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3日)《文革余孽们怎么有脸提郁达夫呢?》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记住不能凌驾宪法之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人家好赖处死的是别的国家领导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不可质疑的东西一定是会阻碍社会文明发展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看客更知道舞台是属于每一个人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四川抓了不少贪官与商人——有好戏看》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帖子可能又被和谐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焉知人家那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美那是生命的灵魂》——写给最美女囚徒李焕君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述而不作”是特色地方最闪光的东西》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朝鲜战争真正赢家是金家王朝》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解读中国梦”胜过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五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冤假错案谓口供基本是刑讯逼供产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无耻啊——你的名字叫败类律师 》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无耻啊——你的名字叫败类律师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自信就不要怕质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民主可能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在现实中是最佳选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国家惧怕谣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新华社央视连摆乌龙,算不算谣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民主体制有一般体制缺乏的东西纠错功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是不信媒体报道,是我不信我的眼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大V”别贪,给不是“V”的弟兄们也分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一看到那么多钱,眼都红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许污蔑裸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知道在民主体制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据说皇宫用过的“官遥”就是便壶都价值连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粪坑的蛆永远都是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人民到底是什么样的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自由从来就不是恩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文化专制的年代里诚实是危险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在威渐行渐远时代里》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同苏格拉底对话中给你带来的灵魂上的升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做人的真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宪政的存在是防止国家权力泛滥的保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救救孩子和保护孩子是一个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既然人民被称之为国家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民谣与官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国家你可以用冰冷的面容无视我火热的胸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质疑两高是否把根源本末倒置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真正的爱国者绝不会去做阿谀奉承的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宇宙真理”危害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人是靠不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骗死人真不偿命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如果真可以有梦的话》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即使雨后的清新空气中飘着清香的茉莉花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五毛有两种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自己更是掩盖或编造历史的集大成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结果不知道又会损害谁的形象?》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你早就夹边沟的干活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绣花理论能给人带来什么呢?》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咬人的狗还会有奶喝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如改革两字成了涨价的代名词》
·强烈呼吁当局释放王功权先生——由王功权先生被带走所想到的其它
·强烈呼吁当局释放王功权先生——由王功权先生被带走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对于无辜者死亡的怀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对屏蔽自己文字引出的一点看法》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奴才的献媚》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国家如醉鬼搀扶人把手伸进腰包里》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专家除了做鹦鹉似的学舌还要做狐狸》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鹰犬与犬儒》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严重造假为什么不作为打击对象?》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到底是法治,还是人治?》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严重关注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严重关注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权力真的是具有可卡因作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别指望有普世价值的取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当言论走投无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思想是封不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当官方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良知难道真的成了洪水猛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当你让我相信人权比美帝国主义好五倍的时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惩罚失去了意义,王功权获得了主宰自己命运的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秩序是建立在平等公正正义及和平的基础之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历史有时真的是会倒退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当一些官方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选择性公开对话百害无一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自由与尊严同阳光与空气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枪在手,好意思问天下谁是英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没有宪政难有生活保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抹黑普世价值就是抹黑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关注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无宪政于官于民都有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践行宪政是对官员最好的保护》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自由的重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真正的爱国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不遵守底线谁都有可能是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致力于国家走向健康有序的秩序之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法治内涵》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给教育部长出个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波兰大游行向政府申请了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警钟长鸣重要的启示意义》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是谁担心王功权的存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敌对势力”的存在重要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想去天堂的路,但结果是通往地狱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王功权放弃安逸生活致力于公民建设难道有罪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良知难道真的是没有存在的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网络天空飘落着六月的飞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当正当诉求无门走极端,谁之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谁对王功权先生生活在社会中不放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理想主义者并没有因89枪声之后而灭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第二章

