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
东北一虫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刍议义务教育的空缺及教育产业化的弊端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对百姓不要太冷酷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在五一劳动节中祈祷农民工早日摆脱悲惨的命运
·律师也是弱势群体
·任命的村官滥用权.民选的村官难维权
·拖延义务教育实施就是严重违法
·不为百姓利益负责的权力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最大障碍
·悼念及缅怀林牧先生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何时做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再悲哀——有感于唐元隽出逃
·政治钟摆
·你们误解了刘刚先生——给纪晓峰先生书
·我被第六次非法抄家──给国际社会及联合国人权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紧急呼吁书——关注逃往台湾的民运人士唐元隽
·请美国政府出面给予唐元隽政治庇护──致美国国务院的公开信
·谈谈中国民主党的发展问题──回世遵先生书
·不要用践踏人权方式来迎接新年 -- 关注杨天水和许万平及郑贻春的人权状况
·今天被传唤经过
·我的控诉
·东北三省民运人士原定“五四”座谈会被公安当局封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

   第四章
   


   史海认识杨帆几个月后的一天,那是在1988年7月7日那一天。两人在校园的路上散步,那天的风很大,风中裹着沙尘。杨帆穿着一件红色的体恤衫,用一块纱巾裹住了脸,史海带着一副墨镜,两人在校园的路上慢慢的散步,那路很短,两人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杨帆发现校园的林荫路延伸到一道高高的围墙处嘎然停止了,靠墙角那里有一个封闭的小门,墙那边有高耸的白桦树,而且是很多,差不多形成一个树林。 “这里通向白桦林的路为什么封死了,夏日里在林荫树下读书或聊天,不是很好的去处吗?”杨帆有些不解的问史海。“封闭也许是为了遗忘吧。”史海低声的说着。杨帆看他的脸上有些凝重,“看你的表情,好像那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似的。”说完也不等史海回答,就快走几步到墙角的门口处,好奇好像是人的天性,这种好奇的东西也许是人类与其他不同种类不可同日而语的东西,正是这种好奇的东西存在于人的大脑中,才会促使人的思维发现新的世界及创造前人难以想象的东西。杨帆在门口处想通过门缝能看到里面有什么好奇的东西,但陈旧生锈的铁门严丝无缝的堵在墙上,任凭杨帆怎么费劲结果都无济于事。“你真想看那边有什么吗?”“真想看,急死我了,叫你一声哥哥,想想办法。”史海看她急的有些抓耳挠腮的样子,“如果看不到,恐怕你真要变成抓耳挠腮的孙猴子了。”史海走到墙边,蹲在地上说道“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你就能看到你想要看的东西。”杨帆也没有客气脱掉鞋踩在史海肩膀上,史海慢慢的站了起来,墙两米多高,杨帆站在史海的肩上有三米多高,她按住墙头稍用劲坐在了墙头上了,里面是很大一片白桦林,树下蒿草丛生,那野草有一米多高把地面几乎给遮盖住了。“除了墙外能看到的白桦树外,地下都是蒿草,也没有什么啊。”杨帆好像有些失望的说道。“是吗?想下去看看吗?”史海的话让她有些犹豫,“下去,怎么下去啊,这么高。”“我下去接你。”杨帆这才注意史海已经蹲在她的旁边了,“你什么时候上来的,那么高怎么上来的。”“飞上来的,都有一会了。”说完把鞋给杨帆。杨帆坐在墙头上穿好鞋,也没有多问史海是怎么上来的,史海已经落到了杂草丛中,半截身露在外边,杨帆把住墙头身体顺墙而下,史海抱住杨帆的腿,让她松手,开始杨帆有些不敢松手,人往高处上一般胆量还是有的,但从高处往下来就是有些担心,这和握有权力的人心态差不多,在高位总是能把心放在安全处,但如果让他下来心就会悬在空中。不管怎么说,杨帆还是松了手,手里握着毕竟不是权力吗。她刚落地,就听到杂草从中发出一阵声响,并看到杂草出现一溜烟的晃动,草地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窜逃。冷丁杨帆还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史海。“土八路的干活,不要怕,是只兔子。”杨帆松开史海,用手拍拍胸,“地雷的秘密被我发现了,我的乖乖。”杨帆也开起玩笑来。“真正的地雷就在前面,小心些。”史海说完往前走。