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谢选骏文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或曰《推敲〈老子道德经〉》——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作
   
   


   《哲学:理念的力量》(Philosophy:the Power of Ideas)有云:“在老聃看来,根本不想去给‘道’命名,这就是真正的智者的标记。”——这等于是说,老聃在进行欺诈,因为老聃已经给道命名了,同时还自命为智者;老聃这不等于是在愚弄世人么?也许在老聃看来,世人都是猪狗,只配受到愚弄;但他这样写书,岂不是把自己也变成了“和猪狗对话的智者”,从而也把自己变成了一条“写经的猪狗”了吗。
   
   《哲学:理念的力量》又云:“道家思想认为,‘道’本身是隐匿的、‘道’的本性是不可言说的。任何试图定义‘道’的企图都是徒劳的,‘道’甚至无法用语言来描绘。”——这清楚表明了:道家学说在根本上是自相矛盾的,其全部理论的最终结果,就是虚妄。
   
   我发现:欺骗中国人两千多年的《老子》或曰《道德经》其实毫无意义。
   
   为什么这样说呢?
   
   根据我的实验研究,把《老子》或曰《道德经》中的关键词语予以反义词或近似反义词的置换,也是同样言之成理,而且更为合乎理性。
   
   我可惜《老子》或曰《道德经》诞生两千余年以来,受到大家吹捧,而不察其谬误,结果贻误后学殊甚,而且流毒海外,全球麻痹焉。余今苏醒世人,为众说之:
   
   《老子道德经·第一章》一开始就充满了悖谬: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众人试想:
   
   “道可道”,也就是那些可道的道,只能是“是常道”,怎能是“非常道”呢?而如果不是(非)常道的道,恰恰是不可道的,老聃又怎能名之呢。《老子道德经》,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在帛书《老子道德经》中,这一句是写做“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后来为了避汉文帝刘恒的讳,才把“恒”字改写成了“常”。这一句历来被解释为:“说得出的道,不是恒常的道。”
   
   再者,“名可名”,也就是那些可名的名,只能“是常名”,怎能“非常名”呢?而如果不是(非)常名的名,恰恰是不可名的,老聃又怎能名之呢。《老子道德经》,岂不是悖谬成章吗?
   
   还有,“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的说法,也是违背老聃自己的说教的;因为老聃说了:“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老聃又说了:“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为。”老聃还说了:“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老聃更说了:“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可见老聃也罢,圣人也罢,都是语无伦次的。圣人是不可能以百姓的心为心的,否则还怎么让自己成为圣人呢。
   
   此外,“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的说法,也是老聃自己打自己的嘴,不仅完全违背了他紧接而说的“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而且简直到了“为无”的荒谬。“无为”的说教和“为无”的说法,哪个更对呢?也许,按照“辩证法”的变戏法,这个“为无”和那个“无为”只在形式逻辑上冲突,但在辩证逻辑上并不冲突罢。但我们因此进一步证明:“无为”的说教和“为无”的说法,哪个都不对。
   
   因为老聃的前提性错误,我一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推敲老子道德经》,让大家看看,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作的《谢氏道德经》和《老子道德经》一样可以成立,而且似乎更加合乎常理。
   
   这既是一个语言哲学方面的大胆试验,也是想借此指出,任何人所谈论的“道”,都只是他自己的思想,而无法是也不可能是真正的“道”。
   
   孔子还承认他自己不能说清楚“仁”,老聃却认为他自己却大致说一说“道”,这种自己打自己耳光的行为,固然显示了老聃的狂妄,而孔老之间的这一对比,也和普鲁士的德国教授黑格尔那位“博学”白痴的有关评价,正好是相反的。
   
   老聃不仅狂妄,同时也显示了人类的通病:
   
   释迦牟尼宣称自己获得了涅槃,但是,他旋即开始游方布道、招纳门徒、建立僧团,他的涅槃在哪里呢?佛陀和他的后学,依然堕入“救世”的轮回而无法自拔。
   
   惠能法师提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但是,他抱持衣钵、开会教课、口授坛经、印刷流传的事业,仿佛充满了否定尘埃的尘埃,恰恰破除了自己的“无树”和“非台”。惠能和他的后学,依然实践神秀的路线:“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哀哉哀哉。
   
   话说那孔子和这老聃,本是两种时代精神的体现:春秋精神与战国精神。而相形之下,孔子可能更适合二十一世纪人类的“后现代”的精神状态,那就是不可知论和存而不论、搁置判断的心态。
   
   以下类推,八十一章里的类似谬误不胜枚举。因此我不得不作出一篇《推敲〈老子道德经〉》,来澄清老聃散布的千古迷雾。
   
   老聃李耳,毫无旨趣,否定常道又言谈道,不能一以贯之,实乃《老子道德经》也,今我一以贯之,通过《推敲〈老子道德经〉》,成就《谢氏道德经》,亦以名之以《老子道德经升级版》——盖从思想主权的角度升级了《老子道德经》;这就显示了,“思想的力量”,足以颠覆一切成品。
   
   为了不要诬枉古人,特附《老子道德经》的本文于《谢氏道德经》之后,让众人看看,《谢氏道德经》和《老子道德经》是否同样可以成立,有些方面是否说得更加到位?因为在我看来,一切经典,其首要价值就在于可供颠覆之用。
   
   所谓“轴心时代”(axial age,axle times,axial period),岂不就是通过观摩文字记载而发现了语言的秘密:那就是词语的对应并不代表客观实体,那也就是“正言若反”可以流行病成为主流哲学的原因。
   
   立此存照。
   
   第四章
   
   谢氏道德经
   道貌则似冲,用之或即盈,渊兮万物孙。不挫其锐,不解其纷,不和其光,不同其尘,湛兮弄鬼神。吾知其我思,不象帝之先。
   
   老子道德经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老子道德经》译文】
   “道”本是虚空的,然而作用却不穷尽。它是那么深厚博大,好像是万物的祖先。它不露锋芒,它以简驭繁,在光明的地方,它就和其光,在尘垢的地方,它就同其尘。不要以为它是幽隐不明的,在幽隐中,却还俨然存在。像这样的道体,我不知它是从何而来,似乎在有天帝之前就有了它。
(2014/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