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贵州公民论坛
·美国之音:香港版零八宪章在贵州出现
·非法强行征收社会抚养费,政府人员行凶伤人!
·贵州毕节党委书记贪赃枉法导致三人死亡
·TF:莫建刚——六·四的精神——贵阳六·四二十周年活动纪实
·贵阳援朝老兵组成上访团到省委门前抗议游行
·贵阳援朝老兵聚会黔灵山公园要公平、要正义!
·雍志明:“六.四”被监控的感想
·贵州黄果树真相:和平示威,警察男女老幼一起打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强烈抗议西安警方非法软禁马晓明先生!
·TF:刘俊春——法律、法规被强权所毁 人民法院招牌骗鬼
·TF:路言飞——贵州毕节地区野蛮征地强拆之风何时了?
·贵州人权捍卫者行政起诉公安违法法院拒收诉状 (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为“公盟”捐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成员张明珍逝世 (图)
·廖双元:痛悼张明珍大姐
·祝贺民主人士张林先生出狱并重新获得自由
·紫电:茅屋为警察所破歌
·贵州异议人士为张明珍女士举行追悼会
·贵阳市军队离退休干部休养所遭遇强拆
·袁红冰:贵州之美赋——《文殇》再版后记
·快讯:今日凌晨贵州毕节访民刘俊春被公安强行带走(图)
·TF:陶玉平——文化与信仰的感悟
·陈西: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贵州访民刘俊春在国庆将临之际被公安刑事拘留
·贵州毕节访民紧急上访
·贵州民主人士:中共60年执政 遍地是灾
·贵州诗人:中共60年 突显它的末日到来
·特别致贺洪哲胜先生70寿辰!
·TF:杨康——简评中共的独裁政府对人民的欺骗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
·TF: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
·贵州瓮安“6、28”骚乱案已经开庭
·张思之等九位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北京十老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胡锦涛的信
·贵州遵义老干部集体上书胡锦涛 举报贵州省人大副主任傅传耀
·希望之声:贵州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在贵阳启动
·快讯:贵州已启动第五届人权研讨会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一号)
·贵州民主人士赞《九评》促三退
·贵州人权研讨会义工廖双元吴玉琴被国保带走(图)
·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均未被释放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被国保非法拘押20多个小时后放回
·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收缴旗帜的荒唐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旗帜虽被夺走,斗志依然不衰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夏房开公司经理王毅
·恶劣的暴力强拆事件在贵阳再次发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再次遭到当局打压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陈西被警方带走一天未归
·贵阳当局封闭人权研讨会
·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被警方强行驱散
·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黔旃珗@聚會被警方强行冲散
·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组诗)
·“世界人权日”前夕人权活跃人士遭当局非法羁押骚扰
·申有连:世界人权日已成为中国践踏人权日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贵州人权捍卫者就刘晓波“被审判”的声明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刘晓波受到审判的声明
·“非正常上访或被劳教”是架在访民头上的一把刀
·罪恶的偷袭强拆
·被践踏的生存权利
2010贵州民权活动
·全林志: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莫建剛:為了中國人的權利與尊嚴
·鹊巢鸠占——贵阳市市西路办事处再次违法
·贵州毕节刘俊春因上访被关押 (图)
·贵州关岭县“1·12”事件十问
·李志友:贵州警察杀人:不是谁的嘴大!就谁说了算的?/
·贵州警官张磊与上海民警马天民
·高智晟被迷路 贵州异见者谴责中共黑社会
·新世纪最牛行为科学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要求严惩无视生命的暴徒
·贵阳市红边门“11、27”暴力强拆事件后续情况报道 (图)
·贵州毕节黑恶官僚欺压百姓野蛮强拆作恶多端 (图)
·贵州毕节陈明云一家房屋遭黑恶官僚强拆生活陷入绝境
·在贵州两会间为儿伸冤的成阳娥老人
·贵州毕节刘世达一家血泪的控诉
·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速写
·贵州人权研讨会举行新春茶话会
·贵州民运人士向李洪志先生拜年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公安强行抓走关押(图)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关注系狱的人权捍卫者及亲属.为他(她)们献爱心
·分析人士呼吁关注中国妇女经济地位
·紫电;抗议贵阳花溪区派出所警察侵权骚扰行为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因上访被行政拘留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判劳教两年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民主人士出境 公安作梗拒发证件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贵州访民刘世达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贵州毕节刘俊春案明日开庭
·十年冤案无处伸?厂领导合谋迫害老工人!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1/2014
   
