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秦永敏文集
·寻找在返回曲阜中失踪的薛明凯、李娜夫妻
·刘本琦判刑三年即将送走,刘英母子悲情探视
·只有自由了的薛明凯才能让我们知道真相
·“上访训诫教育中心”是否正在取代劳教所?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 七——1120位公民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我是谁?
·紧急关注钟亚芳的安危
·强烈督促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专员关注曹顺利的遭遇
·是抢劫还是收缴?——质问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二
·关于有人假冒我的名义发有害邮件的声明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三
·“两会”在即,访民遭殃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四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前往曲阜代理案件受阻在临沂派出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五
·访民丁灵杰因为莫须有的举牌被拘留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飞鸿一羽
·违章岗亭堵在门口:秦永敏上访市政府,官员推诿,保安逞凶
·正式聘请葛文秀律师做中国人权观察法律顾问
·秦永敏就曹顺利女士之死给习近平的公开信
·宋宁生被江西宁都梅江镇当局绑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一号)当局以必须有部级挂靠单位为由拒绝中
·李燕军上访被联防队员拦截押到派出所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为骗取维稳经费非法拘禁无辜公民
·迎接张家瑞注册中国人权观察归来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二号)重申中国人权观察仍然处于注册阶段的
·秦永敏关于“建三江事件”的述评
·从根本上治理“访民综合症”——《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八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三号)中国人权观察成员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四号)
·非法的建三江公安局居然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建三江事件”——争取法治的前沿阵地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五号)
·杨轶峰妻子陈飞燕被传唤
·支持将孔子诞辰日法定为教师节
·曹顺利之死
·张家瑞在澳大利亚入境被扣留
·核医疗事故受害者钟亚芳要举牌赴死
·张家瑞香港机场来电
·寻找张世清启事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六批签署人(1201——1300)名录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二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三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四
·纪念林昭点滴和玫瑰团队讨论
·(快讯)五十余位公民在苏州灵岩山下被抓
·以三条最低人权标准避免“人相食”和大清算——1400位中国公民致习近平的公
·张世清之子张想被“维稳”,法律救助张世清受阻
·无锡吴世明求救短信照发
·高举林昭的旗帜走向自由——祭奠林昭述评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文告(十七号)中国人权观察永远不会参与政治活动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武汉女杰解丽大姐出狱
·强烈要求湖南湘乡当局依法释放尹卫和
·潘桃生寻找丈夫蔡从富
·玫瑰中国网站创办词
·玫瑰团队宣言
·风起于青萍之末(上)
·风起于青萍之末(中)太子党和官僚系的大博弈
·中国人权观察问答
·慷慨豪迈 气冲斗牛
·寒梅暗香 娴静怡人
·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上)
·述评湖南龙山县皇仓中学学生被军训教官群伤事件
·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下)
·使有诚心正意的公民学会自主的思考
·公民示威权的滩头阵地争夺战
·人权律师群体正式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
·官僚体系在民主化进程中的嬗变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十一
·腾讯qq不准做梦
·秦永敏夫妻被青山区国保以绑架手段阻止离开武汉市
·好人、坏人和匪徒
·简析中国官僚体系的前世今生和前途未来(5——1)
·关于当局雇佣黑社会化“保安”“画地为牢”的声明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文告(第十九号)
·钟亚芳要求桐庐县中医院院长解决问题被警察抓走
·王芳在秦永敏楼下被黑保安打伤情况始末
·《关于恳请联合国加强维护世界人权的呼吁书》编者按:
·简析中国官僚体系的前世今生和前途未来(5——2)
·中国政权黑社会化问题简说
·制止警察权越界,切实保障人权
·王芳家被强拆,租住房屋第五次被警察强行驱赶搬家
