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藏人主张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官僚主义何许物也?官僚主义就是古人类原始本性中的恶,食人之风的恶,原始的权力欲与占有欲(它的发达形态就是现代人的压迫欲与剥削欲),寄生在人(社会猿)类基于种的生存的必要而产生的群体内部团结这种善的本性表现之上的结果。一个群体的成员,利用他在群体组织中的权力地位,发泄人性中恶的一面的卑微感情,以强凌弱,作威作福,称霸谋私,由群体的公仆变成群体的主人,就是官僚主义最原始最本质的表现,千古一理,中外同型。”[1] 一般认为,官僚政治通常是指政府权力全把握于官僚手中,官僚有权侵夺普通公民自由的那种政治制度上。官僚政治制度的性质,习惯把行政当做例行公事处理,遇事拖延不决,讲形式打官腔,但求形式上能交代,一味应付,假公济私,把责任向上或向下推诿。官僚且会变成世袭阶级,把一切政治措施,作为自己和家庭图谋利益的勾当。摧毁官僚体制是中共革命的号召力之一,但共产革命摧毁了旧的官僚体制,却不得不建立更为庞大的新官僚体制,如滚动的雪球一般,苏联老大哥堪为中共的榜样: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里曾说,无产阶级专政国家“自然会使一切官僚机构逐渐‘消亡’”,可以“彻底破坏”和“根绝”官僚制,把国家官吏变为公仆,消灭“寄生虫”国家。可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由于人在社会上的地位首先取决于其政治地位和权力,这种制度必然成为滋生官僚主义腐败的温床。建政伊始,苏维埃政权确有穷人政权之象:衣着随便的人民委员们仅使用很少的工作人员来处理许多繁杂的事务,同群众的关系尚属融洽。但不久,由于国家要严格控制整个社会,产生了对官僚的巨大需求,机构随之不断增加、膨胀。1921年政府雇员人数比1917年增长四倍多,1922年政府所属各种委员会共有120个之多,国家机构的数量十倍于沙皇时代;二战前,苏联的管理人员与直接从事生产的工人之比率竟达一点多比二。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导致效率低下。几次精简机构,可是官僚的人数总不见少,被裁撤的机构也是过不久就改头换面恢复了。
   更严重的是,由于国家垄断一切经济资源,作为国家代理人的党和政府官员便可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物质利益。共产党员并非像斯大林所说的是什么“用特殊材料做成的”,他们也有普通人的欲望。当他们掌握了生产、流通和分配的管理权,就很容易为自己捞取各种好处。十月革命成功不久,在布尔什维克党政干部中便出现了腐败。1919年9月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策划过十月革命、曾是布尔什维克党总部的斯莫尔尼宫就充满了腐败。彼得格勒市苏维埃的公款流到了当地党政领导人的口袋;供应部门一连数月没给一些工人居住区发放食品,而成卡车的食品却从后门卖给了黑市贩子。饥饿的工人们看到“苏维埃沙皇”衣着讲究的太太们拎着大包食品从宫门口乘小汽车扬长而去,气愤地说,这同罗曼诺夫时代差不多。但他们不敢向该市党的首领兼共产国际主席季诺维也夫诉说,因为季诺维也夫进出时有“契卡”的保镖相随,还常带着几个妓女。其他地方的腐败情况也很严重,当年,一名老党员从土拉写信告诉列宁:“我们已脱离群众,很难吸引他们。以往同志式的精神已消失殆尽,代之以党的头掌管一切的个人统治。收取贿赂日益普遍,离了它,我们的共产党同志简直没法活。”
   对党内腐败现象,列宁先是归于党内有为了谋取执政党的好处而混入的小资产阶级投机分子,于是要求清除不纯分子。但腐败现象并不仅发生在这些人身上。尽管有些尚坚持理想的党员不贪污受贿,但官员们报酬的多寡根据其官阶决定、党政领导人领取高薪、以及官员们享有各种特权,使官员们变成了一个特殊阶层,使特权日益制度化、合法化。例如,在住有中央领导人及其家属的克林姆林宫里,设有专门的餐厅、医院、商店、幼儿园、理发店、桑那浴室等,有二千余名生活服务人员、包括在法国经专门训练的厨师。1920年克林姆林宫的开销就比当年莫斯科全市社会福利支出总额还要高。其他高级党政人员也享有各种特权,如能得到特殊配给和供应,可在内部商店买到外面没有或要花几十倍的价钱才能买到的东西(包括奢侈品);在城市里住高级住宅或宾馆、在乡间拥有私人别墅;有专用汽车代步,出远门可独享火车包厢;晚间还能免费观看歌舞、戏剧演出等。[2]
