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郑恩宠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王炳章女儿在加大学读法律
·郭国汀律师三次飞跃
·美制裁朝鲜习近平批示访民方案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6月30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在《法治日报》上公开点我等七律师的名,随后在中国律师协会官方网站也刊登同一内容。我将到北京法院状告中国律师协会、《法治日报》和中国律师网。
    我2003年6月6日被入狱三年,之前,从未接到任何司法行政部门吊销我律师证的书面通知。当律师接到此通知后,有权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我曾经在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高级法院状告国务院司法部,2001年7月24日受理并全部开庭作出判决和裁定。我的诉讼请求是司法部履行法定职责,答复我的行政复议申请,我是否被除名?北京两法院判决和裁定,我是律师,拿不出被除名的证据,申请行政复议搞错地方,判决驳回我的请求,要我到上海黄浦区法院去告。
   上海黄浦区法院、上海第二中级法院起先不受理,后受理并开庭,之后延长一年判决,认为上海黄浦区司法局无吊销律师的律师证权力,认为我告错地方,驳回我的诉讼请求。
    我到上海徐汇区法院、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告上海司法局,开始不受理,认为上海司法局不是适格的被告,后我写信到法院院长,立案庭收了我25元后,立即给我书面裁定,表示不受理。我上诉后,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向我送达裁定书,裁定不受理,理由是上海司法局没有作出过吊销我律师证的决定。
    按照中国律师法,律师被判故意犯罪后,不能再申请当律师。北京女律师王宇,被判刑入狱,但不是故意犯罪,所以现在还是一个活跃的维权律师。


    有关详细情况,我一直在写《我告司法部长》,这是中国律师第一个告司法部案,法院不仅受理而且一、二审都公开开庭并作出判决的案。2001年9月,法国国家广播台作过公开报道,当时,《欧华日报》(中文)作过报道。2003年8月28日,张思之律师为我辩护并后来公开出版的辩护词中,认为郑恩宠的律师身份和律师关系十分清晰。
    中共的六个法院的判决、裁定都一致认为我是律师,司法部、上海司法局、上海黄浦区司法局都未吊销过我的律师证,认定我拿不出证据,告错地方,驳回我的请求,到该告的地方去告。
    今天中国律师协会、中国律师网、《法治日报》这都是首先带头尊重事实的单位,连中共六个法院的判决书都不尊重,说明已经沦为被国人看不起的颠倒是非党奴组织。
    转载来源:博讯网、独立中文笔会网
    就律协点名维权律师“无照”执业 滕彪答德国之声记者问
   
    发表于 2014年7月3日
   
    DW
   
   
   
   
   
   
    6月30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在官方《法制日报》刊登声明,称唐吉田、刘巍、郑恩宠、唐荆陵为已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人员,王成、江天勇、滕彪为已注销律师执业证书人员。声明称,他们以律师名义和身份从事活动,误导律师和社会公众。德国之声专访滕彪。
   
    德国之声: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为什么现在在《法制日报》上刊登这样一个声明?
   
    滕彪:我想这是接下来镇压人权律师的一个信号吧。虽然人权律师在过去几年里面一直受到压制,有一些被判刑,有一些现在还被关押,但是整个人权律师群体还是非常活跃,在代理人权案件、敏感案件上集体行动、集体发声。这个让维稳部门非常恼火。所以我想在这个背景下,全国律协发布这个声明,应该是接下来一系列打击动作的前奏吧。全国律协听起来是一个律师的行业自治组织,但实际上它完全是政府镇压、控制人权律师的一个”打手”。
   
    德国之声:您向《明报》表示,中国法律允许公民代理,那您如何看声明所说”以律师名义和身份从事活动,误导社会公众”?
   
    滕彪:首先,这个声明的一些信息就是不准确的。比如,王成并没有被注销律师证,没有任何部门通知他律师证被注销。还有唐荆陵律师,他虽然律师证在05年就无法年检,但并不是吊销律师证,而是无法通过年检。他现在被逮捕,如果被判有罪的话,律师证就会自动被吊销,但现在还没有被定罪,应该按照无罪来对待。所以它的一些表述实际上是对我们这些律师的名誉的侵犯,因为我们并没有在代理案件的时候”误导公众”。我们的当事人、找我们法律援助的人,他们都知道,我们曾经是律师,因为代理人权案件、为弱势人群发声,而导致律师证被注销或吊销。所以有一些人、甚至有很多当事人、很多公民他们特意因为我们律师证被注销或吊销而找我们,因为我们没有了律师的年检问题要考虑,所以我们代理案件时更大胆,他们更信任我们。而那些有证的律师绝大多数有自我审查。所以民众对我们的评价与官方、律协的评价是截然相反的。有很多人看到这个声明第一反应就开玩笑说,这是给我们这些人权律师”做广告”、”发奖状”。
   
    德国之声:您个人的律师执业证书情况是怎样的?
   
    滕彪:我和其他律师的情况不太一样。我是96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03年之后在大学教书,同时在律所作兼职律师。因为代理太多人权案件,所以到08年,当局就通过政法大学开了一个证明,说不同意我作兼职律师,就这样律师证被注销了。
   
    德国之声:目前维权律师的活动空间还有多大?
   
    滕彪:一方面,当局的打压力度明显加强,尤其从去年3月份之后,对整个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公民社会进行非常非常严厉的镇压,被捕的维权人士人数达到两三百人,还不算新疆和西藏。有一些律师被判刑、被抓捕,安上各种各样的罪名。这种情况当然会让一些律师感到害怕,不敢再代理敏感案件。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只能在短期内起到一定的威慑的效果,从长期来看还是无法达到目标。站出来代理人权案件、或者走上街头抗议的人权律师、人权人士越来越多。因为整个体制与律师追求正义、追求法制的理念是相悖的,很多律师不愿违背良心做事情,或不希望再沉默太久。所以过去10年多发生的事情就是,站出来说真话、捍卫自由捍卫人权的律师人数不断增加、迅速增加。
   (2014/07/05 发表)
(2014/07/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