   史海把夏莲带回家的翌日——1988年10月9日的那一天。

   史海从学校医务室刚出来走不远,就听见有人在喊:“史老师。”听到声音他就知道是谁了,他转过身来看到向他跑过来的一个上身穿着绛红色皮夹克的女学生。“你怎么从医务室里出来啊,身体不舒服?”女学生关切的问道。“没有多大问题,可能是昨天晚上被雨淋了一下。”“真没有问题啊?”女学生用手摸史海的额头,“好象有点热,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女学生的举止言行显然是与史海不是一般的关系,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虽说在大学里明确规定在校师生是不允许有恋爱关系的,尤其是公开的情况下。但史海与这个女学生却对校规的禁欲主义不屑一顾,因为他们知道教育部门这个自作主张的东西与宪法赋予的恋爱和婚姻自由的主张是格格不入的。尽管他们的正当行为遭到不断的非议,但两人依然是我行我素,任情感在自由的天空中飞翔。

   史海回到办公室坐在桌前,望着窗外校园里的一条林阴小路,最初认识杨帆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帘。

   那是夏莲来史海家里半年前的一天——那是在1988年4月4日的那一天。

   “站住,快站住,不许动。”那一天正在校园的小路上漫步的史海,听到背后有莫名其妙的焦急的大喊声音,他不知道是让他别动,还是让其他人站住什么地方别动,反正他是听话了,站在原地不动了,史海虽说是站住了,但有一个东西却无法让他站住,一个东西在他的后面用劲的撞了一下,把他向前撞出去好几步远,随后一阵哗啦声响,就看见一个东西比他还快,从后面闪电般冲到他的前面并倒在地上。史海楞眉楞眼的看到倒在前面的东西,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同学。那个倒在地上的女同学呲牙咧嘴的怒视着不知所措的史海,恨恨的说:“看什么看,像个傻子似的,还不赶快拉我起来啊。”史海被这飞来的天祸还没有摸着头脑的时候,对方却先发制人了。也是,对方都这么着了,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虽说眼前的这位有些夜叉,但不管怎么说也得先救死扶伤,惜香怜玉啊。“你叨咕什么呢?”“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都是我的不是,让一个大小姐倒在我面前,又不是过年过节的,这不是折我寿吗,什么时候得罪你了,我也不认识你啊。”“还说,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这回我要是有个好歹,一辈子得你养活我。”史海把她扶起来的过程,那个女学生嘴就不闲着。听她的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讹人的事情先放一边,先看看那里摔坏了没有?”“你以为本小姐是面捏的,纸糊的啊,小气样,真以为我要讹你似的,不过还别说,我还真喜欢你,小心我要演一出凤求凰,怕了吧?”这个人脸怎么,史海在心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学生马上说:“不要继续想下去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她这样一说,史海差点笑了,但老师要为人师表啊,所以脸还是一副阶级斗争的严肃相。那女同学站起来用手扑了扑了身上的灰尘,她穿的是一条白颜色的裤子,裤子右膝盖处明显的留下下一处污痕。“这条白颜色的裤子是我特别喜欢的,这下废了,都怨你。”说完用拳头捶了史海右肩头一下。“青山还在,还怕没柴啊。”听他这样一说,女同学乐了,“你好,史老师,我叫杨帆,85级中文三班的。”杨帆边介绍自己边把手伸了过来,史海没有任何意识就把手也伸了过去,但不知为什么当史海的手刚碰到杨帆的指尖时,手马上缩了回来一些,不是史海封建,也不是没有礼貌,而是他的手刚碰到杨帆的手时,他的手就好象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击了一下,而且这电流好象一直流窜到心房,感到有些心悸。与此同时杨帆好象也经历了同样的感受,两人的手都同时缩回几寸,而且两人是面面相觑,久久凝视对方无语。杨帆属于那种无拘无束性格的人,高挑的身材,梳着很随意的马尾头,一双大大的闪着灿烂笑容和充满灵气的眼睛,没有化妆的脸显得一种特别清纯的自然的美,她的形象会让人不由自主想起“清水出芙蓉,天然来雕琢”的诗句来。最后还是史海打开沉默说:“看看害你的家伙是不是受伤了。”史海扶起刚才撞他后面的自行车,把摔歪的车把正了过来,看看车链子没有掉,“还不错,车子他老人家还没有问题。”说完把自行车要给杨帆。“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推啊,是不是想让我再撞你一回呀,让我再摔一下了啊,送我回家。”她也没有等史海反驳,就把自己当成了领导,对他下起了命令来。对于平时天地人都管不着的史海,对于她的命令似乎好像是无法抵抗似的,不由自主地推着自行车跟她走了。在送杨帆路上,“奇了怪了,学校的马路也不算窄了,干吗要撞我啊,还让我不许动,站那不许动是不是瞄准不费劲啊?”“别损我了,我这不是刚学几天骑车吗,那能不犯错误啊。”“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啊。”“你看,我的裤子不是也交学费了吗。”两人好象从来没有陌生过似的,边走边说笑的来到一个小饭馆,两人各自要了碗炸酱面。“史老师你写的《鲁迅再生之死》太有穿透力了,中文系的同学们想请你改成舞台剧,准备在纪念五四青年节时演出,那样不仅仅是对五四运动的一个纪念,同时也希望引起学生们的深入思考。这时饭店的音箱响起一首名叫《站台》的歌曲,史海看着充满激情的杨帆,并听着歌曲,随着乐曲,歌词在嘴边流淌:长长的站台,哦,漫长的等待,长长的列车,载走我短暂的爱,喧嚣的站台,哦,寂寞的等待,只有出发的爱,没有我归来的爱,哦,孤独的站台,哦,寂寞的等待,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杨帆也把注意力转到歌曲之上,听完之后,感慨的说:“难道真的只有出发的爱,难道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他们从饭店出来,谁也没有说话,默默的行走着,而且感觉脚步特别的沉重,并感到头上的天空中悬着一个更加沉重的大黑锅似的东西,有随时落下的感觉。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路灯寥寥无几,而且显得特别的昏暗,路上也几乎没有了行人。

