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曾节明文集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在继续“清网打谣”、“七不讲”、“意识形态主动出击”。。。大抓公知、异议人士的同时,习近平最近又是参观曲阜孔庙、又在天安门广场电子屏幕上打出“仁爱、民本、诚信、正义、和合、大同”等儒家价值标语,在继续悬挂巨幅毛像的同时,摆出一副尊儒文教天下的嘴脸。


     儒界著名无耻之徒康晓光,早嗅出今上腚中释放的清新气息,于是连篇累牍地炮制儒家“新权威主义”高论,为习近平的新专制张目抬轿、鸣锣开道;民间异议儒者东海一枭也是兴奋莫名,一副早晚蒙召入朝的踌躇满志态。
     这副丑态再次暴露出儒家的一个致命缺陷来:儒家以君主为价值核心的官本位属性,令众多儒徒们下贱无比,整体上远不如佛、道、耶(基督教)的信徒们来得高贵。
   
     其实现在中共的尊儒,与满清入关后的尊孔是一回事。
     为了招降纳叛笼络汉族士绅,多尔衮在窃据北京的第二个月(即1644年旧历六月)即率亲自装模作样地祭拜孔庙;随着这一祭拜,众多憋足了官瘾的儒林无耻丑类,立时诚惶诚恐地三呼万岁,拜倒在贼鞑子入侵者的马褂前,把孔子“夷夏之辨”——华夷之辨大于君臣之义等等重大信条,全然抛之脑后,他们弹冠相庆地说:随着这一拜,“满虏已归顺我中华了!”并以此为自己做汉奸当奴才辩护、正名。
   
     满清真地尊儒尊孔了吗?看看在薙发易服这样的重大问题上,多尔衮对孔子及其后人的言论吧!
     1645年五月,清军侵占南京,不可一世的多尔衮,悍然在当年六月厉行《薙发令》,违者连同进谏/提意见的人,统统杀无赦。对于剃头换满装这样的民族压迫羞辱,孔子的后世孙、原陕西河西道孔闻謤实在难以忍受,于是自恃是孔圣人的后裔,向多尔衮进谏说:
     “近奉剃头之例,四氏子孙又告庙遵旨剃发,以明归顺之诚,岂敢再有妄议。但念孔子为典礼之宗,颜、曾、孟三大贤并起而羽翼之。其定礼之大莫要于冠服。……惟臣祖当年自为物身者无非斟酌古制所载章甫之冠,所衣缝掖之服,遂为万世不易之程,子孙世世守之。自汉、唐、宋、金、元以迄明时,三千年未有令之改者,诚以所守者是三代之遗规,不忍令其湮没也。即剃头之例,当时原未议及四氏子孙,自四家剃发后,章甫缝掖不变于三千年者未免至臣家今日而变,使天下虽知臣家之能尽忠,又惜臣家未能尽孝,恐于皇上崇儒重道之典有未备也。……应否蓄发,以复本等衣冠,统惟圣裁。①”
     孔闻謤以孔家华夏服饰三千年一脉相承,且在同样施行剃发左衽的金国时期也曾获准“特殊化”——不变,甚至还打出“薙发易服”有违孔圣人家族孝道的王牌,来恳求多尔衮网开一面,恩准孔家免剃头和保留汉服。
   
     岂料多尔衮丝毫不给孔圣人面子。多尔衮气势汹汹地降旨斥责说:
     “得旨:剃发严旨,违者无赦。孔闻謤疏求蓄发,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死。况孔子圣之时,似此违制,有玷伊祖时中之道。著革职永不叙用!”②
     多尔衮说:孔闻謤请求蓄发,已经犯了不能赦免的大罪,本来应该处死的,看在他是孔子的后人免死;更何况孔子活着的时候,本人也违反了我们大清“薙发易服”的条例。。。孔闻謤死罪虽免,但立即革职,今后永不录用。
     (①、②顾诚《南明史》第六章第三节 强迫汉民剃头改用满族衣制)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多尔衮对孔圣人的真实态度是什么呢?多尔衮明明白白地说:孔子两千多年前活着的时候,已经违反了两千多年前并不存在的(他们)后金贼鞑子野种之“制”!请看看,这就是多尔衮“尊孔”的态度!
     此种强盗流氓逻辑,实在蛮横无耻,无以复加!
   
     不要以为只有多尔衮这般“尊孔”,自多尔衮以降,满清统治者对儒家一直是唯我所用,随心所欲地加以剪裁和扭曲。朱元璋严禁儒家中孟子的民本思想,满清不仅严禁孟子的民本思想,更严禁孔子的民族主义思想——即“夷夏之别”理念;乾隆上台后甚至严禁一切“夷”、“胡”、“虏”、“狄”字眼。。。甚至把“中国”列为敏感词。
     这就是东海一枭等人食古不化想当然的满清“尊孔”、“尊儒”!
     满清入关后,一面装腔作势地祭拜孔庙,一面种族屠杀、“薙发易服”、“圈地投充”、杀人盈城、大兴文字狱空前。。。可有半点儒家“仁政”的影子?在此民族压迫、闭关锁国愚民环境中长出来的曾国藩,不仅不知道“扬州十日”,还无耻地认贼作父,一口一个“本朝皇帝君德重”,诚乃可悲已极、无耻之尤!
     
     如今中共习近平一伙,眼见“毛列毛邓江胡”假意识形态法术失灵,而举国上下,思想反叛群势汹涌、中烂海意识形态危机日深,急忙从地上捡起孔孟的招牌,以求欺世盗名、缓解危机,全然忘记了他们当初是怎么砸烂“孔家店”的、是怎么批判“孔老二”的。
     在习近平装腔作势“尊儒”的同时,砸烂“孔家店”、批判“孔老二”最坚决、最彻底的毛始皇却在天安门上挂着、在人民币上印着,这本身就是讽刺。
     胡正日的“决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言犹在耳,席梦思一边狂喊“七不讲”、“主动出击”、大肆抓捕公知记者异见人士、“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边装模作样的“尊孔”、“崇儒”,这本身就是讽刺。
   
     要鉴别习近平尊孔是真还是假,有一个简便易行的好方法:就是请孔子之孙孔庆东向习近平进谏说:
     “近奉计生之例,四氏子孙又告庙遵旨独生,以明归顺之诚,岂敢再有妄议。但念孔子为典礼之宗,颜、曾、孟三大贤并起而羽翼之。其定失礼之大,莫过无后。……此所谓“多子多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遂为万世不易之程,子孙世世守之。自汉、唐、宋、金、元以迄明、清、民国、乃至日据时期,三千年未有令之改者,诚以所守者是三代之遗规,不忍令其湮没也。即计生之例,当时原未议及四氏子孙,自四家计生后,大有无子无后者,况孝道不变于三千年者未免至臣家今日而变,使天下虽知臣家之能尽忠,又惜臣家未能尽孝,恐于主席崇儒重道之典有未备也。……应否再生,以复本等生育孝道,统惟圣裁。”
     此谏若上,料习近平必览谏怒批曰:
     “得旨:计生严旨,违者无赦。孔庆东疏求多生,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囚。况孔子圣之时多生,似此违制,有玷伊祖时中之道。著革职永不叙用!”
     
   曾节明 写于五月二十七日凌晨于初夏纽约州  
   
     
(2014/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