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人间与地狱是门里门外的一瞬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只有面对,才会有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抓孩子就是扼杀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反宪政结果谁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扩大自由裁量权必导致侵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维权本质是社会的稳定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反普世价值将把国家引向何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夏俊峰死了,同时不知道让多少关注的人的心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知识分子的勇气与恐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与其搭便车不如铺延伸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对文革必须从根源上反省,否则会死灰复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当国家机器对不同人采取不同标准时,法治不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解决冲突的倾向性不能偏离民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良知无价》(被屏蔽掉的帖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希望有一天民间批评也能摆在桌面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防止左的暴力语言变成现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为什么放纵暴力语言市场的泛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对文革不进行彻底反省,重蹈覆辙不可避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反省文革暴力语言在今天泛滥的根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连战异想天开想上大路享有言论等自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难以判断那些言辞是正常言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文革暴力语言横行,理性言论常遭封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朱镕基在任壮志未酬,谁之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对官员一厢情愿,后果或难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敏感常常与掩饰及脆弱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第三章

   史海与杨帆要去的钢铁厂,全名叫铁城市东方红钢铁厂,这个城市上空的大黑锅就是这个东方红钢铁厂的伟大杰作。钢铁是这个地区的重要特色的东西,这个城市给人感觉像钢铁一样沉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总是能看到或感觉到铁的东西存在,在这个重金属无处不在的世界里,城市原来的名字逐渐被人遗忘了,铁城却成了这个城市专有的名称。铁城的天空仿佛像一口大黑铁锅扣在生活在这里的土地上,刚开始人们还不太习惯这样的感觉,但天长日久人们也就慢慢习惯这样的环境了,习惯有时是动力,自然引导人们往好的方向反正,但同时也可能成为惰性,让习惯这种生活的人们慢慢失去热情、激情,而心态会变得麻木及冷漠,是非观念也会慢慢变得模糊甚至消失。史海和杨帆走进东方红钢厂总部的大门,来到一个会议大厅的门口敲了几下,门裂开门缝,然后门半开,一个身高也就是一米六五左右的人,表情严峻的青年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把拳头举到太阳穴处,并说了一声:“消灭法西斯!”史海也把拳头举到太阳穴处说道:“自由属于人民。”杨帆看了差点笑了出来,史海用胳膊轻轻的碰了她一下,杨帆下意识的伸了一下舌头,做了一个鬼脸。不过这一切都被开门的人看到了,但他的脸上并没有露出表情,他握着的拳头松开伸向史海,“你好,史老师。”“你好,韩流同志,这是杨帆同志。”叫韩流的没有把手伸向她,只是冲她点下头,并说了句:“两位里面请。”“不用客气。”杨帆的话刚说完,后面的门又有人在敲,随后又听到“消灭法西斯”和“自由属于人民”的声音。实际上这在当时那个年代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两句话是一部名字叫《宁死不屈》电影中台词,时代的不同但含义似乎没有发生变化,这也许是一些朋友聚到这里的原故。杨帆边跟着史海往里走边说:“怎么跟地下游击队似的,都什么时代了?!”“这是理想主义者对追求真理过程当中的一种庄严神圣的表达。”“真没有看出来你那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还有另外的一面。”史海虽然是大学老师,但在杨帆的眼里,平时在学校里他根本就没有老师的样,师道尊严被他祸害得一塌糊涂威风扫地,想当年那个反潮流的革命小将黄帅要是同史海比起来估计都是望尘莫及。