   
   贵州人权研讨会从陈西先生被现政权施行政治迫害,无耻重判10年牢狱之灾后,当局对其它人权研讨会的人员的迫害更是到了残酷的地步。长期24小时的监控和跟踪,手机电话被控制到相互不能联系,外媒记者根本无法与我们联系。而当我们想方设法的通知相聚时,国保及大批警察总能如期而至进行干扰和破坏,致使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的相聚都变成了极其困难的事。打压是如此残暴,我们所面临的处境是如此的艰难,但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所倡导及关注人权的理念将永不会变。尽管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因此而受到了打压和伤害,但我们将会至死不改初衷。一如既往地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为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而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我们坚信,“六四”一定会平反,一定会正本清源,一定会让遭受“六四”血腥大屠杀所冤死的学生及死难者的灵魂得到慰藉和安息!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贵州人权研讨会从陈西先生被现政权施行政治迫害,无耻重判10年牢狱之灾后,当局对其它人权研讨会的人员的迫害更是到了残酷的地步。长期24小时的监控和跟踪,手机电话被控制到相互不能联系,外媒记者根本无法与我们联系。而当我们想方设法的通知相聚时,国保及大批警察总能如期而至进行干扰和破坏,致使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的相聚都变成了极其困难的事。
   
   今年的3月1日——3月13日,我与丈夫廖双元就曾被强制旅游13天。4月19日我们夫妇与朋友一行5人(2男3女)考虑到我们大家都是近60岁及60多岁的人,就一起相邀到海南三亚去旅游,好朋友一起玩,大家是很开心的。就是这样一次纯粹性的游山玩水,却遭到了贵阳市国保和警察用暴力强行将我们夫妇带回后软禁长达近50天。回到家后,家里是已被国保进入,电脑被开着,插U盘的地方是打开的,柜子里的衣服被翻得是凌乱不堪,那架势就公然的让我们知晓是国保进家来翻乱的。
   
   4月24日凌晨4点左右,一阵强烈的吵闹及破门声,将我们从熟睡中惊醒,那时我们已经来到海南五指山,住宿在一家名为“荣福旅馆”里。双元他们2个男人住一间,我们3个女人住一间,我的一个朋友的床靠门近,当她打开门准备看一下是怎么一回事时,一男子如暴徒般将她的手恨恨扭住(致使她的左手青了很长时间)后说,不准出门,不准打电话,然后这些人堵住门口,他们全部穿的是便衣。随后进来一女一男两个人,他们要求我收拾东西同他们一起走,我要他们出示证件,并问是什么理由要将我带走?他们说我们辖区派出所的倪警官已经将老廖带走,如我不配合,他们将采取强制手段。看着这么多人虎视眈眈的对着我们,无奈之下我与他们一同来到了五指山的河北派出所。他们是分头行动,带走我的朋友们的是3个人,而将我与双元带回贵阳的是8个人。带头的国保我们问他姓什名谁,他直言说他姓鬼,让我们称呼他阿鬼。当天返回三亚后乘坐晚上9点过钟的飞机返回贵阳,深夜12点,这些人将我们带到一直以来长期软禁我们的地方,林城小碧度假村。
   
   到了之后,我一再的要求他们给我们换一个地方,因为我的母亲才仙逝1年多,我带着她被软禁在这里无数次,她两次病危都是从这里直接送到医院救治的,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承载着我与母亲的太多回忆,我实在是无法在这里住下来。谁知就是我的要求惹恼了阿鬼,他命令他带着的这些“小虎队”的小伙子3个人将我的手反扭背后,我怕他们伤及我动乳腺癌手术后的刀口,连挣扎我都怕。他们一些人按住老廖,一些人将我们夫妇的旅行包强抢去扯得稀烂,并抢走了相机和一个手机后疯狂开车离去。此时在度假村守我们的已换成了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他们了解到我们真实想法后请示上级相关部门将我们带到另一个也是离贵阳20多公里的一个宾馆里软禁。
   
