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刘佳音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1)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2)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谬论(18)有人说:“圣经中所说的‘审判’”
·谬论(19)有人说:“你们说神作了除罪的工作”
·谬论(20)有人说:“你们传全能神是来作合一的工作的”
·谬论(21)有人说:“你们传神来了”
·谬论(22)有人说:“你们传道说神末世作工是来拣好的”
·谬论(23)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4)有人说:“圣经绝无人意掺杂”
·谬论(25)有人说:“我们不相信《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6)有人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说‘我’怎么作工”
·谬论(27)有人说:“医病赶鬼”
·谬论(28)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中说:
·谬论(29)有人说:“现在传邪教的太多”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借着读神的话,我感受到了神圣洁、尊贵、公义的性情,认识到这些话语都是神生命所是的流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第一次体尝到了圣灵作工给我带来的快乐,心里踏实无比,从此我越来越渴望得到这些真理。进入全能神教会后,我看到这是与社会截然不同的一片新天地,弟兄姊妹都纯朴善良、单纯活泼,虽然来自四面八方,有着不同的社会背景与身份,但大家都亲如手足,彼此相爱、互相扶持,幸福地团聚在一起,这让我真实感受到敬拜神的生活是那样的幸福。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作为人类中的一员,作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员,我们都有责任、有义务为完成神的托付而献上我们的身心,因为我们的全人都是从神而来,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们的身心不是为了神的托付,不是为了人类正义的事业,那我们的灵魂将愧对于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对于供应我们全部的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为造物的主活着,为神奉献花费全人,这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因此,当听说边远地区还有很多人未听到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时,我毅然告别了家乡的弟兄姊妹,坐上了远去的列车。

    接受神圣使命却惨遭恶警抓捕

    2002年,我来到贵州省一个偏远落后的山区传福音,在这里传福音每天几乎都要走很长的山路,而且还得常常顶风冒雨,但有神同在,我与弟兄姊妹并没有感觉苦和累。在圣灵作工的带领下,这里的福音工作很快就扩展开来,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越来越多,教会生活也充满生机。每当看到弟兄姊妹在这里读神的话、唱诗赞美、享受神的爱,脸上透露着幸福与满足,我心里就特别得安慰,感到自己受再多的苦也值得。虽然在这期间我也有过软弱、消极,但神的话一直激励着我:“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忧伤着急,怎忍看着亲手造的无辜的人类遭受这样的折磨呢?人类毕竟是经受过毒害的不幸者,虽然今天幸存下来,但谁知人类早已经历了恶者的毒害。难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个吗?你不愿因爱神而努力地将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来吗?以自己所有的力量来还报那爱人如爱自己骨肉的神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在神话语的引领下,我在这里度过了六年充实快乐的时光。直到2008年一次特殊的环境临到,从此中断了我幸福美好的生活……

    那是2008年3月15日中午11点左右,我和两个弟兄正在聚会,突然四个警察破门而入,迅速将我们摁倒在地,二话没说给我们戴上手铐,连推带拽押上了警车。在车上,他们一个个狰狞大笑,手里拿着电棍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不时地在我们头上、身上敲打,并恶狠狠地骂着:“你他妈的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非得信神,真是吃饱了撑的!”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抓捕,我心里很紧张,只有在心里不住地呼求神:神啊!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有你的许可,只求你加给我们信心,保守我们能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一句神的话浮现在我脑海:“无论怎样都要忠心于我,勇往直前,我就是你的坚固磐石,依靠我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是我的依靠,是我强有力的后盾,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只要我能持守对神的忠心站在神的一边,必能得胜撒但使它蒙羞。神话语的开启使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我暗立心志:宁可死也要持守真道为神站住见证!

    到了派出所后,警察粗暴地将我们三人拽下车,推搡到屋里,将我们三人浑身上下、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从两个弟兄的包里分别搜走了一些传福音资料和一部手机。见没有搜到钱,一个恶警拽过一个弟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弟兄被打倒在地。随后,我们被带到不同的房间分开审讯。审问了一下午,他们也未从我口中得到只言片语。晚上八点多,他们以“无名氏”的身份将我和另外两个弟兄送往当地看守所。

