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天朝使臣下安南]
悠悠南山下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中國如何利用「九二」學校影響越南
·黎筍從1973年已擔憂“被中國進攻”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1974年黃沙事件:美國政府說了什麼?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朝使臣下安南

   
   作者:阮安民 ( Nguyễn An Dan )

   
   2014年6月18日
   


   
   
天朝使臣下安南

   
   
   
   來訪背景

   這兩天來人們議論紛紛並推測有關這位中共中央黨對外部部長、國務委員訪問越南之事。由此我也想發表對此訪問的一些意見。
   
   首先, 必須觀察越中關係的背景狀況: 在由鑽井平台事件導致雙方關係緊張後,幾乎沒有任何雙方高級領導人的會晤。 由此可說,此行的一位中國高級官員來越的目的是為了處理鑽井平台的問題更為正確些,而不是如中方所說的是 “ 正常的中越合作指導會議的會面 ”。
   
   必須指出, 在公眾輿論中甚少人留意2014年5月7日, 越南外交次長、專責中國事務的胡春山( Hồ Xuan Sơn )已被遣派往北京。 須記住胡春山先生在越中兩國邦交所擔任較為重要的角色; 2011年10月胡先生曾代表越南政府與阮富仲( Nguyễn Phú Trọng )先生共同訪華,也與阮富仲共同簽署了《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解決海上問題的基本指導原則 》( Những Nguyên Tắc Cơ Bản Chỉ Đạo Giải Quyết Vấn Đề Trên Biển Giữa CHXHCN Việt Nam – CHND Trung Hoa )。雖然,胡先生不久前的2014年5月7日訪華的結果和內容並不公佈, 但我們可以肯定一點的是, 胡之訪問是失敗的; 證據是,2014年5月8日後, 雙方緊張的關係更升級, 而最高點的是,代之從只是外交部發言人的口頭反對,越南曾將事件爆發,派船隻去阻止,同時點燃反抗中國的火焰,大開綠燈一日讓民眾示威,並由此導致在各國際論壇上雙方官員所發表的互相指責措辭升溫。
   
   此外,眾所周知,國際輿論都指責中國是製造緊張的罪首, 但一個越南的長期盟友柬埔寨在中國國防部長訪柬後卻又保持緘默。 然而,目前的情況又值得注意, 在越南軍隊總參謀長杜波棣( Đỗ Bá Tỵ )訪柬後, 最近幾日來,在鑽井平台事件上金邊又發聲指責中國了。 須記住,杜波棣也曾訪美。可否是在會晤了杜波棣後,柬埔寨看到美國將跳入東南亞支持越南 “ 脫中 ”,因此又開始與越南共唱一種曲調呢?
   
   杜波棣可否是越南親美派的特派員前往說服柬埔寨轉槍口瞄向中國呢 ? 還有一點必須看清楚,此次楊先生的訪問與以往的有何不同。 以前,當越中關係發生什麼問題時, 若中國官員來越,越南的傳媒皆口持默然。 但今次鑽井平台的問題在報刊和一個重要的VTC電視台上仍然升溫,直至今日(2014年6月18日),楊潔篪先生已現身在河內, “ 正統 ” 的傳媒在鑽井平台問題上仍不斷 “ 升溫 ” 議論。
   
   外表看來, 似乎中國至此已勝了,但為何雖然曾獲北京承諾派錢,小兄弟柬埔寨並不完全跟從中國, 而越方的傳媒仍然掀起反華的輿論浪潮呢 ? 與此同時,中國曾又指令禁止其屬下的各公司投資越南。 如此,為何楊潔篪在此時又要來越南呢 ? 他來是幹什麼呢?
   
   
   
   中國的陰險意圖

   
   
   長久以來越中關係的資訊缺乏透明, 我們唯有可以揣測楊潔篪造訪越南的一些使命如下:
   
   1、 公開說是為越中合作指導會議的工作, 在上述背景下, 肯定是有特別的事要做,是何種的任務則我們不須討論。
   
   2、來考察越南內部的情況。 若越南的親中派有可能敗於親美派,此行程後中國將有對策。
   
   3、對親中派公佈中國政府未來對越南提供的一些財政援助,使致收買越南執政者的中立人物的人心。越南的經濟還未能脫離深淵,若沒有外力灌注金錢也難以恢復。此時誰為越南灌錢將是對越南的對外政策擔當重要的角色。
   
   4、製造輿論疑雲,使人相信全體越南高級領導人皆為親中人物,越南的各種反應只是 “ 演戲供民眾看 ”。 使正興盛上升的 “ 脫中派 ” 並無一籌可展。
   
   5、以又誘惑又威懾的手段緩和對越關係,以 “ 日久即可變為事實 ” 的戰略, 使鑽井平台 “ 正常化 ” 和繼續進駐在黃沙、長沙群島和整個東海地區,顯示的中國威力。
   