   举一个例子,苏俄管理工业生产的机关叫做国家最高经济委员会,在1921 年,这个委员会雇用了近25万名员工。而 1921 年苏俄的工业生产已经下降到不及1913 年帝俄时代工业生产水平的五分之一。在1928年左右,苏联共产党和国家机关的员工人数高达400万人。这种革命无非是官僚政治的转换形式,在每一次革命时,革命英雄主义者(革命官僚主义)总是打着“替天行道”旗号,这具有办事效率高和解民于倒悬的公示作用。一旦当权,就逐渐腐化堕落,形成顽固的体制官僚主义,成为下一次革命的对象。共产革命与旧式王朝更替大不相同,旧王朝是官僚体制,但仅是一个行政官员系统,共产党是党政合一体制,除了管理国家必须的行政机构,其庞大的党务系统也要维持相当大的规模,党的领导机关与政府机关分开运作,形成同样庞大的特权阶层,也一样要消耗巨量的社会财富。此时的共产党不是一个社会团体,而是统治集团,纳税人天然有滋养共产党的非法定义务,同时又承担养活政府的法定义务。官僚主义寄生于旧体制,随着革命的胜利,寄生者就最大限度使宿主变成为自己私利服务的模式。马上得天下的高效率军事组织,最容易演变成为君主专制的官僚政治机器。学者孙越生认为,官僚阶层是管理社会不可缺少的中介层次,如果把众多散乱的毫无组织的人聚集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可以采集营生的孤岛上,时间一久,如果不是彼此残杀而全部毁灭,就必然会在其中产生出中介统治或中介管理的现象,也就必须会产生官僚主义。但是人群会存活下来——
   官僚主义元模式也是一个统分结合的金字塔式结构,顶端是首脑,可为单数或多数,以L代表之。中间是官僚,以B代表之。最底层是人民大众,以P代表之。
   官僚主义元模式就是一个L,B,P,三层塔式分布的统分结构。L和B构成小统分结构,L和B为一体,则同P构成大统分结构。L支配B,B支配P,即L→B→P,这就是官僚主义元模式的基本公式。
   ……由L→B→P这个基本公式构成的元模式本身,严格地说只是一种结构和功能的抽象写照,而不包含善恶好坏的道德评价。……严格地说,官僚主义概念可以分解为两个部分,其一是官僚主义赖以发生的可能性,即L→B→P这个基本的结构功能模式,它是抽象的,中性的,无道德评价的;其二是官僚主义发生的可能性变成现实之后,同时也就产生了好的官僚主义和坏的官僚主义,或复合的官僚主义,产生恶寄生于善或善寄生于恶的相生相克现象。
   ……要使这个元模式发生根本性的质变,即有效克服坏的官僚主义,并不需要也不可能取消这个公式,这个元模式,而只需加上一个权力支配关系的逆向系统。同时使P亦能支配B和L,并使B和L相互制约,防止单中心单向支配关系的专断。
   也许在社会猿群和原始人群团中已经出现这种逆向权力系统,并有这种直接民主制来制止首领的擅权。这可能就是形成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模式的政治原因,而物资匮乏只是它的经济原因。所以,反官僚主义元模式的基本公式就是P→B→L。人类最终要创造一个既有效率,又有公平的官僚政治,也必定是一个双向系统的官僚政治。它的元模式的基本公式就是:L←→B←→P。
   当然,这种双向支配系统,只有在法治为主的形态下才有效,而人治为主的形态是不可能保证它不向单向支配系统回归的。[3]
   官僚主义是与社会发展模式生而俱来的病理机制,它不仅会勾结私有制而肆虐,也会腐蚀公有制而猖狂,任何形式的社会结构概莫能外,不过病情轻重而已,就如人体不可能没有一点毛病一样道理。例如美国联邦政府在建立伊始,仅有国务院、财政部、陆军部和司法部。其中,国务院仅有5名书记官。到20世纪初老罗斯福执政时,联邦政府官员已增至26万名左右。到1977年,仅联邦行政官员就达280万名左右,半个世纪增加了10倍,还不包括武装力量。社会结构是否优越,取决于抗官僚主义病毒的免疫力,共产党的官僚政治比之旧王朝的官僚政治更为严重,是因其免疫功能过低所致,也是一种先天基因缺陷及后天继发感染的“免疫综合缺乏症”。中国旧王朝的官僚要通过科举考试才能登上政坛,只有贵族是世袭的,贵族仅限于皇族,数量很少,掌握行政权力的大部分是官僚。学而优则仕,或“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官僚不能世袭,老子任军机大臣,儿子为布衣,亦很正常。共产党的权力架构是红色贵族加依附于贵族阶层的庞大官僚集团,贵族阶层与官僚集团同样庞大。红色贵族由集团内默契的子承父业特权延续,是党内权贵世袭制度,这不是一个法定程序,是在暗箱操作下党内派别间的利益分赃。进入官僚集团的渠道不是凭借公认的学识和操守,通过公开公平的竞争考试实现个人政治前途,而是以暗箱中的利益交易方式获得职位。没有法律性的官制标准,做官全仗钻营能力,这就决定了求官者的道德才干在一开始就被降到极低的程度,上至总理部长,下到县长乡长,均不经公开的遴选程序产生,所以才有“傻子总理”、“三盲院长”或“赌徒市长”一类丑角登台表演的机会。红色贵族体制实际上是复辟了秦以前的分封制,是最典型的封建制度,从上至下的各级贵族都有被默认的世袭权。红色贵族未必有地理上的世袭领地,但在政治和经济资源上他们都有各自的世袭化的“领地”,如政治贵族家族多从政,军队贵族家族多从军,经济贵族家族多从商等等。红色贵族的世袭化演化为红色官僚体制,红色官僚集团也是民主集中制(共产集权制)的必然结果,普通官僚也可上升为红色贵族,血统变红后就享有双重身份和世袭特权,官僚贵族化,贵族官僚化,渐为门阀世家,蜕变为马克思所批判的支配劳动者剩余价值的寄生食利集团。现在中共第一代贵族世家已延续到三四代,技术官僚世家也延续到了二三代,门阀世家现象已然蔓延至全社会,巴结名门望族成为钻营的重要渠道。党权之下的红色官僚体制,是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专制体制。正如林彪所说的“封建社会主义”,只是那时的世袭特征还不象如今表现得这样广泛。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