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谢选骏文集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中美两国只能一个黑暗一个光明
·欧美人不懂中国人喜欢迟到
·阶级斗争瓦解中国科学界
·战狼其实狗腿
·在香港演习天安门大屠杀
·白种人不怕孤独
·波兰人出售自己的耻辱
·肯尼迪小兵崇拜希特勒元首
·李鸿章不懂中国历史
·中国是一座难民营
·香港警民不打不相识
·美国大学的中国化进程
·白人民粹主义者的革命宣言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香港青年武装海葬国旗
·人民币为何毛了
·活捉了一个五毛
·贸易战中的宗教因素
·香港公民意识能否继承辛亥革命
·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叫的狗不咬人
·川普浪费了两年半可能恶补吗
·改革开放是共产党中国的死猫跳
·社会主义的草又来吃掉资本主义的苗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献身给台湾的悲惨下场
·废垃需要暴政治理
·科学只能改善无法拯救人类命运
·美国看待太平洋如同中国看待南中国海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活例
·家族主义是农民抢地的意识形态
·香港政府为何虐待暑期学生
·共军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伪劣产品为何畅销
·香港人即将沦为蝗虫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港督就是共产党
·共产党里的好人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假新闻创造历史
·天才是一种命运
·中国财富都是借来的
·狗比狼更凶残
·什么是坏政府
·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屯兵香港意在威吓大陆废垃
·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建立全球政府的文化战争已经打响
·共产党就是租界党
·断水香港并非玩笑而是恫吓
·纳粹主义是西方文明的顶峰
·鲁迅为何获得毛泽东待见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中国的律师狗都不如
·两房诈骗术——亏损归国家,盈利归自己
·六四屠杀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洗礼
·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过时了——南朝势力的杰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陽貨第十七

   
   升級
   『17·1』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陽奉而陰違之。
   論語
   『17·1』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升級
   『17·2』子曰:「性相近也則習相遠也。習相近也則性相遠也。習近性遠則平也。」
   論語
   『17·2』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升級
   『17·3』子曰:「唯上知與下愚不移,而下知與上愚則移也。愚公移山,蠻夷猾夏,寇賊奸宄,改造中國也。」
   論語
   『17·3』子曰:「唯上知與下愚,不移。」
   
   升級
   『17·4』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遊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吾言戲之者多多矣,黑色幽默毋必之哉。」
   論語
   『17·4』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遊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升級
   『17·5』公山弗擾以費畔,召,子欲往。子路不說,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民之之也?」子曰:「未召我者,而豈走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畔者召我則為王,王者拒我則為畔矣。」
   論語
   『17·5』公山弗擾以費畔,召,子欲往。子路不說,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民之之也?」子曰:「未召我者,而豈走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
   
   升級
   『17·6』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仁者,可以垂拱守天下,不能馬上得天下。」
   論語
   『17·6』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升級
   『17·7』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說一套,做一套,言行互補而非言行一致,否則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葫蘆苦瓜了。」
   論語
   『17·7』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升級
   『17·8』子曰:「由也,女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女: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好學也者,隨機應變、與時俱進之謂也。」
   論語
   『17·8』子曰:「由也,女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女: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
   
   升級
   『17·9』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藝術也;可以觀,科學也;可以群,社交也;可以怨,政治也;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家天下也;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炫耀博學也。」
   論語
   『17·9』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升級
   『17·10』子謂伯魚曰:「女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官話也,國語也,普通話也,風行天下也者。」
   論語
   『17·10』子謂伯魚曰:「女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官話也,國語也,普通話也,風行天下也者。」
   
   升級
   『17·11』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鍾鼓云乎哉!非禮也,教化天下者也。」
   論語
   『17·11』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鍾鼓云乎哉!」
   
   升級
   『17·12』子曰:「色厲而內荏,譬諸小人,其猶穿窬之盜也與!色不厲而內不荏,譬諸領袖,其猶移山之盜也與!」
   論語
   『17·12』子曰:「色厲而內荏,譬諸小人,其猶穿窬之盜也與!」
   
   升級
   『17·13』子曰:「鄉原,德之賊也!痞子,亦德之賊也!領袖之社會基礎也。」
   論語
   『17·13』子曰:「鄉原,德之賊也!」
   
   升級
   『17·14』子曰:「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革命宣傳也。道不聽而塗不說,其猶閉門造車乎!」
   論語
   『17·14』子曰:「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
   
   升級
   『17·15』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無所不至矣!無所不用其極,患得患失者之劣根性也。」
   論語
   『17·15』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無所不至矣!」
   
   升級
   『17·16』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蕩;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所謂古者,文明興起時期也,野蠻時代也;所謂今者,文明衰落時期也,文弱時代也。」
   論語
   『17·16』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蕩;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
   
   升級
   『17·17』子曰:「巧言令色,大官人。」
   論語
   『17·17』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升級
   『17·18』子曰:「紫之奪朱也,鄭聲之亂雅樂也,利口之覆邦家也;推陳出新也,與時俱進也,清朝承襲明朝也,人民共和國之顛覆民國也。」
   論語
   『17·18』子曰:「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
   
   升級
   『17·19』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之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之言哉。」
   論語
   『17·19』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升級
   『17·20』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謊言也,巧言令色也,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也。
   論語
   『17·20』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
   
   升級
   『17·21』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形式重於內容也。無形式則無內容矣。」
   論語
   『17·21』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升級
   『17·22』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道家者流!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儒家者流。」
   論語
   『17·22』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
   
   升級
   『17·23』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義以為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革命乃上等君子之搶劫,搶劫乃下等小人之革命。」
   論語
   『17·23』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義以為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
   
   升級
   『17·24』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系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厭惡變成了罪惡,罪惡起源於厭惡。」
   論語
   『17·24』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系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
   
   升級
   『17·25』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女權主義者,小人主意也。」
   論語
   『17·25』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
   
   升級
   『17·26』子曰:「四十而不惑,年四十而見惡焉,其終也已!年四十而見善焉,其始也已!」
   論語
   『17·26』子曰:「年四十而見惡焉,其終也已!」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阳货篇第十七
   
   【本篇引语】本篇共26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一篇中,介绍了孔子的道德教育思想,孔子对仁的进一步解释,还有关于为父母守丧三年问题,也谈到君子与小人的区别等等。
   
   【原文】17·1阳货(1)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2)。孔子时其亡(3)也,而往拜之,遇诸涂(4)。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5),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6)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7)。”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