·简析中国官僚体系的前世今生和前途未来(5——3)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关于赵勇冤案的声明
·秦永敏第四十二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手机革命必将加速社会政治的革命性变革
·面对这样一种权力
·秦永敏早年诗词选
·有感于当年的中国人权观察新闻稿目录
·武汉市青山区信访局拒绝受理秦永敏的上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本人与妻子赵素利2014.5.18早上6:00出门晨跑至建设五路长江大堤口,武汉青山综治办退休返聘人员(原职副调研员/副处级)万长黑带领近来非法在我家门口设置违章岗亭声称“专门管你”的保安张某和黄某以及队长刘某等四个,将赤裸上身仅仅穿着短裤的我和只穿着短衣短裤的我妻拦截,随后,又有五六个人一起涌来,这些人没有任何执法资格,更不可能出具任何法律手续,却强行把我们绑架上车带走,再次将我及我妻绑架到黄陂区木兰湖八仙岛,一直幽禁到2014.6.9,这时,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才来人出面谈话,并于下午1点带我们离开八仙岛,两点半钟回到家中,整个绑架和非法关押过程历时23天。
    万长黑和武汉市公安局人员声称,这次对我们的非法抓捕和拘禁具有保护意义,因为近来全国各地抓捕了大批的人,言外之意可想而知,与此同时,承蒙他们关照,好言劝谕我回家之后慎重些,以免遭遇更加严重的后果。
   在此我要说明,自从我于2010.11.29出狱,武汉青山当局就一直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每日每时每分每秒对我进行监控、跟踪,内部消息前三年每年花在我身上的维稳费用是一千万元人民币。我曾要求市局确保本人在三年剥权期满之后撤销监控和跟踪,回答是明年你看得到的,结果,却是武汉青山当局以我剥权期满之后活动自由度更大为由,要求维稳费用加倍,并且在原有的由十几名区国保(瞿佑平等)和协警(黄小高等)负责的监控点(位于我住的17街坊30门4楼7号后面的35门1楼2号)之外,又在我家楼门出口违章占道设置治安岗亭,并派出18名保安轮流值班专门阻止客人来看我——须知,一名保安的月工资虽然不到三千,雇佣单位每月付给保安公司的却是三万左右(这里的回扣是多少另当别论,在中国,保安公司和公安部门的关系也不言而喻)因此,仅仅这一笔开资每年就要五六百万。
   更重要的是,从全国看,在18大以后当局正式抓捕的人数虽然多一些,但曾经停止了周永康“大维稳”的非法抓捕关押,这样,我们本以为至少会在依法办事上有所进步。可是,自从当局祭出“敢于亮剑”的法宝后,一方面以法律的名义抓捕的良心犯成百倍增加,另一方面非法抓捕关押也卷土重来,曹顺利女士被抓捕半个月后当局才承认并且被折磨致死的事例就是典型。对我本人的上述做法,应该说也是很好的印证。
   再从每年六四前后被“处理”的情况看看。
   2012年根据内部消息其实市公安局本来只是打算临时控制我几天,青山区综治办不仅非法提前抓我,而且拖后放我,目的就是争功,并且大量索要维稳经费。
   2013年市公安局则就“旅游”提前和我做了商量,并只把我控制了五六天,这也是一个良性互动吧,因此,几十次被抓捕归来没有发声明这是唯一一次。
   那么,今年,青山区综治办再次提前近二十天控制我原因又在哪里?
   第一是在非法抓捕我的前一天即5.17武汉因为西安来的“圣观法师”徐志强(音)在香格里拉饭店讲经弘法,当局以“煽动颠覆”罪名抓捕了前去听讲的北京的马强和本地的王芳(女,因为身患癌症放了),李文婵(女,因为高血压放了),解丽(女),黄静怡(女),蔡从富,万里以及陈剑雄,这是微观因素。
   第二是几天后中国在上海举办“亚信会议”,这是中观因素。
   第三则是一年来的大气候变化,这是宏观因素。
   显然,以去年当局的标准,今年被抓捕的人绝大部分都不会被抓,而以我除了晨跑晚步和偶然会客从不出门的情况看,当局本来应该比去年更人性化的处理,却一反常态的更加不顾法律不讲道理,主要原因只能是一年来的大气候变化——最高当局要求“敢于亮剑”的结果。
   这里要多说说“亚信会议”。
   孔夫子在两千五百年前就说了,为政必须以诚信为本,宁可去兵去食也要保持诚信,“自古皆有死,人无信不立”。
   今日中国召开亚洲信任大会寻求国际信任本来是件好事。
   但是,这个“亚信会议”却是前苏联的最后一个专制余孽哈萨克独裁统治者纳扎尔巴耶夫所发起的,并且靠以民主制度之名行专制统治之实的普京所力推,而且,它又恰恰排除了亚洲最主要的民主国家日本,其目的可谓昭然若揭,明摆了是要以俄——中轴心对抗美欧日同盟。
   人所共知,二战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基点是“人权至上,人人平等”,也只有这种原则,可以为一切国家和一切国民接受,冷战之所以以前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阵营的失败告终,正是因为美国有此法宝,而苏联与此对立。
   显然,这些参与国、尤其是主导国政府根本不能取信于民,又何谈取信于国际社会?
   可以预料,哈萨克统治者纳扎尔巴耶夫的倒台只是时间问题,俄罗斯摒弃普京——梅德韦杰夫的二人转使民主政治名实相副并且重新向美欧日靠拢也为期不远。
   对于中国统治者来说,难道又能特殊到不是靠全民普选,而从镇压民众的言论、集会、结社权利中获取“红色江山万年长”的政治资源?
   在我被非法拘禁期间开的这次“亚信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目前的国际局势,到处是热点,按下葫芦浮起瓢,光靠武力是没用的,只能通过对话寻求政治解决。
   应该说,这话用在中国国内更加准确。
   中国每年二十多万起的“群体性事件”很大一部分是靠流血镇压平息的,但是,每一次镇压的结果,只能是为下一次更大规模的反抗积聚能量。
   同样的,今日中国各种民间力量不断崛起,当局也在不断地成批抓捕关押,就在最近,前有对许志永为代表的公盟、后有对浦志强、徐友渔为代表的律师、学者的关押,难道当局就不明白,在今天这种形势下,把这些无罪的志士仁人抓进去十天半月、三年五载,只能为他们自己制造不可战胜的历史巨人吗?