   5月24日这正好是我们被软禁控制后一个月的日子,晚上9点左右,这个阿鬼突然带着一群人冲进了我们的房间,一进门就骂骂冽冽的说:“收拾东西,收拾东西,我带你们到一个更好的地方去,怎么能让你们住这样的地方,换一个,那里更好!”我说:“今天的房费已付,能不能明天再换?我们也不在孚什么好不好。”阿鬼说:“不行,不行,马上走!”一群人如狼似虎、凶神恶煞、软硬兼施的将我们带到了离贵阳市更远的水田镇,一个山林环抱的一户农民家里。
   
   到了之后我就对阿鬼说:“其实你就直说要把我们换一个地方就行了,用不着说这里是如何的好,这明显的就是你要利用权力整我们夫妇。其实你们这样做是明显的违法犯罪!我们夫妇只是在关注和追求人权,而我们的人权也明显的让你们践踏殆尽!你们就干脆将我们夫妇直接送去拘留好了。”阿鬼恼羞成怒地说:“我就是报复了,你要搞哪样?”随后他就出手来打我,他一出手,那些“小虎队”的人就一同出手打我,一些人就将老廖按住,他们将我手上的佛珠打落在地,我捡起后就骂阿鬼没有道德和人性,我一个近60岁的女人,你们却这么多人向我出手,难道你还怕你一人打不过我吗?难道你就不怕遭天遣和报应吗?谁知这个阿鬼公然的说:“我就是没人性、没道德,我就是要打你、要管你,你敢搞哪样?”听他如此说,我对他说:“既然你已经自认没有人性和道德,看来我们是无话可说了。”就是如此一个见人就咆哮、狂妄到别人不知还以为他的官衔和来头可能比习近平的官衔还要大的人,却心虚到连姓什么都不敢向人告知。为了对他的残暴行为的抗议,也为了纪念“六四”25周年,我绝食了。当天晚上这里是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的下了一夜,而我也诅咒了这群鬼们一夜。我想我们夫妇真的是撞鬼了,才会在两个月的同一天时间里遭受这些鬼的打和咆哮!在我绝食期间,我是几天几夜没有丝毫的睡意和饿意。
   
   本来老廖也要与我一同绝食的,但我考虑到老廖在去年的11月份大病了一场,半边头部带状式疱疹。此病是神经性的痛,痛得是无法形容,至今他都还在痛。为了他的身体,我不让他参与我绝食。这个阿鬼对于我绝食的反映是“爱吃不吃,不吃就算!”他带人在那里亲自守了两夜,我们上卫生间他们都要守着。直到6月10日我们解除前,他们都一直保持6个人守着我们。在我绝食到第3天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明显的感到了不适,派出所的人也劝我吃饭,说让我爱惜身体,我听后简直就是啼笑皆非。当我绝食到75个小时的时候,我的下腹部是剧痛无比,派出所的人将我送到乌当区医院救治,医院内科推说到外科检查,外科推送妇科检查,检查后又说要回到外科。我经不起如此的折腾,离开医院回到了水田农家。我知道绝食对我的身体伤害很大,但面对强权和邪恶,我必须抗议!哪怕是如此方式。在我绝食78小时(5月24日傍晚7时至28日凌晨1时)后,我开始进食一小点稀饭。
   
   其实最真实的原因应该就是当局惧怕今年“六四”25周年,全国各地的民主异议人士皆响应,“天下围城、重返天安门”的号召而想方设法的到北京去纪念“六四”25周年。这才使得当局恐慌到4月份就将我们控制,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无一幸免,只是时间长短因人而异,有被旅游的、被软禁的,被堵在家里的。贵州的糜祟标老先生因为前年的“5、28” 在贵州举行纪念“六四”的活动,由于反响大,令一些权势者的利益受损,至今夫妇俩被软禁到现在一直下落不明。
   
   6月15日清晨,不知国保是如何得到消息说,“德国之声”的记者要来采访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人,一清早,5个人就将我们家守住,后来才得知所有人权研讨会的成员都被警方控制。
   
   打压是如此残暴,我们所面临的处境是如此的艰难,但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所倡导及关注人权的理念将永不会变。尽管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因此而受到了打压和伤害,但我们将会至死不改初衷。一如既往地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为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而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我们坚信,“六四”一定会平反,一定会正本清源,一定会让遭受“六四”血腥大屠杀所冤死的学生及死难者的灵魂得到慰藉和安息!
   
   
   
   2014年6月15日于贵阳
   
   
(2014/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