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国穷、民苦、政权危]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家家有本受共党残害的账,为什么不说出来
·追求自由和权利才是中国人的梦
·习近平走的是未开战先投降路线
·连连失败的习近平
·习近平的愚蠢招致更惨的失败
·习近平自己惹祸上身
·习近平必将使共党政权倒台在今年
·蠢货习近平越走越邪恶
·在中美贸易和知识产权盗窃上,习为什么一言不发
·中美贸易谈判美国全赢,中国输光
·中朝这种政权,越早灭掉越好
·在多伦多悼念六四聚会上的发言
·终结共党政权,既是天意也是民意
·真正的民运人士们,做抉择的时候到了
·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习近平还有退路吗
·该出手时就出手,加速共匪政权的倒台
·习近平确实是个蠢货
·习近平号召老百姓挨饿去打贸易战
·习近平是下台还是推出个替罪羊
·蠢货习近平还想称尊
·如日中天的习近平正在垂死挣扎
·习近平倒霉的时候到了
·彻底铲除共匪政权的时机已经到了
·习近平和它的匪类政权焉得不垮
·习近平必将走上对外投降、对内更残酷之路
·面对即将到来的政局大变革,中国人该做的心理准备
·灭亡前的习政权必将更疯狂
·习政权的所为,反而坚定了中国人铲除共匪的信心
·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蠢货习近平实在蠢得很
·现实的习政权是前面无路,后退必亡
·中国人离挨饿的日子不远了
·一塌糊涂的习政权一败涂地
·被世界各国围堵的习政权
·弄虚作假的习政权自曝其丑
·共党一贯的陈词滥调挽救不了它的败亡
·习近平干尽蠢事,看不到希望的中国人该起义了
·共匪的慌乱不知所措,正是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良机
·匪二代习蠢货除了到处丢人现眼,还能干什么
·女人是抵抗社会败坏的最后防线
·川习会谈的输家是谁
·人权与奴才,张首晟与孟晚舟
·不堪一击的共匪政权
·习政权的谎言何时了
·猪瘟和习蠢货的两个讲话
·2019年是全民大起义实现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习蠢货在中纪委会议上喊口号,仍然无法避免政权的灭亡
·习蠢货的折腾,终于为它的政权赢来了重大风险
·习和它的政权深深陷入了亡党的恐惧
·习蠢货的冥顽不灵是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喜事
·2019年是中国人至关重要的一年
·“加强党的领导”是共匪垂死的口号
·陷于风险中的习蠢货是人类自由的敌人
·充斥着谎言和欺骗的两会能解风险吗
·胡闹的两会使川普拒绝接见习蠢货
·两会中的习蠢货究竟是得意还是恐惧
·四面楚歌中的习政权
·习蠢货和它的政权过得过去今年吗
·共匪政权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敌人
·反习反共民主革命大联盟已经在国内外形成
·习蠢货就是这样化解重大风险
·有习蠢货这种政权,就有这种事和这样的人
·习蠢货不配谈五.四和五.四精神
·习蠢货用什么去打冷战
·粮食是根本,凭欺诈吃饭是长不了的
·面对冷战,穷途末路的共匪左右为难
·在《科隆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谈判失败,冷战更惨
·纪念六四30周年讲话稿
·纪念六四30周年讲话稿
·冷战伊始,共匪的败象毕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穷、民苦、政权危

   自从五月份,习近平弄出个严打暴恐的专项运动以来,至今也快一个月了。雷声确实大,钱更是没少花,全国进入了战争状态。可是,恐怖主义在哪儿?共党说在新疆。可是在新疆的什么人是恐怖分子,共党卖个关子不说。

   维族人口不过两千万。一顶恐怖主义的帽子,一下子就把两千万维族人定性为敌人。可是至今却没有抓到一个恐怖分子,反而在全国各地,连线发生军警开枪打死非维吾尔族的平民,甚至还发生了警察喝醉了酒打死人的事。

   近日有报道说,首善之区的北京市组织起了一个拥有十万人的信息员队伍。他们的工作是专门收集涉恐的情报。信息员每向政府报告一条情报,可获两块钱的奖励。听上去既令人笑掉大牙、又使人们大惑不解。令人笑掉大牙的是,面对着一场惨烈的反恐战争,而共党使用的仍然是老掉牙的搞运动的办法。表面上看是搞全民运动,其实质是运动群众,也就是有挑动群众斗群众。