虽说学校众多领导和老师对他有非议,但碍着校长的面都有些收敛,在天朝文化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的,用句难听的话讲,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们不知道什么原因,袁茅之校长从那里弄出来的这个宝贝,但他们猜测史海和袁校长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就是有什么利益关系,如哪位什么高干家的子弟。然而这些对于那些专门专研世界上最没有用处问题的领导和老师们一直是个谜。虽说学校众多领导和老师不喜欢他,但学校的学生却背道而弛超乎寻常的喜欢他,尤其是喜欢听他讲的课,在课堂上,史海走进教室第一件事情要做的就是让学生们齐声合唱《东方红》歌曲,每当学生唱到“他是人民大救星”歌词时,他也会跟着大声歌唱这一句。等学生唱完后就开始讲课,他上课从来没有看过他拿过什么教科书,但讲起课来是海阔天空,感到地球都在震动。他讲课有一个特点,每次上课时间只有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时间留给学生提问题,或者同学之间进行讨论,他的教学方法特受学生欢迎。等到下课前再让学生齐声高唱《国际歌》,这首歌他同样跟着学生唱其中的一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最初这种课前和课后的唱红歌做法,有的老师以为他不过与众不同,出出风头而已。但有的老师久而久之认为他是别有用心,不怀好意,居心叵测。但不管怎么样说,这毕竟是唱的是革命歌曲大红歌啊,再说天朝几十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早上新闻报纸摘要之前播放一遍《东方红》音乐,晚上新闻联播之前放一遍《国际歌》音乐。别看老师有异议,但同学喜欢啊,而且其他专业的学生还经常去听史海老师讲课。杨帆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实际上还是没有少去听他的课,听了他的一些课,让她对历史的真相了解的更多一些,在以往的教科书里,学生对抗日战争的历史只停留在官方的编造上,那时真的是以为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国民党躲在峨眉山上等胜利后下山摘桃子。然后事实上正好相反,真正浴血奋战的是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的军队,真正躲起来的倒是共产党,最荒唐的是本来是流寇却说自己经过长征去北上抗日,日本占领了中国大部分地方,但惟独北边没有,去日本鬼子不在的地方去抗日,就连这样的谎话都敢说的政党,能指望它真诚了为人民服务,鬼都不信的事情,但天朝下的百姓信,这就是愚昧教育及洗脑的结果。听了史海的讲学,不仅喜欢听他标新立异的课,也喜欢上了他这个与众不同的人了。就是那场意外“撞人事件”也可以说是她精心策划的,只是自己成了飞人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她平时观察史海经常在这里散步,本想演一出什么奇遇或是邂逅剧,结果弄成一出苦肉剧,还好不是美人剧。但不管怎么样说,杨帆还是实现了她第一个能和史海在一起的愿望了,要知道在学校里有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要和史海建立各自想要的关系呢,杨帆感到自己是一个胜利者。会议室里放着摇滚歌星崔健演唱的《一无所有》歌曲:脚下的路在走,身边的水在流,可你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歌曲反复在循环着播放。两人找个地方坐下,杨帆好奇的看着陆续进来的人,其中进来的一个人双手端着一包好像沉甸甸的东西向他们这面走来,史海看着那人过来从桌旁站起来向那人走过去并接过那人手中的东西放在杨帆跟前的桌子上,对杨帆说道:“这是我过去的一个学生,叫汪功全,现在在省委宣传部里工作。”杨帆向史海介绍的人笑一下说声:“你好!”“你好!”汪功全对杨帆点下头,对史海说道:“你要的东西,我在新华书店托人给你弄到了,凡是已经出版的基本都在这里了。”他说完把桌子上的包裹打开,露出一摞64开的书,杨帆对书还是挺感兴趣的,对书感兴趣好像是那个时代的特征,她拿起一本书,书名是《人的现代化》,这书是‘走向未来丛书’中的一本,这套‘走向未来丛书’是当时很受欢迎的,而且一直在出版,直到枪响和履带的声响出现后,丛书才落下帷幕。杨帆翻看着书,耳边的音乐在不停的播放,直到韩流从门口回到会议桌前,歌曲才停止播放。韩流走到汪功全跟前,伸手握着他的手说道:“真是感谢你了,一下子弄到这么多这套丛书,我看过其中的几本,确实是写的不错,这些书对读它的人来说,对人生未来的走向一定是会有很大的帮助的。”“客气了,我老师托我做的事情,我敢不完成吗?”汪功全说完冲史海笑了一下。汪功全在铁大就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高材生,本来学校打算留他在校任教,但因他文章写的好,被省委宣传部的一位领导欣赏,一纸调令,级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岂止是一级啊,学校是干瞪眼,眼睁睁看到人走,在那个时代如果有真才实学还是有可能有机会显山露水的。汪功全外表形象一般,戴副眼镜,有点酒糟的鼻子在脸上显得有些突出,瘦弱的身材,个头也就一米七十多点,但他说话诙谐幽默给人轻松感。他最近来到钢铁厂搞调研然后形成报告供领导决策时参考,那时是计划经济,钢铁厂的发展规划不是由市场来决定,而是由领导拍脑袋决定。来厂期间他去学校刻意去看望了史海,史海后来把他介绍给了韩流,韩流对他的渊博学识很钦佩,两人一见如故,在一起谈朦胧诗,在一起聊马斯洛人生的五个需求层次理论,对天朝人活着单纯满足最低层次需求就戛然而止而感到悲哀,在一起探讨华生行为主义心理学有关人在环境的条件反射的问题,每次两人见面谈论问题特别投机,还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汪功全比韩流小一岁,但韩流感觉他的学问要比自己的水平不知要高出多少,并时不时地要求他来“民主沙龙”进行演讲,他讲的主题基本是围绕中国未来的发展如何避免暴力革命的发生,采取如何的有效的方式促使中国走向健康发展的轨道上。