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石三生
·言论不自由也是腐败
·诺贝尔和平奖需要顾晓军
·郭文贵纳降表与黑老大获赔偿
·郭文贵飞扬跋扈 刘彦平委曲求全
·郭文贵引而不发 刘彦平此地无银
·《巡视利剑》难学 支持中纪委不易
·持续验证中共反腐败“零容忍”的真伪
·顾晓军与马克思
·联合国也腐败,特朗普应支持顾晓军
·川普联合国首秀,令人肃然起敬
·郭文贵信口雌黄 共青团斯文扫地
·看不懂的腐败之郭文贵与曲龙案
·给反腐败泼点冷水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之二
·中共是否需要讲诚信?
·中共带头违宪 百姓有苦难言
·黄河、反腐败及其他
·鲁炜有点委屈
·鲁炜不倒,虐童案难发酵
·鲁炜倒了,周小平与杨恒均开撕
·为共产党人杨恒均辩护
·报告川普:周小平造谣说美国也“虐童”
·周小平或是“虐童”事件谣言的始作俑者
·“虐童”事件谣言中,两高认怂
·中共治国,政府作孽易百姓伸冤难
·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新时代杂谈之反腐败的潜规则
·新时代杂谈之六月的质疑与反炒
·新时代杂谈之言论越来越不自由
·端午时节话屈原
·新时代之新、旧社会乱弹琴
·顾晓军与老领导及航母
·崔永元与郭文贵
·崔永元爆料---折射出中共视法律为草芥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之二
·崔永元爆料与镇江老兵维权
·胡锡进与镇江老兵维权
·崔永元、镇江老兵、祖国及其他
·崔永元与范冰冰
·崔永元与方舟子
·崔永元与罗大佑及柴静
·崔永元与马元
·时代的先驱---顾晓军先生与他的反对派理论
·海航抱佛脚暴露的是党思想之匮乏
·脑控与泼墨门
·王丹与高智晟及人权
·王丹与高智晟已成中国进步的绊脚石
·默克尔与刘霞
·刘刚大师再梦呓 刘霞难成昂山素季
·默克尔与王全璋及脑残的维权
·刘刚与董瑶琼
·崔永元与董瑶琼
·“老人帮”与崔说立波秀
·“老人帮”与“老领导”
·崔永元与韩寒
·马克思老矣 特朗普生猛
·凤姐与周立波及董瑶琼
·许志永又在给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喂药
·中纪委太入戏:天网恢恢,又疏又漏
·新时代假摔演过头 董瑶琼难充政治犯
·毛遂自荐魏京生斗士奖
·疫苗案又起,刘强东要发水倒灌龙王庙?
·魏京生的维权与刘刚的棋艺
·疫苗制假,是党的过,也是刘强东的过
·“公正第一”或能解中共当前的困局
·顾晓军与王沪宁
·顾晓军与刘刚
·顾晓军与习近平及特朗普
·董瑶琼与岳昕及北大与佳士
·“大脑革命”与新时代的愚民戏
·顾晓军为百姓代言 许章润替权贵担忧
·顾晓军与中共讲理 孙文广陪中共演戏
·顾晓军的“自洽”与习近平的“自信”
·没有终结的中国网络第一间谍战--顾晓军与杨恒均之争
·为腐败们曾经的开明叹息
·向中共推荐顾晓军先生和他的“大脑革命”
·再谈顾晓军的趋势论与杨恒均的国师梦
·范冰冰被抓与崔永元无关与马元有关
·向中南海御用智囊团推荐顾晓军
·诺贝尔奖需要顾晓军
·顾晓军与胡鞍钢及贸易战
·顾晓军与王沪宁及贸易战
·三谈顾晓军的趋势论与杨恒均的国师梦
·中共需要顾晓军
·为央视、为“朱军性侵”助助威
·美国总统特朗普是顾晓军的知音?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贸易战
·孙立平张冠李戴 班农故意扭曲
·致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的一封信
·天灾人祸与中美贸易战
·岳昕与周小平及龙应台
·中美贸易战继续 “一国两政”或成真
·向中共推荐顾晓军指导贸易战
·请教陆东先生:中共的劣根是否与“汉族性格”有关?
·王沪宁的门生博士邱家军真的会叛党吗?
·特朗普总统的叹息
·特朗普会退出联合国吗?
·刘强东与朱军及性侵与贸易战
·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第二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五十一
   
   许又是巧合:潍坊市副市长陈白峰上吊之后,在石三生我的百度“相关人物”里挂了月余的原潍坊市市长、市委书记,现在的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许立全也不见了踪影。
   
   虽然知道许立全副主席可能是顾及与陈白峰多年共事的交情、不得不回潍坊奔丧,所以就没空再为我“站台”。但一想到自己的“相关人物”从部长降格到省官儿,到如今只剩下一些虽不似许立全一般直接作恶,却也从未替石三生说过一句人话的几把公知。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失落的。真是搞不懂那个涉黑的李承鹏、涉特的杨恒均们赖在我的“相关人物”里到底图个啥?


   
   陈白峰自杀了。若按照小岗村的区区一村支书喝死了都要上报时任总书记的胡锦涛批示的惯例,陈白峰副市长的盖棺论定,想必更要等到中南海批准的吧?正是盛夏的炎热季节,中央不担心陈白峰生时会腐败,也要防止他死后的尸体会腐烂吧?更何况,百度安丘吧、昌邑吧、诸城吧里还有那么多的可畏人言。
   
   为什么陈白峰死了,大家就可以无所顾忌,百度也放松管理呢?对活着的高官,老百姓也敢放胆非议吗?
   
   就在陈白峰的死是福是祸的两可之际,我看到中纪委咬文嚼字、借戴春宁案搞出了个什么“党纪严于国法”的奇葩理论。既然“党纪严于国法”,是否也意味着党纪中没有界定的违法犯罪行为,触犯国法时也就无从得到惩处了呢?
   
   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以许立全为首的潍坊市政府伪造土地估价报告、伪造地籍档案等触犯了国法的行径,在中央巡视组已经得知事情之后,还继续逍遥法外呢?许立全及其属衙已经被山东高院终审认定了违法的行为,依据“党纪严于国法”说,难道不应该受到党纪的惩罚吗?
   
   主管重大项目的陈副市长的死,让我想起了潍坊当局当年大肆举债进行白浪河工程时,形容自己是在“泥泞中匍匐前进”。只是我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了帮助不法分子巧取豪夺都不惜贪赃枉法的潍坊市政府及其属衙,他们会在投资据说上百亿的庞大市政工程中两袖清风、出“泥泞”而不染吗?
   
   估计啊,这话说出来连陈白峰活着的时候都不会相信。死了,做鬼还会信吗?
   
   反正,我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石三生 2014年6月9日星期一 07:03 梦之国 】
(2014/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