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世界上最恐怖的事在中国都发生了]
九剑博客
·牙齿全松动 高智晟曝狱中遭受非人折磨
·王琨:不抓江泽民 习近平〝朽木造车沙漠难走远〞
·郑中原:中共害怕高智晟的真正原因(图)
·做“法轮功工作”的人们,你们的角色转变了吗?
·“擒贼先擒王 抓捕江泽民”系列分析报导之三 习近平抓江可缓国际压力
·“擒贼先擒王 抓捕江泽民”系列分析报导之四江泽民带着中共末路狂奔
·“擒贼先擒王 抓捕江泽民”系列分析报导之五江泽民出卖相当于40个台湾的土
·高智晟:不离开中国 终将迎来〝大自由〞
·擒贼擒王之六:江突破道德底线 中国乱象丛生
·9月29日全球控告江泽民
·擒贼擒王之八:以史为鉴 抓江宜坚决果断
·中共活摘器官多年 证人揭巨大血腥产业链
·亚洲55万人举报 呼吁法办江泽民
·擒贼先擒王之九:抓捕江泽民开创新局面
·美国PBS纪录片《难以置信》揭活摘内幕
·十一国殇日 大陆各界声援诉江促退党
·【禁闻】中共建政非建国 十一国殇不国庆
·請繼續看相關文章 法轮功学员香港十一游行促解体中共审判江泽民
·【清算国际】中共黑社会性质必然导致公检法司系统的全面堕落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英国大报关注
·〝史诗级〞经济决战来临 中共将被世界彻底抛弃
·【禁闻】中国未入TPP 学者: 各种危机将大爆发
·【特稿】中共亡党危机:信仰崩溃无合法性
·专访皮博迪大奖纪录片《活摘》导演李云翔
·中共亡党危机:中共是外来的卖国政权
·中共亡党危机:江泽民从内部毁掉中共
·觅真:报应如影随形 迫害法轮功必遭天谴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主犯黄洁夫罪状公告
·中共亡党危机:中共灭亡是即将到来的现实
·【禁闻】山东女告江 德媒整版曝其恶梦般遭遇
·【特稿】抛弃中共 习近平可望青史留名
·【禁闻】首届〝马克思主义大会〞 遭遇难堪
·十三岁的负重
·数千名法轮功学员 洛杉矶盛大游行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石涛:〝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应解散〞啥意思?
·江氏集团的罪恶不可饶恕
·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
·16年前 法轮功真相记者会 震惊国际
·【解散党组织】基层党组织的溃烂(上)
·【解散党组织】去除画皮从基层做起(下)
·亚洲近77万人举报 要求大陆速究江泽民罪行
·【特稿】感情代替不了理智
·【禁闻】大纪元:勿留恋中共狼窟里的荣耀
·【禁闻】中共酷刑:蛇咬 狗撕 关猪圈
·【解散党组织】中共党组织为何物?
·【解散党组织】没有党组织 中国才会太平
·遭十多年冤狱 三级警督控告江泽民
·【解散党组织】从基层做起 势在必行
·35年血与泪 中共计生政策下的祸患(完整版)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声明
·高蓉蓉被毁容灭口十年 家人控告江泽民
·国际特赦组织:中共滥用酷刑和刑讯逼供
·马三家劳教所“变身” 继续迫害法轮功
·中共被抛弃在即 中国必将发生历史巨变
·横遭摧残的花季
·前新华社记者:3600万人被从人体内部凌迟处死
·美国会播放《活摘》揭中共器官移植暴行
·【特稿】世界需要〝真、善、忍〞
·警察因炼法轮功遭构陷 法院秘审阻旁听
·【特稿】《九评》问世十一年 引领中国未来方向
·【专访】器官移植权威:活摘器官是犯罪
·九天剑:自焚幸存者,控告蛤蟆能为自己洗罪
·最新调查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没停反增
·毛泽东秘书如此评价:毛泽东大搞邪教 邪透了!
·重磅信号!财新刊文“为什么需要真相委员会”
·东欧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完整版)
·【大纪元特稿】加拿大世界小姐遭中共拒绝参赛原因
·大陆新闻解读:中共拒林耶凡世姐赛 再曝邪恶内幕
·罗瑞卿之子大胆喊话 吁习近平五步结束一党专政
·河北唐山逾二万七千民众签名支持诉江
·郭飞雄被重判 高智晟发文指中共灭亡在即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一 谷开来离奇谋杀案 牵出惊天黑幕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二 周永康和中国器官移植量暴涨之谜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三 中共军事化活摘人体器官黑幕
·邢仁涛:公开逮捕江泽民已势在必行
·【石涛评述】全球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和中共国
·唐阵:中共灭亡的时间、方式和主导者
·丁律开:世界需要一个〝法轮功真相委员会〞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四
·全球首例 台湾高雄议会提案声援控告江泽民
·举报江泽民 亚洲百万人连署吁法办
·【禁闻】人权日 亚洲逾百万民众举报江泽民
·清算国际:抓捕江泽民 解体中共 走向未来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要求调查中共强摘器官
·冉沙洲:军改遇阻有秘因 营救法轮功成焦点
·【禁闻】国际人权日 美国会研讨会聚焦法轮功
·世界人权日 国际社会关注法轮功
·汪志远:别让中共反人类罪恶再次逃脱
·神州多少白发送黑发(上)
·【三退征文】中共将会由下而上彻底解体
·致警察的一封公开信
·【禁闻】〝诉江大潮〞突破20万 巨变看人心
·粤法庭震撼一幕:律师呼〝江泽民有罪〞掌声雷动
·公检法必读:别让他们的今天成为你的明天
·于幼军称想低调也难 中大讲座曝文革内部数据
·和大陆的公务员们说说形势
·宋征时 :抓捕江泽民 非走不可的一步棋
·李光明:重要预言及破解
·高智晟的致谢声明
·江泽民被软禁的最新细节传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上最恐怖的事在中国都发生了

