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扩大自由裁量权必导致侵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维权本质是社会的稳定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反普世价值将把国家引向何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夏俊峰死了,同时不知道让多少关注的人的心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知识分子的勇气与恐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与其搭便车不如铺延伸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对文革必须从根源上反省,否则会死灰复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当国家机器对不同人采取不同标准时,法治不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解决冲突的倾向性不能偏离民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良知无价》(被屏蔽掉的帖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希望有一天民间批评也能摆在桌面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防止左的暴力语言变成现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为什么放纵暴力语言市场的泛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对文革不进行彻底反省,重蹈覆辙不可避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反省文革暴力语言在今天泛滥的根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连战异想天开想上大路享有言论等自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难以判断那些言辞是正常言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文革暴力语言横行,理性言论常遭封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朱镕基在任壮志未酬,谁之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对官员一厢情愿,后果或难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敏感常常与掩饰及脆弱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第二章

   史海把夏莲带回家的翌日——1988年10月9日的那一天。

   史海从学校医务室刚出来走不远,就听见有人在喊:“史老师。”听到声音他就知道是谁了,他转过身来看到向他跑过来的一个上身穿着绛红色皮夹克的女学生。“你怎么从医务室里出来啊,身体不舒服?”女学生关切的问道。“没有多大问题,可能是昨天晚上被雨淋了一下。”“真没有问题啊?”女学生用手摸史海的额头,“好象有点热,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女学生的举止言行显然是与史海不是一般的关系,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虽说在大学里明确规定在校师生是不允许有恋爱关系的,尤其是公开的情况下。但史海与这个女学生却对校规的禁欲主义不屑一顾,因为他们知道教育部门这个自作主张的东西与宪法赋予的恋爱和婚姻自由的主张是格格不入的。尽管他们的正当行为遭到不断的非议,但两人依然是我行我素,任情感在自由的天空中飞翔。

   史海回到办公室坐在桌前,望着窗外校园里的一条林阴小路,最初认识杨帆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帘。

   那是夏莲来史海家里半年前的一天——那是在1988年4月4日的那一天。

   “站住,快站住,不许动。”那一天正在校园的小路上漫步的史海,听到背后有莫名其妙的焦急的大喊声音,他不知道是让他别动,还是让其他人站住什么地方别动,反正他是听话了,站在原地不动了,史海虽说是站住了,但有一个东西却无法让他站住,一个东西在他的后面用劲的撞了一下,把他向前撞出去好几步远,随后一阵哗啦声响,就看见一个东西比他还快,从后面闪电般冲到他的前面并倒在地上。史海楞眉楞眼的看到倒在前面的东西,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同学。那个倒在地上的女同学呲牙咧嘴的怒视着不知所措的史海,恨恨的说:“看什么看,像个傻子似的,还不赶快拉我起来啊。”史海被这飞来的天祸还没有摸着头脑的时候,对方却先发制人了。也是,对方都这么着了,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虽说眼前的这位有些夜叉,但不管怎么说也得先救死扶伤,惜香怜玉啊。“你叨咕什么呢?”“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都是我的不是,让一个大小姐倒在我面前,又不是过年过节的,这不是折我寿吗,什么时候得罪你了,我也不认识你啊。”“还说,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这回我要是有个好歹,一辈子得你养活我。”史海把她扶起来的过程,那个女学生嘴就不闲着。听她的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讹人的事情先放一边,先看看那里摔坏了没有?”“你以为本小姐是面捏的,纸糊的啊,小气样,真以为我要讹你似的,不过还别说,我还真喜欢你,小心我要演一出凤求凰,怕了吧?”这个人脸怎么,史海在心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学生马上说:“不要继续想下去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她这样一说,史海差点笑了,但老师要为人师表啊,所以脸还是一副阶级斗争的严肃相。那女同学站起来用手扑了扑了身上的灰尘,她穿的是一条白颜色的裤子,裤子右膝盖处明显的留下下一处污痕。“这条白颜色的裤子是我特别喜欢的,这下废了,都怨你。”说完用拳头捶了史海右肩头一下。“青山还在,还怕没柴啊。”听他这样一说,女同学乐了,“你好,史老师,我叫杨帆,85级中文三班的。”杨帆边介绍自己边把手伸了过来,史海没有任何意识就把手也伸了过去,但不知为什么当史海的手刚碰到杨帆的指尖时,手马上缩了回来一些,不是史海封建,也不是没有礼貌,而是他的手刚碰到杨帆的手时,他的手就好象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击了一下,而且这电流好象一直流窜到心房,感到有些心悸。与此同时杨帆好象也经历了同样的感受,两人的手都同时缩回几寸,而且两人是面面相觑,久久凝视对方无语。杨帆属于那种无拘无束性格的人,高挑的身材,梳着很随意的马尾头,一双大大的闪着灿烂笑容和充满灵气的眼睛,没有化妆的脸显得一种特别清纯的自然的美,她的形象会让人不由自主想起“清水出芙蓉,天然来雕琢”的诗句来。最后还是史海打开沉默说:“看看害你的家伙是不是受伤了。”史海扶起刚才撞他后面的自行车,把摔歪的车把正了过来,看看车链子没有掉,“还不错,车子他老人家还没有问题。”说完把自行车要给杨帆。“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推啊,是不是想让我再撞你一回呀,让我再摔一下了啊,送我回家。”她也没有等史海反驳,就把自己当成了领导,对他下起了命令来。对于平时天地人都管不着的史海,对于她的命令似乎好像是无法抵抗似的,不由自主地推着自行车跟她走了。在送杨帆路上,“奇了怪了,学校的马路也不算窄了,干吗要撞我啊,还让我不许动,站那不许动是不是瞄准不费劲啊?”“别损我了,我这不是刚学几天骑车吗,那能不犯错误啊。”“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啊。”“你看,我的裤子不是也交学费了吗。”两人好象从来没有陌生过似的,边走边说笑的来到一个小饭馆,两人各自要了碗炸酱面。“史老师你写的《鲁迅再生之死》太有穿透力了,中文系的同学们想请你改成舞台剧,准备在纪念五四青年节时演出,那样不仅仅是对五四运动的一个纪念,同时也希望引起学生们的深入思考。这时饭店的音箱响起一首名叫《站台》的歌曲,史海看着充满激情的杨帆,并听着歌曲,随着乐曲,歌词在嘴边流淌:长长的站台,哦,漫长的等待,长长的列车,载走我短暂的爱,喧嚣的站台,哦,寂寞的等待,只有出发的爱,没有我归来的爱,哦,孤独的站台,哦,寂寞的等待,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杨帆也把注意力转到歌曲之上,听完之后,感慨的说:“难道真的只有出发的爱,难道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他们从饭店出来,谁也没有说话,默默的行走着,而且感觉脚步特别的沉重,并感到头上的天空中悬着一个更加沉重的大黑锅似的东西,有随时落下的感觉。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路灯寥寥无几,而且显得特别的昏暗,路上也几乎没有了行人。

