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在继续“清网打谣”、“七不讲”、“意识形态主动出击”。。。大抓公知、异议人士的同时,习近平最近又是参观曲阜孔庙、又在天安门广场电子屏幕上打出“仁爱、民本、诚信、正义、和合、大同”等儒家价值标语,在继续悬挂巨幅毛像的同时,摆出一副尊儒文教天下的嘴脸。


     儒界著名无耻之徒康晓光,早嗅出今上腚中释放的清新气息,于是连篇累牍地炮制儒家“新权威主义”高论,为习近平的新专制张目抬轿、鸣锣开道;民间异议儒者东海一枭也是兴奋莫名,一副早晚蒙召入朝的踌躇满志态。
     这副丑态再次暴露出儒家的一个致命缺陷来:儒家以君主为价值核心的官本位属性,令众多儒徒们下贱无比,整体上远不如佛、道、耶(基督教)的信徒们来得高贵。
   
     其实现在中共的尊儒,与满清入关后的尊孔是一回事。
     为了招降纳叛笼络汉族士绅,多尔衮在窃据北京的第二个月(即1644年旧历六月)即率亲自装模作样地祭拜孔庙;随着这一祭拜,众多憋足了官瘾的儒林无耻丑类,立时诚惶诚恐地三呼万岁,拜倒在贼鞑子入侵者的马褂前,把孔子“夷夏之辨”——华夷之辨大于君臣之义等等重大信条,全然抛之脑后,他们弹冠相庆地说:随着这一拜,“满虏已归顺我中华了!”并以此为自己做汉奸当奴才辩护、正名。
   
     满清真地尊儒尊孔了吗?看看在薙发易服这样的重大问题上,多尔衮对孔子及其后人的言论吧!
     1645年五月,清军侵占南京,不可一世的多尔衮,悍然在当年六月厉行《薙发令》,违者连同进谏/提意见的人,统统杀无赦。对于剃头换满装这样的民族压迫羞辱,孔子的后世孙、原陕西河西道孔闻謤实在难以忍受,于是自恃是孔圣人的后裔,向多尔衮进谏说:
     “近奉剃头之例,四氏子孙又告庙遵旨剃发,以明归顺之诚,岂敢再有妄议。但念孔子为典礼之宗,颜、曾、孟三大贤并起而羽翼之。其定礼之大莫要于冠服。……惟臣祖当年自为物身者无非斟酌古制所载章甫之冠,所衣缝掖之服,遂为万世不易之程,子孙世世守之。自汉、唐、宋、金、元以迄明时,三千年未有令之改者,诚以所守者是三代之遗规,不忍令其湮没也。即剃头之例,当时原未议及四氏子孙,自四家剃发后,章甫缝掖不变于三千年者未免至臣家今日而变,使天下虽知臣家之能尽忠,又惜臣家未能尽孝,恐于皇上崇儒重道之典有未备也。……应否蓄发,以复本等衣冠,统惟圣裁。①”
     孔闻謤以孔家华夏服饰三千年一脉相承,且在同样施行剃发左衽的金国时期也曾获准“特殊化”——不变,甚至还打出“薙发易服”有违孔圣人家族孝道的王牌,来恳求多尔衮网开一面,恩准孔家免剃头和保留汉服。
   
     岂料多尔衮丝毫不给孔圣人面子。多尔衮气势汹汹地降旨斥责说:
     “得旨:剃发严旨,违者无赦。孔闻謤疏求蓄发,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死。况孔子圣之时,似此违制,有玷伊祖时中之道。著革职永不叙用!”②
     多尔衮说:孔闻謤请求蓄发,已经犯了不能赦免的大罪,本来应该处死的,看在他是孔子的后人免死;更何况孔子活着的时候,本人也违反了我们大清“薙发易服”的条例。。。孔闻謤死罪虽免,但立即革职,今后永不录用。
     (①、②顾诚《南明史》第六章第三节 强迫汉民剃头改用满族衣制)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多尔衮对孔圣人的真实态度是什么呢?多尔衮明明白白地说:孔子两千多年前活着的时候,已经违反了两千多年前并不存在的(他们)后金贼鞑子野种之“制”!请看看,这就是多尔衮“尊孔”的态度!
     此种强盗流氓逻辑,实在蛮横无耻,无以复加!
   
     不要以为只有多尔衮这般“尊孔”,自多尔衮以降,满清统治者对儒家一直是唯我所用,随心所欲地加以剪裁和扭曲。朱元璋严禁儒家中孟子的民本思想,满清不仅严禁孟子的民本思想,更严禁孔子的民族主义思想——即“夷夏之别”理念;乾隆上台后甚至严禁一切“夷”、“胡”、“虏”、“狄”字眼。。。甚至把“中国”列为敏感词。
     这就是东海一枭等人食古不化想当然的满清“尊孔”、“尊儒”!
     满清入关后,一面装腔作势地祭拜孔庙,一面种族屠杀、“薙发易服”、“圈地投充”、杀人盈城、大兴文字狱空前。。。可有半点儒家“仁政”的影子?在此民族压迫、闭关锁国愚民环境中长出来的曾国藩,不仅不知道“扬州十日”,还无耻地认贼作父,一口一个“本朝皇帝君德重”,诚乃可悲已极、无耻之尤!
     
     如今中共习近平一伙,眼见“毛列毛邓江胡”假意识形态法术失灵,而举国上下,思想反叛群势汹涌、中烂海意识形态危机日深,急忙从地上捡起孔孟的招牌,以求欺世盗名、缓解危机,全然忘记了他们当初是怎么砸烂“孔家店”的、是怎么批判“孔老二”的。
     在习近平装腔作势“尊儒”的同时,砸烂“孔家店”、批判“孔老二”最坚决、最彻底的毛始皇却在天安门上挂着、在人民币上印着,这本身就是讽刺。
     胡正日的“决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言犹在耳,席梦思一边狂喊“七不讲”、“主动出击”、大肆抓捕公知记者异见人士、“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边装模作样的“尊孔”、“崇儒”,这本身就是讽刺。
   
     要鉴别习近平尊孔是真还是假,有一个简便易行的好方法:就是请孔子之孙孔庆东向习近平进谏说:
     “近奉计生之例,四氏子孙又告庙遵旨独生,以明归顺之诚,岂敢再有妄议。但念孔子为典礼之宗,颜、曾、孟三大贤并起而羽翼之。其定失礼之大,莫过无后。……此所谓“多子多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遂为万世不易之程,子孙世世守之。自汉、唐、宋、金、元以迄明、清、民国、乃至日据时期,三千年未有令之改者,诚以所守者是三代之遗规,不忍令其湮没也。即计生之例,当时原未议及四氏子孙,自四家计生后,大有无子无后者,况孝道不变于三千年者未免至臣家今日而变,使天下虽知臣家之能尽忠,又惜臣家未能尽孝,恐于主席崇儒重道之典有未备也。……应否再生,以复本等生育孝道,统惟圣裁。”
     此谏若上,料习近平必览谏怒批曰:
     “得旨:计生严旨,违者无赦。孔庆东疏求多生,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囚。况孔子圣之时多生,似此违制,有玷伊祖时中之道。著革职永不叙用!”
     
   曾节明 写于五月二十七日凌晨于初夏纽约州  
   
     
(2014/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