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郑恩宠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我与185名中国律师并肩作战绝不屈服!
·香港命运的决战将启动!
·我与中国人权律师团157名律师抱团抗争
·香港5000警戒备解放军将出动?
·我声明支持香港和平占领中环!
·香港学生上街抗议与上千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27议员誓言否决人大方案
·全港学界罢课大会明天举行!
·香港大学生22日起罢课一周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书!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绝不退缩坚决抗争
·香港18教授学者支持学生罢课!
·晴朗:香港公民抗命正式拉开序幕
·程海律师被罚百多支持者遭打压!
·全港大罢课:分析罢课形势,如何组织?
·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香港罢课可能延长和升级!
·香港罢课与反罢课的对立
·我与百余法律人呼吁释放刘四新博士!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
·高智晟不愿被软禁宁愿回监狱
·孙文广教授和唐吉田等律师声援香港罢课!
·香港和平占中人士中秋剃发表抗争决心
·香港占领中环日期已定
·宗教:社会转型不可少/新作
·香港学生罢课准备一周回顾
·香港举行黑衣游行中学生26日罢课!
·我是225名人权律师团光荣团队一员
·香港黑衣游行抗议特首普选方案
·人权律师英雄集体光荣团队名单
·谁将律师逼上梁山?
·香港七教会支持民主政改!
·香港80学者参与罢课义教!
·胡佳被行政传唤!
·“独立公投”的法律依据/新作
·海内外29个组织发起“和平香港”行动联署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香港大学生会举行罢课誓师大会
·基督徒百位律师百日禁食祈祷行动结束
·从“信仰缺失”谈起(鲍彤)
·参加“百名律师百日禁食活动”名单
·香港25所高校学生今起罢课!
·奥巴马代表见中国律师良心犯女儿家属
·胡佳再次遭到人身安全威胁
·香港高校学生罢课启动!
·香港罢课学生致梁振英公开信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大块人心!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二)
·王岐山到上海逼韩正交出11'老虎"
·香港罢课学生举行4000人集会
·我和胡佳互报平安
·香港基督教界支援占领中环团成立
·美法学教授孔杰荣谈伊力哈木案
·香港基督徒发起“背起十架,守卫我城”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孙文广:就香港选举接受台湾央广访谈(多图)
   
   [日期:2014-07-05] 来源:参与 作者:孙文广
   

    (参与2014年7月5日讯)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持人黄绢通过电话与我进行访谈,主要涉及香港选举,并与大陆比较。
   
   主持人(黄绢):刚刚和大家提到,即使在遭到骇客的攻击下,即使北京中央一再的放话恫吓,香港市民还是毫无畏惧,表现了他们争取真正普选的意志,怎么看香港人这一波争民主的行动?为什么他们选择要和北京中央对抗,他们会成功吗?香港人的努力对两岸又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呢?接下来,我们继续访问,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他曾经两次投入中国大陆地方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我们来听听他的经验,以及他对香港当前形势的分析。孙老师,您好!
   
   孙文广:您好!
   
   主持人:香港这几天很多的市民他们冒着酷暑到投票站去投票,(6月)22号已经有过一次了,然后29号还会有一次的实体投票,在这段期间,他们也透过网络来表达他们对于香港普选的一个看法,首先想请问孙老师,您怎么看香港市民,他们在这个毫无法律效力的一个情况之下,仍然是想尽办法,冒着一个酷热的天气,还是要去投票,您怎么看香港人这样的一个行动呢?
   
   孙文广:香港民众,他们热爱自由,极力争取民主,这个精神,非常值得佩服。因为在香港,现在有一定的自由,但是基本上没有民主,那么现在为了普选,为了是真正的、公平的普选,他们不怕酷热,在香港展开示威、投票,来争取公正的普选,这非常值得大陆的民众学习。我为他们的行动叫好,希望他们,获得成功。
   
   主持人:这个普选,北京当局已经表示,会在2017年进行,为什么香港人还是要这么闹?但是对香港人来说,他们会认为,你给我们一人一票,虽然是可以普选了。但是我们根本没有可以自由推出候选人的这样一个权利,作为一个大陆人,你怎么看香港人他们在候选人的这个部分的争取,他们希望能够自由的去推出他们的候选人。孙老师也曾经在大陆参选过人大代表,能不能谈谈您的经验呢?
   
