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入住後,根據緩急輕重,進行各種家居工作。這些工作,若是個人力所能及的,例如安裝窗帘等,便親自動手。自己不能做的,例如安裝企浴玻璃屏風,便找專業公司做。一些大工程,例如加高護土牆、外牆批盪等,便交託那個菲律賓人承建商做。這些工作,連同種植花草樹木,足足花了兩年才先後完成,這之後我才真有一個安樂窩。

   但安樂窩還是兩年之後的事。之前,噩夢還未完。我收樓後不夠一星期,便收到法庭傳召的信,要我出庭應訊,因為有人要lien我的屋。所謂lien,便是說有人稱我的屋欠他的錢,如果這個指控在法庭成立的話,那我便要還錢,否則他有權變賣我的屋抵債。這人是電氣技師,涉及的款項約一萬元。

   我收信後一方面通知我的律師,準備出庭,另方面則找南韓人承建商,因為一向是他和電氣技師交涉的。南韓人告訴我,他沒有欠錢,而屋內的電器工作仍未完成。確實,我環視屋內,有好些器具(例如洗衣機)還未駁電,電燈還未安上,吊燈還未掛。這個電氣技師在證詞中說他已完成合約工作,這不符事實。我把這情況告知律師,準備在聆訊中抗訴。

   那知在開庭時,這個律師沒有給我申辦,反而代表我認罪,而那個應承出席的南韓人承建商竟然又遲到,法官判決後才出現。這場官司我輸得非常不值,內心十分委屈,回家後不禁流出男兒淚來。我發覺這個律師不只無用,而且累事,立即拿起電話,把他辭掉了。後來我計數,連這個官司,這個律師樓總共收了我七千元,對我來說,不啻倒錢落海,完全浪費。

   輸了官司,當然要立即付錢,而且還要懇求這個電氣技師回來完成工作。他以得勝者的面貌出現,對我說,他只有星期六才有空。他總共來了三個星期六,可知他還未完成的工作不少,更反映我是多麼輸得不值。

   差不多同一時候,我又收到另一個法庭傳召,這次是一個磚瓦公司,要lien我的屋子。原來南韓人承建商訂了屋瓦,而屋瓦已經鋪好,但他尚未付款。這也是大約一萬元,我二話沒說,開支票付了。心想,而且很擔心,還有多少債務未償呢﹖

   果然,不多久,建造車路的那個公司也來討債。但他們不用的lien方式,而說願意與我談判解決問題。我駕車一小時,跑到他們在另一個郡區的辦事處。我拿出收據,說明我已付了錢給台灣人建築師。車路的建築費是九千元,經談判後,他們要求我補三千元,其他的他們會向台灣人建築師追討。我見這不是大數目,而且我還有最後一期建築費未付(四萬元),於是開支票付了。

   這之後,水喉技工和結構工程師也曾先後來拍門,說有二千餘元到五、六千元的數未收。我雖然十分抱歉,尤其是那個水喉技工,他是一個好人,但我實在無能為力,只能說我已付足錢給建築師和承建商了,請向他們追討。

   在入住這屋的頭幾個月,我除了其他問題外,還因為台灣人建築師和南韓人承建商的欠債而心緒不寧,因為不知道這個黑洞有多大。我每天都提心吊膽,恐怕又收到lien的信件,這心境一直過了三個月之後才逐漸放鬆。這時我已相當肯定再沒有新的債務了,而屋子的緊迫工程亦已先後收拾妥當,我開始放心享受這裡的優美環境和閑適的家居生活,而建屋噩夢真的過去了。

   後記﹕

   回憶起我建屋的年半期間,所受的焦慮、痛苦和壓力,真不知怎樣挺過來。在這期間,問題層出不窮,每個問題都要解決,而且要技巧地解決,否則砸了鍋,便連屋子也沒有了。我上文的敘述,並不是困難、麻煩的全部,我還沒有談到鄰居的投訴、水晶燈的失竊、斜坡泥土的被雨水沖下。我的性格帶有冒險精神,不怕嘗試,總之不是犯法、不道德的事情,我都夠膽一試。但是若知道建屋是可以讓你長期搞得焦頭爛額的話,我不會奮不顧身跳下這不知深淺的洞穴去。不過,話得說回來,這終是難得和難忘的人生經驗。經此役後,我不覺世上有什麼難事。然而,還是在此奉勸有意建屋的朋友,要三思而後行,因為建屋有幾百道工序,假如你遇到一個不老實的承建商的話,每個工序都可以騙你。

   無論如何,幾經艱辛,我的屋子是建成了,真是有一點運氣。之後,我在這裡快活地住了十二年。然後,因為要遷回香港,多少被迫地把它賣了,十分可惜。搬家的時候,又是一番折騰和張羅,詳情請讀我2012年10月在這裡發表的《搬家記》。(完)

(2014/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