    深经恶魔疯狂摧残 神爱激励宁死不屈

    一进看守所,两名女管教就扒光我的所有衣服,将衣服上的金属物品全部剪掉,鞋带、裤带也统统抽掉,我只好提着裤子、光着脚,心惊胆战地走进号房。刚进号房,那些女犯们就像疯子一样将我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问我的情况。因为灯光昏暗,她们瞪大眼睛凑到我面前好奇地打量,有的还拽着我的胳膊这摸摸、那捏捏。我吓得木木地杵在原地,不敢吭声,想到以后要与这群人生活在这鬼屋中,我委屈得直想哭。这时,一个坐在炕上始终没说话的女犯突然大声说:“别吵了!她刚来什么也不懂,别吓着她了。”随后她还拿了一床被子让我盖。我感到一阵温暖,心里很清楚不是这个犯人对我好,而是神借着周围的人来帮助我、照顾我,神一直与我同在,我并不孤单。在这阴森恐怖的“人间地狱”里,因着有神爱的陪伴,我感到莫大的安慰。夜渐渐深了,女犯们都已睡下,但我却毫无一点睡意,想到自己上午还与弟兄姊妹在一起高高兴兴地尽本分,晚上却躺在了这个犹如坟墓般的鬼地方,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心酸难受。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忽然一阵寒风吹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抬头望去,我这才发现这间号房是露天的,除了睡觉的大通炕上方有房顶,其余地方的上方都是用粗钢筋焊成的铁网,冷风飕飕袭来,不时还能听到警察在房顶巡逻的脚步声,我只觉得毛骨悚然,恐惧、委屈、无助一起涌上心头,眼泪也不自觉地滚落下来。此时,一段神的话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你可知道周围的环境都有我许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给你的环境里来满足我心。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六篇说话》)是啊,神是我的后盾,我还怕什么!豁出去了,一切交在神手中。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里轻松了许多,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的开启光照,让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安排,在逼迫患难中寻求真理来满足你,得着你要加给我的真理。神啊!只是我身量太小,求你加给我信心与力量,保守我和两个弟兄,使我们无论经受怎样的折磨也绝不背叛你。祷告后,我擦干眼泪,揣摩着神的话,静静地等待天亮。

    第二天一早,“咣当”一声,号房的铁门被打开了,一个管教喊道:“无名氏出来!”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是叫我。到了审讯室,警察让我交代姓名、住址和教会的情况,我一言不发,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一连审了一个星期,最后一恶警指着我骂道:“他妈的!老子们陪你这么多天了,你一个字也不说,行,你等着,有你好看的!”说完,两个恶警摔门而去。一天傍晚,恶警又来传讯我,给我戴上手铐塞进了警车。坐在车里,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恐慌:他们要把我弄到哪里去呢?不会是把我拉到野地里糟踏我吧?会不会把我装进麻袋扔到江里喂鱼?我越想越害怕,这时神引导我想起生命经历诗歌《国度》中的几句歌词:“神是我后盾我还怕什么 与撒但争战到底 神高抬我们当撇下一切 在基督苦里有份 预备好我爱完全献给神 荣耀中与神降临……”顿时,一股无穷的力量在我心里油然而生,我抬头望着窗外,心里默默地哼唱着诗歌。一个恶警见我一直向外看,“噌”地一下把车窗帘拉了下来,凶恶地冲我吼道:“看什么看!把头低下!”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喝斥声惊得一哆嗦,随即低下了头。四个恶警在车里不停地吞云吐雾,车内乌烟瘴气,呛得我直咳嗽。这时,坐在前排的一个恶警扭过身来,用手捏着我的下巴,朝我脸上吐了一口烟,不怀好意地说:“小姑娘,你长得挺漂亮,告诉你,只要你全招出来,不用受苦就可以回家了。”说着又用手摸我的脸,冲我挤眉弄眼,还淫笑着说:“要不给你找个对象吧。”我把脸扭到一边,用戴着手铐的手挡开了他的手,他顿时恼羞成怒:“还挺厉害呀,等到了地方你就老实了!”车子继续向前行驶,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今天我豁出去了,无论这些恶魔用什么手段对待我,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在撒但面前为你作刚强响亮的见证!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停了,恶警一把将我从车上拽下来,我踉跄着站稳,向四周望去。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周围只有几座空房子,连一点灯光都没有,显得格外阴森恐怖。我被押进其中的一座房子,屋里放着一张办公桌和一张沙发,屋顶吊着一盏白炽灯,照得四周惨白惨白的,地上有绳索、铁链子,远处还有一个用厚铁块制成的椅子,场面阴深恐怖,我不由得心发慌、腿发软,便坐在沙发上平复心绪。这时进来几个人,其中一个大声训斥我:“你往哪儿坐呢?那是你坐的地方吗?起来!”边说边上前踢了我几脚,又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服将我拽起来,拖到铁椅子跟前。另一个恶警对我说:“告诉你,这可是个好东西,只要在上面坐上一段时间就会让你终身‘受益’的,这是专门为你们信全能神的人预备的,一般人还不让坐呢。只要你乖乖听话,如实回答问题,就不让你坐那儿。说吧,你来贵州干什么,是不是传福音?”我没说话,旁边一个彪悍的恶警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少他妈的装哑巴!再不说,让你坐上去尝尝它的滋味!”我依然保持沉默。