   孙文广:选举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一个社会是不是民主呢,选举是一个标志。是不是能够一人一票,充分自由地、不受操纵控制地选举,这是民主的重要标志。我在大陆曾经有两次,参选过人大代表,一次是2007年,一次是2011年,我作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什么要去选举呢?我觉得,重要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我的权利我做主”,这是我选举散发名片上的一个口号。我有这个权利,这个权利我要实现。我有一个责任心,有个使命感,我要来参加选举。
   
   第二个呢?就是我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参加过一系列的,每五年一次的投票,来选人大代表。我发现这些选举啊,全部是在中共当局的,操纵控制下进行的。我非常恼火,选一个区的人大代表为什么还要这样如临大敌,动员共产党的所有的力量来限制民众的权利,来操纵控制这些选举。以前的选举当中,我很多次提出意见,为什么候选人不来向我们见面?为什么候选人不来向我们介绍他们的政见?我们想看一看,这个候选人可以不可以?这些要求都受到拒绝。
   
   这些选举,不单是人大代表,我曾经当过十年政协委员,内部也要选举,这些选举也是一样,全是共产党安排好的候选人,印在一个选票上,让你去投票,这些候选人没有经过讨论,我也不认识他们。
   
   主持人:就是说不管您是选a、选b、选c,还是选d,全部都是支持共产党的。
   
   孙文广:是的,是这样的,一个选票上的候选人,全部是他们定的,在几个月以前的党委会上讨论的,通过的,要这几个人当选,以后就印在选票上,叫你去投票。那么我就想啊,要对这样一种的假选举或者说在共产党严格操纵控制下的选举提出抗争,我要自己出来选,我看看共产党他会做些什么?怎样来阻碍我?怎样来破坏?
   
   这是我参加选举的重要目的,结果我就看到了,他们用各种方法限制一个独立参选人发表政见,比如,在选举之前,在制定候选人的选票之前,我到大学的校园里去,向学生讲解我的政见,批判某些人利用权力操纵控制选举。结果他们呢,用了很多下三滥的办法来进行破坏。比如,我在学校的布告栏上,贴出了一些我的政见,我的看法,介绍我个人的简历,贴上去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派公安人员来把它们撕得光光的。
   
   我要参选,当然我也有一些人帮助我,一个所谓的团队吧。
   
   主持人:助选人?
   
   孙文广:我们在外面开会,大概有十四五个人吧,他们准备到学校来助选,结果到了学校的大门口,所有这些人都被拦住,公安人员在那里,有的人穿便衣了,不准进来。校外的,他们不准进来,我自己是学校的退休老师,你怎么不让我进校门呢?我来选举,不能和选民见面,不能公布我的政见,不能回答选民的提问,我怎么竞选呢?
   
   后来我就早上起的很早,六点多钟,学生到食堂吃饭的时候,公安还没有上班,我就到那去演讲、去发传单,很快,他们得到消息了,学校公安处的人也去了,我撒传单给学生,他马上就接过去撕掉,我送一个名片,他们也撕掉。
   
   主持人:那这些学生是不是会很害怕呢?
   
   孙文广:学生很害怕,我利用一些机会演讲,有的学生去听,公安处就派人来录像。
   
   主持人:那就是说,学生听您演讲,也有很大的风险喽?
   
   孙文广:是,有很大风险,学校他们把这个录像,复制了几十份,发到每一个学院,让学院的书记、政治辅导员、团委,一起来看录像,看了以后,要认出来,学生是哪个学院的。譬如,是历史学院的,就马上去找他谈话,说你怎么可以去听孙文广的演讲呢?你还想毕业吗?你还想考研究生吗?
   
   主持人:天哪!
   
   孙文广:年轻的大学生,他的主要的盼头就是大学毕业,考研究生,考公务员。领导这么一讲,第二天就不敢来了。有的学院给学生做报告,不准去听孙文广的演讲,不准去拿孙文广散发的传单,你说这样的“选举”能叫选举吗?它不是选举啊,是吧。
   
   主持人:孙老师,那他们禁止学生去听您的演讲,或者是去收您的传单,总要有一个理由吧!
   
   孙文广:没有理由的,说孙文广这个人,他思想有问题,什么有问题,不解释,他们对学生,就是训话。不准去看,不准去听,不准去接触。
   
   后来投票了,怎么投法呢?排着队,大家到个集中地点,一个挨一个,和沙丁鱼一样,就挤在一起,写选票的时候周围人都可以看到,政治辅导员就在旁边。
   
   主持人:哇!这个投票一个最起码的原则,就是要秘密投票啊!
   
