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明成祖朱棣把中国首都由南京迁到北平,本来在正史是倍受争议的,批评的意见还占了上风,但中共当局的御用史家为了凸显中共统治者定都北京的“英明”,对朱棣迁都北平一向大力吹捧,说它“加强了北方的防御”、稳定了国防、促进了北方的经济发展云云。
     事实真是这样吗?非也。朱棣迁都北平,非但没有增强北方的防御、稳定国防、促进北方的经济发展,反而种下了中国历史上第二次整体亡国的——满洲征服(也即满清入关)的祸根;除开有利于自己的皇权外,朱棣迁都北平完全可以说是有百弊而无一利,而且危害非常深远,以致流毒至今。
     首先看,促使朱棣迁都北平的主要因素,是北方的防御的因素吗?恐怕没有根据作肯定的回答。因为朱棣篡位后,明朝北部边防并未吃紧。从史料来看,一个突发的偶然事件,很大程度刺激朱棣下定了迁都的决心,这个突发事件就是景青行刺事件:


     《明史》记载:永乐三年,在南京的一次早朝当中,左佥都御史景青突然抽出藏于官袍中的利刃,扑向朱棣,朱棣猝不及防,幸亏两名侍卫拼死搏斗,制服了景青;景青遭斩首示众(他很幸运,换在满清绝对是凌迟),朱棣觉得远不解恨,遂下令剥了景青尸体的皮,挂在正阳门上示众。几个月后,又一次朱棣外出巡视,回来经过正阳门时,已经风干的景青人皮,竟然被风吹得掉了下来,正好落在朱棣乘坐的舆辇前,吓了朱皇帝一大跳。
     这一惊非同小可,其后他很快下令:改北平府为顺天府,称其为“行在”。同时开始迁徙内地民众入北平,为建都做准备;永乐四年,正式下诏兴建北京皇宫和城垣。。。。。。
     当然,促使朱棣痛下决心迁都的,不仅仅是景青事件本事,景青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它更是一种征兆,喻示着燕王朱棣的皇权,在南京并不巩固:由于朱棣得位不正,篡位后急于树威,杀害大批建文前朝的官吏,甚至史无前例、丧心病狂地诛杀不肯“曲笔”的史官(方孝孺)十族。。。而这些官僚多为江浙士绅,因此,明成祖朱棣与江左儒林士子阶层的裂隙,不可能不深。
     这种事态,自然强烈刺激朱棣将首都迁往自己的势力本部——北平。总之,认为朱棣迁都北平,主要是为加强北方防御说,缺乏根据;而依据充分的是:朱棣迁都,显然主要是为加强本人的皇权。
    朱棣迁都幽燕,就长期来说非但没有起到加强北方防御的作用,反而破坏了朱元璋创建的完备的北防体系,大大削弱了对北方蛮族的韧性抵抗力:
     由于长城一线大致是游猎和农耕的气候分界线,故长城内外,是历史上中国防御北方蛮族天然的前线;迁都北平,就等于把国家的政治中心迁到北方前线附近,从此保卫首都的需要,取代了一切防务,成为国家的头等大事;从此重点防卫(防卫北京)取代了原先朱元璋制定的均衡防卫,成为长期国策,这就造成了以下重大弊端:
     一是破坏了北防系统的均衡。首都决不能被攻破,否则就有覆国之危,此乃政治常识;为了防护北京,万无一失,明朝不得不在全面翻修长城的基础上,增筑由晋北到山海关的“九边”——长城支线,来拱卫北京,并沿九边遍设军事要塞——“卫所”。
     由于一国财力和人力是有限的,“彼涨”必然导致“此消”,新增拱卫北京的重头需要,迫使明廷不得不很快由西、东两面向北京方向收缩长城防线,并将塞外的防线由北向南内收:先是废撤西线,由哈密卫撤退到嘉峪关,再缩到河套,明中期以后又放弃河套,退守到晋北;在东(北)面,明中期后退到松花江以南,明末再缩到辽宁中部以南,山海——吉林——鸭绿江的卫所废弛,为建州女真的兴起创造了条件。而为了重点防守北京,迁都北平不久(朱棣死后),明廷就不得不放弃由常遇春创立、能同时俯瞰蒙、满地的开平卫,以及前辽王卫所,向南退守至居庸关至山海关一线。
