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之友
法缘
[主页]->[法轮功之友]->[法缘]->[勇猛精進 助师正法]
法缘
·慧心小册子(4)
·慧心小册子拾遗
·慧心小册子拾遗(2)
·慧心和莲、净的对话
🌼同修文集(2013年)🌿
·怎么办呢?
·一个有关猴子的故事—揭露邪鄂先知的下流伎俩
·平台外的迷局——邪鳄先知的魔爪正在伸向网络上的同学
·揭穿邪恶先知画皮 --------先知网络洗脑班经历
·悟因正悟识正邪篇———识破邪恶转化手段
·驳邪悟的先知 ——“三界内的理是反理”
·《先知,明慧和空空》----亲历者的心酸倾诉
·揭开邪恶先知的伪善面纱
·平台外的迷局(二)
·永远记住——我们信的是师是法
·宇宙见证(给明慧网的澄清信)
·谈谈圆满的弟子为什么不参入正法及空空无空的超常圣举
🌻除魔与救度(2013-2014年)💐
·邪恶洗脑第一步:否定大法必先否定空空
·艰难的拯救
·梦醒同学回复共同提高同学的留言
·九剑除魔篇
·抽丝剥茧·拨乱反正·去伪存真
·揭露“正法中看一切”博客的阴谋和罪恶
·就邪悟文章《警示修炼人--曝光我进入……》众同修与作者的交流
·致慧明:法能破一切迷障
·救助同修可以动钱吗?
·不抱任何成见阅读三十六集----也谈救助不是集资
·《大法弟子“空空”所做神圣救助与中国大陆集资现象的根本区别》 — 之诛邪
·大法弟子“空空”所做神圣救助与中国大陆集资现象的根本区别
·大法弟子“空空”所做神圣救助与中国大陆集资现象的根本区别,兼论救助的伟
·神圣的救助岂能污蔑为集资
·谈对烂鬼“灵溪”的一些看法
·驳特务烂鬼"灵溪"的所谓系列点评
💛同修交流集(2013-2014年上半年)💙
·怎样同化宇宙特性,真正走正中间大道(同修交流)
·怎样同化宇宙特性,真正走正中间大道(同修交流)【二】
·祛除人心,解体观念,法性无漏
·宇宙与鸡蛋
·洞穿三界记忆的佛光
·大幕渐收,乱中取正
·分水岭.真相与选择
·再破大须弥障
·寰殇,补天
·真正的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我来告诉您
·**地区大法II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部分内容摘要
·证得无漏法通天
·法正人间前夕的理念分化与众生相
·法正人间前夕的理念分化与众生相(二)
🌺同修文集(2014年)🌼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二:讲述身边一位顶天立地的大法徒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三:反思先蜘事件背后的邪恶洗脑…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四:评“说手机 论‘层次’”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六:根除顽固观念,珍惜万古机缘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七:践行大法真善忍,全面解体修…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八:论感恩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十:简析弟子中的党文化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十一:浅悟“理白言白”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十二:修去冷漠心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十三:清除党文化,同化真善忍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十四:由中共邪教发布邪教名单谈起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十五:谈清除党文化,更好的助师正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十七:与《说手机 论“层次”》…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十八:破除党文化思维,助师正法…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二十:从“说手机 论层次”一文…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二十一:媒体选稿要严防党文化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二十三:在整体中比学比修,解体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二十四:改变观念才能更好的助师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二十五:解体自身的邪党文化因素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二十六:从婚姻生活角度,浅谈…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二十七:浅谈党文化对修炼群体…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二十八: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法…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二十九:清除修炼中党文化思维…
·庆祝法缘访问量一百万解体党文化系列文章之三十:再悟神传文化 根除党文化
💜同修交流集(2014年下半年)💚
·真相大显前夕的最后大考——解体修炼群体内部的党文化因素(一)
·真相大显前夕的最后大考——解体修炼群体内部的党文化因素(二)
·真相大显前夕的最后大考——解体修炼群体内部的党文化因素(三)
·天网擎开魑魅收(一)
·天网擎开魑魅收(二)
·天网擎开魑魅收(三)
·天网擎开魑魅收(四)
·正与邪,大道与歧路,劫数与正念
💚高度渐悟同修的交流🍁
·弗羁、忘羁与法缘同修的交流(2014年)
💐偏离大法修炼理念文章证伪(2015年-2017年)💛
·从“说说真虔诚”这篇文章谈起
·关于《给编辑部的反馈和建议》与明慧编辑部同修探讨
·读《给编辑部的反馈和建议》一文后有感
·对“给编辑部的反馈和建议”一文的几点看法
·《给编辑部的反馈和建议》一文不符合真、善、忍
·睁开慧眼看修炼
·对《学好法 清除另外空间的魔幻干扰》一文的几点看法
🌿明慧、正见精选文章🌼
·定中经历:那些背叛大法的生命现状
·滨城孩子们的苦难
·圆满的分数线
·安逸和党文化--这两种毒酒真可怕
·大战在即,另外空间所见
·仰望师恩
·勇猛精進 助师正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勇猛精進 助师正法

