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刘佳音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 能 者 的 叹 息
·对 神 现 时 作 工 的 认 识
·律 法 时 代 的 工 作
·救 赎 时 代 的 工 作 内 幕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 语 成 就 一 切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关 于 祷 告 的 实 行
·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关 乎 神 使 用 人 的 说 法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七条诫命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
·聖經究竟是一本什麼書?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如何對待聖經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回家的路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她,回家了……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 告別自卑,找回自信
·追求有意義的人生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조물주의 음성에 마3
·主耶穌走出聖殿在安息日作工有什麼寓意?
· 好成績等於好命運嗎?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潮流”带给人的是什么?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彩虹背后的忧伤
·神的作为不可估量
·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于世文、陈卫夫妇、常伯阳、石玉、侯帅、姬来松、董广平、方言、邵晟东,六四公祭现在已经增至9人被捕了,当我听到这些消息,心情真是沉重无比,因为我自己曾经就是一名“六•四”学生指挥。当我为那些被中共魔权、铁蹄肆意践踏的同胞唏嘘的同时,我庆幸自己的人生得以走向光明,从而能在25周年后的今天,揭开那被中共多年来妄图在世界人民面前掩盖的一幕幕真相……

    小的时候,当我听到古人的诗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和学校里如雷贯耳的“爱国主义”教育时,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便逐渐形成了一种思想,立志长大后成为一个忧国忧民的文学家、思想家,不但要改变自己的人生,还要改变国家的命运。1986年,我考入四川一所大学的哲学系,从此“唯物论”又为我的人生观包上了一层坚实的外壳。为了我的理想,我刚读大学时就创办了“小溪”文学社,主要刊登一些向往自由民主的文章,同时也揭露一点社会的黑暗,那时我们的油印刊物《小溪》已在周遭小有名气,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不久,公安局就来人把我们的油印机收走了,还追查我们,让我们每月给公安局交一份思想汇报,当时我实在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为了一张小小的报刊大动肝火!我很无奈,也很不解,不得已,便抱着油印机东躲西藏地转入“地下”工作。

    转眼到了1989年3月,在我们学生组织中间隐隐约约听到上海、杭州等一线城市开始有学生举行示威游行,好像是针对中国政府的路线方针问题,但很快就被镇压了。而真正引发全国性大规模学生运动的导火索是当时国家总书记胡耀邦的死,原因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想走民主法治的路线,但邓小平不同意,不久胡耀邦便暴病突然死亡。4月份,北京的大学生开始游行,要求中央政府公布胡耀邦的死因,并倡议国家走民主、法治的路线;还针对邓朴方等中央高层的子女(简称“太子党”)利用改革开放之机挥霍国家资金做生意的问题提出“反官倒”;后来又有学生开始揭露中央高层的腐败问题。4•26社论定性学生的和平请愿为动乱,引发4月27日全国全民游行。5月19日凌晨4点国家总书记赵紫阳及国务院办公厅主任温家宝从人民大会堂走出来接见学生代表,他的态度是倾向于学生走民主、法制这条路,赵紫阳说:“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然后就哭得说不出话来。但随后赵紫阳就被坚决独裁统治的中央高层打倒,被秘密撤职并终生软禁。5月20日,李鹏颠倒黑白发表讲话公开定性此次学生运动为“暴乱”,之后中央电视台开始发布学生闹事、打砸抢的假新闻,引导舆论导向;谁若站在学生一边就是打倒的对象,像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杜宪被停职;音乐人侯德健、歌手程琳被驱逐出境;赵紫阳的秘书被关押七年,被抓捕的学生都是以“莫须有”的抢劫,杀人,放火罪重处!有的终身肉体消失……

    当时我看到北京大学生的举动便热血沸腾,觉得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凭借我们年轻的力量改变这个民族命运的时刻到了。于是,我们七名学生自发成立学生自治会指挥四川的学生游行,以此来声援北京,当时我负责写宣传稿和集会演讲。与此同时,四川内的大学生也源源不断地往成都汇集。