    这时,又进来一个打扮得妖里妖气的女人,她是这帮恶警找来当说客的。她假装温和地劝我说:“小妹,你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亲人朋友,你说了吧!说了以后我给你找工作,在我们这儿找个对象嫁了,姐姐保你找个好的,不行你就到我家当保姆,我每月给你钱,这样你就可以在这里安家落户了。”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答话,心想:魔鬼就是魔鬼,他们不承认神,只会为了钱财、利益不择手段地做坏事,现在又想用利益来收买我,让我背叛神,我岂能中他们的诡计成为可耻的犹大?她见一番“苦口婆心”没有丝毫收获,觉得我让她在恶警面前颜面扫地,立即撕掉伪装显出原形,她卸下自己背包上的带子狠狠地朝我身上抽了几下,最后气势汹汹地把包往沙发上一扔,摇了摇头很无奈地站到了一边。见状,一个胖恶警上前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将我朝墙上猛撞几下,咬牙切齿地吼道:“让你不识抬举,让你不识抬举!说不说?”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脑袋“嗡嗡”直响,感觉天旋地转,摔倒在地上。他又像拎小鸡似的把我拽起来撂在铁椅上,我缓了一会儿才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他手中还攥着我的一绺头发。我从头到脚都被固定在铁椅上,胸前卡着一块厚厚的铁板,手铐与铁椅连在一起,双脚上套着几十斤重的脚镣,也固定在铁椅上,整个人就像雕像一样动弹不得。冰冷沉重的铁链、铁锁、铁铐将我牢牢地卡在铁椅上,使我苦不堪言。看着我痛苦的样子,恶警们得意地嘲弄我:“你信的神不是全能的吗?咋不来救你呀?咋不把你从老虎凳上救走?你还是说了吧,你的神救不了你,只有我们才能救你,你说了我们就放你走,你放着好日子不过,信什么神!”面对恶警们的讽刺挖苦,我心里很平静,因为神的话说:“神在末世是用话语来成全人,并不是用神迹奇事来成全人,借着说话来显明人、审判人、刑罚人、成全人,让人在神的说话当中看见神的智慧、看见神的可爱、了解神的性情,借着神的说话看见神的作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今天神作的是实际的工作,并不超然,神要用话语来成全人,让话语成为人的信心,成为人的生命,用实际的环境来变化我的生命性情,这样实际的作工更能显明神的大能与智慧,更能彻底打败撒但,我愿顺服神许可临到我的一切环境。我的沉默激怒了这伙恶警,他们像疯了似的一拥而上,围住我一顿暴打,有的用拳头使劲砸我的头,有的狂踢我的腿,还有的用力撕扯我的衣服,摸我的脸。面对他们的流氓行径,我气急了,若不是被牢牢地固定在老虎凳上,我非和他们拼命不可!我怒火中烧,对中共执政党这个罪魁祸首恨之入骨,不禁在心里暗下决心:恶魔越逼迫我越要信神,而且要信到底!它越逼迫我越证明全能神是真神,越证明我走的是正道!在事实面前,我清楚地认识到这是一场正邪之战,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而我现在该做的就是誓死持守神的名、神的见证,用实际行动来羞辱撒但,让神得着荣耀。恶警连着几天的刑讯逼供都没有从我口中得到关于教会的任何信息。最后,他们无奈地说:“这家伙嘴真硬,审了这么多天,一个字也套不出来。”听着他们的议论,我知道是神的话支撑我闯过了一道道鬼门关,是神保守我站住了见证。我在心里默默地感谢赞美全能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