   我認為,上述的三、四、五點亦可綜合為一,展示其長遠的意圖: 以 “ 紅蘿蔔和棒子 ” 的手段盡可能將越南牢固地控制在其手中。 中國陰險的意圖已顯露無遺,在楊潔篪訪越之前,它對世界公佈越南承認黃沙和長沙群島是中國領土的“ 五項資料 ” ( 指中國公佈范文同公函中承認中國享有南中國海的主權、越南民主共和國官員和傳媒各差異的輿論、越南教科書和地圖記載黃沙、長沙群島屬於中國等。譯者註 )的證據。這些 “ 資料 ” 正是越南領導人在 “ 唇亡齒寒 ”、“ 山連山,水連水 ”、“ 同志加兄弟 ” 時期,“ 無產階級國際主義 ” 時期的 “ 肋痛 ” 之處。 現今見多個小弟不展示親密的態度,還暗中接近美國, 大佬必然就會毫無憐憫,大打出手,痛擊傷處。
   
   天朝的陰毒之處也就是越南共產黨和國家領導人的 “ 黨大於國 ”,政治專制大於民族利益的愚蠢之處。天朝的陰毒之處也正是它將把鑽井平台牢固的安置好後又再揭開越南領導層的 “ 醜惡面目 ”, 使越南領導人在國內人民和國際的面前盡失信譽, 然後再向越南伸出 “ 友誼 ” 之手,必然,今次的狀況使越南肯定將不能有機會脫離中國,除非天朝也有一天像蘇聯一樣解體的話。
   
   
   
   越南領導層需要做什麼?

   
   
   民眾流傳說國家最高領導人在對華政策上未有共識, 說黨中央和政治局內的親中派反對走近美國, 阻止向國際法院控告中國, 因為恐怕亡黨,而實際上是他們恐怕失去權力和利益。 此時人民已看清楚是誰賣國或不賣國。街道上的民眾已經和正清楚表示 “ 國不可賣 ”。 人民希望黨和政府從中國對國際公佈的 “ 五項資料 ” 中領悟教訓, 那些痛苦的教訓皆是由黨製造和理應是黨需要學習,而不是人民。
   
   那些教訓使我們認識到哪一天還未能徹底脫中,那就是 “ 成都會晤 ” ( 指1990年9月初越中高級領導人在成都秘密會談,討論兩國關係正常化和柬埔寨問題等。由於從不公佈會談各細節,越南民眾懷疑越方出賣國家利益,投靠中共。譯者註 )、“ 無產階級國際主義 ” 和 “ 馬列毛主義萬歲 ” 的神話和陰毒的金剛箍仍然壓制在越南領導層和越南人民的頭上, 比封建時期所遭受的災難和恥辱更大更多。 那時候, “ 迷戀 ” 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日子還未可完全消失, 可是中國已不再相信任何主義的信仰,打從二十年前, 他們早已是相信 “ 黑貓白貓論 ” 的時代。
   
   為了免受那些恥辱, 諸多事情需要馬上做, 對楊潔篪訪問之行, 黨和國家領導人理應公佈與中方辦事的每一個內容,讓傳媒公佈每次會談的情況, 回答國內外記者的質問。 不要像以往那樣,不要五、十年後再來一次領悟慘痛的教訓。在目前艱辛的政治戰中理應依靠國內的民意和國外的輿論,依靠自己的人民。在這場搏鬥中,我們的力量比敵人強大,因為是他們侵略我們,他們違反國際法, 他們沒有正義,但是我們正處於弱勢,因為我們的內部領導人懦弱, 不夠堅強。
   
   只有公開各次談判的內容才可以匯聚國內外的力量, 才可以使中國的陰謀失效。 因為人民和世界將站在我們的一方。
   
   若仍然是暗中與對方談判,不公佈內容細節, 若仍然是 “ 暗中 ” 與中國妥協, 正如發生鑽井平台事件那樣, 新的大漢主義者的面目已顯示其侵略的意圖, 我們將敗於北人的手上, “ 成都會晤 ” 和 “ 馬列毛主義 ” 的金剛箍將繼續壓在我們領導人和人民的頭上。 最終,歷史將出現現代的陳益稷( Trần Ich Tắc, 1254年-1329年, 陳朝開國皇帝陳太宗 [1218年-1277年 ] 之子,被封為昭國王 [ Chiêu Quốc Vương ] 。 元蒙軍侵越,陳益稷帶領全家投奔中國 。譯者註 ) 、黎昭統 ( Lê Chiêu Thống, 1765年 – 1793年,後黎朝皇帝,向清廷投降、求救重立其皇朝。陳、黎兩人皆被後人視為叛國賊。譯者註 )。 我們靜觀國家領導人如何應付和博弈, 我們拭目以待,看其結局如何。
   
   
   
   嶺南遺民譯

   
   2014年6月20日
   

此文于2014年06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