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谢选骏文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憲問第十四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升級
   『14·1』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為五斗米折腰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不為五斗米折腰也,仁則吾不知也。」
   論語
   『14·1』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仁則吾不知也。」
   
   升級
   『14·2』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假士也。匈奴已滅,亦何以家為!真士也。」
   論語
   『14·2』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
   
   升級
   『14·3』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無道國家缺乏言論保護法案也。」
   論語
   『14·3』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升級
   『14·4』子曰:「有德者,必有言,經典是也;有言者,不必有德,賣文者也。仁者,必有勇,無畏也;勇者,不必有仁,有力也。」
   論語
   『14·4』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升級
   『14·5』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蕩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適出,子曰:「小人哉,若人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繈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君子乎若人?尚德乎若人?」
   論語
   『14·5』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蕩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適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升級
   『14·6』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吾則例外,雖少也賤,仁者哉。」
   論語
   『14·6』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升級
   『14·7』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不可則止,毋自辱焉。」
   論語
   『14·7』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升級
   『14·8』子曰:「為命:裨諶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修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毛糙潤之,據為己有。其毛潤之寫作班子乎。」
   論語
   『14·8』子曰:「為命:裨諶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修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
   
   升級
   『14·9』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收買人心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不置可否也。」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階級鬥爭也。」
   論語
   『14·9』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
   
   升級
   『14·10』子曰:「貧而無怨,難,饑腸轆轆也;富而無驕,易,飽食終日也。」
   論語
   『14·10』子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
   
   升級
   『14·11』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大鬼易處,小鬼難當。」
   論語
   『14·11』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
   
   升級
   『14·12』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電影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不思義,見危不授命,久要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電影矣!」
   論語
   『14·12』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升級
   『14·13』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敢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敢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敢厭其取。夫子者,領袖也,老大哥也。」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論語
   『14·13』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升級
   『14·14』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君君臣臣也者乎。」
   論語
   『14·14』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升級
   『14·15』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正而不譎者先霸天下,譎而不正者後霸天下。」
   論語
   『14·15』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升級
   『14·16』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兵不血刃,仁也。」
   論語
   『14·16』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升級
   『14·17』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此其大仁也!成王敗寇也。」
   論語
   『14·17』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升級
   『14·18』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文王之仔乎。不避諱矣。」
   論語
   『14·18』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
   
   升級
   『14·19』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腐而不敗也。」
   論語
   『14·19』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升級
   『14·20』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其言之怍,則為之不難乎?」
   論語
   『14·20』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
   
   升級
   『14·21』陳成子弑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恒弑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吾不在其位,要謀其政: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吾不在其位,要謀其政:以吾從大夫子後,不敢不告也!」
   論語
   『14·21』陳成子弑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恒弑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子後,不敢不告也!」
   
   升級
   『14·22』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不可欺君,但可犯君乎?」
   論語
   『14·22』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升級
   『14·23』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何者傳達?」
   論語
   『14·23』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
   
   升級
   『14·24』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古之學者自私;今之學者無私。」
   論語
   『14·24』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升級
   『14·25』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護主者乎。」
   論語
   『14·25』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升級
   『14·26』子曰:「爾等不在其位,不可謀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夫子例外也。」
   論語
   『14·26』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升級
   『14·27』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君子不恥其行而過其言乎?」
   論語
   『14·27』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
   
   升級
   『14·28』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溜鬚拍馬曰:「夫子自道也!」
   論語
   『14·28』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升級
   『14·29』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毋自辱焉,自保為上。」
   論語
   『14·29』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升級
   『14·30』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不患人不知己,患不能知彼也。」
   論語
   『14·30』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升級
   『14·31』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賢人又懂詐術,又善臆想。」
   論語
   『14·31』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
   
   升級
   『14·32』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棲棲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翻雲覆雨也。」
   論語
   『14·32』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棲棲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
   
   升級
   『14·33』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然無力者亦無德矣。」
   論語
   『14·33』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
   
   升級
   『14·34』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以德報怨者,以臣下事君上也。」
   論語
   『14·34』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升級
   『14·35』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吾真命天子也。」
   論語
   『14·35』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