自己所开的医疗所奔去。
   医生所住的地方是银杏村住的最好的地方,因为他曾经是袁园的救命恩人,所以袁园为了报答他,请来最好的建筑师,用这里最好的银杏树作为建筑材料建了一座豪华的两层的楼房,楼上是医院私人所用的地方,楼下是医生作为诊所用的,诊所在这里是免费的,但费用最终还是袁园埋单的,袁园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是报答这里曾经是养育过他的地方,二是报答他的救命恩人殷佳显。
   等到女学生转危为安,尹尔仲才离开诊所。
   夜已经很深了,但他一点睡意都没有,这里似乎让他有些陌生,过去那种自然的东西少了,银杏树是越来越高大茂盛,但人性退化的是如此的厉害,把人竟然像买卖牲口一样来对待,而这一切好象只是为了满足原始的欲望,看来人的进化并不是一直向前的,有时是停顿的,甚至是退化的,退化得让人感觉是那样的恐怖,在这人性退化的地方,让夏莲的孩子在这里成长将会是怎么样呢?虽然史海和自己及袁园在这里生长并没有妨碍智力的正常发展,相反还要比常人对社会的现象和本质认识的更透彻些,虽说三人对追求的方式方法从相同走向分化,但各自心中的梦想还是没有区别的。
   夜轻轻的掠起阵阵的微风,银杏树的叶子在微微的飘动,在飘动的不引人注意的声响中裹杂着另外的一种声音,而这种声音在他的身后已经出现有一会时间了,他依然若无其事在银杏树投下的影子中行走,直到感觉超自然的风出现在后背的时候,他身体快速往下一蹲,一个身影掠过他的头顶向前飞去,随即飞过的身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回转,一道有些寒光的东西奔他的软肋而来,尹尔仲身体一侧,一只手顺手握住身影的手腕,另一只手按住身影的胳膊肘,握住手腕的手顺势往外用劲一推,那带有寒光的东西轻松的进入身影的胸部。
   那人轻轻的说句:“朋友手下留情。”
   虽说身影蒙着面纱,但他还是意外的听出了是谁的声音。在这个人没有说话之前,他以为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是买媳妇的那个男人来对他进行报复呢。确实没有想到会是袁园的救命恩人殷佳显,此时的他明白了医生对自己行刺的原因了,而这一切都是袁园在村里的长老家里信口雌黄导致的结果,偏偏无中生有说他是什么香港的大富豪,“袁园的伤也是你干的吧?”
   医生对尹尔仲的质问没有回答,当他感觉尹尔仲把他的刀还要往他的身躯深处推去时,开口说话了“是我干的。”
   “对你的所作所为我是鼓掌呢,还是惩罚啊”
   当一个人意外受到致命伤被人抢救过来转危为安的时候,受伤者对救他的人会有什么想法,首先是会对救命恩人感激涕零的,如果受伤者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人,通常的情况下,会会毫不犹豫慷慨解囊的,袁园为他建造了村里最好的楼房。
   如果尹尔仲真的是富有,今天如被医生袭击成功,那么他一定会又重蹈袁园的覆辙,至少医生会是这样想的。这可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买卖,受伤害者一方面要蒙在鼓里,另一方面还要感谢所谓的救命恩人,就像有人以太阳的名义拿走你的全部家产,然后再以施恩的方式施舍给你一部分,你会对拿走你家产的人感恩戴德吗?但是你要是多年受过拿你家产的人的教育的话,你会的,而且会是感激涕零的。
   

此文于2014年07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