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和珅的遗诗和恭王府的遗物]
半空堂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珅的遗诗和恭王府的遗物

   
   
    ——王亚法
   
   二零一二年,在上海博古斋拍卖的古籍中,有一本《杂钞》的手抄本诗集,其中有一首大贪官和珅在狱中写的五言诗,读来颇可玩味:


   
   夜月明如许,嗟余用未伸。
   百年原是梦,廿载枉劳神。
   室暗难捱暮,墙高不见春。
   星辰环冷月,缧绁泣孤臣。
   对景伤前事,怀才误此生。
   余生知未几,空负九重仁。
   
    狱中的日子是不是好过的,樊笼狭小,难耐五更寒暑,牢墙如山,不知人间春秋……仰望晓星残月,自忖缧绁苦楚,长夜难熬,思绪万千,此刻他才想起人生百年,原是一梦,想起廿载奔波,全属荒唐,想起自恃有才,误了终生,想起来日无多,唏嘘嗟叹……然而一切,一切都太晚,太晚了!
    嘉庆四年正月初三(1799年2月7日),太上皇乾隆驾崩,新皇帝嘉庆登基仅两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拿下和珅,列其二十大罪状,抄家没籍,正月十八日(1799年2月20日),嘉庆速战速决,降旨赐和珅自尽。以此推算,和珅入狱仅十天或十一天,此诗当在此期间所写。
    和珅被抄的财富,约价值八亿两白银,相当于乾隆时代的十五年国库收入,世传“和珅跌倒,嘉庆吃饱”。最近坊间流传,七千亿军费被徐才厚一伙贪去一半,不知有否搞经济的学者算过,这一半和当初的八亿两白银,孰多孰少?这一半是保卫社稷江山的费用,不知有否搞政治的学者考量过,孰轻孰重?
   嘉庆对和珅收拾得漂亮干脆,后来史家无不赞叹他的霹雳果断,除恶务尽,没有拖而不决,举棋不定,没有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此举,望今日的当政者针对现实,慎思慎思!
   说到和珅,免不了要提到恭王府。
   恭王府原名叫“朗润园或萃锦园”,乃和珅所建,自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起,落成于乾隆五十年(1785年)。到嘉庆四年(1799年)和珅被赐自尽为止,他凭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威势,在府里享受了十四年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清福,与如今某大人物的任期十三年相近,从时间上说,也属巧合。
   和珅处死后,嘉庆将此宅赐给弟弟庆郡王永璘。同治朝时,因恭亲王奕訢帮慈禧发动政变有功,慈禧将此宅赏赐予他,此乃日后“恭王府”名字之由来。
   十年前我游恭王府時,想去“锡晉斋”大殿,观看那些传说中的书画收藏。因为据奕訢的孙子溥儒说:“余旧藏晋陆机《平复帖》九行,字如篆籀。王右军《游目帖》,大令《鹅群帖》,皆廓填本。颜鲁公自书《告身帖》,有蔡惠、米元晖、董文敏跋。怀素《苦笋帖》,绢本。韩《照夜白图》,南唐押署,米元章、吴傅朋题名,元人题跋。定武本兰亭,宋理宗赐贾似道本。吴傅朋游丝书王荆公诗。张即之为《华严经》一纸。北宋无款山水卷,黄大痴藏印。易元吉《聚猿图》,钱舜举跋。宋人《散牧图》,纸本。温日观《葡萄卷》,纸本。沈石田《题米襄阳五帖》。米元晖《楚山秋霁图》,白麻纸本,有朱子印,元饶介题诗。赵松雪《道德经》前画老子像。赵松雪六札册。文待诏小楷唐诗四册。周之冕《百花图卷》……”
   “锡晋斋”之名,就是因秘藏西晋陆机《平复帖》而来,虽然知道该帖后来流出宫外,被大收藏夹张伯驹所得,后捐给故宫博物馆收藏,其他许多精品也四处流散,或入藏博物馆,或入私家,但总心存侥幸,以为能看到一些别的东西,那怕下真迹一等的也好。
   在园里几经寻访,听茶座几位操京片子老人侃,恭王府的旧藏,早就被那班不肖子孙盗卖殆尽。听一位老人说,前些年在日本发现了一本名为《纽约一九一三年AAA恭亲王竞卖》的图录。1912年,小恭王溥伟因急需复辟活动经费,将府中除书画之外的珍藏,全数卖给日本的一位古董商山中定次郎。第二年,山中定次郎,在美国纽约和英国伦敦的两场拍卖会上,将七百余件珍藏,以三十余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就此流散于世界各地……
   据近年查访资料所得:王羲之的《游目帖》,在一九零零年前后就流出王府,辛亥革命后又流入日本广岛,一九四五年被原子弹炸为灰烬,现只存复制品传世;唐韩斡《夜照白》,现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颜真卿的《告身帖》,现藏日本书道博物馆;易元吉的《聚猿图》,现藏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该拍卖图录为英文印刷,扉页上有小恭亲王溥伟身穿朝服的标准像,内里介绍了恭王府的拍卖藏品:玉器、青铜器、陶瓷、木器、珐琅、石雕、织绣……五百余件。二〇〇六年初,找到了图录中,编号为134的孔雀石山子,现被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编号为343的兽面纹铜壶,被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
   历史烟云的诡谲匪夷所思,从和珅的遗诗,联想到恭王府的遗物,从人性的贪婪,联想到贪官身首异处的下场,从宝物的聚散,联想到蒋经国先生的遗言:“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多有趣啊——历史屡屡在告诫人们,而人们屡屡在遗忘历史!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日
(2014/07/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