    5月19日之前,成都人民南路每天聚集10万人左右,市民自发给静坐的学生送饭送水;有的生意人每天蹬着三轮车把煮好的成桶的饭菜定时送来;附近那些开餐馆的,只要见是学生,就免费招待我们;有的市民还主动接待外地来的学生到自己家里住宿。虽然是场学生运动,但却是民心所向,几十年来被共产党整治、打压、奴役的中国人在那一刻站起来了!整个5月在天府广场那一带就没有交警执勤了,但秩序井然,都是市民自治。当时在广场静坐示威的有市民、工人、学生,各种社会团体都有,每个团体都围坐在一起打出自己的标语。其中有一群人打出这样一条横幅:“我们是小偷,我们也爱国。”这时我回想起自从这次运动开始,天府广场周围几条街停放的长达几公里的自行车从没有丢失过,原来小偷都来声援了。

    由于游行的人太多,交通堵塞,车辆根本无法通行,许多聪明的外国记者为了防止便衣抢他们的录像机就穿上旱冰鞋快速地穿梭在人群中采集信息。一天下午我看见一位外国记者被一群便衣围住,便衣们强行夺走其录像带并给撕烂,那是我第一次目睹大红龙对外封锁消息的手段。尽管如此,每天仍能见到一些穿着旱冰鞋的外国记者勇敢地在人群中穿行。5月20日之后,有许多身份不明的人在游行队伍里开始起哄,随后出现了烧、杀、抢,学生和市民很快意识到是政府组织了人混进来有意捣乱,准备栽赃陷害学生运动。当时学生自治会想过很多办法试图制止,但都无济于事。随后,学生运动被新闻宣传为引发社会动荡的“暴乱”。

    6月3日晚上十点后,通往天府广场的各个要道被大批全副武装的武警封锁(实际是部队穿着武警的衣服),当晚在天府广场静坐的学生大约有数千人。6月4日零点,清剿行动正式开始,我看见很多装甲车向我们开来,它们直接冲向学生指挥部抓人,然后用威力巨大的毒气弹(此弹释放时声音很大,有冲击波,黄色烟雾,能让人瞬间丧失听力)、催泪瓦斯射向学生,我当时无法睁眼、无法呼吸,学生们就用瓶子、鸡蛋、石块还击,当兵的用铁棍殴打、用刺刀刺杀、用自动步枪扫射学生,被打死的,马上就有人来收尸、冲洗地面,恶魔们用高分贝的警报声假装劝离学生,实际是一种狡猾的掩盖法,那一夜,枪声、呼喊声、惨叫声不断!6月4日下午,成都各大医院住满了伤员。我侥幸逃脱后,决定到医院看看到底有多少同学受伤,但是,医院门口被重兵把守,任何人不得入内。后来我得知医院内部的人全部被要求写保证书,承诺什么也没看见,不然就会丢掉工作还要被关起来。这次的血洗天府广场被大红龙封锁得很严,连许多成都市民都不知道。

    从此,我们七个学生自治会的成员便失去了联系直至今日。当时我们不知道6月4日是全国统一行动,半年后已逃亡国外的北京学生运动组织者柴静托人辗转给我捎来当时天安门惨案的实景照片,我看到的是坦克碾压过后被压成了肉泥的学生和很多的学生尸体堆积在天安门广场的惨景,我才知道了事实真相。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成都天府广场的血腥镇压和天安门是一样的惨烈!

    6月7日后事件逐渐平息。但是,政府对我们学生的追捕、暗杀、清理却持续了几年。当学生在广场静坐时,中共早就派人在附近的高层建筑上将所有人的头像拍下来,之后警察把大量的学生照片发到社区,组织街道的人辨认是谁家的孩子,并威胁说若瞒报或隐藏就有坐监的危险。由于学潮期间我常宣传、演讲,已是被通缉的对象,当时有位正直的成都大哥将我保护起来隐藏了4个月,之后将我转送到北方,现在我才知道那都是出于神的保守看顾。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很多人失踪,家人、朋友至今都没有他们的音讯,无数的人被关押,有的被判无期徒刑,还有的流亡到海外,有家难归……中共要排除异己那真是要斩草除根啊!那一代大学生凡参与了学潮的,都通过学校过滤载入个人档案,毕业后都被分配到边远落后的地区,而且档案里都有“异议人士,终身不得重用”的字样,使其一生不得翻身。我认识的武汉工学院一个高才生被分到秦岭山区一个小邮政所,在前台卡邮戳、当插线员。那时我们七个学生指挥中,有一个逃亡到了国外,至今未与家人联系,而他的整个家族都因此受到了牵连:他的父母原是当地有名的医生,开诊所,后受牵连败落;他的舅舅原是政府的官员,受牵连后从政府出来了;他家中的座机几十年来一直处被监控状态;他父母每月都要去国安局接受询问;就连他女朋友的工作也被停了,女朋友的家庭也受到了制裁。真是“株连九族”啊!