   孙文广:以前是没有的。而且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呢,在有一个学院,投票的时候,桌子上放一个票箱,党委书记就坐在票箱旁边,每个人投票,先要给书记看一看,写了孙文广的名字,书记就把这张票放在票箱底下,没有孙文广名字的票,你可以投进去。你看笑话吧。
   
   主持人:是啊!是啊,是啊,是啊,那这样子根本就不会有你的票在票柜里面呀!
   
   孙文广:这种操控的方式,是很多的,不让民众听你演讲、看你的传单,投票时还要设一个关卡。这不是违法吗?
   
   主持人:怎么可以,去限制别人或阻挠别人竞选活动或者是投票活动呢?
   
   孙文广:是的,他们就这样做。我是一个公民,我有投票权,应该让我到投票现场去投票,但是他们害怕我在投票的现场发表演讲。投票当天,就来了几十个公安和学校公安处的人,把我堵在家里不让出门。我说我要投票啊,你不能剥夺我的投票权啊!他们说等一会儿我们把票箱拿来,哈哈。最后呢,他们把票箱拿来了,拿到我家门口,旁边有几个公安人员,拿着摄像机,照着我的脸,照着我的票,说:“你写吧!”我说你们这是非法的,投票应该是秘密投票啊!是吧,你现在弄几个摄像机照着我,让我在这写选票,写完选票投进票箱,我拒绝投这个票,说:“你这个投票方式是违法的”
   
   主持人:而且,这个投票的票箱是不可以移动的呀!
   
   孙文广:是不可以移动的呀!他们移动了,他们搬到我家门口了
   
   主持人:谁知道这中间做的什么手脚啊?
   
   孙文广:是的,他们这个票箱啊,上面那个口很大的,伸手进去就能把票拿出来。2011年,我亲眼目睹了,把票箱搬到我的家门口,让我投票,用摄像机对着我的脸,对着我的票,这在世界上都是很少见的。
   
   主持人:是的,是的。
   
   孙文广:他用这些方式来,操纵控制选举。
   
   主持人:好的,刚才大家听到的是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就他两次投入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的经验,和大家分享,我是黄绢,我们在这先休息一下,待会儿回到节目当中,孙老师要进一步和大家分析香港的普选到底是怎么回事。稍待一会儿,马上回来。
   
   主持人:听众朋友,现在收听的节目是放眼大陆,继续进行的仍然是新闻追击,为朋友们追踪报道的是香港公投真普选行动到底该怎么看,他们会不会遭到北京中央的进一步打压呢!继续为大家访问的仍然是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老师。 老师,那您亲身经历过的两次地方上的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也见识到这个当局他们是怎么样去限制,去操弄基层的人大代表选举,可是我们现在反过来看这个香港,我们看到的是北京当局呢宣称,这个候选人必须要有一个条件,就是他必须要爱国,那么爱不爱国这个该由谁来定义呢?
   
   孙文广:对香港,给他规定这个条件,非常清楚,就是共产党希望候选人是他满意的人,在大陆所谓的“爱国”,就是爱共产党。爱国不爱国由谁来决定呢?就由共产党来决定。
   
   在香港操纵选举就是这样的。他有一个小圈子,这个小圈子,它完全是在共产党的操控下产生的,就像大陆的选举领导小组一样,由共产党决定成员,香港这个小圈子,他通过共产党在香港的代理人,找那些亲北京的人士组成一个小圈子,那么这个小圈子他如果要筛选掉哪个人,他就可以制造各种理由,说他不爱国,经过筛选,选票上的人,必定是共产党觉得满意的,是亲北京的。
   
   主持人:但是即使是这样子,就是说北京中央他们在不久前发布了香港白皮书,现在香港的市民他们展开网络投票、实体投票之后,环球时报还发表评论说,香港人,你们公投的人再多也没有13亿人多啊,又说6•22,也就是他们第一次的实体投票是在6月22号举行的,有说6•22是一场闹剧,那在香港白皮书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了,就是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的管制权,即使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香港人还是要去争取他们真正的实质意义的公平的一场选举,他们甚至说,现在接下来可能进一步的行动就是在他们这一次的公投之后选定的一个方案,如果北京当局还不同意的话,他们要发动占领中环这行动,您怎么看接下来可能会有的发展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