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谢选骏文集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毛泽东不是中国人
·法国政府可能参与杀害法广记者
·放屁的人都说自己的屁不怎么臭
·共和党原是民主党,民主党原是共和党
·共产党中国不是西方的亲儿子
·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阿里巴巴涉嫌恐怖主义
·红色美国的崛起
·毛泽东早就变节过了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不拜麦加黑屋的穆斯林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红了就会被黑
·加拿大是极乐世界吗
·竞选比赚钱更加刺激
·“一个中国”的垂死挣扎
·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彭斯比川普更伟大
·美国也有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
·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马云自组黄埔军校自取败亡之道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国民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希望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子張第十九
   
   升級
   『19·1』子張曰:「黨員見危逃命,見得思齊,祭不思敬,喪不思哀,其可已矣。」

   論語
   『19·1』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
   
   升級
   『19·2』子張曰:「執德不弘,名望盡有;信道不篤,利祿盡有。執德弘,身敗名裂;信道篤,夕死可矣。」
   論語
   『19·2』子張曰:「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亡?」
   
   升級
   『19·3』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廣結善緣,取長補短也。」
   論語
   『19·3』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升級
   『19·4』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君子不為,故中國之科學技術不能發達也。」
   論語
   『19·4』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
   
   升級
   『19·5』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日月逝矣!歲不我與!」
   論語
   『19·5』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升級
   『19·6』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仁者,果仁也;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食髓知味哉。」
   論語
   『19·6』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升級
   『19·7』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好學以致其道。」
   論語
   『19·7』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
   
   升級
   『19·8』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君子之過也必武。」
   論語
   『19·8』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
   
   升級
   『19·9』子夏曰:「君子有三變臉:遠處望之儼然如油畫;近處即之溫和如棉花;聽其言論則話裏有話。」
   論語
   『19·9』子夏曰:「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
   
   升級
   『19·10』子夏曰:「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關係學萬分重要也。」
   論語
   『19·10』子夏曰:「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
   
   升級
   『19·11』子夏曰:「大德不逾嫌;小德出入可也。大德小德,存於一心。」
   論語
   『19·11』子夏曰:「大德不逾閑;小德出入可也。」
   
   升級
   『19·12』子遊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遊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伙夫三年,亦不虧矣。」
   論語
   『19·12』子遊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遊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
   
   升級
   『19·13』子夏曰:「仕而優則學,進修也,鍍金也,假文憑也,仕重於學也。學而優則仕,做官也,當老爺,享特權也,學先於仕也。」
   論語
   『19·13』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升級
   『19·14』子遊曰:「喪致乎哀而止。孰謂三年之喪,天下之喪也?」
   論語
   『19·14』子遊曰:「喪致乎哀而止。」
   
   升級
   『19·15』子遊曰:「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仁也者,果仁也,精髓也。」
   論語
   『19·15』子遊曰:「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
   
   升級
   『19·16』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仁也者,果仁也,精髓也,難能也,物以稀為貴也。」
   論語
   『19·16』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
   
   升級
   『19·17』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然馬基雅維利主義曰:殺父之仇可以忘記,惟有剝奪財產的仇恨不會忘記。」
   論語
   『19·17』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
   
   升級
   『19·18』曾子曰:「吾聞諸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蓋死路一條也。」
   論語
   『19·18』曾子曰:「吾聞諸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
   
   升級
   『19·19』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也。」
   論語
   『19·19』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升級
   『19·20』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在野黨不如執政黨,君子必須執政也。」
   論語
   『19·20』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
   
   升級
   『19·21』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君子之不過也,如日月之未食焉,人皆習之;過也,人皆怪異之。」
   論語
   『19·21』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升級
   『19·22』衛公孫朝問於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論語
   『19·22』衛公孫朝問於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仲尼述而不作: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故夫子可謂萬世師表矣。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升級
   『19·23』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屋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論語
   『19·23』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屋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夫子之牆,何如萬里長城也。」
   
   升級
   『19·24』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吾也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論語
   『19·24』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
   
   升級
   『19·25』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故曰,夫子之得邦家者,萬萬不可能也。」
   論語
   『19·25』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子张篇第十九
   
   【本篇引语】本篇共计25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见危致命,见得思义”;“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君子之过,犹日月之食”;“其生也荣,其死也哀”。本篇中包括的主要内容有:孔子学而不厌、不耻下问的精神;孔子对殷纣王的批评,孔子关于学与仕的关系,君子与小人在有过失时的不同表现,以及孔子与其学生和他人之间的对话。
   
   【原文】19·1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译文】子张说:“士遇见危险时能献出自己的生命,看见有利可得时能考虑是否符合义的要求,祭祀时能想到是否严肃恭敬,居丧的时候想到自己是否哀伤,这样就可以了。”
   
   【评析】“见危致命,见得思义”,这是君子之所为,在需要自己献出生命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犹豫,勇于献身。同样,在有利可得的时候,他往往想到这样做是否符合义的规定。这是孔子思想的精华点。
   
   【原文】19·2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译文】子张说:“实行德而不能发扬光大,信仰道而不忠实坚定,(这样的人)怎么能说有,又怎么说他没有?”
   
   【原文】19·3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译文】子夏的学生向子张寻问怎样结交朋友。子张说:“子夏是怎么说的?”答道:“子夏说:‘可以相交的就和他交朋友,不可以相交的就拒绝他。’”子张说:“我所听到的和这些不一样:君子既尊重贤人,又能容纳众人;能够赞美善人,又能同情能力不够的人。如果我是十分贤良的人,那我对别人有什么不能容纳的呢?我如果不贤良,那人家就会拒绝我,又怎么谈能拒绝人家呢?”
   
   【原文】19·4子夏曰;“虽小道(1),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2),是以君子不为也。”
   
   【注释】(1)小道:指各种农工商医卜之类的技能。(2)泥:阻滞,不通,妨碍。
   
   【译文】子夏说:“虽然都是些小的技艺,也一定有可取的地方,但用它来达到远大目标就行不通了。”
   
   【原文】19·5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