   不知不觉走了很长时间的路,他们来到一个独立大院门口,大院门口上的灯在夜晚中显得特别明亮,院门里的二层洋楼的窗口的灯光透过窗帘有种暖暖的感觉。“这是你家,这里好象是部队楼房,而且不是普通军人住的地方。”“进屋坐坐吧。”杨帆伸手拉住史海的手。

   史海没有应声,眼前突然好象出现什么,是海面,还有巡逻艇发出刺眼的探照灯照射海面上,灯光下他和身边的几个人拼命的往香港方向游去,随着一阵来自巡逻艇上的清脆的枪响,探照灯下的泛起了红色的海水,他沉入了水下,等他到了香港岸边,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他没有往前走,站在海岸上望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城市好久后,他闭目又想了好一会什么就毫不犹豫返身又跳入了大海中游了回来,那年他十八岁。之前他想逃离那带给他噩梦般的地方,但当他真的是踏上自由的海岸上时,他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让他家破人亡的地方。

   “想什么呢?走吧,进去坐一会,别看家里的灯都亮着,但家里今天晚上没有人,父母去看来这里演出的部队歌唱家李双江的演唱会去了,”说到这里她还放声唱了几句那个演唱家拿手的那首《小小竹排江中游》的歌,当她唱完“红星闪闪亮,照我去战斗”歌词,问史海唱的怎么样时,史海从瞬间的噩梦中醒了过来,没有回答杨帆的问话,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杨帆走进了这座平时普通人无法进入的地方。杨帆住在二楼一个房间里,屋里整洁简约,一张木制的单人床竖放在右边的墙边,床对面墙边放着一个书架,床与书架中间靠窗前摆放一张写字台,窗户一半被带有方格的窗帘遮挡着。窗台上放着一盆盆栽的正在盛开的向日葵花,圆圆的向日葵周围长满金黄色的舌状花。杨帆按动录音机播放的键子,一首悠扬又略带哀伤的萨克斯曲子在屋里轻轻地回荡。

   “史老师,你在想什么呢?敲门没有反应。”史海看是杨帆推门进来,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不是说好了,去钢铁厂会议室吗,你忘了?”“没有忘,我们走吧。”“吃药了没有?”“吃了点,没有什么大碍。”两人说着推门走了出去。

(2014/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