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东北一虫
·对陈良宇案大快人心后的冷静思考
·法律的天平在为谁倾斜
·不受制约的权力是产生恐怖的根源
·如此问责,灾难中的死者怎能瞑目
·劳模成了一个让人可怜及作呕的东西
·黑暗笼罩在被拆迁居民的生活之中
·拆迁是把百姓推向灾难的系统工程
·一个欺人太甚的拆迁方案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居民拥有的《宪法》和其它法律赋予的权利在野蛮及暴力拆迁中遭践踏
·强制拆迁一旦实施,我将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居民楼已成危楼,现居住居民的生命与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
·血色矿难的背后
·是谁惧怕真实
·“见死不救”和“活人被送火葬厂”与“重视生存权”的背道而驰
·广告——一个对国人公开进行疯狂掠夺的行业
·岁末关注农民工:不要让拖欠工资阻断农民工回家过年的路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矿难,又是矿难!是谁在不断的制造矿难?
·难道你的存在就是矿难的代名词
·比灾难更可怕的事情是掩盖事实真相的谎言
·谎言是人民最大的公敌
·“汕尾血案“的断想及思考
·记住2005年12月6日这血色的一天
·祝愿新版《民主论坛》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
·是谁在限制公民的通讯自由
·请警察不要破坏我和女友的正常情感
·从几起杀妻冤案看中国司法制度
·人民没有权利,任何规定都是官员作秀
·莫以冷漠麻木的态度对待冤假错案 推动国家立法实施精神损害赔偿
·连战能演好童话剧吗?
·令人不解的传讯
·中国民主党不会成为历史
·由暂住证和狗证一窗口办所想到的种种对人的歧视
·在逆风中飞扬的民主旗帜
·从张林政治案件窥安徽省的政治生态
·“财产来源不明罪”与开脱罪责有何区别
·刍议“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危害性
·枕头风也能吹出廉正之花
·抗日战争60周年,让我拿什么来纪念你
·由许万平案想到了重庆的种种黑幕
·警察疯狂只为一个钱字
·人权记录恶劣的地方必然是腐败猖獗的地方
·把属于历史的归还给历史
·由一个小人物的人格想到了一个大人物的操守
·从朱久虎案看中国律师职业的高风险性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冷万宝2005年自选集》(上)
·石头下的种子——争取人权点滴录
·我是谁(又名: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要 脸 的 爱 国 者
·谁 是 谁 的 主 人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第五章

