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藏人主张
·小英如承認92共識台灣等於政治自殺
·馬英九令魔鬼都感到絕望的愚蠢
·出版社谈袁红冰教授作品
·85% 中國人支持武力統一台灣!
·中华民国祭可能成为现实
·台湾有多少个想做中国人呢?
·《敦促蔡英文總統反思國策書》
·袁紅冰致萬言書促蔡英文反思國策
全球对峙
·魏京生批评白宫外交失误
·何清涟谈美中峰会
·奥巴马在埃及局势发表讲话
·埃及變天的意義比天大!
·連出奇招 川普對中共施壓奏效?
·中国承诺减少对美顺差?民众忧美货售价不降反升
·美中二次贸易谈判 中国无牌可打
· 從川金會的起伏看中美關係的趨向
澳洲动态
·道歉日
·澳洲火灾图辑
·难忘西澳
·澳外长欲与杨洁篪讨论力拓案
·北京又登上了“电邮间谍嫌疑宝座”
·澳中关系“充满挑战”
·澳媒∶红旗还能扛多久?
·达赖喇嘛访澳陆克文访美
·澳大利亚生活质量列全球第二
·澳洲整顿院校维护留学生利益
·吉拉德成为澳首位女总理
·澳洲总理开始对亚洲访问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澳洲政争中的计策和谋略
·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陆克文政府关注西藏局势
·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心存戒备
·陆克文与艾伯特的生死决斗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反制「一帶一路」 美歐亞澳大國出手
·澳州全面檢討中共滲透干政
·
杂论区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又到《水浒》被禁时?
· 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哈维尔:论反对派
·“和平崛起”谢幕,“国家安全”登场
·西藏母語作家談藏人為什麼自焚
·如何詮釋當前兩岸關係?
·为啥是我得癌症?
·中国柏林墙
·格德仁波切回应中共“煽动自焚”指控
· 中共政权正面臨颜色革命
·告別恐懼
·西藏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藏人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賣到爆
·卖国乱华
·中共將逼台簽署統一協議
· 被扭曲的抗战史
·新一代擁護台獨更安全
· 袁红冰再揭中共统战手法
·悲剧性的胜利
·美国开始打击中共网络间谍
·莫斯科的傀儡
·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实践
·網友熱議袁紅冰是否政治先知?
·侵朝战争
·愚蠢与荒唐的战争
·台湾学者曾建元被香港拒绝入境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记中国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溫家寶家族投资剑桥是否意在移民?
·《台湾生死书》在嘉义的演讲会
·台湾学者谈香港遭遇
· 中共擴軍備戰的原因和後果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民主集中制
·「台灣生死書」演講簽書會
·镰刀斧头帮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 為香港喝彩
·中共操纵澳中文媒体和华人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经济增长的道理
·和平崛起之疑
·中共统战全球战略实施调查报告
·党富民穷
·如何判断中国脉动?
·西藏人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灭绝人类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曹长青: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对六四事件,理性回顾这场运动,我们可以看出,它并不是由于激进、理念太清晰、诉求太高而引来镇压,恰恰是由于对共产党本质不清,才导致那么多人被杀害。
   
   初期学生们的主要口号是反腐败,后来只要求:承认是爱国运动,保证不秋后算账。知识分子高喊:我们没有敌人。结果呢,迎来的是一场血腥屠杀。中共从一开始动用的就不是维护国内治安的警察,而是对付外敌的军队。但鲜少有人相信真会有屠杀,当子弹都在肉里开花了,还以为橡皮子弹。这是典型的不识狼本性,被狼吃掉的例子。


   
   中国文人的传统是向皇帝进谏。八九年学生在人民大会堂下跪递谏,既是继承了这个传统,更是知识分子一直对共产党认识不清、直接影响到学生的结果。中国文化人一直都没明白(我怀疑今天是否明白了),跟独裁专制者不是对话关系,跟共产党不能对话,就如同跟海盗、跟恐怖分子不能对话一样。跟他们只能是抗争的关系。话不应该讲给共产党,而应该讲给人民听,那就是,一党专制必须结束(这个被许多文化人不屑一顾,认为谁都懂的道理,事实上在中国根本没有得到广泛的共识)。
   
   和共产党对话,就是强化它的合法性
   
   在共产党还很强势的情况下,它怎么可能跟你对话?它要么根本不理你,要么就镇压你。只有让最根本的概念、一次到位的概念——共产政权必须结束,没有共产党,中国才能更美好——深入人心,才有可能逐渐形成民间强有力的反抗声音和势力(智慧产生真正的勇气),才有可能迫使共产党主动来跟人民对话,向人民让步。抗争才有可能胜利。
   
   一定有人立刻反驳,那不更被杀吗?你让大家都去找死吗?问题是,你下跪不也是被杀了吗?与其跪着被杀,为什么不站起来呢?其实问题的关键是:不敢站起来是次要的,不懂得需要站起来才是问题;不敢否定一党专制是次要的,仍对那个党寄予希望才是问题!
   