     拱卫北京的重点需要,导致明朝北防系统向幽燕退缩内守,西、北、东三面日益空虚,此不仅招致其后蒙古瓦剌部、鞑靼部的进逼、肆虐,更埋下了辽东后金(满清)崛起的巨祸。
     二是破坏了中国对北防蛮族的韧性防卫能力:
     首都迁到北平后,明朝的国防力量,倾注于拱卫幽燕的重头需要,而无力顾及长城以南的二、三线防御。原来明朝苦心经营的晋冀鲁二线防御、黄河三线防御、淮防、江防,在朱棣死后很快废弛了;明朝的国防能力,从此集中于北京“九边”一线,一旦突破了这一线,就等于突破了全线,这样的国防,也就完全丧失了韧性,如景德瓷器般的易碎:表面上看明朝在北京附近军威颇壮,但只要“九边”的军队一失败(或投降),外敌就长驱直入,如无人之境。
     1645年满清渡黄、淮进攻南明,南明之所以连南宋十分之一的抵抗能力都没有,简单归咎于腐败是大而无当的(宋朝并不比明朝廉洁),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明朝因为定都北京,早已抛却了宋朝的内线防御系统。
     而朱元璋在开国之初设立的北防系统,就不存在以上诸种大弊:
     由于当时的国都在南京,距长城一线在1200公里左右,这是防御北方蛮族的理想纵深空间——蛮族即使突破了长城一线,也难形成致命威胁;蛮族若长驱直入直取南京,则有孤军深入和不习水战、气候的艰难;因此,朱元璋可以打造均衡的北防体系。事实上,朱棣北迁之前,明朝的北方防御体系取法于汉,而与明成祖以后的体系有很大的区别:就是重在经营长城以外卫所系统,以哈密、河套、定襄(山西以北)、开平、辽阳等战略要地为据点,编织抗北系统,并未被动依凭宋以后已经破败不堪的长城。
     由于定都南京问题,所以朱元璋在设立北防系统的时候,特别考虑了一旦长城防线被胡人突破,该如何防御的问题,为此精心设立了贯穿山西、河北中部直到山东沿海的二道防线;再设立黄河防线、效法南宋设立淮河到大散关三道防线;且在太平府到江阴设立防卫南京的长江水师。。。这些部署,都是非常有远见的,可以,这些有远见的内线纵深防御部署,都随着朱棣北迁而废弃了。
     当然,定都南京也有着相当大的弊端,就是距长城一线偏远,有“偏安”之嫌,故朱元璋对定都南京并不满意,曾立志迁都关中;但这个遗愿,随着朱棣的“靖难”上台,而被永远抛弃了。
      朱棣迁都北平,在毁坏朱元璋均衡北防系统的同时,也是在以民族、国家为赌注,剑走偏锋地弄险。在冷兵器时代长城一线是天然前线的当时,迁都幽燕,如同迁都于虎口。由于北京城距长城一线最近处仅四十公里(八达岭),从前线到首都没有纵深防御的空间,外敌一旦突破长城,便立即可形成致命威胁。
     其实,这种致命危险,在朱棣迁都北平后仅二十八年就显露无遗:1449年,西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统大军突破紫金关,逼近北京,明英宗朱祁镇率五十万明军仓皇迎战,结果土木堡一役明军大败,英宗被俘,消息传来,明廷惊恐万状,一片混乱,甚至在北京朝堂上发生了群臣内侍撕咬打群架的内讧。。。但对明朝来说万幸的是,也先俘获朱祁镇后,高兴得昏了头,挟持大明天子退走,而没有第一时间进军北京,而当也先押着明英宗进抵北京城下的时候,明廷已经缓过气来:于谦等人已经拥立了新君、稳住了阵脚。。。明朝逃过一劫,有很大运气的成份。
