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G《《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C《《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非非
   发表:2014-06-14 13:30阅读:96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非非
    ――薛明德
   "在技术不成为表达的障碍时,应突出精神与情感的主导地位",这个论断是魏玉新在宣扬二元论。而马列主义宣杨的是一元论。物质是基础,是第一性;精神是上层建筑,是第二性。世界的本质是物质的,一元论就是唯物主义和与此相配套的认识论、方法论的辩证法,从这里出发,让我们嚐不尽苦头。


   曾经流行一句口号,来自最高指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本文引用是想说友谊是精神与情感的;比赛是物质的,在这里物质成为了第二性。
   魏玉新是在告诉画家们,突出精神与情感的主导地位,就是主题先行,突出政治。政治是经济、包括精神与情感的集中表现。
   我们认为,精神与情感的表达,不应是突出占主导地位,比如,蒙克的精神与情感的艺术表现成全了他的技术得以施展。这里的精神与情感的集中表现是人性的张扬,我们说是美的,人性成为了精神与情感的主导地位,而不是"在技术不成为表达的障碍时,应突出精神与情感的主导地位”。
   我们怎么也看不到魏玉新在技术不成为表达的障碍时,精神与情感的主导地位在哪里?就是有,也只存在于斯人心里。
   我们的悲、喜,精神与情感缺乏技术表达时,那怕只一条线就足可以突出精神与情感,这一条线就承载了表达。绘画、尤其强调国画,不就是玩线条吗?在绘画中除了直线、曲线,水、墨,色彩另论。
   这里的"线条的质量"这个概念,请魏玉新想明白了再说,画技的线条不存在质量的问题,而在数学公式里的线条就会发生质量的问题。
   "我们的艺术创作者,每个都觉得自己是奔着顶尖艺术家而来的",黄虫的这个判断句有误。
   我还只是来艺术国际不过16个月的时间就了解到黄虫在内的10之8、9,都不是奔着顶尖艺术家而来,那些发出宣言的故飞飞、贾和震、张晶、廖上飞、李安乐、高梁、天乙、林雅轩……查看一下留在这里的字迹就知究里,更多的只是把绘画当成谋生的、沽名钓誊的手段而己。
   最新的例证魏玉新说:“国画水深,让我敬畏”。十足缺少自信的哀叹,既然如此,与魏玉新不一样的林正禄,本质上依然相同,除了把绘画当成谋生的、沽名钓誊的手段外,剩下的只有无知的狂妄,虚无主义。
   黄虫说:“艺术品是奢侈品”。
   我们说:但不是一般商品里的奢侈品,区别于奢侈品的艺术品,是精神产品!怎么可以去与地摊、酒家里的低、中、高挡的食材并列?精神产品万万不能与物质产品等量其观。简单说,物质产品的成本投入量是可以计量审核的;精神产品成本投入量的计量无从审核,谁也办不到!林正碌办得到吗?
   那个天乙不是正在使出吮奶的力气,拼命也要去为林正碌的办得到论证,荒谬的推论,推论得无聊透顶啦?!
   "因为这些作品即使不具有艺术性,可是有一定的真实性和个性",这是黄虫给出的评价标准。
   我们给出的不同在于这些作品具有艺术性一定是真实性和个性的完美组合;不具有艺术性作品一定的真实性和个性只能是强加、冒充,借尸还魂。
   真实性和个性被视为死灵魂从林正禄那里衍生出来的都与艺术无关,这是我们给出的评判标准。
   黄虫说:"很支持林正禄把基层普罗大众云集起来进行真实化个性化的创作,然后满足基层普罗大众的审美需要"。
   这里有2层含意:黄虫很支持;更是满足。那个2人转的赵本山不正是满足基层普罗大众的审美需要,黄虫很支持,是不是?如是,就是痞子文化。满足什么?小市民,乡巴佬的艳俗趣味,这才是今天的常态。
   我们说真实化个性化的创作本质上是突显美,而不是去迎合投其所好,我们永远不跟在普罗大众的后面成为尾巴主义。
   黄虫说:林正禄"为一些人找到谋生之路"。
   背离艺术的行径,是商人的举措,当一个号称改变中国美术教育体制的林正禄已经偏离艺术的轨迹,一付十足的商人嘴脸,除了这个,我们看不到有任何绘画、艺术理论、教学闪光的东西。
   天乙是局外的乡巴佬,谈绘画,谈教学胡吹一通,空洞无物,不知羞耻,这种货被贾和震抬举,足显一批蠢货。
   朱雨泽说他写的文字具学术性,我们读不懂,就那么深不可测?又说:"把作品的最高裁判权交给了读者,使每个人真正成为了艺术的仲裁人"。我们读不懂,又怎样来的最高裁判权,成为朱雨泽艺术的仲裁人?
   蠢货说的话,有那么多人信,那个乡巴佬贾和震不是在不停,不累,也不腰痛地献纸花,绢花,塑胶花吗?
   说婴儿画就是抽象的贾和震,把艺术的审美当成无意识、无意义、无识别可言的东西,所以得出结论,卖画不能养家糊口,言下之意当驯服工具,成为资本物化的逆来顺受,就可以衣食无忧了。
   不久前,贾和震显摆,出示了他的画被卖了的证明信,获利人民币4000元,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之后又发感慨,卖画不能养家活口,这付模样是不是乡巴佬!
   有个痞子故飞飞卖弄说,他的什么文章被推举到艺术国际头版头条,所以不要把他看偏了。他继续说,黄虫画了一系列人物水墨夹水彩画,是色彩的典范,薛明德的画,色彩没得比。
   一个对颜色与色彩缺乏认识,误把颜色当成色彩,故飞飞就属此类分不清鱼龙混杂的白痴。
   一个叫练春海的艺术博士正开着黄腔,仿佛露出金牙巴,他说塞尚的小便池叫做泉,我也不无幽默:博士呀?糊弄别人的吧!塞尚在世时,小便池的<<泉>>还未问世!!中国艺术研究院供职,是幽默一把还是真糊塗!
   有李安乐、廖上飞、还有好多的应声虫正在为水晶棺里的僵尸、暴君招魂,恶心之极,他们在撒布毒素里沾沾自喜,自鸣得意。这些丟人现眼的文风,不一而足 ,"我们的艺术创作者,每个都觉得自己是奔着顶尖艺术家而来的",黄虫信,反正我不信。
(2014/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