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姜维平文集
·贪官与大款
·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昂道律师事务所
·昆明立法保护媒体采访权是良好开端
·江泽民早走,中国或许还有希望?
·井岗山救不了共产党
·从林希翎客死它乡看许家屯梦想回国
·王家瑞不帮冯正虎是中国的悲哀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薄熙来其人(连载一)
·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寓意深刻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姜维平
   前天,一则有关王建民被拘捕的消息像重磅炸弹,震惊了海内外,这不仅是因为王建民原是香港《亚洲周刊》驻中国内地的资深特派员,曾参与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报道,而且他离职后新创办的港媒《新维月刊》和《脸谱》因常有第一手独家猛料,一直被指责为海外中共党媒,然而不论如何评价,都未必准确,可能没几个人像我这样了解和喜欢王建民,因为我与他的交往持续了十几年,经历了大事件的狂风暴雨,我们的友谊越来越深,弥足珍贵,我用一句话概括他,王建民是新闻界的君子,其人品和文品都堪称一流,那么,令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深圳警方要忽然拘捕王建民,这一切发生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么?
   我是昨天才从博讯网上得知上述新闻的,尽管我早就预料到当局要对其下手,但依然感到震惊,在此一周前,我打电话给王建民,问他在哪,他说在深圳的家中,我直言自己的判断和感觉,我说,现在中国是倒春寒,习近平已经向左转,可能会抓你,因为只有你在香港办杂志,却人在两地之间自由行走,许多人嫉妒地盯着你呢,你应当赶快返回香港,但他一点也不相信,他满不在乎地说:那两本刊物有人打理,我只是老板嘛,没事啊,维平,我进一步强调说,我的预言,你别不当回事,当官的与你翻脸,只需要三分钟,他听了笑起来。
   我想,现在被关进深圳第二看守所的王建民,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和牢头狱霸,以及如狼似虎的酷吏,回想我从尸堆里爬出来练就的一付火眼真睛和直觉奉劝,他一定肠子都悔青了。虽然,他是美籍和名流,又有众多的官场的上层朋友,估计不会挨打受累和遭到刑讯逼供,但热爱自由和性情率真的他,一定想起太太和三个小孩就要流泪,巨大的精神压力正在考验他的意志,也许他该明白了,在外面挥笔描述坐牢的文人,不论多么慷慨激昂,都远比在大墙里度日如年的囚徒要舒服百倍,而且,既便是事实求是,温情细雨地批评官员,也难免被抓捕坐牢的结局。


   海外媒体报道说,两名前《亚洲周刊》的编辑呙中校及王健民据报在深圳被捕,罪名是“涉嫌经营非法出版物”,或与两人在深圳印刷在港发行的时政月刊《新维月刊》及《脸谱》有关。有评论指出,当局的做法意在打压香港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但根据我得到的可靠消息,王建民办的两本刊物从未在内地印刷,只是他常年定居在深圳,持美国护照,有时在香港,美国洛杉矶之间来往,比较自由,而近期他和太太曾把一些刊物由香港带入中国大陆,并赠送一些朋友,我猜测可能也有人定阅,但这都不是主要的冒犯官方的原因,他的被捕可能与其不自觉地卷入中共上层政治内斗有关。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拘捕他的不是国安局,也不是国保,而是深圳公安局经侦处,而且,深圳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还主动发消息,它周五晚10点半发布新闻称:5月30日,根据群众举报,深圳市公安局查获一宗涉嫌经营非法出版物案件,抓获涉嫌经营非法出版物的王某某、呙某某等几名犯罪嫌疑人(均为香港人)。目前,警方已依法对王某某、呙某某等人采取强制措施。该微博并未写明“王某某”及“呙某某”究竟是何许人也,并注明“群众举报”,这与官方拘留美籍的薛蛮子大为不同,这可能显示,抓捕他是深圳地方所为,而且进一步判刑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使用“某某”,是预留了放人的空间。而把抓捕原因归到“群众”身上,是为了忽悠上级,也尽显底气不足。
