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北京周末诗会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2014年6月11日)


   
   一、 中共現行的是官商勾結的最壞的資本主義
   
   中共香港白皮書大言不慚地說:“憲法明確規定國家的根本制度是社會主義制度”。是嗎?不是。
   世人皆知,中共1949年開始,實行的是黨權至上的“農奴資本主義”;搞了30年,國民經濟瀕臨崩潰,混不下去了;1978年開始、特別是“三個代表”之後,實行的是世界上最壞的官商勾結的資本主義。所以今日的中國,才被中共蹧蹋得幾乎快成為最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國度了。霧霾已經開始侵襲中國最南部之一的香港。難怪,中國的官商的資產和他們的親屬,早就悄然向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大遷徙、大移民。
   莫非中共也非要把“法治資本主義”的香港,改造為“最壞的資本主義”不成?
   更何況,人類社會就從來沒有、也不會出現一個叫什麼“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
   在這一點上,連你們自己現在都騙不過去了,你們的高官幾乎各個都成了腰纏滿冠的資本家,難道還能夠騙了世人嗎?!
   
   二、 “一國兩制”不是中共的對香港的恩賜
   
   1997年的到來,對於香港人是禍?是福?香港人當年用自己的頭腦和雙腳在思考和選擇。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才被迫提出“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不是中共對香港的恩賜,是香港人用自己的頭腦和雙腳的思考和選擇爭取來的。
   
   三、 時間剛到17年,中共不能食言,而否認“高度自治,港人治港”
   
   當年中共對香港有一個明確提法,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而不是今天白皮書的提法:“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余權力’。”
   中共這些御用文人,你們難道真的不覺得白皮書所言:“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完全自治”,不自相矛盾嗎?能夠自圓其說嗎?
   天底下有“不是完全自治”的“高度自治權”嗎?
   中共叫你們“指鹿為馬”,你們就真“指鹿為馬”啊!
   倘若如此沒有誠信,如何讓世人相信中共對臺灣、澳門、西藏、新疆、內蒙等等地區“高度自治”的一再承諾?!
   這不是在分裂中國的未來,又是什麼?!
   當然,中共不顧一切地要走斷頭路,那是它的宿命;不過請不要拿香港同胞的生命和鮮血做你們的墊背。
   善良的人們啊,八九「六四」慘案在前,我們不能不保持高度的警惕!
   
   四、 港英時代的香港並非沒有民主
   
   現在,在中共的“愛國賊”教育、蠱惑下,人們都不大敢再提港英時代了。
   可是,當年不正是中共把港英時代的香港稱為“東方明珠”的嗎?
   
   特別重要的是,民主的真義,雖然也在“民主普選”;但是更在於,它是人類至今最文明的生活方式,即在法治下尊重每個人的自主選擇。
   
   在這個意義上說,連中共也承認的,在港英時代香港人擁有“法治、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等等權利的被保護和被尊重,就是民主嘛。怎麼可以說在港英時代,香港人沒有享有必要的民主權利呢?
   不然,1949年之前,中共的地下領導人,為什麼也跑到香港來“避風”呢?!
   但願,“港英時代,是香港民主有多少的問題;中共完全統治時代,是香港沒有民主的問題”,不會成為現實。
   
   五、 “公民抗命”是不得已的抗爭
   
   香港公民提出“公投”“佔中”“遊行”都是不得已的;“公民抗命”,也都是不得已而為之。他們不是不知道,中共駐港部隊和中共在港的地下黨組織和中資、中宣機構意味著什麼?!
   僅僅因為那是香港人的生地養地、是香港人的父地祖地,是香港人的血和肉!
   香港人才有資格說:“我們愛港愛國,我們可以不愛中共!”
   我的香港學生才會說:“我們不想香港和大陸一樣被淪陷!”
   
   六、 縱容、出賣中國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給前蘇聯和俄羅斯的中共政權,有什麼資格談愛國和愛港?
   
   中國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殤失給前蘇聯和俄羅斯,自然不完全是中共的責任。但是,縱容、繼續認可出賣中國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給前蘇聯和俄羅斯卻恰恰是中共政權。
   中共有什麼資格以“愛國愛港”者自居?!
   
    保衛香港、保衛香港的公民運動才是真正的“愛港愛國”。
(2014/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