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冲出功利的迷雾]
许之远
· 致命的话:美台关係是全面的、大陆威胁是永远的?
· 灾难:‘天心’对‘人心’的惩罚
· 马英九vs蔡英文 = ECFA vs 2012序幕战?
·马、蔡辩论后的解码、民进党内激斗
·玉树大地震所思所闻所读
· 中国所稀罕的是什麼?
· 阿扁不能放押、小英不能选都
· 富士康员工跳楼潮的研究与建议
· 没有法治,难有公义
· 2010 端午节:屈原逝世2288周年祭
· 足球世界盃:日韩的成就与中国的耻辱及成因
· 纵论世界盃足球;让中国足球起死回生初议
· G20烽火危城的现场;无制约结论的政治大拜拜
· 道德的空白智慧永远无法填补
· 诚信:中国崛起的基础
·台湾司法独立与肃贪的指标案
·烂紫高红话荔枝
·2010之中国能与美国一战?
·从舟曲灾难说到:中国人,你怕甚麼呢?
·诗人胡耀邦
·日本拘留渔政船如得逞,中日生死再战不出四十年
·论政府腐败与社会溃败的根源
·打破「十年后,中国是世界最贫穷国家」的魔咒!
·「喋血孤城」的批判、守将余程万生平的考证
·独裁传位、专制传承与阅兵
·易中天「中华文化加国行」论点的探讨
·台湾,能找出反对蒋介石的理由吗?
·美乞灵印钞机利己损人[美国霸权现状之一]
·陳水扁判刑入獄及影響
· 五都选举国民党在苦战、枪声中的小胜与啟示
·「美国才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恐怖主义国家」
·许家屯〈逃难〉二十年首次公开演讲
· 预祝新年感物華
·以还原歷史真相为辛亥革命百年元旦做纪念的开始吧!
·司徒华:平凡而不平凡的一生
·围堵中国、箭靶中国下胡锦涛访美
·「人民最大」的实现
·諍言有据的自述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蒋介石日记》公开,拨开歷史的迷雾
·馬英九勝選對台灣、大陸與世局的影響與展望
·刘晓明大使:中国不是个共產党国家?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香港选特首成春秋争霸的局面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傷心泪話人頭稅
·薄熙来的殞落:《子產论伊何维政》的现代版
·李登辉的今日与钓鱼臺的明日祸害
·身在江海之上,心在魏闕之下
·对马总统连任的忠告:为政不吃存粮
·韓寒的旋風比《太平洋的風》更感動台灣
·台、港旅中咏怀
·曾荫权的堕落是本质、诱因还是惩罚?
· 当郝柏村与施明德坐在一起 【联合报╱张作锦】
·曾荫权治港七年的总检验:香港向内地行近
·香港贪污风暴已从特首刮起!
·梁振英初任特首的忠告
·马英九的烦恼:包揽全部政治责任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人对国民教育的疑惧又走上街头
·方宽烈对香港文学最后的贡献
·从个人的生死体悟到人类集体的取向
·书法家张顺华虚芜释法的錯误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书法、书道精要》的〈前言〉
·中国政府对钓鱼台应有的认识和决断
·国画的进程
·欧巴马VS罗穆尼 第一场辩论及其影响
·面对日本,中国人自救之道
·香港从黯淡到沦落的成因
·欧巴马连任所见、所思
·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习近平应以务实掌握十年契机
·近日即事
·法治体制改革第一步:被告无罪推定论
·莫言领奖后的致词与演讲的评论
·习近平的选择:拨乱或沉沦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南周、炎黄事件对习近平的关键考核
·中国人对大凶年(2013)的因应
·从豺狼之国的口中抢回钓鱼岛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李安又得大奖,华裔还有甚麽不可能?
·香港今年:《宜慎小人、凡事不利》
·马英九女儿结婚,民进党也有可駡
·习近平要打破传统政治现状成为全民领袖
·权力来源的差异影响舆论的取向
·中、港、台劳工关心的最低工资与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冲出功利的迷雾

   人有异於禽兽者,「情义」两字而已。近世重功利,讲情讲义的已少见,但不能说没有;因此有人戏说:这是稀有动物,不完全没有道理。去古愈远,情义愈薄。因此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之谚,大概是指近世人心,寡情薄义蔚然成风之谓。不过,这还是人有异於禽兽好的一面,如果「不古」而又坏的一面:人心之狠,禽兽是远远不及。禽兽相斗,如果倒下认输了,胜者不会把倒败者必致於死地而后快,与人之「落井下石」,或黑道仇杀,倒地后再捅一刀、补一枪不同,其狠似又非禽兽可及。人心能狠,就易走极端。
   