   1

   史海把夏莲带回家后的一个多月后,冬天来了,到了飘雪的季节。

   史海下班走到家门停下身来,拍打身上的雪花,推门进屋,看到邻居家里的小孩在夏莲的旁边,小孩穿着一件过膝盖的宽松的黑棉袄。史海知道小孩的名字叫欣欣,是住在公共厕所围墙旁搭建的屋子里。欣欣只有一个亲人,是他的父亲,人们管她的父亲叫阿球,但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来历,据说在讲阶级斗争的年代里,这个来路不明的人引起的居民委和当地派出所高度重视,还特意成立了一个调查组,但调查组从说话不全的阿球身上也无法得到具体有用的东西,更没有发现他身上藏有什么发报机,这里也不是什么海防前哨,所以他没有像《海岛女民兵》里的刘阿泰有那样多的特务嫌疑,虽然他们俩人都是四肢不全,刘阿泰一条腿没有了半截,但半截腿下是可以藏发报机的,而阿球胳膊虽然残废了一只,但还在身上悠荡的挂着,排出了可以藏发报机的嫌疑,英明的居民委和派出所后期也就对他的调查不了了之了。皇恩浩荡允许他在公共厕所围墙处搭建的屋子里居住,但条件是要保持公共厕所的卫生,也就是厕所的卫生由阿球打扫。这样一住就是十五、六年,在七、八年前,阿球的家里多了一个婴儿,这就是欣欣,欣欣是阿球拾荒时,在一个垃圾箱发现的,从此父女两人相依为命到如今。“海哥你回来了。”夏莲穿着一件清华多年前结婚时穿过的一件红色的线绨棉袄看到进屋的史海说道,史海笑着点点头,然后她走过来,用毛巾轻轻的把史海身上的残留的雪花拍打掉,接过史海脱下来的一件藏蓝色的呢子大衣挂在门口旁边的墙上。“今天来客人了啊。”“海叔叔好!”“小欣欣好!”“海叔叔,我以后常来这里听阿姨讲故事,好吗?”欣欣抿着小嘴,望着史海张口说道。“好啊,小欣欣。阿姨还会讲故事吗?”“是啊,阿姨讲的故事可好听呢,要不要我讲给你听啊?”“好啊,过来坐叔叔身边,讲讲阿姨给你讲的故事。”欣欣一蹦一跳来到史海身边,慢声细语的给史海讲起故事来:“阿姨说,她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飞到了月亮上去了,叔叔你说,阿姨在月亮上看到谁了?”“一定是嫦娥姐姐了。”“叔叔你真猜对了,是嫦娥姐姐。阿姨看到嫦娥姐姐坐在一个石凳上一个人在悄悄的流泪呢,”欣欣看到史海眼睛瞪大了一下,以为叔叔不懂流泪的意思,“就是坐在那里哭啊。”还给注解一下。史海马上说:“流泪是哭啊,这回我懂了。”“阿姨看到嫦娥在哭,就问嫦娥姐姐,你在这里长生不老,还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啊。嫦娥姐姐说,我才不是为了长生不老才到这里呢。姐姐问,那是为什么啊。嫦娥姐姐说,我是为了离开我邪恶的丈夫,才逃离到这个地方来的。后来嫦娥姐姐就对姐姐讲她的故事,嫦娥姐姐本来是和一个叫夸父的哥哥好,但那个叫后羿的坏蛋要强行娶嫦娥姐姐,但那时人们无法做坏事情,因为那时天上有九个太阳,在白天里是没有人敢做坏事情的,所以那个坏蛋就想把太阳全都用箭射下来,好让天上没有太阳,那样那个坏蛋就可以在黑天里把嫦娥姐姐抢回家里做媳妇。叔叔你说这个坏蛋坏不坏。”“坏,够坏的了”史海看到有些生气的欣欣赶紧回应,“那后来了呢?”史海也感到故事的新奇,真不知道夏莲是听谁说的,还是自己编出来的,他看了一眼夏莲,夏莲薄薄的嘴唇露出涩涩的笑容看着他,然后起身去了外屋地厨房。“后来和嫦蛾姐姐好的哥哥知道了,哥哥很生气的说,抢我媳妇不说,还要让人们生活在黑暗之中,那还了得。那哥哥都没有和姐姐说声再见,就往太阳住的地方跑去,想告诉太阳爷爷赶快藏起来啊,哥哥饭不吃,水不喝,就是一个劲地往太阳爷爷家里跑啊跑啊。可那个坏蛋实在是太坏了,还没有等哥哥到太阳爷爷住的地方时候,那个坏蛋就把天上的太阳给射下了八个,当那个坏蛋用最后一只箭射太阳爷爷的时候,哥哥用尽所有的力气跳到空中,哥哥用身体当住了那个坏蛋的箭,终于保住了一个太阳爷爷,哥哥身上留了很多的血,阿姨说现在大河大江里的水都是哥哥的血变的,海叔叔真是这样吗?”“是这样的,那是好人的血变的。”史海被这个故事感到得眼睛都有些湿润。“哥哥走了以后,那个坏蛋就把嫦娥姐姐抢了去,因为天上就剩一个太阳了,不会总是白天了,那个坏蛋就趁太阳爷爷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把嫦娥姐姐抢走了。那个坏蛋每天在黑夜里干老多坏事了,还把其他姐姐也抢回家,还欺负人,那个坏蛋要是喜欢的东西,别人不给,就打人,完了还杀人,姐姐知道哥哥死了,是好难过的,总流泪,”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史海。史海马上接茬“流泪就是哭的意思。”“对,姐姐每天都哭着想哥哥,还恨这个坏蛋每天在黑夜里尽做坏事。”“那嫦娥姐姐老这样,那怎么办啊?”“海叔叔你别急吗,有一天姐姐偷着把那个坏蛋能升天的药吃了,就飞到月亮上了,但嫦娥姐姐老想哥哥啊,知道姐姐为什么流泪了吧?”“知道了,欣欣故事讲得真好。”这个故事对史海似乎还有另一种意义,这个故事好像就是天朝历史发展的微缩版,但史海怎么也不会想到欣欣所讲的故事却是发生在夏莲身上的一个翻版的故事。 “饭好了,”夏莲开门端着菜盘进来,“我做了几样好吃的东西招待我们的小客人了。”“好啊,那赶快让我们的小客人入席啊。”夏莲把饭菜端上来,三个人围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夏莲不时的给小欣欣夹菜。“叔叔、阿姨还有我爸爸,如果我们是一家多好啊。”欣欣一边吃着,一边天真的说着。吃完饭,天已经黑了下来,“夏莲,我们一起把小欣欣送回家去吧。”“回家了,回家了。”欣欣在地上拍手跳了两圈,八岁左右大的欣欣与同龄孩子相比,她就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脸色黄黄的好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他们走出家门,一人牵一只小欣欣的手。他们来到公共厕所围墙上搭建的屋子门前,敲了两下的门,屋里有人在说话:“进来吧,门没有锁。”史海拉开门进去,一股酸楚的味道迎面扑来,史海眉头不自然的皱了一下。“是史老师啊,赶快进来啊。”屋里的灯光是极其的暗,屋里除了一张简单的床及简单的做饭用具外,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对了,还有的就是人被昏暗的灯光投到墙上的身影。“来床这边坐。”欣欣的父亲用手扑了一下床上,是想掸下床上的灰。史海拉着夏莲坐在床边上。小欣欣蹲在屋角处,洗盆里的东西。夏莲看到这里,马上走了过去,蹲在地上,把盆放到自己跟前,盆里的水很凉很凉,有些冰手。“阿姨,衣服我会洗。”“阿姨知道你会洗。”夏莲的眼泪几乎掉了下来,用沾水的手擦了一把眼睛。

(2014/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