【新唐人2014年6月19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韵综合报导)中共一再教导人们相信:〝旧社会〞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海外媒体刊登作者高伐林的文章指出,〝人吃人〞这样的事在中国的确发生过,但不是发生在〝旧社会〞,而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及其建立的制度造成国民泯灭了人性,割尸体、杀活人、吃亲人,但这些信息都被当局封锁了。

   高伐林在文章中说,2013年元月底,当他得知,现居北京的《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作家杜斌又编了一本书《毛泽东的人肉政权》时,他以记者的名义采访了杜斌。

   杜斌编的这本书写的是惨绝人寰的人吃人,书是所汇集的从中共建政到〝文革〞三分之一世纪以来中国大陆人吃人的惨痛故事而言,无可推诿,都指向一个核心原因,那就是:中共建政领袖及其建立的制度,一手造成了普遍的极度饥饿;而极度的饥饿,驱使成千上万本来淳朴善良、享有天伦之乐的普通农民,泯灭了人性,饥不择食,割尸体、杀活人、吃亲人……

   这样的故事,讲出一个来,就让听者心灵颤栗;而杜斌的书汇集的,是十几个、几十个、上百个、是无数个这样的故事,让人无法卒读。

   高伐林采访杜斌后,报导的题目是《从荒诞中拼贴出真实》,下面是高伐林对杜斌的采访,有删节。

   高伐林:杜斌,你好!你是什么时候、由什么契机,对〝人吃人〞这个问题感兴趣的?

   杜斌:跟编纂上一本《毛主席的炼狱》差不多同时吧。2004年,我学会使用翻墙软体之后,突破了网路封锁,可以自由浏览海外各种网站,可以了解大量关于中共治下的真实情况了。开始,我是被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饿死人的规模震撼了,后来接触了很多大饥荒中的具体情节,更感到惊悚。古代的人吃人离我们很遥远了,而1958~1962年的人吃人,有许多目击者、亲历者的证言。

   高伐林:你本人接触过目击者、亲历者?

   杜斌:有一位河南信阳的老师,本人就吃过人肉,我读到他讲述自己的惨痛经历的文字,就给他写了一封信问:你说的是真的吗?他回信说,完全是真的,你来了我可以介绍你去采访。

   但我评估过,他与妻子回乡,跟村里老人坐在一起慢慢聊,同村同姓同族,老人不会避讳他,可以谈出当年的真实经历,他可以录下音来,整理出文字;我作为陌生人去采访,人家就会有很大顾虑了,肯定是不敢说的——吃人的都有负罪感啊。再说,我作为摄影记者,没有那么充分的时间扎下去慢慢取得他们的信任啊。

   搜集到九万多字史料

   不便直接采访,我就想搜集这方面的资料。在辑录《毛主席的炼狱》一书时,我就注意搜集了不少。本来以为这么惨烈的事,能找到一、两万字就算不错了,没想到最后搜辑到了九万多字!涉及很多省市。

   可惜没有办法弄到直接反映这些血淋淋故事的图片!原因就不用我说了。

   毛泽东时代与过去时代的吃人有何不同?