明慧法会| 勇猛精進 助师正法(1)
   
   文/中国广东净莲口述,同修整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我从小天目就开着,能看见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小时候我放学后喜欢到家附近一所道观去玩,老道长白胡子长长,拿个拂尘,一挥,变出很多东西来。老道长很喜欢我,问我:“你(家)住在蓬莱路,知道蓬莱是什么地方吗?”我要拜他为师,他说他太老了,这个道观以后会没了,还说我师父的生日是四月初八,以后任何人要收我当徒弟都不要跟。后来我家搬了,我长大了,再来找,文革中道观被拆掉了,老道长不知去向,我大哭一场。
   ——本文作者

   无上慈悲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一九九六年中秋,我四十六岁,找了师父四十年,终于得法了。修炼十五年来,经历了人间天上无数魔难,我用全部生命“助师正法”,期盼师父多一些欣慰。
   
   一、得法
   
   我从小天目就开着,能看见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小时候我放学后喜欢到家附近一所道观去玩,老道长白胡子长长,拿个拂尘,一挥,变出很多东西来。老道长很喜欢我,问我:“你(家)住在蓬莱路,知道蓬莱是什么地方吗?”我要拜他为师,他说他太老了,这个道观以后会没了,还说我师父的生日是四月初八,以后任何人要收我当徒弟都不要跟。后来我家搬了,我长大了,再来找,文革中道观被拆掉了,老道长不知去向,我大哭一场。
   
   九十年代,我做财会统计,在计财部门工作。我没有文凭,到深圳一家公司应聘,很多应聘者有文凭,却招了我。因为我单纯,没有坏心眼,没有勾心斗角,都说我一根肠子,公司也怕员工搞是非。我年年被评先進,大家都没有意见,一级一级,直到被评为深圳市先進。我多年工作都很顺,这是因为有德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好象有神在管我,我什么都不要争,都无所谓的,人缘很好。人家打我,我就想: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来报应了。
   
   以前我妈买了许多气功书,也教我学,我就学不進。我妈曾参加了师父一九九三年四月在广州办的第一期学习班,却没告诉我。九六年中秋我回广州家,我妈把一叠书放在桌子上,我看《转法轮》这本书闪闪发光,很神奇,就拿来看,从后面看起(习惯)。一看师父的简介,其中提到师父的生日是四月初八!哎呀师父我找到您了!赶快就跪那里,我说我才找到您啊,就哭。天目中看到师父也哭了,师父眼睛红红的,血丝都有看到。
   
   “妈,把这书给我吧!”“不行,给你我就没有了。”(当时《转法轮》书籍非常短缺)没有办法。晚上我从妈妈那里请本最薄的《法轮大法义解》来看,明白了:“我要返本归真。”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了。
   
   回到深圳,我到处找法轮功炼功点,好不容易找到,学了功法。在炼功点上,第一天,我就想:炼功音乐放多久我就炼多久。我一天起码要炼二、三次功。打坐很长时间,有时是一宿的打坐,我不睡觉也很精神,不怕痛。感觉很好,很幸福,找到师父了!
   