汪功全和韩流握完手后,说道:“我这是抽时间给你们送书,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今天就不参加座谈会了,抱歉。”“你对沙龙活动就够支持的了,感谢还来不及呢,我们来日方长。”说完韩流陪着汪功全从会议厅里往外走,在走到门口时,汪功全停下脚步从身上的挎包里拿出两本书递给韩流,韩流接过书一看书名是《河殇》和《乌托邦祭》,有点不知说什么好了,汪功全推他回去,说那边人还在等他主持呢,他和韩流走到门口之前和史海说了声再见。韩流送走汪功全后,刚要关门,有人推门走了进来,进来的人举起拳头说:“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韩流轻声回答后,问道:“你怎么不早点过来。”“师傅对不起,我去报名参加今年的自学考试准考证了,报名参加考试的人特别多,所以来晚了。”说这话的人是陈默,他今年不到二十岁,是韩流的徒弟,现在一直跟他在一起工作。陈默除了工作积极外,喜欢写诗,业余时间通过自学参加了省里主办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科目。由于之前那个时期天朝处于文化专制阶段,为了大搞愚民工程关闭正规高等教育学校,因为很多人丧失了求学的机会,改革开放之后,让很多人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为了不被时代的潮流所抛弃掉,很多人为了弥补人生在教育方面的造成的损失参加了自学考试,韩流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在去年拿到了自学考试全部科目的合格证书,在师傅的影响下,陈默也参加了自学考试,目前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科目,拿下这个科目就可以毕业了。“希望你今年顺利通过考试拿到毕业证书,先进去坐吧。”韩流说完这话,回到会议桌前说道:“各位朋友你们好,欢迎各位参加‘民主沙龙’研讨会,在研讨会开始之前,我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史海老师委托的朋友为咱们‘民主沙龙’需要的有关‘走向未来丛书’出版的书基本上都弄到了,”他说到这里把手中汪功全送他的那两本书放在桌上,拿起一本《走向现代化之路》的书,继续说道:“我之前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书中的内容启蒙的意义是非常巨大的,丛书编者在献辞中引用马克思这样一句名言:‘思想的闪电一旦真正射入这块没有触动过的人民园地,德国人就会解放成人。’今天,照亮我们民族思想觉醒的闪电,就是自由与民主。这套丛书大家可以互相读一读,一定会是受益不浅的,我在这里替大家谢谢史海老师的朋友了,”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史海,史海对他摆摆手,意思别客气。韩流接着说道:“另外按以往的惯例,只要有新人参加,到会的朋友各自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先请今天新来的女士介绍下自己吧。”当杨帆看到韩流伸手邀请她时,就站起来毫不客气的介绍了自己,然后坐下来听其他人介绍自己。参加“民主沙龙”的人差不多有三十多人,他们的身份有铁厂的工程师、工人,有在铁城工作的律师、学者,等等。韩流是钢铁厂炼钢车间的炉长,看过电影《火红的年代》的人想必不会忘记在通红的炼钢炉前,有人拿着长长钢钎不时捅炉里沸腾的钢水的画面吧,在现实中他就是电影画面里干活的那个人。他个头不算高,眼睛是单眼皮,嘴角旁有一个明显的疤痕,那疤痕是他小时候肚子饿得不行的时候,扒锅台偷吃东西时脸磕在锅沿上留下的纪念品。他其貌不扬,属于扔进人堆里就失踪的人,然后就是这样的普通工人却是“民主沙龙”的发起人及主持人。在天朝作为普通人能有民主意识并认识到民主具有防范悲剧重演的力量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寥寥无几,然而在天朝具有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往往为了一口面包,要不成了犬儒主义者,要不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为虎作伥。也许正是由于天朝目前的思想状态,作为普通工人能站出来推动民主的发展,这种精神不仅让知识分子汗颜,也让普通人重新对以往那所谓谁执政,自己都是百姓的观念进行重新思考,要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有什么样的政府观念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政府,没有更多民众参与而产生的政府,是不可能真正体现民意的政府。只有民众认识到这一点,政府才会成为自己的政府,否则这个国家一旦出现危机,首先成为祭品的就是百姓。韩流谈论的问题没有什么深奥的大道理,几乎是深入浅出,即使是普通人都能听得懂。理论一旦变成玄学,就会成为空中阁楼的摆设或庭院中盆景的东西了,要不无人问津,要不成为寥寥无几的几个人的玩物。韩流泛泛的讲了天朝一些阶层对民主认识的看法之后,就有关国家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发表了他的看法,杨帆对韩流所讲的特别认同,尤其是当他说道:“个人绝不是国家的附庸,国家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个人服务的工具,它必须保障一切个人在公平及公正的环境中自由发展,绝不能成为少数人把持权力及谋取利益的工具,如果做不到这最基本的一点,那么它就失去存在的价值。”杨帆没有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有如此高的水平,假如天朝这样的人能多些,可以说是国家之幸,国家之福啊。但杨帆不知道,韩流读过的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得到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