杨帆以为史海还是开玩笑,也没有说什么,就跟着史海后面走,走不多远史海停了下来,杨帆往旁边走了几步,随后“妈呀”一声人不见了。史海顺着声音来到她的身边,看见她坐在草地上,史海想拉她起来,“我的脚陷在好像一个洞里了。我往这边刚走几步,踩到一个土堆上,就陷了进去。”“腿疼吗?”“还好,土挺软的。”史海弯腰抱起杨帆,“刚才我说小心些,真正的地雷在这里呢。”“真有地雷的秘密啊?”“真有,不过说出来,你可别害怕。”处在杂草从中的杨帆怯怯的看着史海,疑惑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为这里有曲径通幽处呢,幽处没有看到,好像来到了地狱的入口处。”“对于一些人而言这里真的是他们进入地狱的入口处,这里是一块墓地,埋葬着六十四条生命的坟墓。”听到史海说这里是墓地,杨帆的后背感觉直冒凉风,并感到头皮发麻头发有竖起起来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学这么长时间,怎么没有人说过。”“对于一个有健忘症的民族而言,遗忘是这个民族思维方式的核心。”“别发感慨,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史海靠在一棵白桦树上,透过金黄色茂密叶子的缝隙,仰视了一下天空,天空依然是煤烟尘埃均匀地悬挂在那里,淡黑中浮现些灰色。那曾经印在上面厮杀及血光飞洒的画面已经被铁城钢铁厂的烟囱里无休止冒出的浓烈的黑烟慢慢的遮掩住了,尽管这悲剧发生时间才刚刚过去二十来年,除了那些死者家属内心深处还无法挥去伤痛外,还有几人记得曾经血染的故事。“这里埋葬的都是在这里曾经上过学的学生,那时他们的年龄很多都不到二十岁,最大的也不过是二十岁刚出头,但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这些人为捍卫毛泽东思想,由于观念的不同,他们动起了刀枪,在这片白桦林中互相对射和厮杀起来,结果双方死了六十四人,其中还有一对恋人,悲哀的是恋人并不是同一阵线的战友,对射厮杀过程中两人为保卫自己认为纯正的毛泽东思想,谁都没有妥协,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来证明自己的认识或思想是绝对正确。现在人们知道这件事情,也许认为他们太愚蠢幼稚,但他们那时认为自己的行为绝对是正确和光荣的。实际上他们不过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已。事后人们把他们埋葬在这白桦林树下,但没有留下墓碑。刚开始人们还知道是谁埋葬在这里,而且也有人过来祭奠一下,在批‘四人帮’时候,这里还是声讨‘四人帮’罪行的罪证,还有人以他们作为素材曾经拍过一部叫《枫》的电影。但事过境迁,随着‘向前看’的指示出台,这里渐渐无人问津,后来官方干脆把这片白桦林用围墙圈了起来,原来学校通向里面的路也被封住了。再后来的这里,基本被人彻底遗忘了。”史海说完这里长叹了一口气,“现实有时要比历史还无情。不过即使人无情,但万物还是有情的,你看这每棵白桦树上到处长满眼睛,在看着埋葬在地下的亡魂,在记着他们不幸的故事。”“真的,树上真的长了好多眼睛啊,而且每只眼睛都是大大的睁开的。”杨帆细看身边的白桦树,果然上面到处是一只只眼睛不知疲倦注视着眼前存在的东西,并通过高耸的树干透过好像血染的叶子向空中延伸,空气中仿佛有一个电波在接受这里发生的故事,并不断向外界传递信息,诉说一个似乎是古老而又不遥远的哀怨故事。“史海你快过来看,这里还有一块倒在地上的石碑,好像还有字。”杨帆把石碑上端的尘土去掉,露出“红卫兵之墓”几个字,“下面一定是死者的名字吧,”她边说边用手拂去上面的尘土,念着石碑上露出的字:“泪,变成了冷漠的灰荒草掩盖了坟碑
   死者带着可笑的自豪依旧在地下长眠
   
   在狂想的铭文上湮开了一片暗蓝的苔影
   
   不幸的幸存者呵默默地可在追悔” “在这里已经找不到死难者的名字了,那是诗人顾城曾经写的诗。”“在伟大的悲剧导演诞生的地方,悲剧在这宽银幕上真是无时无地不在上演,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那以往上演的悲剧与如今的时代上演的悲剧真是望尘莫及、小巫见大巫啊。我们这一代肩负着历史使命,即使是任重道远,也应该是责无旁贷,奋发图强铲除这产生悲剧的根源。”杨帆身上的血在涌动在澎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的国歌歌词在胸膛里乱撞。“别感慨了,还是年轻人气盛,慷慨激昂、意气风发、激扬文字指点江山。”“就好像你已经是老古董似的。”“时间也许是加速石化的催化剂,我的心也许真的是成了化石了。”“你就是化石,我也要孵化出新的生命。”“认识你我真的好像是重新活了一次,谢谢你。”史海说完一把搂过杨帆,他感到自己身上的血在流淌,身体的温度似乎也显示了出来,那高高挺拔的白桦林的叶子此时好像在他们眼中由金黄色演变成血红色,那叶子好像在诉说着什么,那树干上的眼睛又好像在记录着什么
   
   

此文于2014年06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