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又有谁人识槟郎]
槟郎文集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有谁人识槟郎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铁院 丁颖
   
     回想第一次见槟郎的样子,戴着副眼镜,头发有点蓬乱,衣着朴素甚至有点简陋,个子不高,很和蔼,在人群中很难被认出是位在大学教文学的老师。但就是这位其貌不扬的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是因为他的平易近人,所以上他的课我总是坐在第一排。老师上课富有激情,为我们介绍人文地理,自然风情。老师将自己的感情全部投入到其中,很好带动了课堂气氛。静坐在教室,细细品味他的“旅游文学”,他的传奇。
     槟郎老师人很好,请假也特别容易,但前提是你必须得有正当理由的。还记得五一前的一天下午,在火车站遇到老师,他急急忙忙地出地铁站,跑去坐公交,来给我们上课。我们在那里跟他请假时,他说只要发信息跟他说下就好。其实那天时间还有很多,他完全没必要那么急。老师做事赶早、认真。有时,我上课去得比较早,都能看到老师已经经过长路而坐在教师休息室了。


     槟郎老师对他的学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也许是因为旅游让他有更多的时间与学生接触,从而有了更多的了解。在上课时,老师会给我们看他与学生拍的照片。在《大学的夹竹桃》一诗中,我更进一步的认识了他对学生的那份爱,文中老师运用比喻,拟人手法,将学生比喻为夹竹桃,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情。暑假的大学城空空荡荡,老师期待暑假能赶紧结束,在新的一学期老师又将会迎来下一届学生。
     槟郎对事物的理解与常人不大一样,我们大多数的人崇拜孙中山,而在诗歌近作《永慕庐独坐》中,老师则同情中山先生。两位夫人,最后无一陪伴在身边,而唯一的儿子孙科,客死在离岛。万绿丛中的永慕庐已了无人烟,只有二月兰在等着守陵人的归来,但却不知守陵人何时归来。
     这学期里,老师在课堂上展示的两篇外国旅游文学散文,都是关于韩国的。一篇是《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在这篇文章中展示了韩国大学生集体活动中那种活跃氛围,在我们中国是很少见得,我感觉自己已经融入了那种欢快的气氛中了。难怪老师最后会说在韩国的旅游使他重新做回了孩子。我们幻想有一天,我们也可以像韩国大学生那样,与老师肆无忌惮地在一起做游戏。在《济州岛记游》的最后,槟郎老师虽然生活在异乡,但却时刻心系祖国。他希望可以回到祖国,回到自己爱妻的身边。也许只有在祖国,在亲人身边,槟郎老师才会感到安心。
     要问哪首诗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当属近作诗歌《飞上紫金山》。因为在他的课上,我有幸上讲台对着对媒体为全班同学朗读了这首诗。这首诗运用了多种修辞手法,诗的开头老师将自己比作御风而行的诗人。老师站在紫金山眺望,城区环山而建。滚滚长江东逝水,心心念想的故乡远在云雾之中。紫金山是江东第一名山,守护着六朝古都。
     槟郎老师是位守望者,他有关于故乡的许多的诗文。槟郎老师出生在巢湖,随后来到南京。我总是猜想槟郎写诗时的情景,推测他那时的心境。夜深人静的时候,槟郎趴在窗前,眺望那闪耀的街市,想到故乡(巢湖)那火柴盒似的屋子冒着袅袅烟灰,想到故乡醉人的姥山岛,想到从前的种种。是孤独还是怀念?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乡依旧,最爱的人在身边,什么都不缺。他静静的守望故乡,愿故乡一切安好。
     南京是老师的第二故乡,但槟郎老师似乎与这种快节奏的城市格格不入,他喜欢游荡在脱离世俗的地方。但读完《诗人槟郎之墓》,心里不免有一丝伤感,一种遗世独立无人解的落寞。我不知道如何去揣度槟郎的寂寞,他热爱生活,思考人生,总希望能找到知音。但苦于人生百态,世态炎凉,身边的人追名逐利,忙碌生活,可怜那绿肥红瘦无人问津。诗人是孤独的,是忧虑的。槟郎臆想死亡,心中千种风情无人诉说。陪伴他的只能是诗稿,那落寞,那等待了千年的黄叶。
     谁会哀叹花谢花飞花满天,谁会哀叹红消香断有谁怜,谁又会对故土情不自禁地流泪?我想槟郎是一个。他默默书写人生,赞美河山,感叹四季流转。他可能不只是单纯乐观地热爱生活,我想他只是怕,怕荒芜人生,暗淡记忆。他只能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闻,希望时光定格在那美丽的瞬间、在那分行押韵的文字中。仔细品味他的诗文,午后时光多了些宁静,多了些充实。
     大学里能让老师记住的学生并不多,而槟郎老师却是一个能让所有学生记住的好老师。他当之无愧是我们的好老师,我们永远的好先生。可是大千世界中,又有谁人识槟郎?
     2014-06-02
(2014/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