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东北一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八)《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41651
   
   第六章
   1


   
   史海认识杨帆几个月之后,那一年悄然随风飘去,新的一年在小寒来临的伴随下进入到他们的生活中来了。
   一九八九年这个看似平淡的一年来了,半个月后的一天,史海和杨帆的学校进入寒假期。
   就在他们学校刚放假没有几天,在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日大寒来临的那一天,杨帆的哥哥要去外地收集写作素材,部队提供一辆吉普车供他使用,杨帆一看有车,就也想凑个热闹去玩,找到史海和他一说,史海马上同意,巧的很史海也正想利用一下假期去外地考察一下。
   杨帆的哥哥在部队宣传部门工作,而且经常在《解放军日报》及军事刊物上发表文章和作品,而且杨帆说她哥哥曾经出版一部武侠小说的畅销书,不过杨帆没有记住书名,她把看过的一段用刘兰芳说评书的腔调向史海表演了一番:“当反叛义士郭盖与情人小龙女走在光天化日下的树林中,一只暗箭射进情人小龙女的后背上,并从前胸露出了箭头,望着血染的情人,反叛义士郭盖仰天长悲嚎,上苍为此感动,大雨夹着冰雹从天而降。反叛义士郭盖骑马蹲裆提丹田气,千斤力气运在掌中,挥掌发出千斤力注入冰雹,注入千斤力的冰雹纷纷射向隐藏在四周密林中大内高手,顷刻间大内高手血流成河横尸林中无一活命。”
   那时说到兴奋的杨帆,也来个骑马蹲裆提丹田的姿势,向史海挥掌过去,“你怎么不倒地配合一下啊。”杨帆一本正经对史海开玩笑。
   史海也开玩笑说:“我也想配合啊,你看这天空也不下冰雹啊,只有这黑色的粉尘。要不让你哥哥把冰雹改这黑色粉尘吧。”
   ”真得让我哥哥改,这显得多真实啊。”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
   
   史海走前跟清华说让她帮助他照顾一下夏莲,清华让他放心出去,还说句“玩得开心些”。
   夏莲一晃来到家里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她始终没有走的意思,史海也没有和她多谈,担心会引起她的伤痛,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了。史海正好想借这个机会出去走走,留她一个人在家里让她静静的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也许等他回来时夏莲会给他一个答案的。
   
   史海来到一个约定的路口旁,很快一辆深绿色的吉普车停在身边,杨帆喊他上车。
   上车后,杨帆的哥哥把手伸向史海说自己叫杨海,史海说完自己的名字后,杨海笑笑说道:“我知道你的名字,看样子我们还是挺有缘的,都有一个海字,杨帆简直就是掉进了大海中。”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世界永远是浩瀚无垠的大海,我要在大海里扬帆做一个新时代的女哥伦布,也能希望发现一块可以自由呼吸的新大陆,让我的新大陆岸边也耸起擎起火炬的自由女神,让黑夜中的人们不仅不再迷途,而且是光明永存!”杨帆接过哥哥的话,把头探出窗外是一顿的兴奋和激动,她的头发在疾驰的车速形成的风力长发飘飘,好像是一面飘动的旗子。
   “看看我妹妹够疯够野的吧。”开车的杨海略侧头对史海说道。
   “我就欣赏她这无拘无束的风格,像空中带有哨音飞翔的鸽子,像草原无羁狂奔的野马,看到她你能感觉到生命真正意义上的存在,觉得人在真正的活着。”史海感慨的说道。“听杨帆说你是部队的作家。”
   “什么狗屁作家,我这次出去就想收集素材想写一部自己想要写的东西。我要去四川、西藏,感受一下那里的灵气,一个叫仓央嘉措喇嘛都能写出感天动地的诗篇,那是一股什么力量的杰作啊。”说完他轻轻的朗诵一首仓央嘉措喇嘛写的诗歌《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人生世事难料,谁也没有想到,杨海此去西藏的一行,竟成了他不久之后出家的一个前奏,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此文于2014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