   不知不觉走了很长时间的路,他们来到一个独立大院门口,大院门口上的灯在夜晚中显得特别明亮,院门里的二层洋楼的窗口的灯光透过窗帘有种暖暖的感觉。“这是你家,这里好象是部队楼房,而且不是普通军人住的地方。”“进屋坐坐吧。”杨帆伸手拉住史海的手。

   史海没有应声,眼前突然好象出现什么,是海面,还有巡逻艇发出刺眼的探照灯照射海面上,灯光下他和身边的几个人拼命的往香港方向游去,随着一阵来自巡逻艇上的清脆的枪响,探照灯下的泛起了红色的海水,他沉入了水下,等他到了香港岸边,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他没有往前走,站在海岸上望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城市好久后,他闭目又想了好一会什么就毫不犹豫返身又跳入了大海中游了回来,那年他十八岁。之前他想逃离那带给他噩梦般的地方,但当他真的是踏上自由的海岸上时,他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让他家破人亡的地方。

   “想什么呢?走吧,进去坐一会,别看家里的灯都亮着,但家里今天晚上没有人,父母去看来这里演出的部队歌唱家李双江的演唱会去了,”说到这里她还放声唱了几句那个演唱家拿手的那首《小小竹排江中游》的歌,当她唱完“红星闪闪亮,照我去战斗”歌词,问史海唱的怎么样时,史海从瞬间的噩梦中醒了过来,没有回答杨帆的问话,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杨帆走进了这座平时普通人无法进入的地方。杨帆住在二楼一个房间里,屋里整洁简约,一张木制的单人床竖放在右边的墙边,床对面墙边放着一个书架,床与书架中间靠窗前摆放一张写字台,窗户一半被带有方格的窗帘遮挡着。窗台上放着一盆盆栽的正在盛开的向日葵花,圆圆的向日葵周围长满金黄色的舌状花。杨帆按动录音机播放的键子,一首悠扬又略带哀伤的萨克斯曲子在屋里轻轻地回荡。

   “史老师,你在想什么呢?敲门没有反应。”史海看是杨帆推门进来,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不是说好了,去钢铁厂会议室吗,你忘了?”“没有忘,我们走吧。”“吃药了没有?”“吃了点,没有什么大碍。”两人说着推门走了出去。

(2014/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