   修心
   
   我总是想,我这生命不是来做人的,也不是来生活、不是来享受的,我就是修炼,我就是返回去。在修心上,师父对我非常的严格,基本上修的非常的扎实。就是很小很小的事,也要修。
   
   好象那次我妈跟我妹妹打电话,讲的都是人中的那些事嘛,我也不能在旁边听,而我就喜欢去听。这就不行。偷听人家也不好,或者不尊重人家啦,或者什么好奇心、好事心啦,我就这样找、找、找,然后呢,就看到师父把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帮我拿掉了。我找出了那个心,可能是千百年的观念或者业力呀,它是黑黑的,师父就给揪掉了,同时就有一团白的东西给我了。所以我就知道,一定要修心,去执着,这是很关键的。
   
   比如我去邮局寄钱,很多人排队,就看着很多人插队,就插我面前,而正好我回去还有事干。我当时就知道是去那个急心,不能急——他为什么插队呢?可能我前世欠了他,现在要还债还业。
   
   比如我去买菜就不能问价,就去买就是了。而我有个不好的习惯,因为卖菜人会给菜放很多的水,我买菜时就“刷、刷”甩水——又是个贪利的心。一次买菜我又甩水,哎哟我这个手怎么不对了?这样好多次,以后就不甩了,都是去修心嘛。那时候我没上班,也没什么钱,房子还在供,但是如果我的心态很好时候,想吃什么就去买,买了一称很便宜的,我说,唉,怎么会那么便宜的这个菜?
   
   比如好多人在那里买东西,我买了就等着售货人员找回我五毛钱,他就不找给我。我说师父我错了,不找就算了嘛,我就走掉了。很多东西就是这样子要我修的,不要对那个利呀、钱动心,什么都要放下。
   
   师父要求我什么都要对照法,一打开书就是“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那个“事事”放得很大。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没有做到“事事对照”。有时我打开书,看到“时时修心性”(《洪吟》〈真修〉),那个“时时”又放到很大。
   
   我的女儿好多关给我过的,其实我的女儿以前跟我相处很好的。她气他爸爸,但跟我很好。可我一修炼,全部反过来了,女儿对我很凶。有次女儿让我帮她下棋,我说,你从来都不会下棋,我现在没有时间,我要学法。女儿一捶就捶过来。我知道一有人对我不好就是我自己的不对,我就说:我不对,慈悲心不够。我去教她下棋,想赶紧赢了她,我好去学法,但老是僵持不下,半天都这样。我就想:我还有好胜心、争斗心、不善心等,找了一堆。这时师父就通过我的女儿说:去学法吧。
   
   有次女儿拿支圆珠笔一画,问我什么颜色。我说黑色,她说不对。我就找、找、找,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又错了,真的不是黑色,另外空间可能就是蓝色。我这样一讲,女儿就不跟我吵了。还有一次,女儿问:你们师父在哪里?我说在长春。“在哪个方向?”我说在北方,她又吵、吵、吵。我说:师父,我又说错了,不是北方,因为在宇宙中没有常人间的方位。什么事情我都要在法中去想,女儿就不闹了。
   
   特别是去色欲心,很好去的。一次女儿把柜子什么衣服都翻出来,拿了我弟弟的衣服问我是男装女装。我说:舅舅的不就是男装吗?不是不是,吵啊吵啊。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又错了,这不是男装,人的元神啊有些是男的有些是女的,不一定与世间的人身一样。我的色欲心很快去了,没有男女的概念了。
   
   过关时也有表现激烈的。有次女儿绑我,绑着我的脚跪在地一晚都不能睡觉,我妈早上起来看到很心痛——我那个脚都青了、紫了,绑的很紧的,我都没意见的。“你吭也不吭一句,你的女儿这个样子怎么行?”对着我女儿说:“她是妈妈来的,你怎么这样子对她……”骂我那个女儿。我想:这些都是我的业力造成的,她在帮我承受呀,业力都转到她身上了,我怎么能怪她呢?我应该谢谢她呀。我知道这业力消了,她就好好的了,我要真是修上去,也会对她好的。师父说:“修炼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认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认为人舒服对提高是坏事,不舒服对提高来讲是好事。(鼓掌)这根本观念你转变过来没有?”(《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重锤之下知精進”
   