    此外,我还要讲一下震惊中外的成都人民商场被烧之事的真相。6月4号下午,盐市口派出所的警察出动,因为市民知道他们出来是要去针对学生的,所以大家便自发地朝他们身边扔自行车,阻止他们的去路,警察只能狼狈不堪地从自行车堆里不断地往外爬,但一路上都有自行车阵“伺候”他们。后来有一警察举枪朝一女市民肚子开枪,肠子当场流了出来,此举激起了民愤。下午三点左右,愤怒的市民火烧了人民东路派出所,有人看见火势迅速蔓延,就打了119,但是消防队没有来,火在6个小时后烧到了人民商场!如果警察不枪杀市民的话,这火不会燃烧,如果及时灭火的话根本烧不到商场,但是中共宁愿把所有的力量用来追捕镇压学生维护其政权也不愿灭火!还以此为把柄栽赃学生。当时人民商场被烧后,人只要进去捡了东西,就被冠以参与“打、砸、抢”判刑,有一个市民因捡了一瓶雪碧,被判9年……还有当时电视上播放的北京的一座桥上倒挂着一具被烧焦了的士兵的尸体,当时也栽赃给了北京的学生。事实是这样的:当时中共派坦克部队去镇压学生,在半路上被北京市民拦住,劝他们不要伤害自己的同胞,说话间一士兵挺起机枪向一老太太扫射,老太太的死激起了北京市民的愤怒,市民们将此士兵抓下坦克打死后倒挂在桥上焚烧,但这事被删掉前因后果,又一次被中共利用,成为诬陷学生的猛料。那时我们才体会到,栽赃陷害早已成为中共打击异己的“特色”手段。

    六•四惨案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公开屠杀行动!但恶魔政党在杀完人后,却公然颠倒黑白、嫁祸诬陷,说学生搞的是打砸抢,幕后有外国的敌势力在支持,还用“中国不适合走资本主义路线,只适合走社会主义道路”之类的话来掩饰学潮事件的起因。那段时间各大媒体对六•四事件的反面宣传铺天盖地地袭来,假新闻一个接一个,它们不断地用谎言迷惑大众,用镇压恐吓人民,最终使原本支持学生的民众倒戈在它们一边。中共用这种手段封了所有人的口!时隔多年后一位出租车司机对我说:“1989年的学潮把所有中国人的‘胆’给挖了!把人们向往自由民主的梦击碎了!”

    我的付出不但没有改变这个国家,反而使自己的人生变得曲折多舛!此后,我丢下未完成的学业,过上了逃亡的生活。当时还没有归向神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神的拯救之手临到了我!神将我从充满无神论、唯物论的撒但堡垒里拖拽出来。但是,当时还不知道有神的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一腔热血,想为国家的发展献计献策,却被枪炮伺候,还成了通缉犯!一时间我心灰意冷便准备到佛学院出家,当我要走向另一个歧途时,神的手又一次改变了我的航向。就在我要走的前一天,一个不信神的诗人朋友却强烈建议我去信基督教……1990年1月,我接受了耶稣。后来我得知,那场学潮使许多逃亡国外的学生都归向了耶稣,包括远志明、苏晓康、张伯笠这些学潮的领袖人物都走上了传道士的道路。现在回想起来,我们这些典型的“唯物主义”者若不是被逼到绝路上,是不容易来到神面前的。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坏事变成了好事!此时我才看见人实在太渺小,根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一个人一生走哪条路、做什么事全在乎神的命定主宰!但当时的我对撒但深种到我心里的毒素却毫无觉察,仍身不由己地受着它的支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