   高伐林:我注意到,在你编的书中,〝人肉政权〞〝人吃人〞,包括着双重含义:一重是象征意义的、将整死人、饿死人都包括在内——有人将毛泽东治下比喻为〝绞肉机〞,也是这个意思;另一重,是真正的本来意义上的人吃人,这是你的重点。人相食,自古以来就是非常惨痛、引起统治者和社会震动的悲剧,那么,毛泽东时代的吃人,与过去时代的吃人,有什么异同呢?

   杜斌:古往今来,有很多因战争、饥荒、仇恨,甚至有吃人风俗等原因,导致人吃人。过去时代掌控人的生死的当权者,没把他人、把臣民当成人去看,漠视他人作为一个生命体的存在,并不关心民众死活。但是一旦知道有人吃人的事,从他们自己的利益和名声着想,他们多半会采取紧急措施来缓解饥荒、来制止悲剧。至少,他们不会阻止老百姓的自救、互救。

   毛泽东时代与古代最大的不同,就是1958到1962年,毛泽东和他的同事,有各种渠道能够了解到真实惨剧——他们有各种内参、简报嘛,我这两本书中,都有讲到饥荒真实情况通过各种途径向上反映的实例。但是毛泽东和他手下那些维护权力运行的人,依旧向各省市官僚施加压力,催逼他们缴纳计划内和计划外的农产品。他们已经得知严重后果了,还是继续这么做,而且,禁止老百姓的自救和互救——这就是最大的不同之处!

   毛泽东时代的饥荒与过去时代的饥荒的这种区别实在太明显了:过去年代,断粮了,老百姓可以逃荒,投亲靠友,或者乞讨,到别处找条活路——1942年河南大饥荒,灾民们就是这样跑到陕西去。而毛泽东时代不许逃荒!农民被囚禁在连草根树皮都光溜溜的当地活活饿死。村头路口都有人站岗放哨,外地人讨饭来了,要么送回去,要么抓起来关到断气为止。

   毛泽东是否〝故意〞?

   高伐林:您上次在回答我的采访中和这本书中,都提到一个引人注意的词:毛泽东是故意……

   杜斌:刚开始接触大饥荒资料的时候,我就在苦苦思索这个问题,希望找到答案:毛泽东不可能不知道饥荒的严重,为什么他不干预?

   你想吧,毛泽东出生在农村,种过田,对一亩地能产多少粮食,他应该心中有数。像广西放的那颗〝特大卫星〞,宣称一亩地生产出13万斤粮食,文章上了《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毛泽东不可能读不到,他不可能相信这样的神话——有一次下面跟他说,没有粮食了,他就发脾气:你没有粮食,为什么当初把牛皮吹得那么大?这就说明,毛泽东很清楚下面的人搞什么把戏。

   毛泽东为什么看着这么多人饿死?不能靠自己分析,更不能仅凭猜测,必须要找到有关论据来支持。一年多前,我在香港××杂志上,看到一批解密的前苏联档案资料,其中说1950年毛泽东、周恩来去苏联,1950年2月14日签了一个《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里面有一句话:〝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人口,因目前资源缺乏,非减少一亿,决不能支持,其详细办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自行定之。〞

   这是形成文字的正式文件啊。我看了之后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就像希特勒要将犹太人全部淘汰一样,毛也想抛掉那些对他实现宏图大略扯后腿的人,包括那些没有文化的农民。他既然要当共产党阵营的头,中国的资源又无法支撑如此之多的人口,他希望带领的是相对精干的队伍。搞大跃进累死多少人,大饥荒饿死多少人,毛泽东都无动于衷,他就是这种观念:反正若干年后,人口数量就会又回来了。

   我们无法真正钻到毛泽东的心理去看,他是不会将自己内心最隐秘的说法表露出来的,只能通过毛的内部讲话和资料来分析推测。

   苏联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发生大饥荒,也有人吃人的记录,毛泽东不会不知道。这对他不在乎人命,也起到了示范效应——苏联当初不也是饿殍遍地嘛,后来不也是向前发展,成了跟美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吗?谁还在乎当初饿死多少人?苏联既然没事,我也应该没事,这在国家向前发展的过程中,只是枝节问题而已。——苏联对高级将领和官员的清洗,对毛泽东也有影响,在政治运动尤其是〝文革〞中,他也吸取了苏联的经验。

   毛泽东讲过很多次: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大跃进在他看来等于打仗。1958年他说过:〝无时不死人,要有准备。〞(1958年3月9日在成都会议讲话)这种思想,一直往下传到公社干部、生产队干部,书中资料就写到:县委书记对死人毫不在乎地说:要是不死人,地球都装不下!