   我在修炼中,因为天目是开的,师父的要求就非常的严格。例如出门买东西,看到了物品花花绿绿的,动了点心,另外空间的锤子就砸过来,就是师父敲嘛。
   
   师父时时(现在也是)在我们的后面。我看得到师父。师父不讲话的,但是师父会有个锤子,会锤我的头。开始我不知道,后来我就知道了,师父说“重锤之下知精進”(《洪吟二》〈鼓楼〉)嘛。就看着我修心,我不修心就肯定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或者锤,还有鞭子鞭我。
   
   有时候我也忍不住,外面的人说我呀,回了嘴,那师父真的就是一锤,我态度再好都不行的。后来我就说:师父,我又做错了,这是辩解的心、怕冤枉的心。这个关我没有过,就觉得浪费了师父给的这个机缘,而什么时候才能凑成这个机缘让我再修呢?晚上一回到家我就哭,然后我说:师父呀,我这个关又错过了,师父什么时候才给我再过一次呢?好了,真的又来这个——人家好象是无缘无故指着我骂,比上次还厉害,但是我知道过关了,我就马上说:“好好好好,谢谢谢谢。”合十(我最喜欢合十这个动作,人都很喜欢看的),他就懒得理我了,走了。我不理别人的态度,心里就谢谢人家。然后师父就说我前世骂人家的时候,比他还厉害,现在人家骂回我,还了,不知多好呀!
   
   魔难
   
   我在打坐或睡觉中,另外空间的魔难非常的突出。我修炼四个月时,经历了一个很大的劫难,一个很高层次的魔演化成师父的形象,干扰破坏,差点被毁掉了,到九七年初才把这个关过过来了。
   
   魔扮成师父的形象来到我面前来,我说:师父。它说:你得法了,你学到哪了?我说“修口”。“你读给我听。”我就读,它说:你看你哪里哪里没做到修口,那你怎么修上去?我说我就做到。它说不行,你一落到底,没得修了。它还说我怎么怎么差,欠了什么什么。我很伤心,我问什么时候才有得修,它说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
   
   我不知道是魔,我就不修了。一说不修,完蛋了,真的师父就不管我了,那个业力还给我了,这里痛那里痛,全身都痛。魔还把我打到地狱去,看人家受罪,它也要我受罪还业,它收了我做徒弟让我在地狱里吃苦,我被打的有出气没進气,很苦。
   
   九七年初,我妈叫我快回家。我当时糊里糊涂,非常憔悴。我妈说你干什么呢?我说师父叫我不修,没得修。我妈说你怎么这么傻?很多同修都很关心我,拿来师父的法像挂在家,我跪在那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还能修吗?我很想修。我一边哭一边说,我找您就找了四十年,修了才四个月您就说我不能修了、一掉到底,师父我能修了吧?师父落泪了。我说:师父我能修了吧?师父点了点头。我非常高兴。师父把我业力消了许多许多。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如果师父的威德很高,也就是师父的功力很高,他可以给你消业。师父功高可以给你消去很多,师父功低只能消去一点。”那个魔是没有能力给我消业的,就叫我自己承受业力。
   
   我看到那个魔,就说:原来你是假师父,真师父没有叫我不修。它很狡猾,经常变。以后我一看到,就说:“对不起,你是不是李洪志师父?”魔一听就离开了。师父看我这样,每次见我就说:“我是李洪志师父。”次次都这样讲,师父多慈悲。那个魔再也没有来过。
   
   (未完,待续)
   
   明慧法会| 勇猛精進 助师正法(2)
   
   
   文/(广东)净莲口述,同修整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后来师父看到我这个样子,就用手把我一托就上去了,全部让我看到了,真的很美,天女散花,我修成了佛,象师父讲的真是“满载而归众神迎”(《感慨》),因为到了那个层次。但是我呢,好就好在什么都不听、不理,我就看着师父,看师父的表情,因为师父总是看着我哭的。另外空间中又是音乐又是舞蹈,都是笑吟吟的,但师父没有笑。我想师父怎么不笑的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