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憲問第十四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升級
   『14·1』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為五斗米折腰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不為五斗米折腰也,仁則吾不知也。」
   論語
   『14·1』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仁則吾不知也。」
   
   升級
   『14·2』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假士也。匈奴已滅,亦何以家為!真士也。」
   論語
   『14·2』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
   
   升級
   『14·3』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無道國家缺乏言論保護法案也。」
   論語
   『14·3』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升級
   『14·4』子曰:「有德者,必有言,經典是也;有言者,不必有德,賣文者也。仁者,必有勇,無畏也;勇者,不必有仁,有力也。」
   論語
   『14·4』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升級
   『14·5』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蕩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適出,子曰:「小人哉,若人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繈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君子乎若人?尚德乎若人?」
   論語
   『14·5』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蕩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適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升級
   『14·6』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吾則例外,雖少也賤,仁者哉。」
   論語
   『14·6』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升級
   『14·7』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不可則止,毋自辱焉。」
   論語
   『14·7』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升級
   『14·8』子曰:「為命:裨諶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修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毛糙潤之,據為己有。其毛潤之寫作班子乎。」
   論語
   『14·8』子曰:「為命:裨諶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修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
   
   升級
   『14·9』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收買人心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不置可否也。」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階級鬥爭也。」
   論語
   『14·9』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
   
   升級
   『14·10』子曰:「貧而無怨,難,饑腸轆轆也;富而無驕,易,飽食終日也。」
   論語
   『14·10』子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
   
   升級
   『14·11』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大鬼易處,小鬼難當。」
   論語
   『14·11』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
   
   升級
   『14·12』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電影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不思義,見危不授命,久要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電影矣!」
   論語
   『14·12』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升級
   『14·13』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敢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敢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敢厭其取。夫子者,領袖也,老大哥也。」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論語
   『14·13』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升級
   『14·14』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君君臣臣也者乎。」
   論語
   『14·14』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升級
   『14·15』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正而不譎者先霸天下,譎而不正者後霸天下。」
   論語
   『14·15』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升級
   『14·16』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兵不血刃,仁也。」
   論語
   『14·16』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升級
   『14·17』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此其大仁也!成王敗寇也。」
   論語
   『14·17』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升級
   『14·18』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文王之仔乎。不避諱矣。」
   論語
   『14·18』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
   
   升級
   『14·19』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腐而不敗也。」
   論語
   『14·19』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升級
   『14·20』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其言之怍,則為之不難乎?」
   論語
   『14·20』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
   
   升級
   『14·21』陳成子弑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恒弑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吾不在其位,要謀其政: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吾不在其位,要謀其政:以吾從大夫子後,不敢不告也!」
   論語
   『14·21』陳成子弑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恒弑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子後,不敢不告也!」
   
   升級
   『14·22』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不可欺君,但可犯君乎?」
   論語
   『14·22』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升級
   『14·23』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何者傳達?」
   論語
   『14·23』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
   
   升級
   『14·24』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古之學者自私;今之學者無私。」
   論語
   『14·24』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升級
   『14·25』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護主者乎。」
   論語
   『14·25』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升級
   『14·26』子曰:「爾等不在其位,不可謀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夫子例外也。」
   論語
   『14·26』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升級
   『14·27』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君子不恥其行而過其言乎?」
   論語
   『14·27』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
   
   升級
   『14·28』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溜鬚拍馬曰:「夫子自道也!」
   論語
   『14·28』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升級
   『14·29』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毋自辱焉,自保為上。」
   論語
   『14·29』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升級
   『14·30』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不患人不知己,患不能知彼也。」
   論語
   『14·30』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升級
   『14·31』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賢人又懂詐術,又善臆想。」
   論語
   『14·31』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
   
   升級
   『14·32』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棲棲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翻雲覆雨也。」
   論語
   『14·32』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棲棲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
   
   升級
   『14·33』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然無力者亦無德矣。」
   論語
   『14·33』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
   
   升級
   『14·34』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以德報怨者,以臣下事君上也。」
   論語
   『14·34』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升級
   『14·35』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吾真命天子也。」
   論語
   『14·35』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