   而且在毛泽东的意识中,打仗的对手就是农民。大跃进造成粮食、副食、蔬菜紧张,毛泽东坚持认为这是农民抵制征购造成的。1958年3月28日上海会议上,李先念报告说:〝全国都是丰收的〞,但有些省粮食还没收上来,毛泽东插话:〝为什么别的省未收起来?请各省学河南的办法,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高伐林:毛泽东时代整死人、饿死人乃至人吃人,是无可回避、无可抹杀的史实。但是这些惨剧的后面,毛泽东的心态,他手下那些官员的心态,究竟如何?还需更加严谨地探讨、分析。对你说的中苏那个特别协定的文字原文是什么、指的是什么,我要去查对,暂且存疑。我们还需要找到更权威的来源来证实或者证伪;还需要找更多的证据来探索毛泽东的内心世界:他究竟是为什么对这么多人死去而无动于衷,还要去批彭德怀等人的〝右倾〞!

   一对括弧一个字:〝略〞

   高伐林:你找这些资料很费了一些工夫吧?记得以前你告诉过我,你去北京的潘家园淘书。杜斌:是啊!还是经常去潘家园,另外,也上互联网找。发现了书,马上打电话过去,马上下单支付。我到孔夫子旧书网检索,发现不少有价值的资料,例如围困长春饿死多少平民,我就找到一些长春档案馆和政协编辑的文史资料,是在吉林的网上旧书店找到买回来了,这些书,出版时不是公开发行,上面还印着〝内部刊物〞字样。多半是文字资料,只是有的封面、封二、封三上有少量图片。这些资料多是参与其事的人,包括国民党官员被俘或投降之后,所写的回忆,从他们的文字中,我们能够分析揣测当时的状况。像《长春文史资料》(内部发行,长春市政协编,1987年,纪念长春解放40周年)、《长春档案史料》(内部发行,1998年,纪念长春解放50周年)……这些史料上一句对中共的负面文字都没有——共产党审查工作做得非常好,撰稿的作者都写道:饿死人〝一切都是我们国民党的罪过〞,与中共没有关系。这些人经过多年改造,尤其是经过〝文革〞,已经被整得老老实实的了,口口声声美化共产党——以他们的境况,不美化也不行啊。

   反倒是官方公开发行的出版物藏头露尾地漏出一星半点。共和国60周年大庆时,出了一本《解放长春》,长春档案馆编的,档案出版社2009年出版,其中对围困长春死了多少平民守口如瓶,但提到在围困的时候的学生数字:中学生在围困之前有5千人,战争结束之后只剩下1千人;小学生围困之前有3万5千人,只剩下4400人。这个数字就是一个雄辩的证词。

   里面也有下级向上级汇报的档案材料,不过,让我非常伤心的是,关于掩埋尸体的数量,用了一对括弧一个字:〝略〞!

   长春守城的党政军最高长官,东北剿总中将副总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官郑洞国回忆,在城东南郊,两军对峙的空白地带,掩埋的尸体就有〝几万具〞——涉及尸体数量的,就只有这一处模模糊糊地提到,其它都被审查掉了。

   买一本旧书,花50元、100元,只要能有一个数据、一句话有价值,能被引用,我觉得就非常值得了,就没白买。能让这些资料被更多的读者看到,我非常欣慰。当然也有的书,买回来从头看到尾,没有找到有价值的史料。

   高伐林:这些图片呢?是不是更难搜集?

   杜斌:对,大海捞针,捞到之后,还要跟老板讨价还价。不过经常有喜出望外的收获。有一幅画,《还我家来,还我儿来》,是我到潘家园楼上一家旧书店找到的。没有出版社、没有署名,是一张手绘风格的印刷品,让我看了很震惊。我问老板,这张画要多少钱?他开价1200。我问能便宜点吗?他不肯,说这张画是很难弄到的。我觉得太贵,就走了,但是好几天还想着这事,后来觉得,还是应该买下来,就又去了。老板还是不肯让价,我就咬咬牙买下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