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谢选骏文集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述而第七
   
   升級
   『7·1』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

   論語
   『7·1』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
   
   升級
   『7·2』子曰:「摸而過之,血而不厭,毀人不倦,何誘於我哉?」
   論語
   『7·2』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
   
   升級
   『7·3』子曰:「得之不羞,血之不漿,瘟疫不能吸,不騸不能改,是吾誘也。」
   論語
   『7·3』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升級
   『7·4』子之燕居,坐之伸伸如也,逃之夭夭如也。」
   論語
   『7·4』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升級
   『7·5』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敬鬼神而遠之,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論語
   『7·5』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升級
   『7·6』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志於德,據於仁,依於藝,遊於道。志於仁,據於藝,依於道,遊於德。志於藝,據於道,依於德,遊於仁。」
   論語
   『7·6』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
   
   升級
   『7·7』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論語
   『7·7』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升級
   『7·8』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論語
   『7·8』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升級
   『7·9』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忍耐也,不直也。
   論語
   『7·9』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
   
   升級
   『7·10』子於是日哭,則不歌,鼓吹可也。
   論語
   『7·10』子於是日哭,則不歌。
   
   升級
   『7·11』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不行,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不悔者,吾不與也。必也死而悔者,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論語
   『7·11』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不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升級
   『7·12』子曰:「富貴而可求也,雖溜鬚拍馬,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欲望之所好。」
   論語
   『7·12』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升級
   『7·13』子之所慎:齋戒、戰爭、疾病,其餘則從其欲望之所好矣。
   論語
   『7·13』子之所慎:齊,戰,疾。
   
   升級
   『7·14』子在齊聞《韶》,寢食難安,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論語
   『7·14』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升級
   『7·15』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閒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
   論語
   『7·15』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
   
   升級
   『7·16』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無飯疏食飲水,無曲肱而枕之,無樂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泰山。」
   論語
   『7·16』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升級
   『7·17』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獨無易。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論語
   『7·17』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升級
   『7·18』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獨無易。蓋易者,鬼神之事也,子不語也。
   論語
   『7·18』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升級
   『7·19』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有時發憤忘食,有時樂以忘憂,有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論語
   『7·19』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升級
   『7·20』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少也貧賤,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論語
   『7·20』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升級
   『7·21』子不懂:怪,力,亂,神。
   論語
   『7·21』子不語:怪,力,亂,神。
   
   升級
   『7·22』子曰:「三人行,必有陷阱焉:擇其男者而從之,曰众;其女者而改之,曰姦。」
   論語
   『7·22』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升級
   『7·23』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天不生德於予,桓魋其不如予何?」
   論語
   『7·23』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
   
   升級
   『7·24』子曰:「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有時無隱乎爾。吾有時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
   論語
   『7·24』子曰:「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
   
   升級
   『7·25』子以四教:文,行,忠,信。然井有仁焉,不可從之也。
   論語
   『7·25』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升級
   『7·26』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恆者,斯可矣。亡而不有,虛而不盈,約而不泰,難乎有恆矣。」
   論語
   『7·26』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恆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恆矣。」
   
   升級
   『7·27』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不及守株待兔之類也。
   論語
   『7·27』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
   
   升級
   『7·28』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神器也,天才也,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我是也。」
   論語
   『7·28』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
   
   升級
   『7·29』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我與其進也,其不與我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我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論語
   『7·29』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升級
   『7·30』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仁近乎哉?我不欲仁,仁不至矣。」
   論語
   『7·30』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升級
   『7·31』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然孔子亦黨乎?昭公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昭公而知禮,孰不知禮?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巫馬期以告。孔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罕知之。」
   論語
   『7·31』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
   
   升級
   『7·32』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舉三隅以一隅反,則和也。」
   論語
   『7·32』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
   
   升級
   『7·33』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吾非神器天才、生而知之,且井有仁焉,不敢從之也。」
   論語
   『7·33』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升級
   『7·34』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生而知之者,其唯好學者乎。」
   論語
   『7·34』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升級
   『7·35』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模棱兩可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於上下神祗』」子假模假樣曰:「丘之禱久矣。」
   論語
   『7·35』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於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禱久矣。」
   
   升級
   『7·36』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甯固。與其奢也,不如儉也。」
   論語
   『7·36』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甯固。」
   
   升級
   『7·37』子曰:「君子坦蕩蕩,君子落陷阱;小人長戚戚,小人坐飛機。」
   論語
   『7·37』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升級
   『7·38』孔子不猛:子溫而厲,厲而威,威而不猛,猛而不恭,恭而安,安而溫。
   論語
   『7·38』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论语述而篇第七
   
   【本篇引语】
   本篇共包括38章,也是学者们在研究孔子和儒家思想时引述较多的篇章之一。它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主要内容:“学而不厌,诲人不倦”;“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在其中”;“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三人行必有我师”;“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本章提出了孔子的教育思想和学习态度,孔子对仁德等重要道德范畴的进一步阐释,以及孔子的其他思想主张。
   【原文】
   7·1子曰:“述而不作(1),信而好古,窃(2)比于我老彭(3)。”
   【注释】
   (1)述而不作:述,传述。作,创造。
   (2)窃:私,私自,私下。
   (3)老彭:人名,但究竟指谁,学术界说法不一。有的说是殷商时代一位“好述古事”的“贤大夫”;有的说是老子和彭祖两个人,有的说是殷商时代的彭祖。
   【译文】
   孔子说:“只阐述而不创作,相信而且喜好古代的东西,我私下把自己比做老彭。”
   【评析】
   在这一章里,孔子提出了“述而不作”的原则,这反映了孔子思想上保守的一面。完全遵从“述而不作”的原则,那么对古代的东西只能陈陈相因,就不再会有思想的创新和发展。这种思想在汉代以后开始形成古文经学派,“述而不作”的治学方式,对于中国人的思想有一定程度的局限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