   文革中长大的习近平巴望着再次看到人们互相揭发:儿女揭发父母;夫妻互相揭发;朋友、同事之间互相打小报告,当包打听,使中国人的人性、道德和良知,再次地遭受一轮泯灭和沦丧。殊不知,此时的共党依然是彼时的共党,可此时的中国人早已不是彼时的中国人了。共党的把戏,人们早就看透了,能陪着共党玩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

   使人大惑不解的是,共党每年花费着几千亿的纳税人的钱,供养着从中央到地方的军警宪特们,提供情报的应该是他们。可是至今,人们也没有听到他们发布的任何有关恐怖或暴力的情报。

   就在前两天,广西桂林市的汽车站发生了用刀砍人的事件。报道说,警察赶到现场开了四枪。至于砍人的人是什么人,砍人的目的是什么等等,一概没有提。人被打死了,也就没有口供了。于是桂林市警方就可以说,被打死的是恐怖分子,接着向上报功请赏。可是,情报部门是干什么的呢?人们最基本的常识是防患于未然。情报部门不能胜任的工作,要由信息员去做。这是个什么样的笑话。

   另有一则报道说:全国进入高级战备状态,许多政府机关在墙外修筑防御工事。这则报道就很是说明问题了。持刀砍人是个人行为。由于精神、心理的不正常和一时冲动的背后,都是因为某种原因造成的。这就如同十年半的文革结束后,许多有识之士曾说:这场浩劫是过去了,但遗留下的后遗症令千千万万的民众在心理、精神和情绪方面的不正常和病态。

   如今大陆中国极其缺少的是心理医生。这也正好证实了几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在经过五年的调查后的说法:大陆中国患有心理和精神疾病的人为1.7亿。本来,有病就要治疗。医疗卫生应该是国家对全民的一项福利事业,共党却把它改成了产业化。人民生病是共党造成的;又让人们看不起病,也是共党造成的。难道1.7亿患有心理和精神疾病的人是习近平反恐的对象?

   政府机构外面修工事,看来不仅仅是防止这1.7亿人去政府里持刀砍人,更要防止1.2亿到1.5亿的冤民冲击政府。共党最害怕的是,每年二十万起的民间抗暴维权事件中,所谓抗暴,是因为暴力来自共党政权。维权,是因为共党剥夺了人们的生存权。

   生而为人,天生就有做人的权利、思想、言论、集会、结社、选举等等诸多的权利。中国人全没有,唯一剩下个生存权。其实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活着的权利、讨口饭吃的权利,也被共党剥夺了。人们当然要向政府去抗议,去讨说法。这就解释了政府修工事的原因了。

   如果说,共党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话,也不无道理。一个个修筑了工事的政府机构,象孤岛一样,周围被愤怒的民众淹没着。共党们知道大势已去,但仍打算保党,仍打算厚皮赖脸地当政,习近平仍然在告诉人们,“共党是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毛泽东当政时说出这种话或许还可以使一些人热泪盈眶地喊声万岁,而现实习近平喊这种话,只能招来更强烈的民愤。

   习近平上台一年半了,人们没有看到他为人民服过一次务,谋过一次利,反而把全体国民们推到了敌对的一边。看起来,习近平充其量不过就是个工农兵学员的程度。他忘记了的是,如果当初没有共党对人民成功的欺骗,赢得了部分人民的支持,共党是篡夺不了中国的这个政的。

   狂妄的毛泽东当初说过,只要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民支持,事情就好办。现时的习近平能得到几个人的支持?没有一定比率的人民支持,保党的目的能达到吗?共党的《人民日报》报道说:“在第二批的教育实践活动中,六万多个软弱涣散的基层党组织被整顿,配齐了党组织和书记。”胡春华说:“要大力推行村党组织书记兼任村委会主任。”深圳市还要求所有二十层以上的商务楼,全部建立党组织。

   三十年前,共党提出了党政分家的政策。这三十年间,且无论是党务官还是政务官,都在贪污、受贿、腐败、抢劫,都在以权谋私、钱权勾结。再者,又有哪一个政务官或公务员不是党徒?此一举似乎是在告诉人们,党员们是廉洁的,非党员的干部们都是贪污的,所以不能党政分家了。党必须领导一切,这样腐败才可以根除。

   党不管党,造成共党的腐败,继而造成中国国家机器的全面腐败。这就是从制度腐败造成的整个体制的腐败。共党是腐败的先锋队,从村主任由村书记兼任这一点上看,等于是在告诉人们,经过三十多年共党们的贪腐,中国已是穷得再也没有什么了。这最后的一桶金,就容不得行政干部、公务员们来瓜分了。党要捞取这最后的一桶金,然后捲款外逃。

