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谢选骏文集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学习就像雕刻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中国”与“共产党”无法兼容——论党员就是旗人
·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时代革命的动力
·波兰人是要饭的
·纽约为什么成为儿童乐园
·蒋介石不如项羽
·特赦是一桩很好的买卖
·选不上总统就盖一座王宫及其他
·英国也想做一个中国梦
·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毛泽东24岁还在上中学
·台湾认同证明南北朝格局确实存在
·加拿大力求成为全球中心
·豆腐渣工程应该改名为“瓷器工程”
·希拉里替身出场意欲何为
·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美国记者真是少见多怪
·为什么废垃国需要独裁者
·毛顺生是劫匪,文素勤是巫婆
·美国的司法独立已经遭到政治势力的撕裂
·同室操戈与友敌现象
·共和党为帝国体制保驾护航
·考古为现实服务
·大麻比香烟更合纽约的时尚
·蒋经国毫无出息
·共和党议员是拍马屁还是自己邪恶
·白宫的沦陷
·俄罗斯是乌克兰的私生子——罗宋汤的故事
·澳门为什么窝囊废
·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西蒙娜·波伏娃是变性人——人妖
·黑天鹅和灰犀牛——就是毛主席和党中央
·英国还想恢复全球身份
·少数福音派真是基督徒
·罗曼蒂克不是罗马帝国
·1.5亿套空屋就是多米诺骨牌
·语言是记忆的载体
·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
·蒋介石迷信风水建楼于火山口
·里根总统任内已经老年痴呆症
·比尔盖茨为何被哈佛开除
·联邦制是最稳定的国家制度
·流氓总统和流氓参院领袖加起来就是帝国元首了
·台湾人贪生怕死
·国共两党原是龟精蛇精
·墨西哥为何黑帮横行、毒贩当道
·杀猪盘的机制就宰杀找不到老婆的独生男孩
·日本皇室就是一个垃圾桶
·改革开放为何无法成功
·废垃喜欢烂尾楼
·美国不是美国
·张学良、蒋经国、李登辉都是共产党叛徒
·没有盈利的犯罪行为就是见义勇为
·不是智商税而是神汉税
·家暴恶行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刘仲敬自己拥戴自己
·求钱得钱又何怨
·中国人为何不配精神生活
·蔡英文和韩国瑜都是共产党传下来的呆胞
·张学良是个三料汉奸
·“中国人”就是中国人
·蒋经国在美国杀人灭口铸下了大错
·毛泽东不是毛猪而是猪毛
·参院流氓议长证明第四美国的帝国化趋势
·梵高的东亚灵魂撕碎了他
·张学良是个共产党人渣
·接触政策不懂熊猫是肉食动物
·华人进入加拿大促成新的全球中心
·孙小果案件再三改判体现中共政权换代换届
·大众厌恶的才是明星
·英国BBC五次清洗马克思的肛门
·基督教中国新时代
·美国综合国力是中国的几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陽貨第十七

   
   升級
   『17·1』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陽奉而陰違之。
   論語
   『17·1』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升級
   『17·2』子曰:「性相近也則習相遠也。習相近也則性相遠也。習近性遠則平也。」
   論語
   『17·2』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升級
   『17·3』子曰:「唯上知與下愚不移,而下知與上愚則移也。愚公移山,蠻夷猾夏,寇賊奸宄,改造中國也。」
   論語
   『17·3』子曰:「唯上知與下愚,不移。」
   
   升級
   『17·4』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遊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吾言戲之者多多矣,黑色幽默毋必之哉。」
   論語
   『17·4』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遊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升級
   『17·5』公山弗擾以費畔,召,子欲往。子路不說,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民之之也?」子曰:「未召我者,而豈走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畔者召我則為王,王者拒我則為畔矣。」
   論語
   『17·5』公山弗擾以費畔,召,子欲往。子路不說,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民之之也?」子曰:「未召我者,而豈走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
   
   升級
   『17·6』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仁者,可以垂拱守天下,不能馬上得天下。」
   論語
   『17·6』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升級
   『17·7』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說一套,做一套,言行互補而非言行一致,否則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葫蘆苦瓜了。」
   論語
   『17·7』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升級
   『17·8』子曰:「由也,女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女: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好學也者,隨機應變、與時俱進之謂也。」
   論語
   『17·8』子曰:「由也,女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女: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
   
   升級
   『17·9』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藝術也;可以觀,科學也;可以群,社交也;可以怨,政治也;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家天下也;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炫耀博學也。」
   論語
   『17·9』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升級
   『17·10』子謂伯魚曰:「女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官話也,國語也,普通話也,風行天下也者。」
   論語
   『17·10』子謂伯魚曰:「女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官話也,國語也,普通話也,風行天下也者。」
   
   升級
   『17·11』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鍾鼓云乎哉!非禮也,教化天下者也。」
   論語
   『17·11』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鍾鼓云乎哉!」
   
   升級
   『17·12』子曰:「色厲而內荏,譬諸小人,其猶穿窬之盜也與!色不厲而內不荏,譬諸領袖,其猶移山之盜也與!」
   論語
   『17·12』子曰:「色厲而內荏,譬諸小人,其猶穿窬之盜也與!」
   
   升級
   『17·13』子曰:「鄉原,德之賊也!痞子,亦德之賊也!領袖之社會基礎也。」
   論語
   『17·13』子曰:「鄉原,德之賊也!」
   
   升級
   『17·14』子曰:「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革命宣傳也。道不聽而塗不說,其猶閉門造車乎!」
   論語
   『17·14』子曰:「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
   
   升級
   『17·15』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無所不至矣!無所不用其極,患得患失者之劣根性也。」
   論語
   『17·15』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無所不至矣!」
   
   升級
   『17·16』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蕩;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所謂古者,文明興起時期也,野蠻時代也;所謂今者,文明衰落時期也,文弱時代也。」
   論語
   『17·16』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蕩;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
   
   升級
   『17·17』子曰:「巧言令色,大官人。」
   論語
   『17·17』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升級
   『17·18』子曰:「紫之奪朱也,鄭聲之亂雅樂也,利口之覆邦家也;推陳出新也,與時俱進也,清朝承襲明朝也,人民共和國之顛覆民國也。」
   論語
   『17·18』子曰:「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
   
   升級
   『17·19』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之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之言哉。」
   論語
   『17·19』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升級
   『17·20』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謊言也,巧言令色也,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也。
   論語
   『17·20』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
   
   升級
   『17·21』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形式重於內容也。無形式則無內容矣。」
   論語
   『17·21』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升級
   『17·22』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道家者流!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儒家者流。」
   論語
   『17·22』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
   
   升級
   『17·23』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義以為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革命乃上等君子之搶劫,搶劫乃下等小人之革命。」
   論語
   『17·23』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義以為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
   
   升級
   『17·24』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系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厭惡變成了罪惡,罪惡起源於厭惡。」
   論語
   『17·24』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系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
   
   升級
   『17·25』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女權主義者,小人主意也。」
   論語
   『17·25』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
   
   升級
   『17·26』子曰:「四十而不惑,年四十而見惡焉,其終也已!年四十而見善焉,其始也已!」
   論語
   『17·26』子曰:「年四十而見惡焉,其終也已!」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阳货篇第十七
   
   【本篇引语】本篇共26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一篇中,介绍了孔子的道德教育思想,孔子对仁的进一步解释,还有关于为父母守丧三年问题,也谈到君子与小人的区别等等。
   
   【原文】17·1阳货(1)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2)。孔子时其亡(3)也,而往拜之,遇诸涂(4)。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5),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6)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7)。”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