   我希望习近平能有一点点新思维,能把他无法实施的对国际社会开的药方用在他能够控制的中国,因为通过政治对话解决爆炸性的中国社会问题已经是越来越迫切的需要。
   习近平在亚信会议的记者会上提到,在国际交流中要讨论人权问题,显然,他也清楚,在当代世界,政权只有保障人权才有政治合法性。
   就在我这次被非法拘禁期间的5月27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在第10、11、12版上发表了《2013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一文。至少从形式上说,这个做法是值得大力肯定的,是在向美欧日主导的国际秩序靠拢。
   问题是,人权事业是善的事业,它必须建立在真的基础上,相反,中国几千年的德治之所以失败,就在于“隐恶扬善”的结果使善建立在伪的基础上。
   《2013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一文步德治后尘,完全无视2013年中国发生的不惜将大量访民、冤民无端送进精神病院,不惜将维权人碾成肉饼以强拆民房盗卖土地,甚至不惜在举世瞩目之中公然将人权卫士曹顺利非法抓捕关押最后导致其死亡等一系列惊醒动魄的人权惨剧,侈谈子虚乌有的人权事业的进展,因此,这和医生一味指出病入膏肓的患者其他部位有多么健康并无区别,除了使当事者加快死亡没有别的意义,所以是不折不扣的伪善。
   作为人权活动家,我希望当局的这些做法不是习近平的本意,大力呼唤官民合作,在中国共建和当代国际社会类等的人权保障体系,是我始终不渝的使命。
   综上所述,我这次被非法绑架以及非法幽禁23天既有武汉地区的特殊因素,也有亚信会议这个时政因素,更主要的是当局祭出“敢于亮剑”的法宝这个政策因素。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无法消除一个简单的事实。
   那就是,退休的综治办副调研员万长黑和保安张某和黄某以及队长刘某等人只是 “临时工”,在把我们送上八仙岛十来天后,万长黑还曾专门赶回青山区用维稳费给他们他们开工资,这些人没有任何执法资格,却胆敢将我们夫妻非法绑架和非法幽禁,这正是当前中国法制形势大倒退的典型表现。
   必须指出,武汉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最后赶来一事恰好证明,这一切践踏法律的犯罪行为确实是政府行为。
   也正因此,这次事件恰如我对万长黑所云:不能怨你,没有万长黑还有千长黑、百长黑、石长黑,你们不过是今日中国官僚资产阶级用八千亿维稳经费豢养的维稳大军中的的几十个而已,如果当局不给你们这些临时工发钱养家糊口,你们谁也不会无所事事成天成天围着我侵犯我人权。
   至于万长黑和武汉市公安局人员好言劝谕我回家之后慎重些,以免遭遇更加严重的后果,我当即告诉他们,本人毕生追求民主人权,这也是不可抗拒的世界潮流,在从事民主人权活动时,我并非不考虑政治气候,但是,对于那些政治倒退带来的政策变化造成的社会磨难,作为坐牢专业户,我却无计逃避。因为如同我妻赵素利和我一起被非法绑架后给武汉青山国保的信(见附件)所云,我始终“深居简出”,出狱三年多以来每天除了晨跑晚走和偶然会会客外,无非是坐在家中写文章上网而已,作为花甲匹夫的鄙人以此关怀社会并致力人权保障和和平转型也要入罪,那只能说是这个国家已经难以救药。
   既然事已至此,不要说什么“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不过是“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而已,问题只是,难道当局果真不知道民主人权潮流“青山不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吗?
   我告诉市局人员,这次被非法拘禁中恰逢诺曼底登陆七十周年,全世界都已经看到,作为几百年宿敌的法德两国已经言归于好,不仅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庆祝仪式上获得热烈欢迎,而且在诺曼底登陆中迎战盟军的德国老兵也作为和解的象征和盟军登陆老兵一起紧紧拥抱,这说明,战败的并不是德国而仅仅是纳粹,相反德国和盟国一样在盟国的胜利中获得了新生。为什么?原因只在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基点是“人权至上,人人平等”,因此,以美国为首的盟国获胜德国就能新生,如果是纳粹获胜,这种和解绝无可能。
   从中国来说,道理也没有什么不同,以当局排除人权的核心价值观,中国只能是一个建立在奴役制基础上的等级社会,相反, “人权至上,人人平等”绝不会导致什么亡国,也不会一般性的亡党,必然使所有个人、国家和政党大解放。只要中国的纳粹主义彻底灭亡,那么,今日中国被敌对思维自我孤立起来统治集团一定能和全民和解,否则,中国还会因为统治者“率兽食人人亦相食” 的残酷作为而自相残杀许多年。
   因此,无论政治风云如何变幻,我都将坚持鄙人1993年起草的当代中国第一个民运文献《和平宪章》所倡导的“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理念,率领玫瑰团队继续为此努力奋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