   那么,王建民得罪了何人?或者说下令抓捕他的官员是谁呢?我想一定与江泽民的党羽,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有关,翻开王荣的简历可以看出,他的仕途一直缠绵在江苏南京,苏州,这些地方都是江泽民和周永康的老巢,当江泽民的权势走弱的时候,或者国内外形势比较宽松和平静之时,中共的领导人会留一点空间给王建民这样的记者,以显示大度和宽容,所以,他的比较专业化的政论时事杂志,就有一定的生存余地,加上近年内地求读的人很多,经济上有些收入,也鼓舞了文人,王建民创办的刊物就风生水起,但情况一旦猝变,他就深陷极度危险之中,别说王荣这么大的官,那怕一个村长,镇长,下令派出所长抓捕一两个人都易如反掌。
   我看到海外媒体有报道说,王建民曾是江派在海外的代言人,此言彻底地错了,这说明他们不了解他,实际上,王建民是职业道德良好的独立媒体人士,他什么派也不是,他是“书生派”,只想办一个與论信息平台,一方面给文友提供写作的阵地,传播民主法制理念;一方面卖点书刊,赚点小钱,养家糊口,如此而已,而且,在稿酬方面,他从来不亏待文友,既坚守承诺,又一丝不苟,2007年笔者获释后曾去深圳拜访他,多年不见,他依然如故,不仅资助我一些生活费,代我支付了住宿费,而且还一分不差地结清了以前的稿酬,其中有一张照片,是妻子向他求助时提供的,虽然只有几十元,但他记的一清二楚,分毫不差。
   就是这样一个重感情,讲义气的文友,只因其创办的杂志曾刊登一些上层官场的内幕,而深陷高层权斗的旋涡,不知不觉地得罪了一些人,而他们一直在紧盯王建民,早把他的一举一动记录在案,只待“六四”前的形势变得严峻,中央政治局里的保守派占了上风,江泽民再次露面示强,抓捕他的时机已经成熟,立即,王荣这样的打手猛然跳出来,下死手把王建民与他的雇员一并关进看守所,仿佛对人们说,别看你第一时间披露了谷开来杀人案,也报道了有关薄熙来,周永康的罪行,在與论上帮了习近平,李克强,但此一时,彼一时也,文人往往是被利用的工具,用完了,没用了,就丢弃,只有无尽的权力才是官员最珍惜和崇拜的宝贝。
   无疑地,和每一个公民一样,王建民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权利,他没有犯法,他在香港办刊物是天经地义的事,是积功德的事,他把刊物带到内地,也是满足了中国人的求知欲,何罪之有啊?所谓“非法经营”,是欲加之罪,不论编造的多么巧妙,多么蛊惑人心,我都不相信,都是对他的诬陷,其目的是替江泽民,薄熙来,周永康等党内保守派报仇,是进一步打压香港言论自由空间的恶行,是中国政局向左转,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和司法独立的标志。其结果是整个社会的正常出气筒封闭,人民越来越倾向于暴力,这一迹象已显示出来。
   笔者深感痛心的是,2001年,王建民是第一个报道我的“文字狱”的记者,他曾冒着生命危险亲赴大连采访我的太太,并在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从未间断地为我呼吁和呐喊,那时,我希望自己的冤案是中国最后一起文字狱,但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不但国家没有多大进步,而且抓捕的文人比比皆是,我反过来,还要写文章,因同样的理由,为王建民鸣不平,这真是一个不能令人容忍的悲剧,由于笔者未完成的《薄熙来传》的部分内容是在王建民办的杂志上首发的,此前从未向任何媒体投稿,那时薄熙来还在事业顶峰,故发表后产生较大影响,而且,我还给他写了包括《王立军的自白》,《薄熙来政变记》等在内的大量文章,故我有证据相信,深圳警方针对他的政治迫害,也是对我的恐吓和警告,这一切都是我所不能接受的,我希望王建民早些获释,我坚信王荣等人不会有好下场。一切压制言论自由的人必将埋葬在社会动乱的怒火里。
   2014年6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6月3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網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