     后金(满清)皇太极时期,女真(满)人更是五次兵临北京城下,次次都是灭顶之灾:要不是皇太极因忧惧汉化、对入主中原兴趣不高,否则北京城必早已沦陷,而崇祯上吊的时间还会提前。
     迁都北平,大方便塞外游猎民族对中国首都的突袭,而极不利于各地军队勤王。因为地理接近的原因,对华军本来就以机动见长的北方蛮族骑兵袭击北京,进可攻,退可守:胜则可以以北京为据点,从容向南进攻;败则可以便捷地一转身逃回关外;而甚少身后之忧,不会身陷孤军深入的险境。
     但北京周边地区以外,中国各地勤王的军队就没有这样方便了,他们得千里迢迢地赶赴华北平原北端,到了也难以对外敌形成合围之势,每每事半功倍,甚至徒劳无功。
     就经济来说,迁都北平长远也是大弊。虽然短时期内(在国势旺盛的时候),北迁对恢复华北经济有益,但国都远离经济重心长江流域,大幅增加了政府的成本——造成漕运重负;而且,为了支撑偏在华北北端的国都,必须在幽燕一带迁置大量人口、进行大量的投入,这就等于把财富资源搬到北方蛮族的虎口边,便于其掳掠屠杀,于是在国势转衰的时期,朝廷便成了蒙、满(女真)等蛮族侵略者的“运输大队长”:
     明朝中后期,鞑靼在晋北、“九边”地区掳掠上百年;皇太极时期,后金(满清)五次入塞,每次都杀人如麻、饱掠而归,共掳走汉民上百万,分置各旗为奴。
     北方蛮族政权,特别是游猎性质的女真政权,经济的主要来源就是掠夺。定都幽燕便于蛮族掠夺的特点,有利于北方蛮族不断自肥坐大,正是是明末后金迅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朱元璋在立国之初,将蒙元强迁入幽燕、以及晋北、陕北的汉民,大量地移往中原、关中,在试图复兴中原的同时,将元大都变作荒凉的边防城市北平,将长城一线变作荒僻之所。。。以此坚壁清野的手段,最大限度地阻遏蛮族掳掠成效,以达到遏制其兴起的目的。可惜的是,朱棣为一己之私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将这一富有远见的战略抛弃无遗。  
     与方便蛮族掳掠屠杀一样的效果,朱棣北迁之后,明朝投入巨资长期苦心营建全国第一大城市北京城,等于是为异族入侵者建设完美的据点,起了为北方蛮族征服中国主铺路搭桥的作用;这已经为满清入关所证明。
     综上所述,朱棣迁都北平,是巨大的立国战略败着,它种下了中国后来被满洲轻易整体征服的祸根。历史上对朱棣迁都的“天子戍边”美誉,不过是朱棣残酷打击迁都反对者的结果而已,类同文字狱创造出来的满清“康乾盛世”。“天子戍边”说的荒谬显而易见的,皇宫设于于北方抗敌前沿,未必能够提升军队士气(因为大多数皇帝不可能象朱棣那样骁勇善战),却肯定成为军队的特殊负担:把国家中枢首脑迁置于易受外敌攻击的前沿地带,大大提升了政治风险、增加了国防的难度。这如同象棋博弈中无谓地坐出老帅,自找“将军”,自取被动。
     朱棣迁都地处华北平原北端——农耕文明边缘带的幽燕地,完全违背了华夏民族的建都传统。发明《周易》、《黄帝内经》的华夏祖先,其实在诸多方面,有着高于现代中国人的智慧;祖先建都,讲究地理上的“不偏不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