   另外,共党体制无民主。从总书记到村书记的出现,都不是全体党员人手一票选出来的,更何况党外人士了。全国五十多万的村子,近十来年,村民们至少还能人手一票去选村长或村主任。村书记兼任村主任后,村民们的这点选举权也就被剥夺了。

   人们或许还记得,所谓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从一开始短短的两、三年,据说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而这个巨大成就,无非就是共党放松了一点对农民的限制和控制,使农民或多或少可以把自主意志用于改变贫穷上,于是农民们就可以吃饱了饭,口袋里有了一点钱。但仅仅十多年后,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机的三农问题就出现了。

   没多久,共党又提出基层选举,得到了一片的好评,又是从农村开始的。但是,几乎同时,对农民的扒房、圈地也开始了。选举权有了,但生存权被剥夺了。现在,就连选村长的权力也被剥夺了。共党把自己置于了与农民、乃至全国民众面对面的针锋相对的位置上。

   近日有报道说,辽宁省买火柴和打火机,也要实名制。更有些地区,民众买汽油,也要派出所出具证明。胡锦涛当政的后几年,就已经实行了买菜刀、剪子也要实名制的控制办法,已经说明了政权的脆弱。习上台一年半,政权的危机更甚。政府的好与不好,不是政府可以下定论的。那是要人民去评价,去认为的。

   蒙古人建立了元朝政权,买菜刀不用实名制,干脆十户人家共用一把菜刀。如此的严格防范之下,元朝还是被人民推翻了。

   五月下旬,新疆发布公告,要人们上交枪支,并明码标价:军用枪每支五百元;民用枪三百元;子弹每发五元。上交雷管每支三十元;炸药每斤二十元;黑火药、烟火剂每公斤十元;导火索每米五元;手榴弹、地雷每个一百元。上交刀具按市价奖励,同时鼓励人们揭发、举报。奖金由五百元到两千元不等。举报重大案件,奖励三万元。最后声称,此公告从5月27日实施。

   早在两、三年前,就有报道说,大陆中国共有黑社会人员两千多万。最近又有人说是六千万。无论共党对国民们控制得多么地严格,几千万人的黑社会不但形成了,而且壮大了。那么,一个不是法治的国家里,民间拥有多少枪支,就绝对不是政府花三百、五百元能收缴得完的。况且,每个共党的党徒或党棍,都是整天地处在了愤怒的民众的包围之中。

   杨佳先生不用抢,仅用一把刀,就要了六个党警的狗命,四个党警受伤;邓玉娇小姐仅用一把修脚刀,就要了一条共党干部的狗命,还伤了另一个共干。把人民逼到了不畏死的地步上,那么人民的复仇和反抗的方式方法,就绝对不是共党所能预料和想象的了。

   且不提习近平无意改变,只想一条路走到黑;即使他想去改变共党与国民之间的关系的话,也已经太晚了。1976年4月5日,有百万人参与的天安门事件,人们公开地喊出了“打倒现代秦始皇”的口号。这所反映出来的是,在共党27年的恐怖高压、暴力统治下的人民,被迫进行了反思。而且反思有了结果,矛头直指毛泽东。

   1979年,在北京发生的西单民主墙事件,是对经过反思后的中国人的一次对宪政、民主、人权、法治的启蒙运动。开放了门户,普世的价值理念进入了大陆中国,不仅启蒙了中国人,更是开始根植于民心。1989年的北京民主运动,所反映出来的是民心思变:变极权为民主,变野蛮为文明,变落后为进步。

   而六四大屠杀中死难的英烈们,留下的是近代华夏民族的精神。有人把这称作六四精神。六四精神就是民主精神。精神是既神圣、又珍贵的遗产。因为每一个人,毕竟是精神生命体。由于共党不思悔改,从贪污、官倒与时俱进,发展到腐败,抢劫、坚持极权、拒绝民主,其结果,反而促成了全民反思,全民启蒙,全民觉醒,和全民的反共、抗暴、维权的斗争。

   精神毕竟是第一性的。精神下的意志是取得最后成功的关键。孔子说,“三十而立”。立什么?立言、立德、和立功。有人把立功说成是立行,其实意思是一样的。人到三十,就该对社会做贡献了。抱持着这种信念,无论成功或失败,对国家或社会或人民来说,都是立功。

   一个人或一代人的失败,有后来人接下来继续去做,那么事情就没有不成功的。承继六四精神,发扬光大它,民主的大业就一定会成功。对共党罪恶的犁庭扫穴,就一定能实现。

   古人说:“不生亦不灭,不灭何以生。”想必是世道轮回,否极泰来的意思。

   

    06-15-2014 完稿

(2014/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