   今天我们喊要结束(推翻)共产专制,绝不等于是要暴力革命。这里根本不存在人民对政府暴力的问题,只有政府对人民施暴这一条。手无寸铁的人民怎么个暴力法?想暴力也没有资本,所以喊非暴力多少让人感觉有些矫情。
   
   在现实操作上,一次到位的可能性比较小(也绝不是没有可能,东欧全部共产政权怎么都可以在一夜之间没有任何流血就垮台?),但理论上,必须到位。思想是行动的前提,老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就是不肯说必须结束共产党,就是不肯把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高声喊出来(甚至是,谁喊打倒共产党谁浅薄),那我们就再熬下一个二十年吧。
   
   今天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不灵了,但是,“没有力量能取代共产党”这个概念却深入人心;而只要“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天下大乱”这个今天流淌在中国人(尤其是众多中国知识分子)骨髓里的概念不被清除出去,共产党的垮台就免谈。而只要共产党不垮台,什么自由、民主、宪政、共和,三权分立、新闻和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等等,全都只能是对牛弹琴。全世界共产党的历史、共产党的性质,决定了你根本无法跟它论理。而每次试图跟共产党对话,事实上都是强化一次它的合法性;于是,你起到的要削弱共产党的作用,可能都低于潜移默化强化它合法性的作用。
   
   曾制造一个天堂,今天又描绘一个地狱
   
   知识分子现在面临一个要跟谁对话的问题。是跟普通民众还是跟政府?共产党是一个什么话都不听的政党。知识分子总担心老百姓接受不了一下子到位的说法。其实是知识分子自己的思想没到位。六四时最早喊出要结束一党专制的是民间,把毛像泼墨,高喊结束五千年皇帝统治的也是民间。我不止一次地被反对我强烈反共态度的文化人质问:“你给我说说,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那我就回答你:中国有一套相当健全的行政体制,目前全是靠这个行政体制在运作。所谓共产党垮台,只是党的系统退出行政,一切照常运转。因为县有县长,市有市长,省有省长,下面还有乡长,镇长等各个层次都有一套行政领导体系,共产党退出了行政,共产党垮了,但这个行政系统仍在,完全可以起到稳定局势,国家继续运转的作用。而且今天中国已经基本是行政系统在起作用、在领导管理,没有了共产党那些“书记们”的干预,这个行政系统只会运转得更好。
   
   共产党一垮台(或者只要开放党禁、报禁),一天之内会有一百、几百个政党出现,一个月之内就会有新的政治明星、政治势力出现。下次谁想当国家主席、省长、市长、县长,就要靠竞选来当。就这么简单。就这样逐渐过渡有什么可怕?有什么不可以呢?!东欧全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台湾也是这么走过来的,都没有流血,都没有暴力。中国人怎么一定就不行呢?难道中国人是低等动物?那种认为“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天下大乱”的人们,是最自我歧视的种族主义分子,是那些自认“自己是一条虫”、必须有共产党的金箍棒拨弄的成龙们才相信的。
   
   事实是,这个“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天下大乱”的概念,和当年虚构一个共产天堂让人们勒紧裤带去追求一样,今天,共产党又(在无数文化人的协助下)虚构一个地狱,把中国人吓死;用这个没有共产党领导,中国人就得下地狱的恐惧,让你满足现状,不挑战专制。中国人曾经被第一个谎言欺骗了半个世纪,在绝对封闭的环境下,有情可原;但在今天这种发达的信息下,在全球民主国家现状有目共睹的情况下,如果中国人仍然相信中共和那千百个御用文人们制造的谎言的话,不是他们的错,是我们的失职,是那些骨子相信自由的人没有把真话说到家,没有把最基本的理论、最简单的常识说到位。
   
   继续“进谏”,继续被杀
   
   共产党现在可以用“颠覆政府罪”抓人、判刑。但当你从一开始就清楚地喊出,我绝不颠覆政府,我只反对一党专制,恐怕共产党定罪也麻烦(他们不也弄一些多党花瓶吗)。当千百万的人都明确了不颠覆政府(没有全国大乱的恐惧),只抗议一党专制,那会是一股真正的力量。
   
   中国今天的经济繁荣,绝不是(!)共产党领导的结果,是亚洲人勤劳、有商业头脑的文化历史传统的结果之一,是海外以华人为首向中国巨额投资的结果之一。在有了民主选举、健全的保护个人私有财产的制度之后,中国的经济只能走向更加的繁荣;在有了公平的司法解决纠纷的情况下,中国社会只能更加稳定;在有了新闻自由的监督下,官商勾结的贪腐一定会大幅降低,民间的商业竞争才会更合理。更重要的是,在有了政治选择权之后,中国人才不再是奴隶,而成为自豪的自由人!
   
   从六四到今天,一路的教训都是,不清楚共产党的本质,继续做“进谏”的梦,那就等于在继续牺牲的同时,却起不到传播彻底否定共产党合法性的作用。至于很多文化人还停留在呼吁给六四平反的水平上(让屠夫说,你们是好孩子,我把你们当坏孩子杀了,杀的不太对),那就更没法多说了。
   
   ——原载《开放》2009年6月号;原题:六四的教训
(2014/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