   知识分子懂得因策略、计谋,就多了一份机心,带动社会风气,便成「居心叵测」、「你诈我虞」的互动,所谓末世流风便形成了。知识分子佔据公器,庙堂充斥了「不礼」之徒,你抢我夺,求「揖让而升」,简直像「东方夜谈」之事,证明去古益远。「仗义每多屠狗辈,负恩最是读书人。」过去的恩义,如果和读书人眼前的功名富贵相比,又算得甚麼?如果放著眼前的功名富贵,以有悖於过去恩义而不要;在近世言,确属稀有动物的所為。知识分子常有一种宽恕自己的理由,即使没有,总有一句「识时务者為俊杰」做註脚。要做俊杰,何能不识时务?他究竟与屠狗之辈不同,仗义报恩是市井屠狗辈之事,不要扯到我们知识分子的头上来。由於知识分子少有仗义报恩的事,有便成了新闻。蔡邕哭董卓,绿珠為石崇而跳楼,文天祥、史可法被俘,严拒出仕而被杀。都是歷史上少见的知识分子仗义报恩的新闻,因此难能可贵。知识分子的凉薄,「自古已然,至今尤烈」而已,说到人性光辉的一面,知识分子远不如市井之辈。五千年歷史长河中,读书人仗义报恩的事太少了。
   
   民间对歷史人物的评价比较真实,主要是老百姓思想单纯。忠奸立辨,看看民俗的舞臺,便可一清二楚,红的黑的脸谱,必然是忠义之士,原脸可忠可奸,一如人面。白脸必然是奸的,所以叫做「奸白脸」,因為不以真面目见人,掩饰他险恶的内心世界,教人防不胜防,这些角色,又必然是有权势的读书人。青脸必然兇狠之徒。舞臺的忠奸形像,正是民间对歷史人物的评价。楚霸王、关公是独一无二的脸谱,所以称為「无双脸」,一黑一红,也是民间肯定他们的忠义,无人可比,有国土无双之褒,给与最高的评价。老百姓不懂汉王的权术,祇知道秦始皇残暴,项王引三千江东子弟背水一战,把章邯打得落花流水,解除了天下畏秦的心理障碍,是秦灭亡的主因;确立了项王的英雄形象。以后智不如汉王,落得别姬自刎,也是情义的执著,对自己的失败负责,临难不茍免的大丈夫气慨;博得人民的崇拜。他没有像汉王兵败,把吕后撇下自顾逃命的凉薄;民间不以成败论英雄。关公过关斩将,為是践盟赴义而已。两者不外情义两字,可贵在少见。


   
   不情不义的事看得多,对情义之辈弥足珍贵,除非我们也变成寡情薄义之人,或者浸淫这个社会太久,自己也成「入鲍鱼肆,久而不闻其臭」的麻木者,否则,幸而遇上情义的人,莫不 怦然动心,希望能结為朋友,那真是平生快事。
   
   情义大底出於自然,矫情是偽善者的洩秘。交几个旗鼓相当的情义之士,固然上天厚我;但如局限於同等层次者為友,而又求其同等情义,未免过苛。究竟我们选情义,还是选他的学问和地位者?如果交友要先论地位、条件,本身就是功利之徒,已非情义的人了。「君乘车,我戴笠,路上相逢下车揖。」是何等快事,人贵情义耳,何必銖两相符呢?
   
   我国近世自鸦片战争以后,饱受列强的压迫,国人沉不住气,认為所有传统文化,都是积弱的因由、贫穷原素;非彻底捣弃不可,无条件接受西方文化;但以迫切的需要,只求立竿见影的效果,功利主义乃得长驱直进,我们学到的,几乎全是西方文化的糙粕;其长治久安的精义:如求真精神、尊重学术自由、体制,崇尚民主、法治、人权,都像风过水面,起著波纹而已,过后依旧水面无痕。速食文化的后果,只解决了物质问题,换来了一大堆后遗癥。
   有些人认為廿一世纪是中国人的,而且有人预言大陆将是经济超级强权,会取代美国。这是无可救药的盲目乐观者言。宣传尚有贾祸之嫌,何况是个幻象。就以今日两岸言,大陆文盲之多,世界第一,贪污、枉法之多,也是世界第一。此外,贫富差距、人口性别失调、基建不足而偏於轻重、党政紊乱;都是严重的问题,廿一世纪能解决这些问题,已是不错;求其成超级强国,不是侈望吗?臺湾骄侈瑶逸,怪力乱神,黑白混淆,统独纷争,社会失序;不忍多举,能自顾吾庐已很不错。这些乱源乱象,中国知识分子是难辞其咎的。
   
   传统的读书人颇具共识:以天下事為己任,以国家兴亡為己责。范仲淹可為表率,认為士人应有「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士群身负国家安危,是责无旁贷的。
   
   现代知识分子少了这种共识,祇能算是专业的分类,不能称為士群。因此,从事公职的知识分子,成為技术官僚,公职以外的称為专业人士。识见仅及所专。西方以尊重制度,各司所职,尚无不妥。而我国尚未达法治之境,淹留於人治,政随人意。近世又以功利是务,望风承旨者多,正是知识分子代替士群的结果。
   我们以社会进步,分工日渐精密,专业的知识分子取代了士群,原是无可避免的趋势。但我们仍可藉教育的功能,培养知识分子关心国是,明辨是非,砥礪气节,使他们在分工的专业上,兼有知识分子负起兴亡责任的共识。矫正功利的流弊,提倡和奖励重情重义的人士,匡正社会风气。而最迫切者,大家守法,尊重制度,法治代替人治。果如是,我们就能冲出功利的迷雾,廿一世纪才有希望是我们的。
(2014/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